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越之懒妻小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穿越之懒妻小鱼 如意儿 3179 2019.11.18 23:30

  沈佩笑盈盈地将他也拉到炕沿边,介绍道:“这个就是大哥之前救起来的那位姑娘。”又对着胡小鱼说道:“他是我弟弟沈俊,平时总是闷在屋子里读书不怎么出门,嘴巴笨,你们先坐着,我去前面姐姐家里拿双布鞋给姑娘穿。”

  见状胡小鱼连忙起身,摆手想要拒绝,可沈佩又将她按坐到了炕上,还顺势将她脚上穿着的那双念姐儿奶奶的旧鞋子脱下,让她抬腿坐到了炕中央,“姑娘别和见外,在这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大哥那个人最是固执,从来不曾拜托过我什么事情,这好不容易求到了我的头上一次,我可得办得妥妥的。”

  临出门前还不忘嘱咐沈俊道:“好好照顾人家姑娘,二姐一会儿就回来啊。”

  待她一走,屋子里的气愤一瞬间变得尴尬。沉默片刻后,沈俊毕竟是主人,要招待客人,他稍微打量几眼胡小鱼,最耀眼的就是披散着的波浪长发,映衬着她素白的面容,巴掌大的小脸却有双大大的眼睛,湿漉漉地眼眸有些可怜楚楚的味道。她的身上有种特殊的气质,丝毫不像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三溪村。他收敛了心绪,拿起水壶给她沏了一盏茶,轻轻放在炕桌靠近她的那边,“姑娘,喝点茶吧。”

  只有富贵人家才会有茶水喝,在念姐儿家粮食都不够吃,哪里还有闲钱买茶叶呢。不过在他打量胡小鱼时,胡小鱼也在看着他,有的人,只看一眼就会喜欢。

  没错,眼前这个温柔清秀的人是她的理想型。符合了她对男朋友的所有幻想,若是说沈永是大叔,那沈俊就是奶油小生。忽然有点春心萌动了。

  这也是她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古代的读书人,束发长袍,身上特有一股书卷气息。她接过茶杯,冲着他笑了笑表示感谢,抿了一口又放回炕桌上。

  在这里,人们笃信‘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尤其是农村人,会格外看重读书人。就连村长也不敢慢待于他,而对于看着自己毫无崇拜敬畏之意的胡小鱼,沈俊有些好奇,随即问道:“姑娘叫什么名字?”

  胡小鱼抬手指了指喉咙,摇了摇头,示意她现在说不了话。见他面上出现歉意,忽然心中冒出一个念头,让他成为第一个知道自己名字的人吧。

  心随意动,她用食指沾了点茶水,一笔一画地在红漆炕桌的桌面上说下了她的名字。坐在对面的沈俊一时有些诧异,没有料到她居然会写字。起身来到她身侧仔细看着,随着轻声念道:“胡······小······鱼。”

  胡小鱼颔首。

  不料他侧目看向她时,一下子撇到了她没有穿袜子的双脚。女儿家的脚不似男人那般粗大厚重,反而嫩白纤细。在这里未婚女子的脚是轻易不可以给外男看见,顿时,他满脸涨红,手足无措起来。

  但是胡小鱼对他突然的状况却是一点都不明白,毕竟在现代女生露脚露腿之类的再正常不过。而且也不是她故意露脚,是念姐儿家根本没有,也没人告诉她这样不合规矩,所以她只好光着脚穿鞋子了。

  这时,沈佩的说话声从外面传来,刚好给沈俊他解了围,忙坐到了炕桌的另一边。

  而沈佩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她身后还跟着一位年纪相仿的女孩,身穿半旧不新的短袄,和长裤,脸上还带着婴儿肥,笑起来脸圆圆的,十分讨喜。沈佩一把将躲在身后偷看胡小鱼的女孩来到身前,笑着对胡小鱼说道:“这是我的好姐妹茹茹,方才在外面遇到提起姑娘一嘴。她啊,有点好奇想来看看,我想着多介绍个姐妹给你认识也是好事,日后也多个说话的人,这不就让我给拉来了。”说完又将她轻轻往前一推。

  茹茹有些腼腆,脸上有些团红,但还是走上前,从怀里拿出一条樱草色围脖递给胡小鱼,“我前几日听大家说起姑娘的事情,就想要来看看姑娘。这次过来的有些突然没有什么准备,这是我入秋新织的围脖,送给你好了。”又害怕她嫌弃,忙解释道:“放心,我一次也没有戴过,是新的。”

  听着她傻里傻气的话,沈佩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惹得茹茹也跟着笑起来,一时气氛愤不再拘谨。胡小鱼也对着她笑了笑,双手接过围脖。她很喜欢这个姑娘,特真实淳朴,但是她是个别扭又内向的女生,其实明明心里特别开心感激,面上却表现不出来,也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不过她会在心底牢牢记住这份纯粹的善意的。

  三个女孩熟悉起来后,一会儿聊头发,一会儿说衣服,唧唧喳喳的好不热闹。一旁的沈俊终于坐不住了,忙起身告罪离开。

  不知不觉天都要黑了,念姐儿放心不下急忙来接她回去,还被沈佩打趣了一番,可念姐儿俨然已经把胡小鱼当作了母亲,“天都快黑了,再晚就该要看不清路了,我可不放心。”

  茹茹也起身道:“是该回去了,都这个点了家里要做饭,我得回去帮忙。”

  沈佩也没有多留她们,嘱咐有空再过来玩,然后三人就一起出了门,披着月光,然后在路口分开了,各自回了各自的家。

  终于有几件合身的衣服了,胡小鱼想还是先洗个澡再穿吧,她从穿越过来就没有用水洗过澡,只是用毛巾擦了擦身子而已,头发都出油了。刚好沈永不在家,也不知道去了哪家帮工,应该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她和念姐儿比划了半天,才终于说明白。

  本来她是想自己去厨房烧水的,没成想差点把自己呛过去,生火比想象中难多了,好不容易点找火,却冒出滚滚的浓烟,呛得眼泪哗哗地流,还咳嗽个不停。

  最后还是在念姐儿的帮忙下才把火烧起来,唉,她一个大学生的生存能力还比不上一个小丫头,好歹小时候在姥姥家也是见过的,结果不顶用。

  两人在西屋的一堆杂物里翻出了一个木制澡盆,刷洗了好几遍才能看见原来的颜色。于是放在东屋里面,倒入满满的热水开始泡澡。一躺进去舒服的她深深地出了口气,洗个澡太难了。

  她将身子往下躺,全部都浸入水中,拿起念姐儿准备的皂角,一点点梳洗着长发。一边洗一边叹气,她真的无比怀念现代的洗发水、沐浴露、身体乳、护发素、发膜、精油······,唉,越想越难过,更可悲的是她丝毫不敢想父母和弟弟,因为她知道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们了。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在院中传来了沈永低沉的说话声,“念姐儿,大晚上的你在厨房干什么?你奶奶睡了吗?”

  听见声音的胡小鱼吓了一跳,没想到沈永今天会回来这么早,这几天她发现他都是在她们睡下了才回来的。慌乱地出了水,拿起一旁的衣服披到身上,然后一动不动地听着门外的声音。

  厨房里的念姐儿忙应声,“奶奶睡了。我帮娘烧了些热水洗澡,爹你今天回来的挺早的,吃饭了没?灶里还有火,我给你热点饭吃吧。”

  沈永闻言看向东屋,而胡小鱼的身影被蜡烛印在窗户上,瘦瘦小小的。半晌,他才出声,“不用了,我在你王城叔家吃过了,你···你们也早些睡吧。”

  念姐儿答应一声后,他就往自己住的西屋走去,走到房门口又叮嘱一句,“待会洗完了,澡盆的水别倒了,明天我帮给你们倒,你们搬不动。”

  直到听见他关上房门,东屋里裹着衣服站在地上的胡小鱼才放下心来,方才也不知为何忽然就很心慌很害怕,怕他会说些什么或是做些什么。可是人家并没有,她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忙用力甩了下头,抛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匆匆擦了擦身子,将头发用毛巾包住,唤了念姐儿回屋子里睡觉。

  那日见过之后,茹茹隔三差五便来看望胡小鱼,哪怕胡小鱼一句话也说不出。而且她还不是空手来,每次都带着许多东西,不是女儿家的衣物,就是吃食零嘴。渐渐的两人熟捻起来,她会给胡小鱼梳发,教她穿着打扮,这也免去胡小鱼那奇怪的穿着而成为村里的异类。

  过了快一个月,胡小鱼的嗓子才可以重新说话,而她能开口说话的第一件事就是改掉念姐儿对她的称呼,改叫她小鱼姐姐。虽说沈永救了她,但不代表她就会以身相许,报恩还有其他方式的。

  最关键的是沈永看起来有点凶,话少霸道,年纪大,而且好像还有有点跛脚,完全不是她的菜。既然要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当然要找个情投意合之人,一起携手白头,这才不枉她穿越一回嘛。

  可是沈永从未问过她的身世来历,倒是让她有些忐忑,有些拿不准他的意思。还将原来废弃的西屋收拾出来自己住,让念姐儿和她住在东屋,似乎是打算让她一直住下去。而念姐儿的奶奶却极其不喜欢她,老人家瘫痪在床,好像是得了中风一类的病,说话也十分不清楚,隐约听出几句:“走···走···”,虽有些难堪,但也理解,毕竟凭空出现一个人谁会不在意呢,与其让别人猜来猜去,还不如她率先编一个合理的身世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