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彩虹冒险物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彩虹冒险物语 WEEKEND 5409 2003.08.13 08:18

    彩虹冒险物语卷一传说的起源

  2森林深处的秘密

  --由辛西娅叙述

  好!去你的吧!为着这次的侮辱,我一定要在你离开这座林子之前,给你一些惩罚!

  ···

  一场残酷的战斗……虽然对手只是魔兽,但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儿还真叫人受不。

  这多有意思,刚才我还为牵扯上路人而心怀忧虑,结果反倒被他们所救。很强!而且是每一个!多亏那三位冒险者的帮助,不然光靠我和姐姐的几支箭有什么用处?爸爸总是说世态炎凉,人心淡漠,我想,只是极少数吧?

  哈哈!那古怪的盗贼真是滑稽,我禁不住笑了出来,也引来冒险者的目光。

  “两位尊敬的小姐,可以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树下端立着的剑士十分有礼地问道。

  “小娅,我们下去吧。”狄安娜姐姐纵身跳下树,身姿十分优美,我便紧随其后跳了下来。

  “真是太感谢你们了,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姐妹俩的处境或许就糟糕了。”

  “请别那么说,我们只是出些微不足道的力气而已,倒是两位小姐到这种荒蛮之地,该不会是来散步的?”那个可能是火系魔导士的金发少年温文尔雅地说道。

  也许因为奈哲尔也是魔导士,我忍不住多看了魔导士几眼,想把他和奈哲尔比较一下。

  像是有着奇妙的魔力,这少年在不知不觉中给人以好感,头发似太阳的金芒般刺眼,乌黑的浓眉微蹙着,而嘴唇的线条显得如此坚毅,甚至让人心生畏惧,很普通的白色魔法袍,却衬出了俊美的身形。

  他有一双吸引人的眼眸,望着前方的双曈里有着大海的颜色:纯净的蓝。充斥其中的是好奇、困惑、灵气和智慧。

  奈哲尔可能比他更俊俏一些,却没有他那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魅力。是的,或许那带有孩子气的容貌,能激起女性的“母性情怀”吧。

  嘻嘻!不要用奇怪的眼光看我,既然男人有欣赏女人的自由,反之,女性也能有评论男性的权利,说不定他们也正以同样的方式观察我和姐姐呢!

  姐姐将弓箭收入背包中,开门见山地说:“你们知不知道在这树林深处隐藏着一座古老的神殿?”

  剑士点点头,迟疑地说:“嗯,听附近的村民谈到过,不过似乎有厉害的魔兽在那儿出没,你们该不会是……”

  “没办法啦,我们有位喜欢研究古物的同伴去了那儿,要是不把他找回来,恐怕只得在村里等上五六天了。”在姐姐说到“喜欢研究古物”的时候,我和她都忍不住有些想笑。

  金发的少年皱着眉头说:“抱歉,虽然有点失礼,但以你们刚才的能力,要进去实在有些勉强了。”

  “对呀,连对付这种小角色都得打游击战的话,小心会死得很惨哦!”疑!那个古怪的盗贼不知何时已爬上了岸,在一旁湿淋淋地恐吓道。

  我赌气地说:“我们只是去找人啦,又不是要杀魔兽,偷偷地溜进去总可以了吧?”

  话还没完,一阵震动大地的蹄声便由远方传来,是军队?还是商团?

  很不幸,我都猜错了,林中突然窜出十几头雪白的独角兽,杀气腾腾地瞪着我们……领头的那一匹好像缺了角,看来不怀好意呢。

  “好多……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独角兽。”狄安娜姐姐紧张地说。

  剑士尴尬地摸着鼻子:“这个……恐怕是冲着我们来的,假如不介意的话,我数一二三我们分头逃跑如何?”

  黑发的盗贼不屑地说:“有什么好怕的嘛,只是独角兽而已,一击解决问题如何?”

  魔导士苦笑道:“这样不太好吧?毕竟是我们理亏,偷了它的角……”

  什么?那支角是他们砍的!?那么就是来寻仇的啰?开什么玩笑!是十几匹高级魔兽啊!我和姐姐惊讶地对望了一眼,立刻转身逃跑,三位冒险者则分散朝另三个方向逃去。

  独角兽群很有默契地分成四批分别追赶。“喂!这件事跟我们没关系!别跟着我们呀。”我和姐姐异口同声地冲着背后的魔兽大叫,不过那些讨厌的小马驹似乎不太讲道理,于是众人又汇合在一起,五个人和十几匹独角兽就在树林中玩起警察捉小偷的游戏,那场景在旁观者眼里,想必十分可笑吧?

  不过这游戏可不好玩!既要使出全力奔跑,还得小心背后不时发射来的“暴气矛”,GAMEOVER可就意味着丢掉小命!

  幸好树林中灌木茂密,地形崎岖,对用四只脚走路的魔兽来说障碍重重,而背后的魔导士则一边奔跑,一边施放火之矢抵消了大多数的攻击,才让我们的处境不至于那么凶险。

  前方是峡谷地带!那是通向西科尔林海深处的道路,这样下去遇上魔兽的几率会大大增加,到时候前有埋伏后有追兵,可就麻烦了!

  刚进入峡谷之中,后方的独角兽群就停了下来,他们将尖角凑在一起,虚空的中心开始发亮,一股绿光冲天而起,巨大的苍翠色魔法弹从中奔涌而出,呼啸着袭来,与其接触到的物体都被绞成了碎屑,所过之处激起阵阵旋风!

  “暴君的咆哮!”众人惊呼,那是需数十位魔导士一同施法才能产生的集合魔法!一般在战争中才能见到的破坏性极强的法术!它们竟然算计到峡谷中空间狭窄无法躲避?我再也不敢小看魔兽了!再不想办法,我就只能当红颜薄命的不幸少女了!

  就在我准备采取行动的前一刻,金发魔导士忽然使用御风术,飞到众人前方,急停转身,然后单腿跪下,口中念念有词。他究竟准备施放什么魔法?

  “慈悲的大地呀,请用您宽厚的臂膀,拥抱无助的生灵吧!融结!”

  当他念完咒文,我刚好从他身边经过,脚下的泥土变得有些松软。这只是用来遏制一个敌人行动的融结呀?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

  泥土不仅松软了,更化成液体,猛地喷发出来,象是有生命地粘附在两边的石壁上,又凝结成数米高的坚厚土墙,当“暴君的咆哮”撞击上去,魔法的拉锯站便开始了!

  众人的脚步没有停息,身后的泥土不断融化又再次凝结,飓风碾碎土墙的嘈杂之声刺激着我的神经,渐渐地,噪音渐渐轻了下来,安静了……

  当我回过头,身后的路已成为石壁,高逾数十尺的石壁!虽然有些取巧,利用了地形和土与风互相克制的原理,但仅凭一人之力,便抵御住足以摧毁一个山峰的强力魔法,这绝对超出了普通魔导士的能力范畴。看他的年纪不会超过二十,到底是这个大陆的魔法水平先进,还是我遇上了天才?

  无论如何,总算是安全了!

  ···

  众人散乱地坐在树荫下喘息,那个看上去很一本正经的剑士用满怀歉意的语气开口说:“真是抱歉,把你们也牵扯进来。”

  “有没有搞错啊?独角兽你们也敢惹?在欧律斯(波科维大陆中部的魔法强国)它们可被看作护国神兽,只是惊扰到一匹就得接受法庭审判啊。”我大生斥责他们,想发泄一下刚才被追打的闷气。

  狄安娜姐姐面有愠色地说道“小娅,别跟这些‘盗猎者’多说什么了,为了小小的利益就肆意伤害那些无辜的动物,可是会省悟的人?”她海蓝的眼眸中泛起了阵阵涟漪……哎呀呀!是露娜姐姐!又一个循环开始了?

  她转身面向三个冒险者,遗憾地说:“我对三位的做法实在不能认同,刚才的事就让它结束好了,希望下次再见时我们都能有所改变……”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拉着我,缓缓向森林深处走去,赫卡忒姐姐那出了名的“精神洁癖”,是只要碰上同自己的是非观念相抵触的人或事就……我一边向前走,一边挥手告别。嗳,本来还想拜托那三人帮忙,现在看来只能自求多福啰!

  “请妳等一下!”魔导士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似地淡然说道。

  “还有什么事吗?”姐姐无奈又转过身面对他们。

  他微笑着说:“我这个人不喜欢受气,有话憋在心里的滋味可不好受,刚才看到妳慷慨激昂的样子,所以不忍打断,现在轮到我畅所欲言了吧?”

  不等姐姐开口,他又继续说道:“妄下断言是个不好的习惯,既不知前因,又不晓后果,随便送我们一个‘盗猎者’的称号,妳认为这是很慷慨的事吗?这支独角或许会成就一个炼金术士的研究,或许能拯救垂危伤者的性命,我们只是为这些情况提供一个可能性,即使因此得到什么好处,也已为此受到了报应(笑),而结局就是被一位热爱生命热爱自然的小姐,贬得一钱不值?”

  我欣喜地看到姐姐的神情缓和了下来,但她仍想解开心中的不平:“但你们有没有为那独角兽想过?它……”

  “妳何不问我,有没有替那些被切得整整齐齐,或者给揍得血肉模糊、烧得面目全非的哥布林想过?如果我们做什么事都要为他人设身处地的想,那倒不如整天躺在床上来得妙。”

  “……”露娜姐姐疑惑了,她本就不是善于辞令的人,又如何能对付这样的诡辩?

  “可还有良心呢!”我忍不住插嘴问,他的想法实在很有意思。

  金发魔导士很严肃地说:“我只关心我自己,还有我的朋友,我的良心是以此为出发点的,我遵守意志所限定的善与恶的标准。”

  “我只做我认为有趣的事!和良心没有关系吧?”一旁的盗贼很“天真”地说。

  剑士沉思道:“假如是为了荣誉、使命和尊严,即使因此而流血杀生,想必神也会原谅的。”

  天哪!这三个人的想法虽然有很大差别,但毋庸置疑都很有问题,纯粹的率性而为……

  “妳们一定奇怪我为何要说这么多吧?因为不能互相了解的话是无法合作的。”金发的少年忽然又露出阳光般灿烂的微笑,“为了表达我们的歉意,就让我们护送妳们去神殿吧!”

  我惊讶地说:“耶?是这样吗?虽然我刚才还为这件事而发愁,不过真没想到你们会主动提出来。”

  魔导士很坦白地说:“并不只是要帮你们,遇上废墟遗迹之类的东西我们也很感兴趣,或许能从中找到些宝藏、密咒也说不定呢。”

  “那就谢谢啦!”

  “这是我们的荣幸。”剑士庄重的话真叫人难为情。

  “小娅!”望见露娜姐姐一脸拒绝的意思,我连忙摆出哀求的神色,“~姐~姐!妳也看到刚才那些独角兽的厉害了,以后的怪物可是只强不弱,我们可没什么胜算呀。”

  经过我的努力,外加先前魔兽所带来的威吓力,终于令她颔首同意了。

  “不过,若是找到宝藏,我们能不能独吞呐?噢!”盗贼刚说完这句,就被同伴赏了两颗爆栗。

  呵呵!如果再找回奈哲尔,这趟旅行就很完美了!

  ···

  “噗!”

  “呱呱!……噗嗵!”

  我突然发现射落天上的赛壬女妖是件很有成就感的工作,而欺负善于施放麻痹的巫眼也叫人开心。瞧,又掉下来一只。

  有技术高超的剑士和强如拳法家的盗贼开道,上空亦有魔导士提供保护,我们一行人的进程开展得很快,远没有我和姐姐刚进入森林时那般麻烦,让我有心思观察一下地形。

  不过,展现在眼前的景象实在太诡异了,我仿佛走进了一个魔兽展览馆!

  恐爪怪、石魔像、座狼、丘林巨人、雾霭、风兽以及一些连名字也叫不出的魔兽,甚至还参杂着一些骸骨丧尸,疯狂地向我们袭来,究竟他们在保护什么样的东西?我不禁又为奈哲尔担心起来,何必来这么危险的地方?虽然他是父亲手下的首席精灵魔导士,可他毕竟是脆弱的精灵啊,每次抱住他纤细的手臂,我总害怕会不小心将之折断,若是被巨人的拳头擦着一下,啊,我都不敢想了。

  露娜姐姐……她必定比我更担心,从那紧皱的秀眉边看得出来了。

  可恶!这些魔兽怎么也消灭不完,真叫我心烦意乱!

  “召唤埋藏于血脉中的远古圣器,失落的神之力啊,我在此乞求传承!……”

  “露娜姐姐?”熟悉的咒语让我猛然回头,只见姐姐将双手虚捧在胸前,淡蓝色的光球----神器“海魂”已经被召唤出来了!

  “快躲开!”我向前方努力砍杀的两人大声示警。

  其实不用我开口,剑士和盗贼也已感觉到了后方强烈的能量变化。

  “……让意志化为行动,瞬间抵达至高之位!”由海魂产生的透明护罩在露娜姐姐面前完全张开,形成平滑的水镜,然后姐姐念出了启动指令:“深海镜射!”

  强烈的罡风吹扬起她飘逸的长发,波澜不惊的镜面开始上下波动,接着沸腾,青蓝的光束破镜而出,夹杂着海啸般的气势冲垮魔物群的阻截,毫不停息地射向远方,我甚至听到了远处山石崩裂的声音。

  “这下舒畅多了!我们快走吧!”露娜姐姐收去神器,不顾众人射来的惊异目光,若无其事地走在前面。唉,连露娜姐姐也变得如此有攻击性,若是赫卡忒姐姐掌握主权,连龙也不够看吧?

  有人说爱情使人盲目,我看换成疯狂也不错。

  “神器传承者,你们两个都是?”剑士惊讶地向我询问,这也并不奇怪,毕竟世上总共也只有六十九把神器。

  “真是深藏不露耶!”盗贼瞪大了眼说,“我们好像是多管闲事了。”

  “没有的事!今天你们是别想见到同样的绝技了,所以,进入神殿后还是拜托你们了。”我只得向他们说明。

  “冒昧地问一下,妳们那位‘喜爱古物’的朋友和妳姐姐到底是什么关系?”年轻的魔导士小声问我。

  “大概是我的未来姐夫吧。”留下这句话,我追随着露娜姐姐的背影而去。

  “又是爱情。”这是我隐约听到的叹息。

  近了,渐渐望见灰白色的巨大建筑,为爬山虎和藤蔓所覆盖着的梯形神殿。

  奈哲尔,你在里面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