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的火影真是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先斩后奏

我的火影真是太稳健了 隆德洋剑神 2073 2019.12.13 12:28

  自从那天坑了黑绝一把之后,长生就没有外出过了,他如今“库存”充足,不需要再冒着生命危险去抠眼珠子,抠多了也用不完。

  一年下来,长生总共融了三十七只白眼,新融出来的白眼纯净得发亮,跟宝石一样瑰美,与正常白眼的外观有显著差距,令长生颇觉欣慰,只是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到底有没有机会戴上转生眼。

  写轮眼一直由影分身在融合,效率不如本体,仅融了二十只,整颗瞳孔由猩红逐渐转为乳白色,隐隐有了轮回眼的雏形。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又过去半年。

  长生融眼之余,时不时会去监督芦名的修炼进展,芦名已经掌握多重影分身之术的奥义,全力施展之下能变出三百个影分身,螺旋丸也已精通,八门遁甲都能开出前面的开门和休门,其他忍术则没有精力涉及。

  在长生某次“不经意”的建议下,芦名将八门遁甲与多重影分身之术相结合,“噗”一下变出三百个开启两门的影分身,好家伙,三百人燃烧起青春气势汹汹的场面,光是看着就令人望而生畏。

  芦名听从大哥的安排,平时都是在暗地里悄悄修炼,没有向第三个人透露这些忍术的事情,打算等自己把所有忍术都修炼成功了,到那时再给族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

  外界的战场形势发生较大的变化,主要原因是鞍马一族被攻破族地,几近灭族,幸存族人归隐山林不知所踪。

  半年前鞍马一族不知道从哪里抓来六尾和七尾,用幻术控制两只尾兽将其投入到战场上,风头瞬间一时无两,打得各族敌人哇哇怪叫。

  可惜好景不长,鞍马成功引发众怒,漩涡与宇智波本是敌对关系,但为了干死鞍马暂时性结盟,漩涡以祖传封印术偷袭两只尾兽,将其短暂封印,然后宇智波趁机以牺牲两位长老的代价,用月读破除鞍马施加的幻术,反过来将两只尾兽控制住攻打鞍马族地,鞍马倾尽全族之力才杀死两只尾兽,但族地也被攻破,相当于拼了个同归于尽。

  鞍马一族落幕后,漩涡与宇智波因为分赃不均,结盟关系很快破裂,战场格局重新洗牌。

  犬冢一族其实是所有家族里面最迷茫的一个,依稀记得,自己最开始时加入战场的初衷是为了向误打自己的志村一族复仇,可为什么打了一年半下来,自己居然跟志村一族结为同盟了?

  犬冢族长想了一夜也没想明白。

  或许这就是战争吧,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同盟,犬冢族长不禁为族人的未来感到担忧。

  ……

  战场上的事情,除非关乎到漩涡一族的存亡危机,否则长生是不会在意的,更不可能插手,最多当个睡前小故事听听。

  风和日丽的一天早上,长生去战地医院喝水户精心熬煮的鸡汤,长生端着鸡汤蹲在门槛上,看着姐姐为伤员们疗伤的娴熟手法,内心感到无比自豪,自己可是为漩涡培养了一个白衣天使啊。

  只是不知道让自己这么一搅合,姐姐是否还会像原著里那样嫁给柱间?

  似乎在原著中,这个年龄的水户已经开始和柱间谈婚论嫁了?

  柱间啊柱间,你要是娶不到我姐姐可别怪我,只能说明你们两个有缘无分,我也没有刻意地逆着原著要拆散你们,我只是为了保护姐姐才把她绑在漩涡,不过话说回来,姐姐跟你在一起确实不太安全,还要当劳什子九尾人柱力,你还是去祸害别人家的姐姐吧。

  长生默默道。

  一不留神,一整锅的鸡汤都被长生喝光了,这时长生忽然意识到某事,连忙问:“姐,你没喊芦名过来吗?”

  “我喊了。”水户一边为伤员缝合大动脉,一边回话道,吓的那伤员心惊胆战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水户一个手抖戳死自己,“他可能在忙着修炼吧,听说最近他的忍术又有长进了。”

  “这小子搞什么,这么好喝的鸡汤也不来喝,我去家里看看他。”说着,长生走出战地医院。

  姐弟三人其实已经分家了,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那种分家,只是不在一块住,水户如今吃住都在医院,长生则吃住都在后勤部,隆吃住都在战场上,芦名年纪小,没有正式工作,因此只有他一个人还住在家里。

  二十分钟后,长生到家门口了,大门对外敞开,仿佛屋里的主人提前知道有人会来一样。

  长生走进屋里,刚想喊人,眼角余光忽然瞥见桌上放着一张一千元纸币,顿时伸手就想收起来,却发现纸币上还压着一张纸条。

  “哥,这一千元只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别给我拿了哈。”

  长生眉头紧皱,有种不详的预感。

  “对不起哥,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族里了,请原谅我的先斩后奏,剩下的那几个忍术实在太难了,尤其是风遁螺旋手里剑,等我学会起码要好久以后,我等不了那么久,听说二叔家的三个傻儿子又在战场上立下大功,我再不抓紧点以后族长的位置就真没我什么事了。

  哥你放心,我现在已经稳稳有特别上忍的实力,在战场上完全可以自保,你就等着我大胜告捷的消息吧!”

  看完信后,长生又好气又好笑。

  “小兔崽子,有那么怕二叔家的三个儿子吗?当真是翅膀硬了,这回上战场居然连商量都不愿意跟我商量,把哥惹恼了信不信直接抢走你的族长之位,让你哭都没地方哭。”

  长生不知道,芦名并不是不愿意跟他商量,而是不敢,没办法大哥的嘴遁太厉害了,芦名就怕又被大哥给忽悠住,这一年半载忽悠下来,耗的可都是他的青春,姐姐水户更惨,直接被忽悠进医院,出都出不来。

  “根据纸上的笔墨痕迹,应该是六个小时前留的……居然还是连夜走的?”

  长生施展五行苟遁,遁入地底赶赴前线战场,苦思冥想要用什么好法子能把芦名抓回来。

  五分钟后。

  长生忽然从地里钻出来,像忘了什么似的,一把抓走桌上的一千元纸币,然后再次遁入地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