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我的火影真是太稳健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缺心眼的绑匪

我的火影真是太稳健了 隆德洋剑神 2054 2019.12.20 12:45

  “隆,快住手!”

  论起辈份来漩涡隆还是大长老的晚辈,只听大长老阻止道:“我知道你恼恨芦名擅自来战场,但他这次毕竟是拯救族人立了大功,我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你打芦名!”

  芦名双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心想对啊,我立了大功,与此相比我犯的那些还算什么错,为什么要把我吊起来打,呜呜呜。

  “族长,你不要再打芦名了,把他放下来吧。”漩涡匆匆等人也都纷纷出声为芦名求情道。

  漩涡隆被大长老阻拦,不好动手,随即气愤地拿出二长老写的信,“你是不知道这逆子到底做了什么事。”

  大长老狐疑看起信。

  “他竟然勾结外人假装被绑架,骗走家族六百万两!”

  “小小年纪就敢做这样无法无天的事,长大以后还有谁能管得住他?今天谁都别拦我,我一定要把芦名教训到知错悔改了才行。”漩涡隆情绪激动道。

  众人闻言都很错愕,三个月前芦名被连续绑架两次,这件小道新闻早已从族地里传到战场上,不是秘密了。

  地底下的长生则哭笑不得,原来如此,难怪老爹发了疯一样的要打弟弟,原来是认为绑架事件是芦名伪造的啊。

  这可真是对芦名天大的冤枉。

  “我没有勾结外人假装被绑架,我是真的被蒙面侠绑架了!”

  芦名大声为自己辩驳道,本来被绑架就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还被人怀疑是假绑架,芦名真的觉得自己委屈死了,眼泪吧嗒嗒往下掉。

  “你还嘴硬。”

  “我没有嘴硬!我就是被蒙面侠绑架了!”

  “以你现在的实力,那绑匪至少也要是巅峰上忍才能绑架你。”

  “蒙面侠就是巅峰上忍,不要说我了,就算你遇到他,你也一样会被他绑架!”芦名气呼呼道。

  “你……”

  长生表示弟弟你太看得起我了,我遇到影级强者只会想着怎么逃命,得多么想死的人才敢试图去绑架一位影级强者啊。

  “好,既然你一口咬定你是真的被绑架,那我问你,你的影分身术,体术,还有什么螺旋丸,这些忍术都是从哪里学的?”漩涡隆质问道。

  “是大哥在忍术库里为我找到的,不信你可以去问大哥!”

  芦名底气十足道,半点都不心虚。

  漩涡隆一愣,这些忍术又是长生找到的?

  早在大约两年前,长生带着水户在忍术库里发现一副全新的医疗忍术体系的卷轴,凭借着这幅卷轴,族人在战场上的死亡率大大降低,两年中救了不下数百名族人的性命。

  当时漩涡隆得知后很高兴,觉得长生真是太幸运了,能在忍术库里捡到宝。

  因为战争的缘故,漩涡一族时常能在战场上收集到各个家族的忍术,久而久之,就建起忍术库,里面存放的忍术十分杂乱,建立的初衷也只是为了给族人开发新忍术而提供灵感思路,并作为漩涡强大的一种象征。

  实际上漩涡族人并没有多么看重忍术库,因为他们就连自己家族的诸多封印秘术都修炼不过来,哪里还有闲工夫再去研究其他乱七八糟的忍术?

  可自从那天长生在忍术库发现那副医疗卷轴之后,漩涡族人便意识到,原来忍术库里面也会有真正的好东西!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忍术库迎来许多族人拜访学习,漩涡隆为此更是安排四长老、五长老仔细将忍术库的所有忍术整合收录一遍,可是都没有再发现什么真正厉害的忍术了。

  结果现在芦名告诉自己,他修炼的那几个厉害忍术,也都是长生在忍术库里找到的,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可为什么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呢。

  “你没有骗我,这些忍术真不是你从绑匪那里学的?”漩涡隆惊疑不定问。

  芦名抹着眼泪,赌气不回答,反正我没做错事,问心无愧,你有本事就打死我吧!

  大长老看完信,在一旁叹道:“隆,你太冲动了。”

  “二弟在信中也仅是表达他的怀疑,又没有实质性证据证明芦名一定跟绑匪勾结了,你好歹要确认清楚了再动手啊。”

  “可是以芦名的实力,得是多么缺心眼的巅峰上忍才会为了六百万两连续绑架他两次?”

  长生默然,老爹,不好意思让你失算了,你的大儿子我就是那么缺心眼。

  虽然我是幕后黑手,不过也不能全怪在我头上,老爹你也属实是有点缺心眼,哪能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把刚立下大功的芦名吊起来打呢?这样太不体面了。

  大长老摇头打断道:“忍界之大,远不止我们火之国,什么奇人异事都有可能发生,你不能因为没有见过巅峰上忍级别的绑匪,就认为世上没有巅峰上忍级别的绑匪。”

  大长老不愧是当长辈的,讲起大道理来一套接着一套,漩涡隆一时间有点懵了,莫非,自己真的错怪芦名了?

  随后大长老又暗暗使个眼色,漩涡隆后知后觉,连忙把芦名从空中放下来,解除锁链束缚。

  “芦名你没事吧?”漩涡匆匆等人跑过去围住芦名,满脸关切表情。

  芦名心疼地抱住小小的自己,咬着自己胳膊,不想说话,几鞭子下来抽得可疼了。

  他跟老爹快一年没见面了,原本以为一年后父子相见,场面会无比的温馨感人……没想到被老爹二话不说吊打了一顿……

  简直太伤人心了,芦名忽然十分想念远在族地的大哥和大姐。

  “你啊你。”大长老低声对漩涡隆斥责道,“战场上的事情那么精明,教育孩子怎么就那么毛躁呢?”

  漩涡隆也感到很后悔,自己确实有欠考虑,主要是关心则乱,他太关心芦名了,正好一系列不正常的事情又十分巧合地搅在一起,令人想不误会都难。

  ……

  当天晚上,漩涡隆带领族人回到驻扎在前线的营地,为了庆祝跟辉夜打了一场胜仗,众人举办露天篝火盛宴。

  芦名做为最大功臣,却不声不响躲在角落生闷气,漩涡隆倒也不迂腐,知道是自己做错事了,百般给儿子赔笑脸道歉,可芦名就是不原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