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网球王子之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21 独眼龙

网球王子之初 别动呆毛 2381 2020.03.11 19:18

  金井综合病医院。

  前来看望部长幸村精市的身着立海大校服的几个年轻人面面相觑,不敢吱声。

  就在方才,电视里正在直播青学对抗冰帝的剑道比赛。

  原本尚且其乐融融的气氛在第五局那个青学部长被对手击中头部时突然凝滞了。

  有着海带头发型的切原赤也敏锐地察觉到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是却隐隐带着愤怒之气的部长不开心了。

  立刻噤声的切原赤也不明所以地偷偷观察着幸村部长的表情。

  而当电视里辉夜初的剑道服被鲜血染红后,幸村精市的脸上连笑容都没有了。

  但是仅仅只是一瞬间,幸村精市的脸上又浮现起了完美无缺的笑容。

  毛骨悚然的切原赤也的脑海里一瞬间闪过了很多不那么美妙的黑暗记忆,微微颤抖着往后缩了缩,低声询问着身旁坐着的柳生比吕士,“部长这是怎么了?”

  柳生比吕士绅士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没有回答切原赤也的问题。

  白发的仁王雅治狐狸般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仿佛猜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看着电视里正被给了特写在紧急处理伤口的辉夜初。

  频繁地进出医院让辉夜初都感觉不好意思。

  乖巧地坐在椅子上,听着佐藤医生碎碎念着希望辉夜初好好保护自己,辉夜初认真地应着。

  虽然很喜欢唠叨,但是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医生。看着佐藤医生转身去拿医疗用品的背影,辉夜初心里暖暖的。

  “小初,你马上要升学了吧。你家那边…”,一边给辉夜初消着毒,佐藤医生一边轻声地问道。

  听到“家”这个词语,凝脂色的眸子暗了暗,辉夜初勉强地扯出来一个微笑,“我服从家里的安排。”

  佐藤医生看着眼前这个坚强独立的孩子,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佐藤医生轻轻地摸了摸辉夜初的头。

  向佐藤医生告别,辉夜初打算去看看那几个孩子。

  晴子做了手术以后正在顺利地康复,看见辉夜初的到来,苹果般的脸蛋上瞬间浮现起了快乐的笑容。

  看见辉夜初贴着纱布的左眼不由得愣了愣,怯怯地指了指自己的左眼,关心道,“姐姐…?”

  “没事。”,辉夜初笑道,“比赛的时候受了点伤。”

  晴子掀开了被子就想下地,却被辉夜初眼疾手快地按回了病床上,“你多休息一下。上次来的时候你还在休息。”

  晴子还想追问辉夜初的眼睛,辉夜初轻描淡写地把话题转向了她的手术。

  一下子注意力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的晴子激动地拉着辉夜初的手,给她讲着自己在手术台上的心情。

  辉夜初微笑着耐心听着。

  文人和阿泰这时候进了病房,意外地看见辉夜初也在。

  “独眼龙!”,率先冲进病房的阿泰看着辉夜初蒙着纱布,先是一愣,然后没心没肺地嘲笑着辉夜初。

  辉夜初也不气恼,顺着阿泰对她的形容,比划了一个恐龙抓人的动作,阿泰和辉夜初顿时玩作一团。

  文人忍不住拉了拉辉夜初的袖子,“谢谢姐姐。上次的点心很好吃。”

  辉夜初笑着放开了阿泰,轻轻摸了摸文人的头,“这次来得匆忙,没有带什么东西。下次一起补上。”

  文人害羞地低了低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猛然地抬头说到,“啊!姐姐,精市哥哥说如果你来了希望你可以去天台一下。他好像有事情想和你讲。”

  闻言一愣,辉夜初还是点了点头,转身前往天台。

  站在白炽灯的楼梯间,推开天台门的一瞬间,辉夜初感觉有点不适应明亮的自然光,不由得闭了闭眼。

  再睁眼时,紫发的美人宛如从天而降的飞鸟,正微微对她笑着。

  “幸村君,文人说你找我有事?”,辉夜初带着不解问道,顺手轻轻地阖上了门。

  “嗯。”,幸村精市轻声说道,“我看了你的比赛。”

  “哦,是这样。”,辉夜初恍然大悟,“幸村君也对剑道感兴趣?”

  “嗯。有一个朋友在练习剑道。”,幸村精市一边说着一边引着辉夜初走向长椅,褐色的眸子眨也不眨地盯着辉夜初蒙着纱布的左眼。

  侧对着幸村精市的辉夜初,完全没有感受到幸村精市的眼神。听闻这句话,辉夜初扭头对上了幸村精市来不及收回的目光,凝脂色的眸子里带着温柔的笑意,“剑道非常有趣。”

  尽管总是受伤却对剑道热爱不减,看着这样的辉夜初,幸村精市感觉仿佛看见了自己与网球,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由得握紧了些,陷入了沉思。

  “幸村君怎么知道我今天来了医院?”,辉夜初的话拉回了神游天外的幸村精市。

  “前几次你受伤好像都来了这家医院。”

  感慨于幸村精市的细心,辉夜初向后靠着椅背,伸了伸腿,缓缓说道,“有一个认识的医生在这边上班。不然我也不想走这么远。”,嘟了嘟嘴,辉夜初小声地抱怨着。

  看着辉夜初纤细脖颈上还没有擦干净的暗红色的血渍,幸村精市突然问了一句,“怨恨吗?”

  微微一愣,而后明白了幸村精市在说什么的辉夜初微微地笑了笑,“不恨。我只尽我所能。”

  “尽我所能。”,幸村精市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回想起自己的愤恨、不甘,幸村精市感觉好像那些阴暗的、负面的情绪得到了一些释放。

  “我得了一种病。”,幸村精市深吸了口气,如释重负地说道,“格林-巴利综合征。”

  “嗯?”,辉夜初不解地看向他。

  “是常见的脊神经和周围神经的脱髓鞘疾病。神经根炎症。”,幸村精市缓缓解释道。

  “从麻痹,到四肢无力,以及不同程度的感觉障碍。”,幸村精市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

  “到最后可能没有办法在下床走动。”,幸村精市静静地看着辉夜初,俊美的面孔一片平静,但是却诉说着令人震惊的事情。

  “那你…”,辉夜初踌躇着开口。

  “我是网球部长。”,幸村精市淡淡地说道,宛如在说另一个不相干的人。

  辉夜初的脸上闪过震惊,没想到眼前柔美的男孩竟然是网球运动者。

  “打球…”

  将辉夜初脸上的震惊与犹豫尽收眼底,幸村精市微微笑了笑,“医生是说做了手术以后多数可完全恢复。”

  就在辉夜初放心下来以后,幸村精市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她紧张了,“少数严重者可引起致死。”

  皱了皱眉,不知道用什么词语去安慰他,纠结了一会,辉夜初突然说道,“尽你所能。”

  褐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讶,仿佛没想到辉夜初会说这句话。

  看着面前脸上贴着纱布的女孩一本正经地说着风马牛不相及但却是安慰的话语,幸村精市笑着点点头,“尽我所能。”

  “那比赛…”,辉夜初犹豫着开口。

  “应该赶得上全国大赛。”,这是幸村精市对队友的信任。

  辉夜初点了点,却听见幸村精市说道,“以后,打一场吗?”

  “好。”,辉夜初笑着答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