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网球王子之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33 藤雪伊

网球王子之初 别动呆毛 2026 2020.03.22 19:06

  辉夜初就这样加入了篮球社,打打球。

  虽说是“男子篮球社经理”,但是整理球场、派发球服等等的事情却都有远山悠帮忙。

  辉夜初默默地把远山悠划分到了“绅士与好人”那一栏。他的隔壁是”绅士与腹黑”的不二周助。

  每天下午放学后辉夜初都和远山悠一同前往球馆,渐渐地不知道从谁那里起的头,“辉夜初和远山悠在交往”的谣言再次流散开来。

  迹部景吾皱眉不悦,但是依旧没有出手阻止事态的发展。

  而忍足侑士更是乐得戏谑地等着看八卦。

  “远山悠,神奈川那边来的。”,忍足侑士晃着腿,喝着红茶,慢慢说道,“好像有点背景。”

  “嗯?”,迹部景吾低头看着文件,头也不抬地问了一声。

  “没落的贵族公子吧。”,忍足侑士随口说道。

  迹部景吾懒得吱声了。

  “不过外表和举止都很不错。”,忍足侑士轻轻地放下了茶杯,“女性追求者不少,男性追求者也不少。”

  “嗯?“,软懒的尾音带着丝丝威胁。

  “当然远远不及迹部会长。”,忍足侑士感觉后劲一凉,赶忙挽救着自己。

  “哼。”

  看见迹部大爷收起了不满,忍足侑士摸了摸额头,擦了擦不存在的冷汗,眸子里却闪过狡黠。

  终于,远山悠的粉丝们不开心了。

  泼脏水,路过使绊子,藏作业。这些骚扰对辉夜初来说却没有一点作用。

  泼脏水,辉夜初能在被泼到之前就避开。

  路上的绊子也毫无用处。

  藏作业更是没用,辉夜初依然稳坐年级第十名。

  终于,得不到宣泄的不开心的直接表现为了爆发式的愤怒。

  这天下午的部活还没正式开始,一群女生直接闯进了了篮球社,堵住了门。

  大部分都穿着剑道服,有一些穿着其他社团的运动服、围裙、或者是戏服。

  远山悠反射性地把旁边正在自己运球玩的辉夜初拉到了身后。

  温柔绅士收起了笑容,沉着声问道,“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一群女生忿忿地盯着辉夜初,默不作声地让出来了一条路。

  藤雪伊走了出来。

  仇敌相见,辉夜初感觉胸口气血翻滚,这些日的麻烦、憋屈,终于找到债主了。

  远山悠敏锐地感觉到了来自后方的情绪的波动。

  辉夜初先开口了。

  “我说哪里来的那些谣言,原来是你啊!”,辉夜初从远山悠的身后走了出来,直直地看着藤雪伊。

  “自己做过的事情不敢承认!”,藤雪伊心虚地避开了视线。

  “那你是亲临现场了还是看见过录像了?比我这个当事人还清楚?”

  忍足侑士靠在门口,站在那群远山的粉丝的后面,不禁感叹着这个丫头沉默寡言下隐藏着的伶牙俐齿。

  调侃地偷瞄了一眼身旁听到消息就放下了工作一起跑来的迹部景吾,忍足侑士弯了弯眼睛。

  “我,我就是听说的!你做了坏事还怕别人说?”,藤雪伊避重就轻,强词夺理。

  “你也别废话了,手、下、败、将。”,辉夜初三言两语激怒了藤雪

  旧事重提,藤雪伊恼羞成怒。

  怒火中烧下的藤雪伊要求决斗,心想着辉夜初去年全国大赛以后就从剑道届神秘消失,剑道肯定荒废至今。自己胜利的把握非常大。

  挥了挥手,一名穿着剑道服的短发女生拿来了两把真刀。

  “有备而来啊!”,辉夜初冷笑,准备走上前去。

  远山悠皱着眉头,抬手握住了辉夜初的手腕,想阻止她。

  平视着前方的辉夜初却在他握住自己的手腕前,反手握住了他的手,扭头对他笑了笑。

  冰凉的感觉透过辉夜初的指尖传递到远山悠的掌心,远山悠不禁一愣。

  看着那交握的手,迹部景吾抿了抿嘴,忍足侑士扶了扶眼镜。

  粉丝团的女生们更是怒火中烧,有一个人先喊了出来,“输的人滚出冰帝!”

  接着呐喊声响起,渐渐变成了“辉夜初滚出冰帝!”

  饶是讨厌辉夜初的植园村人及其他篮球社的成员也看不下去了,正好阻止这一群疯狂的女生,却听到辉夜初冷冷地说道,“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吧。”

  随即,远山悠感觉到手掌的冰凉撤离。

  辉夜初径直走向藤雪伊,接过了太刀。

  趁着辉夜初低头看刀的时候,藤雪伊回头对着一个女生使了个眼色。

  “比赛开始!”

  猝不及防间,辉夜初抬了头。

  藤雪伊还是那般,白晃晃的刀刃直冲辉夜初的眼睛。

  偏了偏头,刀刃划开了辉夜初的脸颊。

  白净的脸庞开了口,几秒后鲜血争先流出,顺着辉夜初的右脸滑落。

  “哦。”,辉夜初冷漠地说着,“这次改成打右边了?”

  藤雪伊狠毒的打法让在场的人都捏了把汗,迹部的眉头拧得更深了,忍足则是收起了纨绔的笑容。

  藤雪伊高傲地抬着头,睥睨了辉夜初一眼,无声地说着:手下败将。

  冷哼一声,辉夜初闭了闭眼,再次睁开双眼时,一瞬间戾气嘶叫着、叫嚣着扑向藤雪伊。

  震住了藤雪伊,也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这是辉夜初的愤怒。

  挥刀而落,雪白的刀刃直指藤雪伊的膝盖与手肘。

  “不要!”,藤雪伊尖叫着闭目乱挥,以保护自己。

  刀刃毫不停顿地落在藤雪伊的膝盖上。

  以为自己要死了的藤雪伊等待着痛苦的到来,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发生。

  微微睁开眼,却发现落在膝盖上的只是刀背。

  “我不想伤害你。”,辉夜初把回鞘的太刀扔给了拿刀刀的那个女生。

  “你输了。”

  沉稳而大气的辉夜初就是这般带着怜悯一次又一次地碾压着我,藤雪伊恨恨地想着。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不过是个乡下来的野丫头!藤雪伊的内心咆哮着。

  羡慕,嫉妒,怨恨。

  羡慕在藤雪伊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嫉妒则是那只“潘多拉”的手,促使着种子的成长。

  怨恨在少女的心里滋生蔓延,最后遮天蔽日。

  一瞬间红了眼睛藤突然拿起了刀,直直地刺向辉初的后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