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网球王子之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34 共鸣

网球王子之初 别动呆毛 2024 2020.03.23 19:38

  来不及了!

  眼看着刀尖即将没入辉夜初的后背。前来滋事的女生们已经忘了自己是来逼辉夜初退学的了,一个个都忍不住惊呼,甚至有人捂住了眼睛。

  迹部景吾看见刀尖里辉夜初纤细的后背只有那么一寸,不由得瞳孔紧缩,想要现身喝止。

  辉夜初看见了远山悠眼里的紧张与着急,看见了他伸向自己的手骨骼分明。

  心里一暖,淡淡一笑。

  辉夜初转过身,双手合十接住了那把刀。

  众人放下了悬起的心。

  迹部景吾收回了还没有说出口的话。单手撑着下颌的手却微微颤抖。

  远山悠也放下了抬起的手。

  “你撤手。”,辉夜初轻描淡写地说道,“我不想毁了这把刀。”

  太刀被辉夜初紧紧地固定在离她胸口几厘米的位置。

  藤雪伊红了眼圈,不甘心地使劲前推,但是刀尖却分文未动。

  “刀是无辜的!”,辉夜初皱着眉头厉声喝道这个依旧不知悔改的迷途之人。

  藤雪伊知道自己再次败给了辉夜初,但是她不甘心,不甘心呐!

  泪水滑落,精致的妆容晕花了脸颊。

  不用抬头,藤雪伊已经猜到了众人的鄙夷的目光。

  即使是出师有名、打着为了学校赶走言行不检点的辉夜初的旗号要求决斗,但是在辉夜初撤剑以后却挥剑的自己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东西。

  不仅如此,自己也无法在冰帝继续待下去了,甚至家里父母的公司也可能因此业绩一落千丈。

  索性破罐子破摔的藤雪伊,哀嚎着再次使劲推着刀柄。

  宛如困兽之斗最后奋力的一击。

  但是刀片却不能靠近辉夜初分毫,甚至在向着藤雪伊方向回退。

  辉夜初摇了摇头,撤手的瞬间突然用两指夹住了刀身。

  翻腕一个“缠”,就这样缴下了藤雪伊的剑。

  太刀落地,发出了一声铮鸣。

  众人都愣住了。

  “啊!”,场外几名身穿剑道部的少女低声地惊叫。

  藤雪伊眼里写着震惊,抬起了头,死死地看着辉夜初。

  “不,不可能!你自从去年八月以后就没有再出现在剑道届!你不可能已经掌握了以气为刃!”,藤雪伊咆哮着,嘶声力竭。

  附身拿起刀,辉夜初轻轻地叹了口气,又走到一旁拿了刀鞘,把刀装好。

  “兑现你的承诺吧。”,辉夜初以剑撑地,看着藤雪伊。

  回想起决斗前的约定,“输的人离开冰帝”,藤雪伊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没想到自己会输。

  但是事实上,除了前年全国大赛最后决赛,辉夜初永远都没有给自己获胜的机会。

  “不…不!”,藤雪伊不可置信地跌坐在地。

  忍足侑士从千钧一发中回过神,真真切切地为辉夜初抹了把汗,却看见身旁的帝王却撑着下颌,带着笑意,远远地看着辉夜初。

  “景吾?”,忍足侑士试探地含了一声。

  迹部景吾回过神来,“啊…侑士…太险了。”

  “………”,忍足侑士默默地吐槽着:没想到你是被惊呆了。

  迹部景吾何曾体验过如此惊心动魄的感觉,看见白晃晃的刀尖指向辉夜初的瞬间,迹部景吾感觉自己的心跳停了。

  皱着眉头,沉着脸的远山悠一把拉过辉夜初,拿出了手帕递给辉夜初擦脸颊上的血。

  辉夜初笑着摇了摇头,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绣着细细金线的手帕虚晃了一下,示意自己带了,随即却立刻将它放回了包里,抬着手背随便擦了擦脸颊的血。

  “唔…干了…”,辉夜初看着依旧白净的手背,喃喃道。

  手帕的样式一晃而过,迹部景吾却不由得一愣,很眼熟。

  忍足侑士也一愣:好像是景吾的?

  狐疑地看着正在发愣的迹部景吾,忍足侑士皱了皱眉头,随即无声地笑了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吗,忍足侑士默默地想着。

  议论声不断响起,是剑道部的女生们。

  “太厉害了吧。”

  “辉夜初国中的时候就已经有初段的水平了。”

  “丢过分,输过一场。”

  “魔鬼吧?”

  “输给谁了啊?”

  “前年国中全国大赛藤、雪部长打伤了她的眼睛,这样拿下了一场呢,然后保送了高中部哟~”

  “天喃!”

  “学姐学姐,那她怎么没有来剑道部?”

  “你傻吗?剑道部可是藤雪伊的地盘。”

  “哦,是了,毕竟她从国中起就一直输给辉夜初呢,怎么会让她到剑道部来,呵呵。”

  “哎呀,别说了,你看她都那么惨了,去几个扶一下吧。”

  听着自己曾经的好姐妹们的声音响起,呵,藤雪伊在心里冷笑着。

  风光时不乏锦上添花之人,而落魄时又有谁雪中送炭。

  不过如此。藤雪伊闭了闭眼,打算问出心底的疑惑。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明明那么久都不曾出现。”,藤雪伊的声音低低地从背后传来。

  “练剑不分场地,也不分途径。就算是握着一双筷子,他也可以变成利刃。”

  “我即是剑,剑即是我”,辉夜初淡淡地说道。

  “不可能!”,尖锐的声音从藤雪伊口里传出,吓坏了三个正走上前准备扶起她的剑道部的女生,“你不可能掌握共鸣!”

  不再理会她,蹲在藤雪伊面前的辉夜初起身,淡淡地向着篮球社的成员深深一鞠躬,对着远山悠认真地说道,“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远山悠微微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挽留要离开的辉夜初。

  惊叹声再次爆起。

  剑道部的女生们又一次打破了沉静。

  “共鸣?!”

  “是那个共鸣吗?”

  “她不是才十五岁吗?居然就可以共鸣了!”

  “之前我看见报道上说她是剑道界最完美的新人。我还以为是吹牛的。”

  “她之前在全国大赛的时候进已经有达到了无我境界,没想到现在居然直接共鸣了!”

  “这份实力,太强悍了…”

  闭耳不闻剑道部女生叽叽喳喳的议论,也不在意场上其他人的眼光,辉夜初把刀还给了那个抱着一把太刀发抖的女生,径走向篮球馆的入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