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网球王子之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40 学园祭

网球王子之初 别动呆毛 2229 2020.03.29 16:05

  九月,是许多人期待已久的冰帝学园祭。

  素来以高端大气定义自身的冰帝学园一直致力于培养全方位的顶尖精英人才,此外更是将学园祭作为对外开放的项目,既展示自身的实力,也为学生们提供展现个人能力的平台。

  无论是体育竞技,还是文艺汇演,高中生们都摩拳擦掌,准备大秀一番。

  一年级a组正在召开班会,讨论学园祭的表演项目。

  作为班长的迹部景吾正在学生会处理文件,班会的主持便交给了副班长伊原纯子。

  伊原纯子在幕布上投影出了今年班级表演的四个选项,分别是:书屋,咖啡厅,合唱以及舞台剧。

  “迹部会长提议将舞台剧放到三年级进行,同学们有什么异议吗?”,伊原纯子眼里带着傲气,以不容置喙的口吻问着讲台下方坐着的同学们。

  尽管同学们大多来自名门贵族,有着良好的家教与素养,但是伊原纯子无礼的态度着实让大部分都面露不满。

  看着台下鸦雀无声的同学们,伊原纯子满意地笑了笑,“那么就前三个里选一个吧。”

  说话间伊原纯子拿出来了一个小型的机器,带着骄傲晃了晃,“这个是副班长我特意私费为大家定做的投票仪,现在从门边上第一位同学开始往下传吧。”

  “选择书屋的同学按A,咖啡厅的选B,合唱选C。”

  看着抱着手站在班级门口一脸得意的伊原纯子,坐在辉夜初旁边的男生忍不住嗤笑一声,“真有钱,全班三十个人做了一个投票仪。”

  坐在他前面的波浪卷头发的女生转过了身,掩着嘴嘲道,“不愧是暴发户的女儿呢!”

  “哦?她家是暴发户?”,倒数第三排的女生闻言也转过了身。

  “是啊,不知道哪里来的野丫头呢~”,坐在远山悠前面的女生也转过身来,目光越过远山悠,看到了角落里一言不发的辉夜初,“哎呀,辉夜同学,你不要多心啊,我们不是在说你。”

  言语间的嘲讽毫无掩饰地射向辉夜初,远山悠皱了皱眉,正欲出声,身后的辉夜初却一言不发。

  本意嘲笑辉夜初,让她在远山悠面前丢脸的女生被辉夜初的无视给噎住了,着实没想到巴掌打在了棉花上,不由得撇了撇嘴。

  坐在她旁边的女生见状立刻帮腔道,“辉夜初好像连暴发户都算不上呢,早知道随便挥几下剑就可以进冰帝,我就不那么认真读书了。”

  听到那个女生嘲讽着剑道,远山悠低声喝道,“别说了。”

  被一向绅士的远山悠喝止,再加上伊原纯子也看向了这边,几个人悻悻地闭上了嘴。

  远山悠扭身看向辉夜初,发现她正埋着头,不由得放柔了声音,“没事吧?”

  辉夜初一动不动。

  “阿初?”,远山悠伸手碰了碰她。

  “啊?”,辉夜初茫然地抬起头。

  “噗嗤。你睡着啦?”,远山悠带着笑意看着辉夜初朦胧的眸子。

  揉了揉眼睛,辉夜初带着鼻音“嗯”了一声,改为用手撑着下巴。

  最后,投票的结果显示,一年级a组准备咖啡厅。

  伊原纯子带着结果离开班级去向迹部景吾汇报,在她走后班上立刻议论纷纷。

  “那女的怎么回事?”

  “暴发户就是这样的,小家子气。”

  “咖啡厅岂不是要穿女仆装?”

  “噢!有眼福了。”

  “我们班上哪个女生腿最长?”

  “玲酱吧?”

  毫不在意其他人的讨论,辉夜初趴在桌上又睡着了。

  远山悠转身看她如此这般疲惫,轻轻摇了摇头,把校服的外衣脱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

  有几个眼尖的女生看见了这一幕,正欲说些什么,却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响指。

  是迹部回来了。

  身后跟着宛如开屏了的孔雀般的伊原纯子。

  淡淡地瞥了一眼远山悠,迹部景吾走上了讲台。

  “那么,一年级a组就决定进行咖啡厅模拟。”,迹部景吾环视了一圈,看着还裹着远山悠校服里、只露出来了一个黑色的脑袋顶的辉夜初,顿时不悦。

  “辉夜初。”,迹部景吾带着磁性的嗓音,第一次完整地喊出了辉夜初的名字。

  但是被喊到的人却毫无知觉,远山悠不得不转过身低声喊着辉夜初。

  “嗯?”,辉夜初抬起了头,茫然无措地看着前方。

  “辉夜初,我刚刚说了什么嗯啊?”

  辉夜初茫然地看着迹部景吾。

  “真是不华丽的女人。”,扔下这句话的迹部景吾示意伊原纯子继续安排学园祭的事宜,转身出了班级。

  出了班级的帝王皱着眉头想着辉夜初身上那件明显属于她座位前方的男生的外衣,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冲她发火。

  被迹部景吾当众点评批评的辉夜初一下子成了那些幸灾乐祸的女生嘲笑的焦点。

  “居然在会长讲话的时候睡着了!”

  “看来她晚上很忙呢”

  “哎呀,好可怕!”

  听着那些女生携带着满满的恶意的话语像针一般射向辉夜初,远山悠突然开口说道,“阿初,你怎么了?”

  “昨天有点事情,回了趟家。”

  “你别在意他们说的。”

  “嗯。谢谢悠君。”

  看着辉夜初倒头又睡着了,远山悠收起了温柔,带着凛冽与冰凉的视线直直地看向正在给辉夜初扣上不检点帽子的女生们。

  绅士的怒火比想象中的还可怕,那几个女生匆忙闭上了嘴。

  第二天,远山悠和辉夜初在交往的话题开始在冰帝里流传。

  辉夜初对此毫不知情,即使是面对着路上女生的指指点点,她也将其归纳为了那日下午被迹部景吾点名批评的缘由。

  学生会长办公室。

  “远山同学,学园是不允许谈恋爱的。”,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镜,对着站在迹部景吾面前的远山悠说道。

  “我和辉夜同学没有任何关系。”,远山悠皱着眉头,沉声道。

  “那你的衣服为什么出现在她的身上?”,迹部景吾撑着下颌抬起眼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哦?”,远山悠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当时辉夜初被迹部景吾点名,以及这几天流传在校园里的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绯闻。

  “我怕她着凉啊。”,意识到迹部景吾并非有意为难阿初,放松了紧绷的肌肉,远山悠挑衅着迹部景吾。

  “她着凉与你何干?啊嗯?”,迹部景吾越发地不悦。

  远山悠的脸上渐渐浮现起了温柔的笑容,大大方方地说道,“我挺喜欢她的。”

  远山悠挑衅的语气让坐在一旁沙发上晃着大长腿的忍足侑士心下一跳,正欲打圆场,却看见迹部景吾眉头紧锁,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