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动漫衍生 网球王子之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39 心意

网球王子之初 别动呆毛 2018 2020.03.28 17:46

  随着最后一组烟花的消失,夜幕渐渐冷却下来。

  今年的夏日祭走向了尾声。

  剑道部员们和网球部员们依依不舍地告别。

  不二周助一把抓住了抱着鱼袋子想要跟着辉夜初走的越前龙马,笑眯眯道,“龙马,再不拿回去小鱼儿会缺氧的哦。”

  越前龙马不高兴地瞪了不二周助一眼,心里骂道:狐狸!

  皱着眉头看着学姐送的礼物,越前龙马几番挣扎下,还是选择了乖乖回家,避免那几尾浅红色的小鱼儿发生缺氧。

  第二天是周末,辉夜初提着两个装着鱼的小箱子踏上了前往神奈川的列车。

  站在神奈川站口,辉夜初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不知道幸村精市的位置。

  发了信息过去,辉夜初找了张长椅坐下,等待回复。没想到刚坐下不久,手机的提示音就响了。

  幸村君:谢谢阿初。我在立海大高中部网球部。站台外07路公交车可以直达到。

  谢过幸村精市的贴心指路,辉夜初顺利地到了立海大高中部。

  古朴而大气的校门里,是带着神奈川特色的立海大附属中学。

  校门内,是披着队服的紫发美人,幸村精市。

  重新回归王者之位的神之子,依然是路人视线的焦点。

  对路过的女生的爱慕的眼光视若无睹,看见了辉夜初的幸村精市笑着迎了上去。

  “阿初。”,幸村精市笑着邀请辉夜初进入校园。

  “精市,好久不见。”,辉夜初也笑着打招呼。

  幸村精市带着笑,视线移到了辉夜初两手提着的盒子上,“这是?”

  “啊,是礼物。”,辉夜初举了举手上的小箱子。

  “给我的吗?”

  “嗯,淡紫色的是精市的。”

  “黑色的是?”

  “是真田同学的,之前他的祖父邀请我加入真田道,我拒绝了,算是谢礼吧。”

  “这样。”,幸村精市微笑着看了一眼黑色的几尾小鱼。

  似乎有感应一般,几条小黑鱼齐齐后退。

  “辉夜同学参加了夏日祭?”

  虽然不太明白幸村精市为什么突然改变了对自己的称呼,听到幸村精市提起了夏日祭,辉夜初立刻兴奋了起来,细细地和幸村精市盘点着夏日祭的乐趣。

  幸村精市微笑着倾听,柔和的目光看着辉夜初熠熠生辉的凝脂色的眸子。

  网球部到了,幸村精市邀请辉夜初进去坐坐。

  “不了不了。”,辉夜初摇了摇手,“我今天答应了一太二太早点回去。”

  说着将两个装着小鱼的箱子递给了幸村精市。

  接过箱子的刹那,幸村精市发现辉夜初的手还是那般的凉,“阿初,多注意身体。”

  微微一愣,辉夜初点头道,“好的,精市也是。”

  看着辉夜初缓缓离开,小小的人影消失在教学楼旁,幸村精市转身进了训练场。

  一进去,八卦地部员们立刻不动声色地向部长透去了视线。

  无视着他们,幸村精市笑眯眯地将黑色的几尾小鱼的箱子递给了正抱着手监督新人练习的真田玄一郎。

  “这是?”

  “阿初送的,说是谢谢你祖父邀请她加入真田道。”

  真田玄一郎一愣,想起了之前祖父在剑道比赛后邀请辉夜初但被婉拒的事情,认真地点了点头,慎重地端走了。

  周一,抱着鱼进教室的辉夜初引起了班上同学的注目。

  旁若无人地坐到座位上,辉夜初无视了班级同学探究的目光。

  午休时分,辉夜初轻声唤了唤坐在前方的远山悠。把盛着几尾浅蓝色小金鱼的箱子递给了他。

  “这是?”

  “夏日祭上捞的。”

  “这样。”,远山悠笑着收下了,“谢谢辉夜同学。”

  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提夏日祭上远山悠身边的女孩的事情。

  尚未离开教室的迹部景吾眼里闪过一丝异样,低头给忍足侑士发了条信息:侑士,买一缸金鱼放我办公室里。

  忍足侑士瞬间回复道:yes,my king。

  踏入办公室,入眼即是无数条金灿灿的金鱼在宽大的水族箱里游来游去,迹部景吾在忍足侑士狐疑而明了的眼神里稍稍满意地坐下,开始用餐。

  忍足侑士薄唇微启,想问问迹部景吾为什么突然对金鱼感兴趣了,但是瞄到迹部景吾仍然微微皱着的眉头,还是生生咽下了自己的好奇。

  盘点着怎么去打听打听的忍足侑士,也坐了下来,松了松领带,开始用餐。

  日子顺着和风而逝,夏去秋来。

  远离了剑道与竞技的辉夜初安分地当着经理兼陪练,篮球部的队员们也渐渐接受了这个有实力的女孩。

  相对娇小的体型让辉夜初带球过人的能力更加突出,每每进球都让植园村人懊悔不已,直嚷嚷着“再来再来!”

  除却陪练,辉夜初更喜欢一个人呆着,静静地收拾场地。

  偶尔停下收拾篮球的动作,辉夜初会抬头看看晃眼的冷灯,眯着眼睛感觉大赛已经离自己很远了。

  曾经站在巅峰的少女走下了神坛,变成了一个默默无名的球队经理。

  植园村人感慨过辉夜初不应该拒绝校方提出的任命辉夜初担任剑道部部长的请求。

  辉夜初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和以前的队友拔刀相向。”

  植园村人还想再劝辉夜初,却看见远山悠微微冲着他摇了摇头。

  “悠,刚才为什么拦着我啊?”

  部活结束后,走在回家路上的植园村人不解地问道。

  “她有苦衷,不得不放弃了剑道。”,远山悠淡淡地说道。

  “哦?这样啊。”,植园村人了然地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般,八卦地看向远山悠,“等等,你和她?难道?”

  “不是。”,远山悠撇了他一眼。

  “嗷,我也觉得不太像。辉夜看着还可以,但是据说是单亲家庭呢。诶,对了,你家里不是给你介绍了一个吗?”

  “嗯?”

  “夏日祭那个啊!我都看见了,挺不错的。好像是铃京家的小姐吧?”

  “哦,你认识。那你去吧。”

  “啥?去哪儿?”,面对突然冷下了脸的朋友,植园村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诶,你等等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