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牧龙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当世无双

牧龙师 2557 2020.04.03 12:46

  黎云姿此时手一挥,朝着半空中的飞鸟营下达了斩杀令!

  一时间数百头飞鸟伪龙俯冲而下,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股嗜血之势,与那凶猛的飞鸟伪龙完美的呼应这!

  这空中的俯杀,胜过了铁骑碾压,就宛如是收割麦穗,可以看到一大片血红血红染开,无数暴民倒在了血泊之中!!

  “冲,冲,我们没有退路!!”暴军中依旧有人在摇旗呐喊。

  前方血喷涌不断,惨叫声此起彼伏,但仍旧还有人朝着剑痕中冲去,他们冲杀到了那片已经只剩下一滩浅水的洼湖,朝着荣谷城狂奔!

  黑影如雁,起起落落,每一次低空疾驰都会带走沿途那些暴民的性命,那些奔跑的暴民根本来不及抵达荣谷城的城楼便惨死刀下。

  血如溪流,一点一点渗透到田野中,一点点汇聚在了谷溪中,尸体也不断的滚落到谷溪里,任由血水洗礼,哪怕是在夜色中,带着几分朦胧,一切仍旧那么触目惊心!

  长眉副将驾驭的可是一头翼龙。

  这翼龙强烈的振翅,将那些暴军高高的掀飞起来,而长眉副将的长刀也在这个过程中极快的挥舞,精准的将他们一个个斩杀!

  短短时间,长眉副将已杀数十人。

  杀出了血性,她忍不住怒喝一声,眼看一队暴民要逃走,于是立刻驾着翼龙追了上去。

  长刀举起,就在副将要将这些人全部砍杀之时,一道剑影掠过,将他的长刀弹飞了出去,就连那翼龙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剑影惊吓,慌忙挥动着翅膀险些跌落到地面上。

  “退到剑界外的,便是子民!”黎云姿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这名长眉副将愣了愣,心中虽有几分恼意与不解,但他还是没敢再追过剑界。

  飞鸟营拥有无与伦比的战斗力,几千暴民根本不可能与他们抗衡,过剑界的基本上是被屠杀。

  尸体堆满了洼湖,田野上同样满是残骸,黎云姿冷漠的注视着这一切,根本不为所动,只要跨过了剑界的人,都被她下令击杀!

  “退回去,退回去能活!”

  “不要杀我,我不想死……”

  黎云姿的话语并不是纯粹说给长眉副将听,那些在血泊中挣扎的暴乱之民也听见了,当实力出现绝对悬殊的时候,没有人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他们往后退,往后逃……

  果然,只要退到剑界外,飞鸟营便绝不会追击,他们惊魂未定,像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冲锋陷阵之人,一时血性冲昏了头脑,确实会不顾一切,可看到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死去,恐惧会与求生欲会让他们冷静下来。

  “张拓。”黎云姿再一次开口道,而且是唤暴乱大军中一名首领的名字。

  暴乱大军中,一名面容憔悴至极的首领神情复杂。

  他仰着头注视着如同日月一样辉煌的黎云姿,更不知该不该应答。

  “告诉他们,放下兵刃,我会让他们度过这个冬天,但若要做暴乱之徒,绝不会活过今夜!!”黎云姿说道。

  “我信女君为人,可我如何向这些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弟兄们交代,您代表的是祖龙城邦,不再是我们的城主。我的身后,还有数以万计的同胞,他们没有了粮食,没有一件棉衣。女君若真心怜悯芜土子民,请给我们一条生路,我们即便饿死、冻死也绝不会冒犯任何一座女君管辖的城池。”那名叫做张拓的首领满眼的苍凉的说道。

  “这就是我给你们的生路。”黎云姿伸出了左手道。

  突然,她用左手握住了自己的剑,然后重重的一割,竟然是将自己的掌心给割了开!

  艳红之血溢出,沿着银色的丝剑在流淌,也沿着黎云姿的指缝流淌下来。

  “这又是什么承诺???”张拓高声道。

  血粘稠,由一大滴吊成了红色的丝,然后滑落到地面上

  黎云姿索性将手掌朝下,任由血不停的流落……

  “我备了粮与衣,已在路途中,足够你们过冬。”

  “以血鉴,血流干前若未送到,我黎云姿的命便祭给你们。”

  暴乱之军的大首领张拓一时竟呆住了,久久无法回答。

  飞鸟营众将士同样震惊,他们完全不明白黎云姿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他们可以将这些暴徒杀的片甲不留!

  “若拿着农锄可活,我们又怎会举起兵刃?”张拓开口道。

  张拓的话语道尽了芜土眼下的无奈与绝望。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无路可退的民还在朝着这里聚拢,他们每个人绝大多数都是麻木的,被这个残酷的上苍折磨得已经没有资格去思考,只有凭借着一种本能在求得生存。

  而且,此时看到的还绝大多数是男人们……

  可到了冬天,这支队伍还会出现妇人与老人的身影。

  再到寒冬,连那些孩子们都会出现,他们瘦弱的身影也会出现在战场上,本应该保持童真的他们会如同麻木,会在饥寒中被折磨成野兽!

  怨天不公?

  还是怨这世道无情?

  张拓再抬起头,看着那绝傲的身影。

  她的血,没有停止过,那是一个撕裂伤口,不涂抹药物的话,血永远都不会凝固。

  芜土之民认得她,只要踏入九城之中任何一城池,一眼就可以望见那矗立在中央的雕塑,圣洁孤傲,绝大多数人第一眼都会感叹她是如此美妙,可她从来就不是美好的象征……

  如今,他们见到了雕像的本尊,她有血有肉。

  “飞鸟营,退回荣谷城。”黎云姿命令道。

  “女君。”

  “退下!”黎云姿怒道。

  军令如山,两位副将不敢再做迟疑。

  “退!”

  “退!”

  飞鸟营训练有素,随着两位副将驾驭飞龙飞向荣谷城,那一道道黑影更是快速的穿过洼湖上空,飞过了荣谷城城楼。

  一时间,整个峡道上只剩下踏空的黎云姿。

  她的面前,是数以万计的暴乱大军,是一群饥寒交迫被上苍遗弃的子民。

  而她的身后,再无一兵一卒。

  一大滴一大滴的血在滑落,夜仿佛寂静了。

  没有人再向剑界踏去,人们麻木的眼神中似乎终于有了焦距,他们注视着这个当空傲立的女子,看着她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

  ……

  “吾等皆凡人,女君乃神明啊!”城楼处,郑俞忍不住惊叹出这一声来。

  女君到来,本以为拥有了军权令牌的她一定会大杀四方,将这缭绕在祖龙城邦东边的隐患给彻底铲除。

  但郑俞彻底想错了!

  一旁,祝明朗的目光几乎无法从黎云姿的身上移开,看着她的脸色逐渐苍白,看着她那开始轻微颤动的左手……

  此时此刻,祝明朗忽然才想起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杨秀手中的那封割让书……

  黎云姿在上面写的根本就不是哪座城池的名字,不是凌霄城邦的任何一座富饶之城!

  是粮与衣!

  是能够救济这整片芜土,

  是能够让这些求生无门的民众们平安无事度过这个冬季的粮食与衣物!!

  下达杀戮之令,对那些跨过剑界的暴乱之民没有一丝丝的怜悯与同情,那一刻的黎云姿是那般冷漠冷血!

  可割掌滴血,为荣谷城子民、为芜土子民共求一条生路的黎云姿,又如神女降世,最不愿见到的便是这生灵涂炭。

  这就是为何自己总是无法从她清澈的眼眸中看清她的想法,她竟如此,当世无双!

  ————————————

  (投点票嘛,别偷懒呀,好歹混着白金作家啊,票少了,会很没面子的,虽然我本来就没什么面子,但不能纵容书评区一些类似说我们书什么高开低走的这种言论吧,那些看书只默默看从来不发弹幕的大爷党们,也拜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