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血蚊风波(5)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3336 2020.10.11 19:03

  蔚成出门时,见到东边的云彩十分妖艳,心想恐怕是要变天下雨了。把院子落锁后,拿出挂在院门竹筒里每日订阅的《江湖日报》,将其夹在胳膊下。他穿过巷子,来到街头转角一家没有店名的面馆。

  他因是常客,并没有大喊一声,“老板,来碗牛肉面,不要葱花,外加一个卤鸡蛋”之类的点餐行为。

  而是径直坐在门口支起的一张桌子上,坐在那看着今天的《江湖日报》。不稍一会,老板娘便端来一碗牛肉米粉,外加一个荷包蛋和一叠卤豆腐。

  蔚成放下报纸,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牛肉香辣,鸡蛋淡黄流淌,豆腐鲜嫩,每一片都吸满醇香的卤汁,在加上米粉的顺滑,每一口,蔚成都是迫不及待。

  这家面馆,是他每天醒来觉得能过上美好一天的开始。

  蔚成是白帝城的本地人,家住乌衣巷六十六号。监察使(相当于警察和城管)这个职位是从他父亲手里接过来的。那是因为他父亲是因公殉职,衙门里见他们孤儿寡母的不容易,便让蔚成成年后来接他父亲的班,生活上也有个着落。

  这一干便是快十年,蔚成也当上了监察队长。虽没有大富大贵,但也比一般人家的日子要好上一些。

  其母在两年前已经病逝,如今家中只剩下他一人,也未成亲。二十六七的人了,邻居那些三大姑四大姨五大婶六大妈七姑婆八表妹九浅一深的什么只要一见到他,就拉着说哪哪哪有好姑娘,但都被他一一拒绝了,搞的那些街坊们在背后传闻此子必定有断袖之癖。

  吃完牛肉米粉后的蔚成放下十文钱(十个铜板),夹着报纸朝衙门里走去,半刻钟的脚路,倒也不远。

  他在衙门平日里每天的工作便是处理一些文书和调查案情。白帝城这两年在黄鹤楼的治理下,比原先好了许多,几乎没有什么命案发生,常日里都是调解一下街坊邻里纠纷和抓抓盗贼的小案件。

  但近些日子,衙门里是忙得不可开交。随着瘟疫的大规模爆发,烧打抢砸案件多了起来,聚众闹事更是每日的家常便饭,忙的他一连半个月都是大半夜才休班回家睡觉。以致昨日半夜回家时在路上遇到春满楼的头牌小红,对方埋怨的说这么久不去看她,是不是上次通宵达旦的伤了身体。

  蔚成对此强烈表示抗议和谴责,说自己身强力壮如虎,那晚通宵达旦没让你扶墙走是因为怜香惜玉,还约定等这段时间忙完了要请她去吃城东新开的一家麻辣烫。

  话说蔚成前脚刚踏进衙门,便见自己队里的三个兄弟全副武装,急急忙忙的从里面跑了出来。其中一高瘦的个子对他道:“头儿,你怎么才来,出大事了。天火观和除魔司被人一把火给点了,现在百姓们满城正追着他们的人喊打喊杀了。”

  “小八,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小八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前后左右看了看,见没有外人,小声道:“现在民间里流传着一个谣言,说血蚊就是天火观和除魔司故意放出来制造瘟疫的,这不,百姓们一听就不乐意了,群情激奋下就烧了他们的老窝。”

  “这你也信?”

  “头儿,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是百姓们愿意相信。并且这个谣言的来源听说是金殿那边的人确认了的,传的神乎其神。”

  蔚成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抬头望向城中的最高处,脸上有些疑惑。

  此刻,马蹄声响起,监察御史罗田火急火燎的从外面回来,见蔚成就在门口,翻身下马道:“正好我要找你。”他说着,从马鞍旁的袋子里拿出一叠文书交到对方手中,又道:“赶快把这些张贴到城中的各个告示牌上。”

  蔚成拿起一张扫了一眼,见文书底下的印章是出自太守府,神情愕然道:“城中发现有异国细作?”

  罗田神色凝重,叹道:“若真有细作混了进来,恐怕此事一了,我这个监察御史也算是到头了。”

  小八担忧道:“罗叔,不会这么严重吧?”

  蔚成问道:“太守大人还有没有说什么?”

  罗田想了想,只是摇了摇头。

  “放心吧!要真有细作,我们一定能抓到,到时定让罗叔你戴罪立功。”蔚成说罢,看了一眼其他几人,又道:“手里的事情就放一放,先把这些文书张贴到城里的每个告示牌上!”

  “是,头儿!”

  从马厩牵出马匹,蔚成把文书一一分给三人,四个人在衙门门口朝着城中的四个方向驱马飞奔而去。

  ※※※

  蔚成特意选了西南边,停停走走贴贴,隔老街只有一个街道的时候,他好像听到有很多人吵闹的声音。

  他侧耳倾听了一会,有些觉得不对劲,快速贴完手中的一张文书后,急忙翻身上马,一夹马腹,朝老街奔去。

  转过一个街角,蔚成突然发现前面本应有士兵驻守的关卡不知为何没了人影?心中不免疑惑起来,四处张望了一下,却又没发现现场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老街是瘟疫最为严重的街区,也是瘟疫爆发的核心点,这里驻守的士兵怎么会无缘无故离岗了?他骑在马上神情有些凝重。

  即便是放弃里面的百姓,也不该撤掉守卫啊?若是这些人乱跑,那不就全城都会有被感染的风险吗?他在心里嘀咕着。

  突一阵狂风吹过,乌云遮住了天空,街道两旁的英雄树掉下几片枯叶,随风打转,空旷的大街静如鬼域。

  气温,也好像下降了许多。

  蔚成自言自语道:“这还没入冬,怎么就这么冷了?”

  马儿不知是被狂风惊扰,还是在提醒主人有危险靠近,竟扬起前腿嘶鸣了一声,尖锐的叫声在寂寥的街道里来回飘荡,更衬托出此地的宁静与诡异。

  蔚成干了十多年的监察使,自然对危险有一种本能的反应。

  他缓缓拔出腰间的配剑,双眼四处打量。

  他总感觉好像有无数低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但又不知从何处传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梦里一般,迷迷糊糊,很不真切。

  突,前方有个人影出现。

  他脚步漂浮,走路歪歪扭扭,像是个醉汉。

  蔚成看到此人身上所穿的服饰是士兵的铠甲,心里一下恼羞成怒,暗想此人竟然在当班时喝酒喝成这样,这成何体统!

  但细细一看,他猛然觉得不对劲。

  因士兵的铠甲是白色铁甲鳞片与暗红的棉布缝制而成,可此人的铁甲鳞片上竟是一团团的血红一片。

  蔚成暗想莫非是民众攻击了驻守的士兵?他急忙翻身下马,朝着那跌跌撞撞的士兵跑去,嘴中喊道:“你怎么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人呢?”

  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那士兵也抬起头看向了蔚成。

  蔚成这才瞧清楚对方的脸,不免神情一惊,停下了步伐。

  对方脸上是血肉模糊,喉咙处好像被人用刀割开了一般,皱巴巴的皮肉向外翻开着。

  蔚成惊愕的看着他,心中疑惑,此人在这种伤势下竟然还活着?

  士兵由歪歪扭扭的走路姿态开始奔向蔚成,口中发出如野兽的低吼声。

  蔚成终于明白刚才听到的声音是从何而来。

  “不要害怕,我这就去叫人,你伤的很重……”蔚成以为对方是在向他求救,他试着去安抚这个受了重伤的士兵。

  眼看二人不过七八步的距离。

  “老蔚,小心,离那人远点……”前方的葫芦口突传来索妮焦急的呼喊声。

  蔚成转头看向她时,见宝石背着索娜正疾步狂奔,索妮在其身后,她不时回过头观望,从其神情上看得出,好像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着他们三人。

  他正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眼前那士兵猛然跃起,从口中吐出……不对,从喉咙处射出一条成人手臂粗细、长约三四尺、最前端有如肉刺一般的条状东西,朝着他飞速而来。

  蔚成吓了一大跳,心道:“卧槽!”

  那条如舌头一样的东西来势之凶猛,他已感觉躲无可躲。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便只觉胸口一痛,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他闷哼一声,整个人被打飞出去丈许远,在地上几个驴打滚后,又缓缓站了起来。

  那边的索妮吓得大叫一声,喊道:“老蔚……”

  蔚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站起来之后,低头一瞧,发现胸口的铁片护甲上竟被打出了一个凹痕,肋骨隐隐作痛。若不是有这胸片护着,恐怕这一击足以让他胸口碎裂,一命呜呼!

  不待他喘口气,那士兵再度朝他狂奔而来。

  蔚成脸上露出凶狠的神色,长剑在手中一扬,右脚跨出一步,左脚脚尖单点地面,整个人半蹲着,摆出防守和攻击的姿态。

  ‘咻!’那条从士兵喉咙射出的‘舌头’再次出击,夹杂一股难闻的血腥气味。

  蔚成早已做好准备,在对方攻击的一刹那,他嘘准时机,左脚猛然发力,人一下侧身跳跃至半空,躲开那‘舌头’的攻击,右手中长剑朝伸出的‘舌头’中间猛然挥砍而去。

  “叮!”蔚成只觉右手持剑的虎口传来一阵麻痛,心中不免错愕,想不到这看起来像‘舌头’的东西竟坚硬如骨头?

  他见一击不成,便借力退开,落地之后,保持着与对方的安全距离。

  而此时,索妮三人已来到其身旁。

  宝石焦急道:“快走!”

  蔚成哪见过人的喉咙里还能吐出攻击人的舌头?这他妈是人还是怪物?他正想问个明白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突眼角余光瞥见葫芦口冲出黑压压的人群,每个人嘴中都发出低吼的声响,密密麻麻,像无数地狱恶鬼在那咆哮!

  他看的皮头发麻,菊花一紧,心儿也跟着颤了一下。

  “啪!”一道闪电划破天空,秋雷紧接着在头顶轰然响起,骤亮之后,越发显得天空更加黑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