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血蚊风波(8)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4824 2020.10.14 18:02

  蔚成用尽全身的力气爬上清水河的岸边。

  此刻,他已是筋疲力尽,像是被搁浅的鱼儿一样,扑倒在一波接一波的浪花里,不想蠕动分毫。

  陆陆续续的,又有七八人在他身后爬上来,也都如他一样,趴在沙滩上喘着气。

  过了少许,一个矮个子在沙滩上坐起,不是那诸葛刚猛还有何人?

  即便是如此的大雨,又游过宽达十来丈的河水,他身上银白色盔甲的鳞片里依然还残留着大量干涸的血迹,他缓缓脱去盔甲,疲惫的身体已经承担不起这十来斤的负荷。

  他抬起头,看着河对岸,右手下意识的朝腰部摸去,却是发现随身的宝剑已遗失在河里。

  对岸的街道在大雨中显得有些朦朦胧胧,但依然瞧得真切,有成群的怪物站在岸边像机械的木偶一般毫无规律的在移动着。

  那些怪物似乎是忌惮河水,并未跳下河水来追逐他们。

  诸葛刚猛看着人头攒动的尸潮里有着无数穿着盔甲的士兵,眼眶一下红了起来,两腮的咬肌高高鼓起,拳头捏的咯咯直响。

  在最后生死的紧要关头,诸葛刚猛依然保持着清新和理智,也从未忘记身为一个军人的职责。

  在亲兵拼死的掩护下,他没有带着残余的数十人向城内的安全地方转移,反而是向着尸潮最为严重的老街里逃跑。

  此刻,他只希望赶来增援的部队能够封锁住西南一角的那几条大街,不要让这些怪物流窜到城中的每个角落,那样,白帝城就还有救。

  但他心中有一个疑问,自己所面对的敌人到底是什么?他们从何而来?是何人所导致的这场灾难?其目的又是什么?

  恐怕这里没人能告诉他答案。

  缓过神来的宝石坐了起来,看着对岸并未散去的怪物们,发出疑问,“他们为什么不追了?是惧怕深水吗?”

  诸葛刚猛仰头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空,大雨依然哗啦啦的下个不停,一阵风儿从河面吹过,岸边枯败的芦苇哗哗作响,涟漪的河水也涌起一阵阵浪花。他下意识的抖了抖身子,嘀咕道:“今年的冬天比以往来的要早一些。”

  “那为什么下雨他们不怕呢?”宝石自问自答。

  蔚成用剑作拐杖,艰难的站起身,只觉浑身传来酸痛感。他双目下意识的向四周打量,确认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最后,他把目光锁在河对岸密密麻麻的怪物身上,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疑惑道:“他们似乎安静下来了……”

  诸葛刚猛也是发现那些怪物们的异样,转过头看向蔚成,脸上是赞赏的神情,问道:“年轻人,你身手很不错,叫什么名字?在监察院任什么公职?”

  “蔚成,监察队长。”

  “这事了了之后,要不考虑来我军中担任一个先锋?以你的冷静和身手,日后定能位极人臣。”

  蔚成笑了两声,“承蒙诸葛将军看得起卑职……”此时,宝石突然从浅滩上站起来,蔚成因为他的举动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循着他双眼所望的地方看去。

  一旁几人见宝石如此大的反应,以为是怪物下水追了过来,纷纷全部朝对岸与河水里四处张望。

  但哪想只听得宝石一个人站在河边自言自语道:“莫非他们不会游水?或者说他们是能够被淹死的,生物本能的趋利避害让他们不敢入水?”

  诸葛刚猛见他在这般关头还有如此缜密的心思和细微的观察,不禁对他的职业素养表示钦佩,便多了一个心眼,记下这个穿着百草堂弟子服饰的医者,想着回去以后,一定要大将军给他记上一功。

  蔚成看着河对岸的怪物,默然的点了点头,像是同意宝石的推测,“这些人与血蚊感染者有什么关联吗?为何他们出动时头顶会有无数的血蚊涌现?如果二者之间是有联系,为什么之前这么长的时间里没发现一个这样症状的感染者呢?”

  诸葛刚猛走向河边的小道,辨别一下方位后,“在这里胡乱猜测是不会知道答案的。走吧!还有很多事情要干。”

  ※※※

  白帝城,城北一处老旧宅院里,刁德一负手而立书屋窗前,赏着屋外的倾盆大雨。

  他不知像是想起什么很得意的事情,伸手摸了摸嘴上的两撇胡须,微微咧嘴一笑,一副自嗨的样子,宛如歪嘴战神。

  此刻的书房内,还坐有四人。而这四人之中,有一个熟悉面孔——吴太守吴正阳。

  他的神情看去有些惴惴不安,花白的眉头皱在一起,屁股在那太师椅上挪来挪去,好像痔疮犯了一样。

  而与他并坐的是一位年约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看其模样,与吴正阳有六七分相似,倒也不难看出是他的仔,此人单名一个敌字。

  另两位与吴正阳父子对立而坐的都是中年男人,这二人坐在那眼观鼻,鼻观心,时不时端起茶几上的香茗品上一口,与吴正阳相比,他们倒显得格外的镇定与轻松。

  门外候着的侍女年轻貌美,长袍开衩处已到了大腿根,很是香艳。这几人中,也只有吴敌血气方刚,时不时会偷偷瞄上一眼。

  在一次侍女给他添茶水的过程中,吴敌双目不知瞄见了什么,为了掩饰其坚硬与尴尬,只好翘起二郎腿。他余光看了一下在场几人,发现他们都是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暗叹自己还是定力不够。

  这侍女也像是知道主家正在与客人商量什么大事,除了隔上一小会从门口进来给几人添茶外,之后一言不发的退出书房,恭敬的守候在门旁。

  终于,在那侍女添了六七次茶水后,吴正阳终于忍受不了,开口道:“别他妈加了,茶叶都泡的没味了……”

  侍女一弯腰,露出害怕的神色,提着暖水壶急忙退了开去。

  刁德一闻言这才缓缓转过身,慢慢走过来道:“太守大人勿要心急,沙通天一定会知道怎么选的。”

  吴正阳摇头道:“若是他不敢怎么办?若是他出卖我了?那家伙滑头的很啦!”

  “太守大人,我想沙通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扳倒黄鹤楼的机会,因为他知道白帝城越稳固,他就越危险。同样,太守大人你也面临着这个危机。”

  吴敌点头道:“爹,你就莫要多心了!沙通天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他早就跟黄鹤楼合不来,二人已经势成水火。而眼下,黄鹤楼手底下最精锐的一千精兵已经死光光,剩下能战斗的不过二三千人,其余的都是一些老弱残兵。现在,正是沙通天夺回白帝城的大好时机,如果我是他,此刻肯定会集结手底下的三千兵力攻上金殿,斩下黄鹤楼的狗头。”说罢,喝了一口茶水,阴阳怪气的继续道:“更别说我们还给答应站在他那一边。”

  刁德一哈哈一笑,“待二人鹬蚌相争,我们伺机而出,来个渔翁得利。”

  吴正阳一脸便秘的神情,问道:“可我最多只能召集一千多人,还只是城防军,能斗得过他们吗?”

  刁德一一指吴正阳对面的二人,“太守大人也太小瞧我们除魔司了,这二位是我们除魔司的百户长,他们已经集合五百个战斗经验丰富的猎人,随时等候命令,只要事成之后,你答应我们之前谈好的要求,我敢保证,这白帝城明天就姓吴。”

  (我们在这里先讲一讲除魔司的体系。除魔司的来历与立场之前已经大概说过,隶属朝廷和江湖共同支持的一个机构,但也不属于朝廷,也不属于江湖。想必诸位已经猜测出这个刁德一刁的很啊。

  除魔司目前在各地共有十三所府衙,也就有十三位司长。司长则是负责各地府衙的日常运营与调令,其主要任务还是将捕获的妖族送往总部。他们相当于现在分公司的老总,全部听命于除魔司总部的司长,但除魔司总部的老大不叫司长,叫指挥使,也就是我们大家熟知的首席执行官,俗称CEO。

  而在除魔司的总部除了设指挥使外一人外,另设有副指挥使二人,相当于一个是后勤部长,一个是秘书——‘不许瞎想’🥴,指挥参谋四人(这很好理解吧)。

  接下来便是猎人划分,十人为一队(队长)、五队为一旗(旗长)、五旗为一户(百户)、五户为一千(千户)、五千为一卫(卫长)。

  而之前与咋们主角交易铁男和小妮的那位三哥则只是一个小队的队员,开局就被炸死的其中一人是队长。

  司长有可以不经过指挥使手令任意调配(≤)百户的权利)

  吴正阳看了对面二人一眼,沉思了少许后,慢慢道:“只要你们助我夺下白帝城,禁妖令我一定会颁布,只是……只是我总感觉……有些不放心……要不还是算了吧!等时机成熟,再谋此事。”

  吴敌一把按住他父亲微微颤抖的手背,“爹,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我们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一经败露,等那黄鹤楼除掉沙通天后,您觉得他到时还会放过我们吗?这白帝城还容得下我们吴家吗?此事已然没有退路。

  莫非爹您还抱有我们是越国吴家的分支,他黄鹤楼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而不敢对我们怎么样?哼!即便是我们失败,我也不会去求越国吴家出手相助,也绝对不会苟且偷生!爹,难道您忘记了吗?前年我们回去祭祖,他们是如何羞辱我们的?这辈子我没有其它什么奢望,我将会用其一生去实现这个目标,那便是让越国吴家反过来求我们将名字编入族谱!”

  “哎……儿呀!爹又何尝不想认祖归宗,回越国夺回本属于我们吴家之主的正统身份,当年你太祖被同宗兄弟背后捅刀,为了活命,只能败走楚城,丢了吴家继承人的位置的身份,这百年来,我们五代人何时又忘记过祖宗留下来的遗命。”

  吴敌猛的双膝跪地,眼红道:“爹,孩儿无能,辜负了您和爷爷的期望,我没有绝世的习武天分和读圣贤书的才能,成不了名动江湖和庙堂的风云人物,为我太爷,为我们这吴家一脉一血前耻。”

  “儿呀……起来,起来,这不能怪你……”

  “但是如今上天垂怜我们吴家,现在摆在我们眼前的这是一大好机会,只要您坐上白帝城金殿的位置,日后便可与西凉、北燕、南越三国分谋天下,那区区吴家正统的位置我们不要也罢。”

  刁德一在旁笑道:“吴公子此言差矣!”

  吴正阳和吴敌都是一愣,转头看向他,不知他这话是何意思?

  刁德一淡淡道:“只要太守大人坐上金殿宝座,即便是如今贵为四大门阀的南越吴家也会以你们这白帝城吴家马首是瞻,到时他们巴不得太守大人和吴公子回归正统了!”

  吴正阳脸上终于不再是一片愁云,罕见的露出微笑。

  吴敌抓住他老父亲的双手,祈求道:“爹!勿需犹豫了。白帝城金殿的宝座来来回回都换了七八个人,但唯独您这太守位置从未有人撼动过,再者您任太守已有二十余年,已是德高望重,门徒广布,只要您一声令下,白帝城至少一半官员都会响应您的,又有刁司长在背后助我们一臂之力,何愁大业不成?”

  吴正阳眼神之中闪过一抹贪婪的神色,缓缓从腰间拿出太守令牌递给了跪在身前的吴敌,“拿着吧!只要沙通天敢反黄鹤楼,你就拿着这块令牌去调动城防营的一千兵马。”

  刁德一站在一旁又是歪嘴一笑,慢慢走至窗户旁,继续看着屋外的大雨。

  天,渐渐黑了下去,雨,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侍女走进来盏灯。

  此时,急促的脚步声从院子里传了进来,不稍一会,一壮硕的男人来到书房门口,看了一眼屋内的几人,微微一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便径直走向正在书桌上俯身作画的刁德一身后,附耳了几句,恭候在其身旁。

  刁德一放下画笔,望向有些急切的吴家父子二人笑道:“黄鹤楼在金殿摆下宴席,宴请全城各大官员与绅士名流。”

  吴敌愕然,问道:“眼下危机关头,老街疫情蔓延,他又刚刚损失了一千多精兵,他怎么还有心情摆宴席?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其中不会有诈吧?”

  吴正阳揣摩了少许后,突道:“以什么理由请客?”

  刁德一缓缓而道:“登基!”

  此言一出,屋内几人都是微微一凛。

  吴正阳却是猛然站起身,哈哈一笑,“看来真是老天爷助我,黄鹤楼要拿沙通天开刀啦!”

  吴敌闻言大喜,但又不知自家老子是如何猜测出黄鹤楼的意图,便问道:“爹,您怎么知道黄鹤楼要杀沙通天?”他说着,神情一变,继续道:“莫非他已经知道我们要联合沙通天来搞他?他想先下手为强?”

  刁德一摇头一笑,以极尽嘲讽的语气道:“哼,黄鹤楼没有这个智商。要说吴公子猜测黄鹤楼是因为贪图沙通天那一二十个小妾才对他下手,我一点都不会感觉到意外。”

  “那是谁……莫非是胡来?”

  “正是此人。”刁德一拍了拍吴敌的肩膀,露出赞赏的神色,继续道:“胡来的决策倒也没有错。他应是从除魔司和天火观同时起火就猜测出来不对劲,现城中又无缘无故有大批血尸出没,估计他已经知道再不行动就一切都要受制于人。所以才以这个名义摆下宴席,来个快刀斩乱麻,除掉一切反对他们的势力,然后好专心对付疫情。只是他……”说到这,他突然打住,端起茶杯喝茶。

  吴敌想要追问,却是听到自己老爹一改之前犹豫不决的姿态,语气中带有一丝冷冷的笑意,“即便已胡来之智,他猜到又如何,但一切都已经晚了!黄鹤楼啊黄鹤楼,就你那榆木脑袋还想做一方霸主?做你的黄粱美梦去吧!”

  “爹,那要是沙通天他耍赖皮不去赴宴怎么办?”

  吴正阳微微一笑,“以登基之名宴请四方,沙通天他敢不去?那便是忤逆抗旨。反正他去也是死,不去也是死,摆在沙通天眼前的路只有一条,淦!”

  刁德一走向正上方的太师椅坐下,品了一口香茗后,“太守大人,那咋们就事不宜迟,开始行动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