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血蚊风波(4)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3080 2020.10.11 14:36

  “妈呀!不得了啦,不得了啦。将军,出事了,出事了……”

  随着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打断了金殿内几人的交谈,他们都是转头看向殿外正急急忙忙小跑而来的吴太守。

  黄鹤楼并未坐在金殿上方的龙椅里。

  金灿灿的龙椅反而是被他随意摆放着一些杂乱的文书与几个瓶瓶罐罐,只是不知是刻意所为,还是嫌晦气,毕竟在他之前有那么三四五六七八个人坐了不到几天就挂了。

  而他本人正与几个下属围坐在金殿右角的一张黄花梨打造的长木桌旁,浓郁淡雅的茶香在殿内飘散,还有阵阵沉木暗香的烟草味混合在其中。

  黄鹤楼见是这老小子,不免眉头一皱,脸上有些不悦的端起茶杯,品了一口香茗后,冷冷道:“吴太守,何事慌慌张张?”

  吴太守一路急奔而来,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胸口不停上下起伏,“将军……坏了,出事了。”

  黄鹤楼将手中茶杯用力往桌上一放,哼道:“那你倒是说啊!”

  胡来笑道:“主公莫急,让太守大人喘口气。”

  哪想吴太守还真站在金殿里弯腰扶背的开始调整呼吸,气的黄鹤楼差点拔剑砍这不识趣的老家伙。

  从太守府一路跑到这金殿少说也有四五里地,黄鹤楼见吴太守苍老的脸庞呈现一种病态的苍白,脸上是大汗淋漓,不像是故意跑来气自己的,便也只好压下性子,等他喘息片刻。但心中早已有打算,若是这老小子所报之事是些芝麻绿豆的小事,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他是早就看这吴太守不顺眼了,仗着吴家在白帝城是名震一方的老牌家族,又与四大门阀越国吴家有些沾亲带故的,常暗地里使坏水,和自己反着来。

  少顷,吴太守吴正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整理了一下衣袖,双手一拱,摆出姿态,“将军,天火观和除魔司被刁民们给……给一把火烧了!”

  胡来‘嗦’的一下从凳子上站起,手中的羽扇都差点没拿稳,已惊恐的声音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先生,天火观和除魔司正燃起大火,刁民们正满城追着他们的人在殴打。”

  胡来带头跑出金殿,来到广场的边缘,朝着天火观和除魔司的方向眺望。

  黄鹤楼与其他几人也急忙跟了出来,看着两个地方升腾而起的浓烟都是面面相觑。他见胡来不停的在那来回踱步,一脸愁色,有些不明白他的反应为何如此之大,好像一副天踏了下来的样子,便问道:“先生何必如此担忧?烧了便烧了呗!”

  “糊涂,糊涂啊,主公!这种话可千万别乱说。”胡来站定身子,又道:“快,派军队去驱散百姓,一定要把天火观和除魔司的人给安全带回来。另派人放出消息说悬赏带头肇事者,只要举报便可得一百两。”

  诸葛刚猛看了一眼黄鹤楼,后者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他一拱手,领命而去,盔甲在疾步行走中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看着诸葛刚猛离去的背影,胡来沉思了片晌忙又道:“太守大人,你现在即刻回衙门,拟几道文书张贴到城中的各个告示牌上。内容如下,现全城通告,悬赏异国细作,举报者请前往太守衙门,只要消失属实,皆可得赏银五百两。”

  吴正阳小声道:“先生,这五百两有些多了吧?”

  黄鹤楼催促道:“照做便是。”

  吴正阳正要转身离去时,胡来又道:“太守大人留步,切记每天要嘉奖二三人,抓住二三人,细作在集市斩首示众!”

  吴正阳愕然道:“那要是无人举报,或者又没抓到人了?”

  胡来看了他一眼,冷冷道:“照砍不误!”

  吴正阳乃官场老油条子,哪会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依然是一脸错愕的盯着他。

  连着在场的几人都是神情一惊,这些人都是黄鹤楼的亲信,也都知道胡来的性格,他素来爱民,为人温文儒雅,连‘艹’或者‘淦’这种字眼都不曾说过,今日怎会下达这种残忍而又血腥的命令了?

  吴正阳恢复过神来,见黄鹤楼只是站在那,并没有出声阻止,便一拱手,转身而去。

  黄鹤楼挥手退散其余几人,他走向广场边缘,看着黑烟阵阵的天火观和除魔司,好半晌之后才问道:“先生为何如此忧心?”

  胡来神色凝重道:“主公,近来斥候可有上报任何异常的消息?”

  黄鹤楼摇了摇头,不明白‘异常’是指的什么,“先生这话意思?”

  “这不明摆着的嘛!有人要搞你。”胡来见他好像还一副傻乎乎的样子,有些气急败坏的脱口而出。

  黄鹤楼身体一下僵在那,老脸有些挂不住,好一会才道:“搞我?”

  胡来兴许是知道自己先前失了态,缓和了一下语气,不急不慢的解释道:“一群平民百姓竟敢冲进天火观和除魔司的分部烧杀抢掠,他们有那么大胆子吗?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幺蛾子。还有,这其中最关键的是天火观和除魔司两大势力的首领会去怎么想这件事?”

  “又不是我干的,我怕什么?先生不常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嘛!”

  胡来叹道:“恐怕这已经由不得你。”

  黄鹤楼突道:“先生,会不会是我们低估了这群百姓?适得其反了?”

  胡来知道他话里的意思,摇摇头道:“散播谣言让民众聚集到天火观和除魔司也是迫不得已才采取的行动,毕竟对付血蚊这种事情还得靠他们出手。

  可后续我们也安抚了民众,又召集各方代表会谈,达成了统一的协定,民众愿意给我们时间去找出解药和方法,天火观和除魔司也保证了只要研发出解药,会在第一时间免费发放。但这不过才两天时间,民众们就急不可耐了吗?

  还有,你觉得民众会有如此缜密和整齐划一的行动力吗?除魔司和天火观相隔十几里,二者同时起火,这不是普通老百姓能干的事情。

  此事必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以此栽赃嫁祸给我们。”

  黄鹤楼猛然一惊,联合这两件事细细一品,也是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一捏拳头,恶狠狠道:“他娘的个西皮,谁他妈在背后阴老子。”

  胡来道:“火是我们点的,别人只是煽了一下风。若处理不当,恐有火烤屁股之祸。现在当务之急是一定要保证天火观和除魔司门人的人身安全,只要他们无恙,我们帮他们重新修建屋子便是。说些好话,多赔点钱,在昭告天下,说是有人挑拨离间,破坏我们之间亲密无间的友谊,活活稀泥,这件事倒也能混过去。只怕……”

  黄鹤楼忙问道:“只怕什么?”

  “就怕暗中的人早已计谋好一切,会出手杀掉天火观和除魔司的人,让我们难以下台,与天火观和除魔司结下死结。”

  “我现在算是明白先生为何要下达先前的命令了。”黄鹤楼脸上闪过一抹钦佩的神色,又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胡来轻摇了几下羽扇,“主公不凡想一想这件事谁会是最大受益者?”

  黄鹤楼连想都未想,脱口而出道:“还能有谁,除了那一直跟我抬杠的沙通天还能有谁?”

  “此人不是病重已有快两个月了吗?”

  “哼,他一顿吃八碗饭,五斤肉,纳了二十三个小妾的人会生病?前几日我还看到他几个小妾出门买胭脂水粉,走起路来都是微微颤颤,一看便知是床上遭了罪。还别说,那家伙挺会玩的,看他那几个小妾走路的姿势,不知是采用的隔山点火,还是后庭……”

  “呃……呃……”黄鹤楼越说越离谱,胡来不得不假装咳嗽了两声提醒他。

  “嘿嘿!先生,若是那沙通天干的,我们该怎么办?”

  “既然他想找茬,那就快刀斩乱麻,砍得他像蚯蚓爬,不知道自己是个啥!”胡来说着,做了个凶狠的神情。

  黄鹤楼皱眉道:“先生以为我不想早点干掉这个王八蛋吗?他那二十三个婆娘让我很眼馋……不是,是他手下五千骑兵让很忌惮,与他硬碰硬恐怕我们会两败俱伤啊!若是到时外敌来犯,那我们可就嗝屁完蛋啦!”

  “谁会在瘟疫蔓延的时候去攻城略地?躲都还来不及了。”

  黄鹤楼突哈哈大笑,“我怎么没想到这点了,看来真是老天助我啊!事不宜迟,现在就发请帖,去请那沙通天来。咋们宴席上动手,来个酒杯落地,刀斧手现身的老套路,哈哈!他那些手下要是肯乖乖投降倒好,要是不肯,一个字,干他娘的!”

  “主公,以沙通天那油盐不进的性格,我们恐怕要想一个他无法拒绝的理由去宴请他。”

  黄鹤楼沉思了起来,嘴里嘀咕道:“对啊,这家伙贼的很,上次老子做四十大寿,他都只是派人送礼,本人没有前来。”

  黄鹤楼闷头想着宴请沙通天的理由。胡来俯瞰着白帝城想着此事若不是沙通天所为,还会有谁呢?无数面孔在他脑海里一一闪过,但始终无法确定到底是何人?他们下一步又会出什么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