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矿难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4882 2020.10.20 21:01

  等到一锅烟抽完,宋弃疾突道:“我想进城去看看游掌柜和她妹妹。”

  花胶白他一眼,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你是谁啊?省省吧!我估计游掌柜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你。”

  宋弃疾一脸无奈的哀叹一声。

  一直到傍晚,宋弃疾都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直到秃子来喊他吃晚饭,方才走出房间。

  大雨过后的第一个傍晚,天气格外的清爽,天空呈现出缤纷色彩,如梦如幻。

  宋弃疾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深吸一口气,望着眼前凄美的夕阳,心中郁闷的倒也稍稍好上一些。

  席间,众人依然有吃有笑,宋弃疾并没有将心中的情绪展现到脸上,只是偶尔笑笑,偶尔附和一声他们的黄段子,偶尔挑剔一下哪道菜盐放多了,表现的如平常一样。

  旁人问起此次入城事情的经过时,花胶点头说一切都顺利。当他们问起长短脚和哑巴怎么没有回来时,她则说去考察市场了,并特意交代是帮主的意思。

  白霜抬起头看着她,眼神之中有些好奇,但美食的诱惑近在眼前,她也只是就那么看了对方一眼,便埋首在海碗之中。

  至于花胶为什么隐瞒不说,那是因为她觉得说出来只会显得宋弃疾在此次事情上的判断和决策失误,会让人怀疑他这个帮主的领导能力。

  同时,她突然意识到除魔司在整件事情之后便销声匿迹,心底猜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阴谋在酝酿,不由的眉头皱了起来。

  晚饭过后,宋弃疾回房给游掌柜写了一封信,信中所述除了表达自己的歉意和关心游袅袅的身心问题外,还邀请她们两姐妹来这里作客,说这里的冬天景色很美,也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就当是出来游玩游玩,散散心,并且保证一定严惩凶手,给游袅袅一个交代。

  但一连十多天过去,他都没有收到游掌柜的回信。

  为此,宋弃疾越发显得内疚和背负罪恶感。

  当冬天来临后,这山坡间突就变得如童话里的世界一般,空气里都是香甜的味道。

  远处的整个森林五彩缤纷,美轮美奂,只要看上一眼,便可让人沉醉在其中。

  这接近一月有余的时间里,宋弃疾一心扑在工作上面,完全没去理会外面的世界。

  在这期间,他陆陆续续给游掌柜写了十来封信,可却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以致于胡椒成熟后,都是瞎子亲自送过去的。他去过一趟城里回来后说商行关门了。游掌柜并没有见他,只是派了李雷带着他去找六大商行分销胡椒。

  而购买材料和生活物资没有了游掌柜的帮忙,也全部落到瞎子身上,他每隔十来天就要入城一次。

  到后来稳定下来后,他定下几个价格公道的供货商,留下霜儿培养的鸽子,需要什么货物直接飞鸽传书,第二日货物便会由供货商亲自送货上门。

  自然,这是宋弃疾教给他的小妙招。

  为方便卸载货物,瞎子带人在清水河靠近新基地的一块空旷地方搭建起一个临时码头,还在旁修了个只有顶棚的大仓库,厚厚的木板垫底,围墙是用油布代替,遮风挡雨没什么大问题,这一来一回可省下不少人力搬运的功夫。

  可别小瞧这个小小的码头,每隔个十来天或者半个月,便有一艘船运来物资。

  有时候是一些茶米油盐,有时候是一些布匹衣物,有时候是一些农用工具,有时候是一些矿石砖瓦,有时候会是一船工人……

  到了年尾的时候,石头不负众望,完成了三栋六层的安置房以及一栋三层的教学楼。

  宋弃疾让人在每栋每户都挂上门牌号,工人们随机抽签选户型。

  目前定下的规矩是入住的每户每月需要交租五十文,满二十年后取得房屋所有权。但他也说了,不排除将房子当做奖励发放给有创新、有领导、有能力的工人。

  其中,第一个奖励一套房子的便是石头,羡慕的那些女工们一个劲的问他有没有心仪的姑娘,谁谁谁老家有个带娃的寡妇,愿不愿意凑合着过日子……

  石头只知道傻笑,但那眸子不经意的定焦时,会流露出一股无法言表的哀伤。

  房租对于目前工人们的收入来说,倒也都能接受。

  搬了新家,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工作起来也格外带劲。

  先不说他们住不住得习惯楼房,但住在临时安置房里时,那些年轻夫妻可是不敢闹出太大动静,可又不能几下就完事。不然,明天干活时所有人聊的话题就是谁谁谁是个快枪手。

  在没有完成自来水和天然气配套的情况下,宋弃疾还是选择开大食堂和大澡堂。

  一是来这里工作的家庭都没有结余的劳动力,劳累一天后谁还有心思去做饭。

  二是也还没有形成市场的规模,许多物资都是他免费提供的。

  三是若他们自己生火做饭怕引起火灾,毕竟没有天然气和煤气,就只能烧柴和烧煤矿,这样对居住的环境也会造成污染。

  好在这里冬天也有十几度,最冷也就七八度的样子,不需要提供暖气。

  而原来的木板安置房在拆除时,宋弃疾让他们留下了一栋,并对其进行修整加固和开了大的窗户。

  众人都是不知道他为何单独留下这栋木屋是什么意思?

  在第二天工人们吃过早饭后,瞎子贴了一张告示牌在那栋木房门口。

  但这些工人之中许多都不识字,石头看了一遍,便为大家讲解。

  其大概意思是将此屋出租,一个月房租二两银子。

  众人听得都是大皱眉头,直呼这也太贵了。

  石头笑而不语,继续给大家说后面的内容。

  用咋们的话来说,宋弃疾就是想在这里开一个大的便利店,为方便大家提供更好生活质量上的服务和形成交易市场。

  而在目前来看,这里所有工人最迫切需要的是成套的家具。毕竟,安置房里只有床铺和几把椅子。

  谁若是租下这里,前提是保证能提供最基本的家具,并且还要以低于市场价三成的价格,质量不得有作假,不然取消资格。

  当然,租赁门面的店家也可以贩卖一些其它物品来赚取银两,贩卖的物品在这里没有任何限制,只要你开的价格有人买。

  这些工人之中自有经过商的人,从眼下来看,虽好像没有什么赚头,甚至可能亏本经营,但从长远来着想,若是这里的发展如帮主所描述那样,必定是个能生金蛋的母鸡。

  并且,宋弃疾还在告示中表示若想接下这个店面的工友在资金上有困难,可以找他贷款,年利率十个点,可分期偿还。

  当石头讲完告示上的内容后,有些人笑着离去,有些人若有所思,有些人一脸懵逼……

  唯独没有人上前去找瞎子仔细询问。

  看着散去的人群,石头和瞎子对望一眼,都是无奈的一耸肩,各自去忙活自己的活计了。

  腊月十八这天,宋弃疾正在屋子里制定过年休假的日期。

  石头敲了敲门,走进来道:“帮主,矿洞出事了。”

  宋弃疾心中咯噔一下,急忙放下手中的笔,随他前往了事发地点的矿坑。

  远远的,宋弃疾便看到矿坑外面围了十几个人,花胶也正跟着瞎子从另一面山坡处的种植地赶过来。

  “情况如何?”

  负责此处石灰石矿的工头是一位叫王发财的中年人,他有些焦急的道:“突然就绳子断了,拉矿的木车向里面滑了进去,冲出木轨,撞倒了两根主梁支柱,整个矿洞就突然一下子垮了……实在是……太快了……都来不及跑。”

  宋弃疾看到旁边有三四个人灰头土脸,有两个还正抹着眼泪。

  “有几人埋在里面?”

  王发财细细想了一会,“当时是老于那班人……小金、小马、二狗子……”他说着又看了看坐在那的几个人,点了一下人头数后,回道:“五个。”

  花胶走过来对着宋弃疾投去一个询问的神色,后者摇摇头道:“一共五人,尚不清楚是生是死。你去看看他们是否需要医治。”言罢,对着瞎子又道:“快去把小妮喊来。”

  瞎子闻言,一路朝着山坡间的房子飞奔而去。

  约莫等了半盏茶的功夫,便见瞎子一手牵着小妮朝这里急急忙忙跑来,铁男也跟在其身后。

  小妮想必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走过来直接问道:“人埋在哪里?”

  工头王发财一指坍塌的矿洞,“就在这下面。”

  小妮二话不说,直接开挖起来。

  宋弃疾招呼众人在旁帮忙。

  他一边挖,一边在嘴中碎碎念,“千万别死……千万别死……”

  他的手指被锋利的矿石滑过,渗出了鲜红的血液,但他依然不肯停止。

  花胶见状,一把拉住他,低声道:“让小妮一个人做就可以了。”

  宋弃疾推开她,“你就别拦着我……让我救他们……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宋弃疾……你够了!不要把所有意外都怪罪到你自己的头上,这个世界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你能救得了多少?你不是神,你只是一个凡人,一个卑微而又普普通通的凡人。”

  积压已久的郁闷和悲伤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宋弃疾红着眼眶,跪在地上,神情痛苦,抱头痛哭道:“都怪我……都怪我……是我太自负了……我以为这个世界会因为我的出现而变得不同,我以为这个世界因为的存在会减少苦难,但却恰恰相反……是我害了他们,是我……”

  此时,小妮从打出的洞口里喊道:“我需要一根绳子……”

  石头急忙解下套在牲畜头上的麻绳,将一头系上一块石头丢了下去。

  不稍一会,小妮在洞里又喊道:“你们用力拉……拉……”

  当第一个遇难者被救上来时,他浑身沾满泥土和血迹,神志也已经昏迷过去,只有那微弱起伏的胸间可以判断出他还活着。

  “是二狗子……二狗子还活着。”人群一阵欢呼。

  花胶在众人面前第一次展现出她的能力。

  一旁的人是看得瞠目结舌。

  只见刚还气息微弱的二狗子在花胶双手释放出一股淡绿的光彩之后,就慢慢的恢复了知觉和苏醒过来。

  王发财从河里打来清水,替他擦拭脸上的污渍和血迹。

  “我……我……王哥……我还活着?”

  此时,小妮的声音又从洞里传来,“我需要一个人下来帮我……”

  望着那只能容纳七八孩童钻进去的洞口,这些大人们急的上蹿下跳。

  铁男及时的爬了下去,不大一会,她浑身脏兮兮的又爬了出来,随她一起的还有两只断脚。

  当一个失去双腿的人被拉上来后,所有人都被他的惨状给惊呆了。

  王发财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哭道:“小马……小马……你可撑住了,你家婆娘还怀着了……你可不能丢下她们娘俩啊……”

  “相公……相公……”远处的小道上,一看去像是怀了五六个月的妇女边哭边朝这边跑来,其身后还跟着十来个人,有女人,有孩子,也有几个年轻人。

  那妇女远远的看到小马的半截身体后,整个人就趴在了地上,不停拿手捶打着地面,无声的哭泣着。

  身后赶来的人急忙扶起她,劝说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花胶见二狗子已经无大碍,便急忙抓起小马的断腿接到下肢处。

  众人见她这般举动,先是一愣,而后露出惊愕的神情,也全部屏气凝神,现在一下鸦雀无声,连那十来步远跪倒在地上哭泣的妇女也抬头望向这边。

  小妮从洞内又传来呼喊,石头和瞎子急忙施救帮忙。

  一刻钟后,花胶脸色苍白的松开了手,道:“幸好断肢时间不长,休养一段时间便无大碍了。”

  王发财连连作揖,替小马谢着对方。

  有两人将小马抬走,其媳妇抓着他的手,二人相顾无言,又哭又笑。

  ……

  天渐渐黑了,平安镇那三栋居民楼里有微弱的烛火在黑暗中亮起。

  宋弃疾一个人坐在矿坑前面的乱石堆上抽着闷烟。

  他仍是没有离开。

  脚步声响起时,他慢慢回过头,便见花胶和红豆二人站在自己身后。

  与她们二人对望一眼后,便又回过头坐在那一动不动。

  红豆小声道:“怎么办?都坐了一下午了。”

  花胶双手抱胸,附耳到红豆耳旁说了一声悄悄话。后者神情一下变得扭扭捏捏,“这样……这样不好吧!”

  “怕什么,这里又没其他人。”

  “他现在这个样子哪有心情啊……”

  “相信我……男人致死都是色胚!”

  宋弃疾还沉浸在自责而悔恨的世界里,突然听到身后有水花声响起。

  悄然回过头时,便见红豆下半身已经淹没在水里,正背对着自己,而她的双手伸到后背慢慢解开他亲手缝制的那条胸罩上的卡扣。

  冷冷的月光照亮她雪白的背和窈窕的身段。

  在这将暮未暮的月色下,他见到红豆捂着胸,回过头来对着自己浅浅一笑,而后一头扎进了水里。

  紧接着,花胶也是如此这般。

  宋弃疾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的笑容,看着二人在清澈的水里嬉戏,走过去将她们的衣服捡了起来抱在手上,笑道:“公共场所,不许游泳。”说罢,踏着月色,哼着小曲朝家里走去。

  花胶是气的胡乱拍打水面,大骂宋弃疾是个混蛋,流氓,无赖……

  红豆只露出小小的脑袋在水面上,一脸傻傻的问道:“我们怎么回去?难不成……”

  花胶一哼,“怕什么……就算被人看到了,以后吃亏的也是他。”

  “嗯?花胶姐,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以后吃亏的是帮主了?”

  “因为……”花胶说着,俏脸竟然红了起来,扯开话题继续道:“反正都下水了,就再玩一会吧!待会我们两个往前面游一点,那里离家近。”

  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红豆跟着花胶朝着清水河的下游游去。

  前方便要到她们刚来之时经常洗澡的那块水域。

  花胶趴在石头上观望片刻,从水里起身,回头道:“上来吧!没人。”

  红豆的脚刚探到水底的石头,突觉有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自己的腰,吓得她惊呼一声,双手捂胸,朝着河里四处张望。

  花胶回过头问道:“你怎么了?”

  她话音一落,便见个两个小小的脑袋从河水里冒出。

  红豆吓得急忙躲到岸边的一块石头后面。

  只有花胶目光如炬,警惕的望着那二个突然冒出的脑袋。

  那两个……看去还是少女模样的女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