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血蚊风波(12)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5304 2020.10.18 19:57

  当黄鹤楼坐在龙椅之上与沙通天隔着层层士兵遥遥相望时,前者突发现这位‘老友’与之原来已经有很大的差别。

  金殿之外是将士们的呼喊与厮杀声,金殿之内,却是死一般的沉寂。

  身着黑白两色铠甲的士兵针锋相对。

  以金殿中心一根缠绕着五爪金龙的柱子为楚河汉界,双方剑拔弩张。

  终于,黄鹤楼打破了沉默。

  他走下龙椅,盔甲与佩剑随着他的步伐发出‘哐哐’的声音,重重的敲击在金殿每一个人的心底。

  士兵们很自觉的分出一条道来。

  黄鹤楼立于己方士兵之首,“你来了。”他率先开口道。

  “我来了。”

  “四年了,你一点都没老。”

  “你老了很多,政务很繁忙吧!”

  黄鹤楼浅浅笑一声,沉默半晌后,继续道:“你不该来的。”

  “我来送你一程。”

  “谁送谁还不一定。”

  “哦?你还是那么盲目自信,让人讨厌。”

  “四年前你这么说我,我会虚心接受。但是……”黄鹤楼说着,目光迸发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接着道:“这四年间,我学会很多东西,你却在原地踏步,安于享乐。”

  沙通天身穿黑色战甲,头戴镀金护法顶,身披红色披风,有着一股不怒而威的霸气。此刻,苍白而又冷峻的脸上微微一变。

  他似乎察觉到自己的这个老对手真的变了。

  “是吗?比如说了?”

  “比如……”黄鹤楼说着,哈哈大笑起来,“比如……这一切都是在我计划之中。”

  沙通天冷哼一声,但却是下意识的朝着金殿各个侧门扫射一眼,耳中仔细倾听屋外的喊杀声,苍白的脸色突有些绯红起来。

  黄鹤楼道:“你以为我现在已经无兵可用?你以为吴正阳的城防军会能影响战局?你以为刁德一和刘有为制造的瘟疫会让我阵脚大乱?你以为白帝城现在就你一家独大?你以为阅片无数就能达到心中自然无码?”

  沙通天终于动容,语气变得不再平稳,“不可能!老街那边你损失这么多精兵,不可能再分兵战胜我和吴正阳还有刁德一的猎人。”

  “哦?你以为死在老街那边的是我的骑兵营?你以为刁德一会无缘无故去打破除魔司立下的规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们的每一步都在我的预料之中。”

  沙通天闻言突哈哈大笑起来,“黄鹤楼啊黄鹤楼,想不到几年不见,你竟然变了这么多,现在说起大话来脸色都不会变一下。”

  “你还没有看透!我想你到死也会看不透的。”黄鹤楼说罢,转身走向龙椅。

  双方人马依旧没有动手。

  但在殿外,打斗声已经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到最后,剩下的只有数不清的脚步声朝着金殿包围而来。

  沙通天有些猜不透是哪方胜利?

  但见到黄鹤楼一脸轻松的坐在龙椅之上自斟自饮,他开始感到一些害怕。

  终于,他受够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回过头望着金殿的入口。

  他身后的士兵缓缓退让到两旁。

  一息,两息,三息……

  沙通天先是看到士兵的长矛,而后是一个身穿黑色战甲的士兵。

  正当他准备哈哈大笑时,却是射来无数箭矢插入到那士兵的身上。

  士兵踉踉跄跄的走到金殿门口,他看向里面的战友,伸出手想说什么,却是‘轰’的一声,倒在门槛上。

  而后,是无数身着白色铠甲的士兵包围住门口,掺杂其中的,还有一些穿着锁子甲,拿着弯刀的士兵。

  沙通天浑身一抖,“西凉军!你……”他转过头,看向黄鹤楼,“你……你……”

  黄鹤楼冷笑摇头,拔出身上的佩剑,将其一甩。

  “呜呜呜……”

  长剑划破空气的声音。

  “铛!”剑稳稳的插入在沙通天的脚跟前。

  “老朋友,看在你我相识二十多年的份上,我准许你用我的剑自缢!我答应你,善待你的家人,并为你举行葬礼……王侯的葬礼。”

  ※※※

  诸葛刚猛带着人赶到金殿外时,见到眼前的画面,一下呆立在那。

  沙通天的士兵正在接受收编,一堆堆兵刃堆积在金殿外的广场上,受降的队伍举着手一个个的排队进入编队。

  偌大的广场上有不停奔走在打扫战场的士兵,他们或抬着伤员,或捡起掉落的武器,或翻看敌方士兵的随身物品……

  “嗯?战斗已经结束了?”诸葛刚猛自言自语道。

  他身旁的士兵好奇道:“将军,我们赢啦?”

  诸葛刚猛一扫殿外的广场,点头道:“看样子是赢了。”

  突他眼角瞥到什么,忙快走几步,拉住两个正在抬尸体的士兵,他看着那具尸体,呆立片晌后,惊愕道:“沙通天?”

  士兵回道:“禀诸葛将军,此人正是沙通天。”

  诸葛刚猛想问其中缘由,但又怕二人不知详情,便对着身后一大群士兵道:“你们去帮忙整理战场,我去问问到底什么事情。”说完便急急忙忙跑向金殿。

  跨入金殿的门槛时,他见到黄鹤楼正与胡来,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中年男人站在大殿之中像是在商量什么。

  他走上前去时,谈话已经结束。

  中年男人向殿外走去,与他擦肩而过。

  诸葛刚猛瞧见他的佩刀和长相时,心底诧异,暗道:“西凉人?”

  “刚猛来了,怎么样?一切都还顺利吧?”

  “大哥,西凉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事稍后我再你细说。那边情况如何?”

  “算是有惊无险。多亏了大哥的贵人相助,不然我可能就交代在那了。”

  黄鹤楼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胡来道:“主公,现可派人去捉拿逆贼。”

  黄鹤楼看向已经微微发亮的天色,“就让我来送他们最后一程吧!”

  一百多骑兵奔跑在清晨的街道上,他们在黄鹤楼的带领下朝着太守府直袭而去。

  此时,东方已露出的朝阳突破天际,洒下万丈光辉,似乎也昭示着这一切也终将划上句号。

  短短一夜的时间,白帝城风云变幻。

  黄鹤楼骑在马上,闻着空气里是温润清新的雨水气息;耳旁听到的是熟悉又亲切的市井吵闹声;眼中所见是百姓们平常无奇日复一日的又一天。

  包子铺,面馆,茶楼都已经营业,好像昨夜发生的事情与他们完全无关。

  立于马上的黄鹤楼突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当温暖的阳光照在他有些疲惫的脸上时,他前所未有的,如此深刻的感受到……上了年纪熬通宵是真的累!

  浩浩荡荡的军队来到太守府衙前,正在扫地的仆人见到如此阵仗慌忙向府内跑去。

  黄鹤楼并没有急着让士兵冲进府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他不想自己的士兵再有无谓的伤亡。

  突,府内传来哭喊声……

  不稍片刻,一个类似管家模样的老者红着眼睛从府内跑出来。

  他跪在黄鹤楼的马下,递出一封信。

  黄鹤楼展开一瞧,少顷后,将信撕的粉碎,洒向空中。

  “你看过这封信?”

  老者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嗯!那就早点结束这一切吧!”黄鹤楼拔出腰间匕首,丢到了对方的跟前。

  老者捡起,缓缓抬起头看向黄鹤楼道:“希望将军遵守信中诺言!”话音一落,便扬起匕首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黄鹤楼一拉缰绳,正欲带兵离开之时,突又停下来,抬头看着太守府衙那块牌匾。

  他疲惫的眼神突闪过一抹杀机,“进去吧!一个不留。”

  ※※※

  吴敌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的脸,他吓得惊呼一声,想要退开身体时,却是发现身上被什么东西压着。

  他四下观望,推开身上层层叠叠的尸体,艰难的从死尸堆里爬起来。

  暖暖的朝阳让他感受到一丝生机。

  四周打量,他发现自己是在一处破败的院子里,院内是一堆堆的死尸,门外还传来喝酒谈话的声音。

  他小心翼翼的从破了的墙院里钻出,辨别一下方向,朝着家中走去。

  身体的疼痛让他不敢走的很快,他停住脚步,朝伤口看去,发现已经结痂。

  当他走出胡同,看到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时,发现很多人都朝他望来。

  吴敌脸上闪过一抹警觉的神色,他又退回狭长的胡同里,寻到一处晾晒衣服的院子,发现屋里无人,便把晾晒的袍子给换上,又拿起挂在大门旁的草帽戴在头上。

  他小心翼翼,专跳人烟稀少的街头行走。

  途中,遇到官差或者巡逻的士兵时,都会躲起来。

  等他来到太守府衙时,正见到黄鹤楼带兵离去。

  而他也看到门前老管家的尸体。

  吴敌捏紧拳头,忍住泪水,一直等到黄鹤楼走远,才绕道后门,翻过墙院。

  可当看到眼前的画面时,他一下呆住了。

  他不停摇头,泪水化开脸上的血迹。

  吴敌朝父亲和母亲的屋子跑去,但等待他的除了是尸体,便也只有那无尽的悲伤与仇恨。

  他哭了一会,跪在地上朝着父亲和母亲的尸体磕了三个头,转身离去。

  在来到北大街,准备从北城门离开的吴敌突在一个商铺门口见到几个熟悉的面孔。

  他慌忙闪身进入一个胡同,悄悄探出头,观望着他们。

  见到那几人在讨论着什么,片刻后,他们离去,留下一个老者和少女看守店面。

  吴敌冷漠的眼神中看不到一丝感情,他走出胡同,饶了几个弯,推了推那商行的后门。

  并没有落锁,他轻手轻脚的走进去。

  穿过后院,走过天井,他听到前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他等了一会,拿起厨房的一把菜刀守在后厅的门后。

  有脚步声朝他走来,吴敌屏起呼吸。

  当少女的背影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的刀悄然架在对方的脖子后。

  少女被冰凉的触感吓了一跳,正欲躲开时,却被人捂住嘴。

  “不许叫,不然杀了你。”少女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问你,刚才外面的那两个男人,还有那个穿着绿长袍的女人是谁?”

  “啊……你……你想干什么?”

  刀的力道重了几分,游袅袅感受到脖子传来刺痛,忙道:“是我姐的朋友。”

  “那你姐是黄鹤楼的人?”

  “不不不……我们不是黄鹤楼的人?”

  “那你们为什么帮他?”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他们只是被派来帮忙解决瘟疫的……”

  “谁派来的?”

  “宋弃疾。”

  “宋弃疾?他是谁?”

  “我没见过,只知道是一个很有钱的人,他们都叫他帮主。在南城外有个小帮派。”

  吴敌默念了几声宋弃疾的名字,正欲打晕对方离开时,突听到有人声传来。

  “二小姐,你跟谁在里面说话……”

  李搞前脚刚踏进后厅,便觉眼前一花,便倒在地上,鲜血从他的脖子里射出,喷射到木门上。

  游袅袅哭声一声,“李叔……李叔……”

  吴敌冷冷的哼了一声,他瞧见游袅袅的美色,眼神之中贪欲一闪而过,用刀柄朝着对方的太阳穴猛击而去。

  后者晕死过去。

  吴敌一件件剥开她的衣裳,可却是发现自己竟然软弱无力……

  “受伤太重?”他只得系好自己的裤腰带,准备离去。

  走了三步,他又返回来。

  拿起一旁的菜刀,贮立片刻后,在游袅袅那张纯净、青春而又美丽的脸蛋上留下一个印记。

  一个将伴随游袅袅终身的印记。

  ※※※

  金殿。

  花胶打了个哈欠,伸展双臂,呼之欲出。

  对面的诸葛刚猛脸色通红,目光闪烁,像一个做了坏事的小孩子。

  “哼!瞧你那点出息。”花胶不悦的哼道。

  诸葛刚猛苦笑了两声,不改与她对视。

  “哈哈……今能得游掌柜与其朋友相助,实在是我黄某人天大的幸事,日后诸位有任何事情,请务必告知我,我一定帮诸位达成。记住,是任何事。”黄鹤楼举着酒杯道。

  这话从他嘴里说出,已他如今的身份,倒也没人觉得他是在说大话。

  游萧萧笑道:“将军客气了!白帝城能和平是所有人都期望的。我们也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

  胡来道:“游掌柜能不计前嫌的帮助我们,在下真是深感佩服,也感谢诸位的仗义相助。我敬大家一杯。”

  双方人马先是一阵吹捧,说着客套话。

  等到酒过三巡,菜到王八,气氛也越来越融洽,花胶知道是时候了,她切入正题。

  在一番旁敲侧击的询问下,她陷入沉思,心中对此事已经是略知一二,但结果却是超出她的意外。

  突,花胶觉得自己被人给骗了。

  她看着眼前几人,脸上是失落的神色。

  “是啊!姥姥说的没错,人永远都是贪婪,邪恶的……”

  得到答案的她沉默起来,只是坐在席末间独饮。

  她不知道对方为何能将心思全部隐藏起来,以至于自己的技能在对付关键的几人时显得毫无作用。

  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全部的真相她已经猜测出七七八八,再结合事情的经过,她已经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想不出这几人中是谁有如此本领?竟能预知事情的发展,来谋定计划。

  花胶心里突感一种极度的疲惫,她只想回家,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睡上一觉。

  “他了?他以后也会变成这样吗?如果他站在黄鹤楼位置,他会怎么做?”花胶在心底喃喃自语。

  瞎子、哑巴他们几人倒与黄鹤楼和诸葛刚猛有很多话题聊,喝了三碗黄汤后,更是满屋子的牛在天上飞。

  可能都是土匪出生的原因吧!他们之间话题比较多。

  那是聊得一个起劲,恨不得当场拜把子。

  临近中午,黄鹤楼已经从他的龙椅上来到了下面,他搂着瞎子和哑巴,一边喝一边要嘟囔着要斩鸡头,烧黄纸,和几人结拜为异性兄弟。

  好在胡来及时出面拦住他们。

  游萧萧此刻已经坐到了一边,独自在那等待着宴席结束。

  霜儿不停的吃,不停的吃,不停地吃……

  宴会结束,已是晌午之后。

  黄鹤楼和诸葛刚猛醉倒在金殿里。

  胡来亲自将瞎子一行几人送出金殿。

  “诸位,要不再玩两天回去,明天我家主公会召开会议,也是正式登基称帝之时,到时会对此次事情进行赏罚,想必主公不会亏待……”

  花胶不耐烦道:“不必了。”

  瞎子看到花胶突然变得对黄鹤楼的人冷淡起来,他知道花胶的特殊本领,便笑道:“先生留步,勿需再送,替我们向黄将军道别。再者我们都是山野粗人,怕留下来参加那么盛大的宴会给将军丢了脸面,还请先生替我们转达对将军的恭贺!”

  “唉!瞎子老哥,你这话就见外了。既然几位不愿参加,我也便不勉强,再会!”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胡来轻摇羽扇,心中笑道:“果然是心灵术。可即便是让你知道又如何?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你若是聪明,想必也不会将此事声张出去,不然……”他自信的微微一笑,转身朝金殿而去。

  游袅袅在席间虽只喝了几杯,但她酒量一直不怎么好,此刻已有几分醉意,圆脸红扑扑的,格外诱人。

  几人慢悠悠的朝着商行走去,瞎子在一街道旁的店铺里买了些冰镇酸梅汁,众人喝过之后,酒醒了三分。

  “花胶妹子,你是不是感应到什么?”瞎子问道。

  花胶摇摇头,“我不想说,也不想告诉你们。这件事就这样吧!”

  游袅袅好奇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花胶妹子好像不开心?”

  白霜喝完手里的冰镇酸梅汁,添了舔嘴唇,看向街道旁贩卖糖人的小贩,“瞎子叔,我想吃那个。”

  瞎子要小贩做了三个,知道她胃口大。

  几人在一旁等待那小贩制作的时候,哑巴突道:“游掌柜,那不是李雷吗?”

  游萧萧探头望去,便见李雷慌慌张张的正朝这边跑来。

  “李雷……雷子……”

  李雷听到有人喊自己,循声望去,见到是大小姐后,眼泪迸发出来,急忙跑了过来。

  众人见他如此,都是相互对望一眼,大感不妙。

  “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气喘吁吁的李雷擦了擦泪水。“快,你快回去吧!二小姐她……还有我叔叔……出事啦!”

  游萧萧闻言神色大变,瞎子几个人也是一下觉得酒劲全部消失,忙跟随着李雷朝着游龙商行飞奔而去。

  霜儿看了看制作到一半的糖人,有些不舍的急忙跟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