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心结难解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4485 2020.10.25 18:45

  游萧萧敲响了妹妹的房门。

  过了好半天屋里才响起一声,“嗯……”

  听到妹妹的声音后,她这才安心的放下早饭,“给你放窗户上了,记得快吃啊,别等凉了。”说罢,转身去打扫院子里的落叶。

  自从事情发生后,游袅袅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见。

  虽游萧萧害怕妹妹做傻事,经常站在门外说上一大堆的话去劝说妹妹,但可怕的事情依然还是发生了。

  在事件的半个月后,游萧萧给妹妹去送早饭,敲门无人应答。

  依照以往,游袅袅至少会答应一声“知道了。”或者“放门口吧!”之类的话语。

  然而那次,却是静悄悄的,无论游萧萧怎么敲门或者喊妹妹名字,就是没人答应。

  游萧萧越想越害怕,喊来李雷,二人破门而入,却是发现游袅袅坐在浴桶里,水已经冰冷和一片血红。

  游萧萧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急忙抱起妹妹放到床上。

  “雷子,快去百草堂请大夫来。”

  “嗯!”李雷转身疾跑而去。

  游萧萧独自抹着眼泪替妹妹用布条绑住手腕上的伤口,一只手摸着她苍白的脸庞。

  “傻孩子……你丢下姐姐,让我一个人怎么活啊?”

  从百草堂被李雷请来的两位大夫看去年纪很轻,其中还有一位像是盲人。

  游萧萧起初有些不放心二人的医术。但当见到那位被称为索娜的医女在替自己妹妹号过脉后,脸上表现出的镇定和自信后也稍稍安了心。

  “幸好发现的及时,还有救。去准备盐和糖,还要大量的温水。”

  李雷闻言,慌忙跑去厨房,拿了盐袋子、红砂糖和暖水壶跑来。

  “一碗水兑少量盐和糖,喂给她喝。”索娜说着,又拿出一根白色的管子慢慢插入到游袅袅的喉咙里。

  游萧萧和李雷依照索娜的吩咐,从管子里喂了五碗水给游袅袅喝,直到第六碗时,游袅袅给吐了出来才停止。

  索妮在旁摆开银针袋。

  “妮儿,百会穴、天池穴……”索娜一连说了十二道穴位,银针也依次被索妮轻轻插入游袅袅的身体。

  过了许久,游袅袅终于缓缓睁开眼睛。

  她先是打量了一眼众人,而后又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滑落。

  拔出银针后,索娜开了几味方子,想说什么时,又止住了。

  “游小姐,能否移步?”索娜问道。

  游萧萧扶着她走出房间,二人站在院子里。

  “你妹妹的情况不是很乐观,这次失血过多,幸好及时发现,能救回一命。我看得出来她现在很痛苦,你得多注意她一点。”

  游萧萧闻言,有些诧异的望着眼前的女子,见她眼珠全是湛蓝色,没有黑眸,奇怪道:“是李雷跟你讲了我妹妹的情况吗?”

  索娜摇摇头,“我能看到一些眼睛看不到的东西。”说罢,又道:“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就一定要去面对,这只能靠她自己走出来。你可以带她换个地方生活一段时间,看是否有帮助。”

  游萧萧点了点头,付了诊金后,将二人送出门。

  回到房间,李雷还守在床旁。

  “小姐,我去给二小姐抓药。”

  “嗯!麻烦你了。”

  游萧萧坐到游袅袅的身旁,“你感觉好点了吗?”

  “姐,为什么要救我?”

  “傻丫头……你就想丢下姐姐一个人在这世界上孤苦伶仃的活着吗?”

  两姐妹对视无语,都是眼泪婆娑。

  游萧萧伸手替妹妹擦掉泪水,“等你好点了,我们换个地方生活重新开始,你看怎么样?”

  “又能去哪?商行怎么办?靠什么生活了?”

  “先不去管那些,我只要你能好起来,姐姐就心满意足了。”

  ※※※

  游袅袅静养了一月有余后,倒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

  在游萧萧思虑要带着妹妹去何处时,突发现年关已经近了,便想着过完年再去考虑吧!

  转眼,就到了大年初五,街道上店铺已经开门做起了生意。

  这日,诸葛刚猛带着几个随从给游萧萧送来几匹上等丝绸、首饰和一些女子用的精致饰品,说什么是大王送给游掌柜的。

  游萧萧本想拒接,但诸葛刚猛送了东西就转身溜了。

  游袅袅突追着诸葛刚猛的身影而去,越过一刻钟后才回来。

  游萧萧想问她去干什么了?但游袅袅只是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看着那一箱箱东西,好半晌才道:“姐,你也该要嫁人了。”

  “我嫁人了你怎么办?”

  “我?我还能怎么办,守着这游家最后的家业孤独终老呗!”

  听到妹妹这语气,游萧萧突道:“明天我们去城外骑马郊游如何?”

  游袅袅点点头,“随便吧!”

  第二日,在李雷的陪伴下,游萧萧带着妹妹,三个人租了马儿朝城外而去。

  半途,游袅袅经过武器店时,突道:“姐,买几把弓吧,我们去打猎。”

  游萧萧见到妹妹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点头道:“好啊!”

  李雷进去挑了三张最轻的弓和相应的箭筒,又买了些水和干粮,三人一切准备妥当后便朝着城南而去。

  来到城外后,游袅袅一夹马腹,让马儿肆意奔跑。

  她罩在脸上的黑色薄纱轻轻飘起,露出了醒目的十字红色疤痕。

  “慢点,袅袅,小心摔下来……”

  游萧萧跟在后面提醒着。

  一直到中午,三人才打到两只野兔,在路边生火烤得吃了。

  “姐,我们去森林里猎更大的动物。”

  游萧萧愕然道:“你从小就怕狗,牛啊什么的……”

  “都死过一回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她能看到妹妹对事物提起兴趣,便也只好点点头。

  三人继续朝南而行,在太阳挂在半空时分,当他们看到远处高高的楼房时,游袅袅好奇问道:“这里的屋子很奇怪……”

  游萧萧抬头望去,这才发现竟然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宋弃疾的地盘,便道:“这里便是宋帮主的地方。”

  游袅袅闻言,先是娇躯在马上一震,神情变得痛苦起来,过了好半晌突道:“我能见见宋帮主吗?”

  游萧萧想起之前宋弃疾给她写的信,慢慢道:“我想他会愿意见你的。”

  在游萧萧的带领,三人沿着清水河来到在山坡上的房子处,却是发现没人。

  正在她好奇人去了哪里的时候,突听到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响声。

  三人闻声寻来。

  远远的,游萧萧便见到一个奇怪的类似钢铁制造的大物件正摆在一个矿洞的入口,而在这大东西的旁边还有一根软趴趴的白色管子,里面正有大量浑浊不堪的污水排出到清水河里。

  而一旁,还围了一二十人,有男有女,还有几个看去在七八九十岁的女孩纸。

  此时,宋弃疾正埋头调试机器。他做出了水泵,自然是那种很古老的离心长轴泵,在内径10cm蛛网软管内有一根长20m,直径在4cm的轴心连着底部的三叶叶轮。

  水泵呈现一个不规则的‘ㄚ’字形,底部直接探入到矿洞的积水处。

  ‘ㄚ’的‘/’是出水口,可适宜的接软管延长。

  而‘ㄚ’的‘\’的顶端则是一个轮盘,通过皮带与蒸汽机形成动力输出。

  转而带动用铁环固定在‘ㄚ’字形中间内部的整根连接轴,连接轴驱动三叶叶轮,通过压力与离心力让污水排出矿坑。

  而套在水泵‘ㄚ’外面的便是十三的蜘蛛网。

  本来宋弃疾是想在连接轴外面用铁皮打造,但一想到这会增加整个水泵的重量,会让水泵在搬移时十分困难。

  而十三的蛛网轻巧不说,在塑性、封闭、和抗压以及各种环境所呈现出来的还原性以及耐用性已经超出他这个现代人的理解,既然有这种高强度的材料为何不用了?

  宋弃疾拿着猪油在各个齿轮和转盘间滴入几滴后,那种‘咔咔’声稍许减少,众人也闻到一股猪油醇香的味道。

  石头从矿洞里走出来,一脸惊愕的望着宋弃疾,张嘴说了一句话。见到对方疑惑的看着自己,这才发现机器的声音太大,旁人根本无法听到,便伸出大拇指,朝着所有人点头笑了起来。

  正在宋弃疾观察软管里的出水量时,突被人拍了一下肩膀,他转过头看去,便见到花胶双眼望着前方,还用手指着目光所处,示意有人来了。

  宋弃疾抬头一瞧,就愣在了那里。

  ※※※

  游袅袅心中正好奇那冒着白烟的庞然大物是个什么东西,转而便见到一个胡子邋遢,头发在头顶扎了一个圆形的发髻,身穿灰色书生袍的男人走了过来。

  她暗想这人莫非便是宋弃疾宋帮主?

  宋弃疾缓缓走到三人的马前,望着游萧萧,又看了一眼罩着面纱的游袅袅,便已猜测到她的身份,一时也不知道开口说什么是好。他望着几人,脸上只好露出一丝笑容,而在这时,一阵风儿吹过,掀起了游袅袅的面纱一脚,他见到游袅袅脸上的疤痕,内心愧疚不已。

  贮立了片刻后,宋弃疾正欲邀请几人去寒舍坐下喝茶时,却是游袅袅猛然从马上跃起,将宋弃疾给压在了身下,几拳朝着他的面部袭去。

  游萧萧见状,大叫一声,“袅袅,快住手。”

  跟在身后二十步来远的花胶几人一瞧,急忙跑过来,就在他们要拉开游袅袅时,宋弃疾一举手,喝道:“谁也别插手,让她打。”

  游袅袅怒吼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都怪你……都怪你……”她说着,拳头挥舞的更加用力,宋弃疾的嘴角已经流出血迹。

  游萧萧眼睛一闭,眼角流出泪水,走过去抱起妹妹的身体,喝止道:“够了,袅袅!你别在胡搅蛮缠,你要闹的所有人都不开心你就好了?宋帮主他也不想的,他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放开我,放开我……”游袅袅不停挣扎,最终力竭,伏在她姐姐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宋弃疾爬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渍,转而竟然哈哈笑了几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快快快,去准备佳肴,我们要好好招待游掌柜她们。”

  红豆替帮主感到心疼,手指无形中用力抓着花胶的胳膊,二人对望一眼,都是无奈的叹了一声。

  席间,众人都变得拘谨起来,默默的夹着菜,小声与身旁的人低语。

  霜儿依然如往常一般,站在凳子上,将筷子伸的老长,去夹游袅袅前面的一旁红烧肉。

  游袅袅见状,将盘子端了起来,递到了霜儿的面前。

  “多谢姐姐!”

  游袅袅只是浅浅一笑。

  白霜似乎看到游袅袅藏在黑纱后面的疤痕,问道:“姐姐,你脸上的伤我可以让我的花胶姐姐帮你治好,保证一丁点疤痕都看不到。”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齐刷刷的看向白霜,都是摆出一副你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嫌弃样子。

  白霜这才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圆滚滚的眼珠四溜溜的转了几下,将一块红烧肉直接吞了进去,都不带嚼的。而后卷起袖子,露出莲藕般粉嫩的胳膊,比划道:“之前我这里被一头狼咬了这么长……嗯,得有这么长……”她说的,又把手挪开了一段距离,继续道:“咬的可深了,都见骨头啦,花胶姐姐只用了几次就帮我恢复好了,你瞧,是不是完全看不出来。”

  她说完,还站在凳子上把胳膊伸过去给游袅袅看。

  “其实吧!当时我恨死那头狼了,它怎么可以咬我了?我又没要去打它,或者抢它的食物,它就这么突然冲出来……当时可把我吓坏了。但我后来一想,我也就释怀了。正如我爹对我说的那样,有些注定要发生的事是躲不掉的,我们可以在事后像疯狗一样乱叫,诅咒上天瞎眼,去咒骂世间的不公平,但之后也只能安静下来,与自己和解,再次走进平静的生活里。”

  宋弃疾一脸惊愕,他望着霜儿那张童真又可爱的脸,再结合她以往的形象,怎么也想不到她嘴里会说出这般富有生活哲理的话,便悄悄问一旁的红豆,“霜儿实际年龄多大了?”

  红豆若有所思,附耳道:“应该快到妖族成年的年纪了。”

  “那是多大?”

  “按你们人类一年算一岁的话,在三五十之间。”

  所有人都停下了筷子,看着白霜若有所思。

  游袅袅听到宋弃疾二人的细语声,这才知晓对方是个妖怪,好半晌后突问道:“那你爹了?”说着,还扫了围在桌子一旁的人群,但从面相来看,她猜测应该不在这里。

  白霜耸肩道:“死了啊!为了从猎人手里救我出来,我爹和我娘都被猎人杀死了。我悲伤过一段时间。但我想,他们若是活着,一定不希望看到我这样的。所以,我就把自己变得开心起来,我要快快乐乐的活着,这样,才能对得起他们再次给我的生命。”

  游袅袅轻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白霜夹起一块去骨鳝鱼送进嘴里,含糊不清的道:“其实对于你们人类来说,百载岁月不过转瞬既逝,你们要比我们妖族更加去懂的珍惜。”

  宋弃疾合乎时宜的拍了拍手掌,“说得好!来,大家举杯,敬霜儿,敬平凡的生活,敬他妈的人生坎坷,干!”

  这粗鄙的话语,配合宋弃疾那浪荡不羁的形象,倒也有了几分豪气与洒脱。

  众人纷纷高喝,举杯同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