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游龙商行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2678 2020.09.22 18:16

  白帝城北市场靠近古江,在建城之初时,这里只是一片广阔而又肥沃的农田,但随着城市的不断完善,又有水利之便,北城逐渐演化为商业贸易区。

  几百年过去,农田不复存在,曾经引水灌溉的水坝也变成了南方最为最繁华的码头——江滩码头。而北城自然而然的成了商会集中的地方,这里每日的吞吐的大货船达百艘以上,进进出出运载的马车更达千辆之多,不可谓繁华至极。

  而本地尤为盛产的矿石、香料、药材、盐等特产也都被集中在这里,再被贩卖到全国各地,这城中一半的税收都是来自这里。

  在这诸多商铺之中,其中一家不起眼名为‘游龙商行’的店铺里,一位年老者正清算着这一个月的账本,年轻漂亮的掌柜游萧萧拿着笔计算着什么,还有一个青年伙计坐在那无聊的拍打着苍蝇。

  凡是五年以前在这北市场做过生意,或又熟悉游龙商行的人,要是现在目睹了这幅场景,就会发觉它已大大地变了样。

  以前从这家兴旺、发达的商行里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活跃,舒适和快乐的气氛已不复存在;以前在它们商会门口走过,便会看到那些卖家愉快的面孔,以及来去匆匆的忙碌着运输的长工们;以前堆满在门口和院子里的一包包沉甸甸的货物,以及搬运工们的嬉笑打闹,只是这一切如今都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种忧郁沉闷的气氛。

  在那冷落的店面和空荡荡的院子里,已经看不到总是挤满了无数的员工和各色的商人们,现在也只剩下三个人。

  那年轻伙计叫李雷,是那年老者李搞的远方侄子,来商会已经有三四年,昨天刚过二十三岁的大寿,是个精明能干和忠诚的大小伙。

  他刚从乡下来之时,本着只是想来这里先做做杂役存些银子,再去学门手艺另谋发展。可自从他见了这掌柜游萧萧后,便被她深深的吸引。但得知她已订了亲事后是心碎了一地,可后来事情又发生了转机,这年轻人也变得是干劲十足,每天如浴春风。

  随着商行一天天衰落,他也替小姐忧心起来,即便是如今这半年来工钱明显减少的情况下,他也没有选择离去。

  他告诉自己,就算娶不到小姐,这样一辈子陪在她身边也挺不错的。

  而老者李搞则是在这商行工作了一辈子,因年少时考取过举人,处事机灵,对数字又敏感,九九乘法表更是倒背如流,便一直跟在老板的身后充当幕僚(私人秘书)的职责。

  他是亲眼目睹了商行由旺转衰的整个过程。自从老板离世之后,他的地位发生了非常奇特的变化。一方面他被小姐提升为商行总管,而同时却又降为一个仆役,大到出纳、进货、讨债,小到买米、开铺、清扫店面他都要经手。

  可是,他仍是那个过去的李搞,善良,忠诚,不怕劳累和麻烦的李搞。

  在账目数字问题上也如从前那般绝不屈服,他在这一点上,会坚决地站起来和所有人抗争,甚至和游萧萧小姐抗争。

  在商行日趋窘困的日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毫不动遥,这倒并非出于某种情感,相反的是出于一种坚定的信念。

  在商行的生意渐渐变得惨淡以及每月的工钱拿的越来越少的时候,不少伙计都选择了离开。

  李搞只是眼看着他们的离去,对于离开的原因连问也不问。

  三四十年来,他看到所有付款总都是正确的时间如期地付清,所以在他看来,如果说商行有一天竟会付不出款,对于他来说似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正如他所知的太阳那样,每天都要从东边升起西边而落,这不是一件很正常而又不会改变的事情嘛!

  到目前为止,还不曾发生过什么事可以动摇李搞对商行的信心,上个月的借款和尾款是如期付清了的。

  他还查出了一笔有损于商行十两银子的错账。当天晚上,他就向付错款的店家把那十两银子讨要了回来并交给了小姐,后者苦笑了一下,把钱扔进了一只几乎空空如也的抽屉里,说:“李叔,你可真是火眼金睛啊!”

  李搞他相信商行会在小姐的带领下度过难关,也会回到从前的那般兴盛。

  ※※※

  自从今年以来,游萧萧度过了许多焦虑的日子。为了应付这个月底的还款,她曾倾尽了所有的财源。

  她深怕自己的窘况会在白帝城传扬开去,所以她不得不每次售卖家中的珠宝和金银器材时,都起早骑马赶到隔壁五十里远的一小城集市里卖掉,只有这样,商行的名誉才能勉强维持着,但她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山穷水尽了。

  但即便是如此,游龙商行已经快支撑不住的状况依然在白帝城传了开来,游萧萧如今想去靠借款来度过今年本命年的霉运,恐怕也已经没有地方可借到银两了。

  李搞在旁对着账本,每拨一下算珠,游萧萧便填写一个数字,她的眉头便会皱的更深,算珠轻轻的清脆声响重重的敲击在她的心坎上,连续半年的入不敷出已经让她有些无力承担了。

  自从五年前其父母随货船押送货物遇到风浪双双亡故后,她身为长女便独自承担起了这份家业。她不希望这家族传承了四代的生意到自己手里就没了,也是为了给自己和妹妹更好的生活依靠,再者是为了一份承若。在其商行工作的长工,年老时都会得到一比养老金,足可让他们老年生活衣食无忧。

  可不知最近半年是怎么回事,商行的订单总是被无缘无故的取消。外出的商船和马车也大多遇到劫匪而遭洗劫,或者被海盗抢劫,已至于血本无归,让她赔的家当已经见底。而每日前来店铺买卖的也都只是一些零散的商贩,所赚取的银两根本不够店铺的开支。

  马上又到月底交税钱和还借款了,上几个月上交的税钱和付给供货商的尾款以及工人们的工钱还是用这店铺的房契在四方钱庄里借来的一千两,九出十三归的利息已经让她焦头烂额。照她的估计若这个月底还接不到像样的单子,这家铺子可能就赎不回来了。

  想着这些年的心酸,她真想就这么放弃算了,可每次看到妹妹,还有李搞叔侄俩,以及那些不愿离去的工人们,她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自从接手这店铺后,因要维持生意和寻找订单,她长期在外面抛头露面,自是免不了流言蜚语。自然,与这城西刘秀才自幼订下的亲事也是黄了,对方还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不守妇道,水性杨花,骚里骚气,气的她哭着鼻子,跺着脚却无力反驳。

  在与各色各样的人应酬时,有些心怀不轨的男人对她出言轻薄,还有些官员更是话里话外要包养她,都被她狠狠拒绝。这些所受的苦楚和被轻视她也都只能自己一个人扛,心事无人诉说,她在心底一直问自己为什么不是男儿身?那样,或许会活的容易点吧!

  她停下了手中的笔杆子,收起思绪,看着远处高耸的灯塔,心里估摸着这外出的货船也有一个月了,最迟也就这两天要该回来了,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这可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是她如今游龙商行唯一的一条商船了。

  想起自己年幼时,商行那可是风光无两,光商船就有八艘,马车更是达二十辆。但如今,竟变得如此寒酸。想着这些,游萧萧不禁苦笑了起来,到底是自己没有生意的天赋,还是运气的原因了?又或者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她看着身旁李搞一副认真神态的打着算盘,李雷坐在门口看着街道上过往的行人,目光来回扫射,像是在祈求那些人走进店铺来。

  她不免在心底哀叹一声,想起逝去的父母,希冀他们保佑这最后的一艘商船平安的满载而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