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血蚊风波(10)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3703 2020.10.16 20:06

  吴敌换上战甲后,抽出腰间的佩剑细细打量,眼神之中有些兴奋和害怕。

  烛火微微跳动,将他的身影投射在房间的墙壁上,像极了垂暮的剑客在灯下回忆往事。

  此时,门外的护卫提醒道:“公子,士兵已经全部集合。”

  “知道了!”

  “锵!”他将剑合上,眼神决绝的走出了房间。

  由于白帝城特殊的政局原因,城防司是隶属于太守衙门掌管。

  那是因为白帝城经常易主,出现两军、甚至三军对峙的局面,在没有一方取得主导权时,常有士兵会目无王法,在城里作乱。

  四年前,白帝城就发生了一起非常恶劣的事件。

  某一方的二十三个士兵在酒楼喝完酒后回兵营时,半途遇到青山学院的一群学子从学院回家,其中有十几个女学生就被他们玷污,出来反抗的学子还有几人被活活殴打致死。

  当时这件事情轰动全城,青山学院发起抗议,各地读书人纷纷响应,前来助威。更有无数江湖好汉欲要惩恶除奸,誓要找这些人单挑。

  弄的那一方的首领灰头土脸,知道犯了众怒,只好乖乖的退出白帝城。这人带着三千来个士兵出城扎营,后不知怎么就惨死在帐篷里,怎么死的就不得而知,反正听说死相很难看。

  谁让他带兵不严?呸!活该。

  最后,在青山书院、太守府衙、江湖大佬以及受害家属几方人马的共同审判与见证下,那二十三个士兵得到公正、公开、公平的审判,结果自是‘咔嚓’人头落地,挫骨扬灰,全部丢到塔姆江喂王八去了。

  这件事情也给白帝城敲响一个警钟。

  那便是在动乱局面时,该如何去管理城内的治安?以防再次出现这种禽兽行为。

  由青山学院、太守府与当时的军阀势力举行会谈。

  会谈在青山书院举行,参加会议的人员有十五人,他们从三月初八开始,一直谈到三月十五,一共会谈了七天,最后终于在几方都点头同意的情况下拍板定案。

  那便是设立城防司,从城内征召士兵,人数控制在三千人以内。

  城防司相当于是白帝城最后的一道防线,士兵都是来自城内的百姓,他们自然会为了看守家园和家人,不遗余力的去守护,去战斗。

  而在白帝城有主导局面的政权出现时,他们便协助监察院负责城内的巡逻与监督士兵的行为,拿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有点类似宪兵队。

  那这群人该谁来领导了?又该谁来出钱供养这支军队了?在最后的商讨下,也只有当时做了十几年太守的吴正阳担任,毕竟吴家在白帝城的威望极高,门徒又多,又不缺钱,他本人也算得上德高望重,便也无人反对。

  此刻,一千二百三十名士兵已经全部集结在城防司的大院内。

  大雨之中,众士兵举着的松油火把遇到雨水后,发次‘滋滋’的声响。

  现场有无数低语的交谈声响起,想必都是在讨论突然集结是否要去支援南大街?这些士兵多多少少都听到了一些消息。

  吴敌来到院子后,人群一下安静下来。

  “诸位弟兄们,肃静!我想问问弟兄们,你们有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

  “保卫家园,守护百姓……”千来人的声音掩盖了轰鸣的雷声,直破云霄,响彻在城防司的上空。

  “好,说得好!”吴敌抬手一指城中高处隐约可见灯火明亮的金殿,继续道:“可是,身为白帝城一城之主的黄鹤楼竟然私通邪魔,释放瘟疫,残害百姓,你们身为城防军能不能容忍他等这禽兽行为?你们允许他这么干嘛?”

  士兵们先是错愕,脸上个个都是一片疑惑。

  不知谁高喝一声,“不能……”

  不稍片刻,此起彼伏的附和声响了起来。

  “不能……不能……不能……”

  吴敌挥了挥手,士兵又安静下来。

  “今天,我们将拿起正义的屠刀铲除祸害百姓的恶魔;今天,我们将要让那些人知道,白帝城不是他们胡作非为的地方;今天,我们要为了自己的家园去战斗……”吴敌说着拔出佩剑,持剑而立,目光威严的慢慢的扫射着眼前的士兵,继续道:“我们有可能会在战斗中牺牲。但,我们是为了家园,为了正义而战,我们的灵魂将会永垂不朽,英雄花也将会我们绽放!”

  所有士兵齐刷刷的拔出了武器。

  “锵锵锵……”之声不绝于耳!

  “报……”

  一声悠长而又急促的声音从院外传来。

  一身着军装的年轻男子在雨中急速飞驰,来到吴敌跟前时,单膝下跪道:“公子,大事不妙,诸葛刚猛带人过来了。”

  “多少人?”

  “据属下观测,约在一两千人左右。”

  “有码还是无码?”

  “无码,步兵!”

  吴敌高喝一声,“迎敌!是时候展现你们真正的技术了。弟兄们,我们要让他们知道白帝城真正的主人是谁!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家人不是任由他们宰割的鱼肉。”

  各士官长喊出口令,士兵排列阵型,整齐划一的走出城防司衙门,摆阵于雨中的街道上。

  前排的枪兵举起长矛望着眼前黑漆漆的街道。

  雨水,漫天!

  等待敌人的到来,每一秒都是煎熬。

  不知过了多久,突一道闪电在头顶滑过过。

  城防司的士兵们便见到前方街头突就出现了黑压压的人群。

  他们的盔甲在刹那间反射着闪电耀眼的光芒,之后,便是沉入黑暗。

  而在那黑暗之中,除了雨声之外,便只有铿锵有力、节奏统一的脚步声重重的响起,敲击在城防司每一位士兵的心底。

  吴敌骑在马上,高喝一声,“弟兄们,举起武器,准备战斗!”

  ※※※

  黄鹤楼招来侍女,让其脱掉身上华贵的服饰与佩剑。

  他像是轻松不少,斜靠在龙椅一侧,眼神之中是焦急的神色。

  蔚成和宝石坐在下方正狼吞虎咽的吃着美食。少顷,二人擦了擦嘴角,像是填饱了肚子,同时都打了个饱嗝。

  “先生,刚猛那边怎么样?秦百户那里怎么还没消息传来?”

  胡来正在闭目沉思,缓缓睁开眼,“主公,我们已经落了下风,急不得。”

  黄鹤楼哀叹一声,嘴里喃喃道:“要说沙通天反我,我一点都不意外。但怎么也没想到吴正阳那老小子竟然也要反我?他不想想,他做太守这些年,没有我给他在背后助威,他能稳稳当当的干这么久吗?”

  当年他吴家还只是白帝城一个不入流的家族,若不是我带领弟兄们……不说了,说起来就气人。”

  大殿内一下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后,蔚成率先问道:“先生,卑职想请教一个问题?”

  胡来做了个请说的手势。

  “先生是如何猜出吴家要反的?”

  胡来道:“倒也不难。老街那边的防守一直都是城防司的人马,可直到你们回来,都没有人向我们报告那边任何的情况。若不是诸葛将军发出的号角声,我们恐怕还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宝石忙问道:“现在那边情况如何了?”

  “得贵人相助,一切妥当。”

  蔚成和宝石二人都是好奇,这胡来口中的‘贵人’会是谁了?但见他没有说下去,也便不好再问。

  黄鹤楼突道:“先生,咋们要不要派兵把沙通天的府衙给包围起来?”

  “已经迟了!若我所料不差,他们正在过来的路上。”

  黄鹤楼一愣,问道:“他们?沙通天和吴正阳?”说着,他脸上露出一个鄙弃的神色,继续道:“来得好,我一并解决了。”

  “不。沙通天和吴正阳即使是联合,也只是貌合神离,彼此提防,他们不会同时出现。只要主公击破任何一方,另一方便会不战而退。”

  “哦?先生此话何解?既然是要反我,他们双方任何一方的势力都不是我的对手,除非联盟,我想不到他们还能有什么其它办法战胜我?”

  胡来轻摇羽扇,“主公知道我为何派遣诸葛将军去包围城防司,而不是沙通天的府衙?”

  蔚成和宝石也是露出好奇的样子,等待着胡来的解答。

  “嗯……城防司好对付些。”

  胡来浅笑摇头,“沙通天此人器小,性稳,安于享乐。而吴正阳此人性子更是求稳,老谋深算,没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轻易出兵造反。”

  黄鹤楼愕然,“先生,我听得越来越糊涂了。照理说不是应该把兵力强盛一点的除掉吗?我们是不是搞错了?应该要先去派兵把沙通天给解决掉,他相对于吴家来说更为厉害,也更难对付。”

  蔚成和宝石二人也是点头,赞同黄鹤楼的观点。

  既然都是性格沉稳之人,先打谁后打谁那又有什么区别了?

  胡来继续道:“但吴正阳之子吴敌此人就不同,他志骄、好战,而又有极强的好胜心和虚荣心。器小无远见,志骄好生事。如果我们先对吴家下手,沙通天必然不会去救他。反之,吴敌就一定会动员城防司的兵力来救,那我们就要两线作战,到时就很难说了。”

  蔚成问道:“那先生指的他们又是谁?”

  胡来道:“沙通天和吴正阳同时反水,一定有一个必然的因素。前者拥兵自重已有十多年,从来都没去想过将白帝城据为己有,只是做一个安于享乐的人上人。

  而吴正阳拥有城防司这支军队不过短短三四年时间而已,他太守这个职位无人可与他抢夺,只要继续下去,他们吴家至少还会富贵三代人。依照他那沉稳的性格,断然不会走如此险路。

  会是什么让二人做出如此决定?这其中的因素我猜测不到。但我想,一定是受到某人的影响,而这个人在白帝城的地位不会低。”

  黄鹤楼,蔚成,宝石,以及在场的几位官员听罢胡来的推测,都是对他心悦诚服,暗想此人竟把白帝城的局势看得如此之透,也对吴家和沙通天几人性格分析的如此透彻,不亏为‘半壁书生’。

  但也不禁为接下来的局面感到有些担忧。

  连胡来这等神仙人物都猜测不到背后是何人在主导这场阴谋,那他们该拿什么去抵抗了?也忧心如今他们手上的兵力不过五六千人,其中约莫两千士兵又被诸葛刚猛带去对抗城防司,现在能投入到战场的约莫只有三千人。

  虽在装备上都优胜于敌方的军队,也有地理优势和主权优势,但沙通天和吴正阳在白帝城的威望也不低,这场战斗并不倾向他们自己这一边。

  “报!敌袭。”一声悠长而又焦急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士兵慌慌张张的现身大殿后,单膝跪地道:“主公,不好了。沙通天领着数千士兵已经攻上金殿,我军防守不住,他们此刻正朝大殿这边过来,”

  黄鹤楼不忧反喜,从龙椅之上站起来,大喝一声:“哈哈哈!来得好……披甲,剑来!”

  胡来看向漆黑的雨夜,暗道:“算时辰,诸葛将军那边的战斗应该结束了吧!希望他快点赶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