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血蚊风波(6)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4417 2020.10.12 18:24

  蔚成心知不妙,细细一看,便发现从葫芦口冲出的人群与那士兵一模一样,都是脖颈处血肉模糊。他急忙口中发出一声哨响,一旁的马儿跑了过来,“索妮,带着你姐姐先走。”

  索妮也不推迟,翻身上马。

  宝石放下索娜,助其凳上马背。

  “去监察院的衙门,告诉他们这里的情况,我们随后就来。”

  索娜抱着索妮的腰,循着声音响起的地方担忧道:“蔚大哥,别逞强。”

  蔚成看着她迷人的湛蓝的眸子,露出微笑道,“怎么会了?只有活着才能每天都看到你。”说完,他猛的一拍马儿的屁股。

  枣红马像是知道主人的意图,载着二人飞奔而去。

  “你也快走!”蔚成说着的同时,用力推着拒马路障,去阻拦从葫芦口冲出的人群。

  他知道自己的身手,一个变成怪物的士兵都是他难以对付的,更别说城内的普通百姓。而这葫芦口冲出来的‘怪物’至少有数百人,若让他们跑到大街上去,那白帝城就真的完了。

  监察队长的使命感驱使着他不能就这么离去。

  “小心!”宝石大喊一声,同时扬起手中冒烟的铁球朝那之前攻击蔚成的士兵敲打而去。

  “砰!”

  铁球脱手而出,滚落一旁,那士兵被宝石阻拦了一下身形,也恰好给了蔚成反应的时机。

  “啪!”士兵吐出的‘舌头’击在木头做的拒马路障上。

  蔚成心道好险,拉着宝石连连退后。

  葫芦口成群的怪物被一人高的层层叠叠的拒马路障阻拦后,依然前赴后继的不停冲击,有些怪物被拒马路障的尖刺刺破了身子,也是毫不停歇,手足舞蹈的对着二人不停嘶吼。

  蔚成听着那声音只觉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感觉到自己的小咪咪都变硬了,膈应的生疼。

  两人被眼前这士兵逼迫的不停后退。

  “为什么会这样子?”蔚成持着剑,且退且问道。

  宝石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们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没有守卫,进去之后跟平常一样给百姓们问诊看病。可是突然听到外面有人群惊叫,我跑出去一看,便见一个士兵抱着一个人在撕咬他的脖子。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更多的士兵从一个屋子冲了出来,他们见人就咬。我见情况不对劲,便背着索娜,带着索妮离开老街。

  而我回过头看的时候,发现那些被咬的人竟然又站了起来,变成跟那些士兵一样的怪物,如中邪一般也跟着开始乱咬人。”

  就在宝石诉说自己所见的过程、蔚成抵抗着士兵的攻击时,前方的街道突有一群人正向这边飞奔而来。

  蔚成一脚踹开士兵,将他击退十来步后,他转过头仔细一瞧,发现奔跑的人群竟是天火观的人。

  他急忙喝止,“这里危险,不要过来。”

  而领头的白菜真人一看到那士兵也是浑身一震,他好像是知道那士兵是什么东西,脸色大变,上气不接下气的道:“不……不会吧!这东西……这东西还真的存在?师傅啊……我……我还一直以为你是骗徒儿的了……”

  他身后的门人催促道:“观主,怎么不跑了?被那群百姓抓住我们就玩完了。”

  而此时,蔚成发现从转角的街头跑来更多的人,他们手中拿着铁锹、钉耙、搓衣棒、法穿棒、电刀、无尽之刃、裁决、骨玉以及强化+15发着七彩之光的……他们之中有人大声喊着:“乡亲们,打死这些制造瘟疫的贼道……”

  “打死这群龟孙……”

  “与天火观和除魔司势不两立……”

  “害人精……”

  吵闹的人群一下吸引了士兵的注意力。

  蔚成暗道不妙。

  站在街头的白菜真人急得如少年第一次看片,突被爸妈敲门时的无助感,他前后不停扭头看着,似乎在衡量该往哪边跑。

  变成怪物的士兵也好像知道蔚成这个人不好对付,竟然掉转枪头朝着白菜真人一行十来人飞奔而去。

  蔚成刚想提醒他们小心,士兵口中飞出的舌头就已经击中了白菜真人的一个弟子。

  在场几人都看的真切,那士兵舌头上的肉刺在咬住对方的脖子时,伸出了许多细小管状一样的尖刺深深的扎进了对方的脖子里。

  士兵不停的在允吸着,喉咙里还发出‘轱辘轱辘’的喝水声。

  而那小道士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萎靡了下去。

  ‘啵!’士兵舌头一甩,发出有如木塞酒瓶盖子被揭开时的声音。

  肉刺脱离了小道士的身体,去寻找另一个目标。

  白菜真人吓得屎尿齐飞,朝着蔚成跑来。

  愤怒而来的百姓们见这士兵竟然出手帮助他们对付天火观的人,都是大喜。

  带头的几个人还冲上前去,用脚踢那个已经倒在地上的小道士,嘴中还骂骂咧咧的道:“刚才不是跑的贼快吗?你倒是起来继续跑啊。Hetui!败类,人渣……”

  “啊……这是什么……好长的舌头……妈呀!”人群中有人惊叫了起来,有些妇女则是兴奋了起来……

  士兵如狼入羊群,疯狂屠杀,不停允吸。

  百姓们还不明所以,有些惊呼的跑开,有些吓得呆立在原地,有些大喊大叫,有些尿了裤子……现场是乱成一团。

  蔚成拼命呼喊,“快跑,快跑……”

  但为时已晚,倒在地上的小道士和被士兵撕咬过的人又一个个的站了起来,疾走一开,冲进了人群。

  雨,终于落了下来。

  不稍一会,便是倾盆而至。

  天地间一片朦胧,闪电、雷鸣一波接一波,似要吞没整个苍穹。

  蔚成和宝石看着眼前的如此场景,神情一片呆滞。

  血水顺着雨水,汇集到街道旁的排水渠,空气中,一片难闻的血腥之气,暴雨的大街上,一片肃杀之意。

  人间变成了炼狱。

  白菜真人慌慌张张的道:“我们快走,这些人马上都会变成血尸……不然,来不及,来不及了……”他像是吓得已经失去了神智,整个人抖的如筛糠一般,被打湿的长发紧紧的贴在额头上,脸上毫无血色,眸子里只有惊恐,哪还有往日那半点仙风道骨的模样。

  而就在此时,蔚成突觉脚底下的大地开始颤动,他用手遮住密集的雨点,朝声音的来源望去,便见诸葛刚猛带着黑压压的骑兵从前方的南大街急奔而来。

  他急忙大喝,“诸葛大人……诸葛大人……小心……小心人群。”

  诸葛刚猛听得有人提醒,循着声音一瞧,见那人穿着监察院的服饰,便猛然一挥手,身后的骑兵驻停在原地。

  他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场景,正想远远的问蔚成这群百姓为何互相厮杀时,有几个人已经朝着他冲了过去。

  到底是军队,反应不同于一般人。

  当即,诸葛刚猛身旁的护卫便扬起长矛,朝着袭来的人群射出,瞬间穿透几人的身体。

  “哼,一群刁民,不知天高……”诸葛刚猛突然停止了口中的话语,一脸惊愕的看着被长矛贯穿的几人竟然再度活过来,朝着他们继续狂奔而来。

  “防御阵型!”他一声令下,前方的百来人急忙跳下马,取下后背的盾牌,组成阵型。

  “弓箭手准备,听我号令……射!”

  “咻咻咻!”大雨之中,无数箭矢朝着撕咬的人群射去。

  转瞬间,已听不到人群的哀嚎和呼救声。

  整个街道在这暴雨之中,突然变得寂静起来。

  但,不到十来息的时间,有许多人又再度从地上爬起。

  寂静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低沉和无数的嘶吼,听得人头皮发麻,直打尿颤。

  已经变成嗜血怪物的民众疯狂得冲击着军队的前排。

  而军队之中,不停有人倒下,也不停有人填补。

  诸葛刚猛看着这些发狂的人们,一脸懵逼和疑惑。但身为军人的他,知道此事的严重性,急忙让人发出支援的信号。

  沉闷的号角声响起,悠悠的在大雨之中回荡开来,不稍一会,城中某处响起一声回响,像是在回应他。

  就在双方难舍难分时,从葫芦口方位猛的传来地动山摇、有如吞噬天地般潮水来袭的巨响。

  蔚成一个激灵,差点灵魂出窍。他神色慌张的扭头望向身后,当见到眼前的那副画面时,整个人瞬间僵硬了。

  如蚂蚁一般的人群一层叠加着一层,像泥石流一般翻滚而来。所过之处,墙壁倒塌,拒马障碍粉碎。更有无数黑压压的血蚊发出‘嗡嗡’声在这些怪物头顶盘旋。

  白菜真人一下瘫软在地,口中喃喃道:“我命休矣!”

  蔚成心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他一把拉起白菜真人,喝道:“随我冲过人群。”

  前方的诸葛刚猛也发现不妥,看着急忙朝他们飞奔而来的蔚成几人和其身后滚滚如潮水的人群,他摘掉头上的盔甲,一抹脸上的雨水,大喝一声,“救人。胆敢退后一步者,当斩不赦!”

  前方的士兵用盾牌击退民众,后面的枪兵在民众之中分出一条通道,而后护卫在两旁,形成一条能通往他们身后的安全道路,两旁的士兵不停拿长矛刺向冲击的民众。

  蔚成心中感激诸葛刚猛伸出的援手,手中长剑不停挥舞,朝着对方阵型里冲去。

  十几人从人群中跑到士兵扩展的安全区后,只剩下五人不到。

  枪兵也随着他们的到来殿后掩护,盾兵再度形成防御姿态。

  诸葛刚猛看到人潮已快接近,大喊道:“冲过来啦,给我稳住……稳住……”

  “砰!”

  人仰马翻,惊叫不止。

  如海浪一般的人潮将盾兵瞬间给冲垮,将前方的士兵也眨眼淹没在其中,无数人发出“救命”的呼喊声后,便已命归黄泉。几息之后,并倒戈相向。

  诸葛刚猛挥舞着大刀,他在人群中一边不停的砍杀,一边指挥着队伍向后退。

  他的确是个出色的将领,在这种局面下,竟然没有一个士兵逃跑,阵型虽被冲得有些散乱,但在他的指挥下,又开始慢慢恢复了阵型。

  此时,头顶的血蚊也已经蜂拥而至,‘嗡嗡’的声音与低沉的嘶吼让所有人的耳朵发鸣。

  蔚成已经忘记了恐惧,手中的剑猛砍着身旁的敌人。一剑又一剑,可敌人似乎永远砍不完,他们不停倒下,不停站起来,又不停的再度冲向他们。

  在最前方的盾兵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淹没在人潮之中,不,应该是尸潮之中。他们被怪物转变,加入其中。刚才还是生死之间的同僚,转瞬就变成针锋相对的敌人。

  这一支千来人的士兵,不到半刻钟就已经损失一半。

  诸葛刚猛带着队伍且站且退,心中只希冀支援快点赶来,不然自己这百来斤就真的交代在这里了。

  战死他倒不惧,就怕自己也会变成这样的怪物。死,也得不到安宁。

  宝石在这时候也拿起地上的长矛,加入战斗之中,他动作虽很是僵硬,但胜在那些怪物不会什么躲闪,只知道向前冲,倒也有几个被他刺的倒在地上。

  而白菜真人则早已经溜跑,途中还摔倒过几次,显得狼狈不堪。

  诸葛刚猛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瞬间对天火观全无好感,吐出一口唾沫星子后,便将他忘却在脑后。

  蔚成跟随着士兵的节奏战斗着,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降临,看着眼前如地狱一般的战场,他的心底却是出奇的平静。

  他想着此生也没什么牵挂了,不就是死嘛!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突他好奇,看向身边所有正在奋死而战的人们,他不知道在临近死亡时,这些人会想到什么。

  “是恐惧?是不甘?还是害怕?又或者是牵挂着家人?”

  此时,蔚成他脑海之中自然而然的闪过索娜那双幽蓝而又深邃的眼神,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

  “永别了,我心爱的人儿,永别了……”

  他在心底默默的与对方道别。

  绝望和死亡笼罩这群人。

  眼前的敌人无穷无尽,似乎永远都杀不完。

  手中的长剑断成两截,手中的刀钝刃乏,手中的长矛变得越来越重……

  而更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死去的同伴会加入到敌人之中。

  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孔,有些人下不去手,有些人神情已经崩溃,放下了手中的武器,等待死亡和解脱。

  而他们也知道,即便是能赢得战斗,头顶飞舞着的血蚊或许也早已叮咬过自己。

  即便赢得战斗也难逃脱被瘟疫感染的厄运。

  诸葛刚猛看到队伍开始涣散,知道兵败如山倒的道理,他跨身骑在战马上,一剑劈开三个怪物,马儿也扬起前腿,将袭来的怪物踢的四处飞滚。

  他扯开嗓门喝道:“今天,我们或许会嗝屁;今天,我们或许会败北;今天,我们或许会横尸街头。但,我们身为军人,抵御邪魔便是我们军人的职责,弟兄们,决不后退!历史将会铭记我们的牺牲,白帝城将会记住我们的名字,我们的亡魂也将会永远为之而战。吾辈,当已死保家卫国!”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苍凉与悲壮,伴随着雷声在街道传开。

  士兵们个个如同赴死的勇士,再次举起了手中的屠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