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 武侠

    类型
  • 2020.09.15上架
  • 34.09

    连载(字)

511位书友共同开启《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的武侠之旅

学徒浪天涯v 学徒书友20180919022152634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俗套的开局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4940 2020.09.14 23:25

  “帮主,帮主,醒醒啊,醒醒……”

  一阵尖锐而又急促的声音在赵平安的耳边响起,他缓缓睁开眼,看到一身穿破布长衣,留着八须胡、发型酷似沙悟净的男子在对自己不停吼叫。

  他细细打量了对方几眼,发现面前这人邋里邋遢……面相是奇丑无比。

  双目环顾四周,屋子的墙壁是由碎石、木头和泥土混合砌成,左侧的一扇破窗户射进来几束光线,有尘埃在光束之中游动,一只蜘蛛正在墙角补网,等待着猎物上钩。

  屋子内也及其朴素,一目了然,除靠墙放了一张床之外,便只有屋子中央家神方位下摆放的木桌和两把椅子。

  而他自己此刻正斜坐在右侧的椅子上。

  赵平安回过神来,感觉到胳膊被对方抓的生疼,他甩开对方的手,从椅子上站起来,皱着眉头说:“我是谁?我在哪儿?你又是谁?”

  “是我啊,帮主,我是瞎子!”对方急不可耐的道,身子还像海草一样抖动。

  “我是谁?我在哪?……”

  “不是啊,帮主,是我们打劫别人啊!”瞎子拉起赵平安往屋外走去,边走边道:“帮主,在晚人就跑了!”

  赵平安稀里糊涂的被瞎子拉着跑出屋外。

  七八坐土房遍布他眼前这块斜坡低处,屋前屋后杂草丛生,木柴、衣服等杂物散落一地,空气中还有阵阵屎尿味传来。

  随着瞎子跑上一座斜坡,他又发现这里与房子处的环境有着天壤之别。

  只见碧空如洗,片片山坡叠青泻翠,抽穗的芒草在柔风的吹拂之下蜿蜒起伏,丝绸般的薄云紧贴着仿佛被冻僵的湛蓝的天穹。凝眸望去,长空寥廓,不觉让他双目隐隐作痛。

  “帮主。”

  “帮主。”

  “帮主来了……”

  七八道声音在齐人深的草丛里响起。

  赵平安收回目光,也学着他们蹲在草丛里,转头向身旁瞧去,见他们个个长相狰狞,衣着豪放,不修边幅,不免嘀咕一声:“你们是……”

  “嘘,马车来了……”人群中有人提醒道。

  众人齐刷刷拨开眼前的杂草,还有一人吹燃了火折子。

  赵平安也跟着从草的缝隙里眯眼望去,便见前方森林方向的小道行驶出一辆马车,随行的有四个人,衣着、体型各异,身配弓箭和网绳,像是猎户。

  待到这些人走得近了少许,突‘轰’的一声巨响,一阵猛烈的爆炸将马车掀翻,木屑四处飞溅,黑烟阵阵,惨叫声在空旷的天地里传开。

  “不许跑,打劫,冲啊……”人群冲出野草,朝下方十多丈远处已被炸的七晕八素的四人飞奔过去。

  赵平安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脑袋里有些稀里糊涂。突觉后脑勺猛烈一抽,整个人像被电击一般,眼耳鼻慢慢开始散失功能,浑身冒出冷汗。骄阳下,他只觉自己如坠冰窟,思绪也变得模糊起来,不到几息,便栽倒在草丛里。

  昏倒前的最后一幕是见到去而折返的瞎子一脸惊恐的神情。

  赵平安再次睁开眼时,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不是一场梦。

  他悠悠坐起,缓缓走下床,慢慢坐在了椅子上,翻过桌上扣起来的茶杯,轻轻从茶壶里倒了一杯冷茶,喝过之后,人清醒了不少。一些记忆也徐徐随之而来,不停的,不断的,越来越强势的而又快速的插入他的脑海里,澎湃而又汹涌,让他灵魂为之震颤。

  穿越夺命三连问在赵平安多出的记忆里有了答案,不需要怎么费力,便慢慢呈现出来。

  下面我们来看一份档案。

  原主:宋弃疾。

  性别:男。

  年龄:二十五岁。

  籍贯:越国楚州城百花巷十八号。

  喜好:发呆、喝酒。

  职业:书生、乞丐(臭要饭的)后改行做土匪(业余)。

  技能:读写、砍人。

  婚姻:未婚。

  宋弃疾本是楚州城一书生,因与楚王之女相恋而落魄至此,二人地位太过悬殊,冥冥中注定了是一场悲剧收场。

  楚王,越国皇室,乃当朝天子叔父,地位自然不言而喻。他在得知自己女儿与一名穷书生私定终身后,便派人打死他的父母(老规矩)。而宋弃疾也本该被人绑住手脚丢到粪坑里溺死。若不是那位楚王之女得知消息赶来,苦苦哀求,最后以死相逼,还答应其父亲让她下嫁异国王室的要求才保住宋弃疾的性命。

  宋弃疾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家人没了,女朋友也没了,前程也尽毁,哀默大于心死,心灰意冷的他流浪四方,浪迹江湖,辗转反折来到西南边缘之地。

  其中经历自是不堪,原主自暴自弃,性情大变,一晃七八年过去,书生已经成了土匪。

  赵平安一边回忆一边感慨,不知为何,眼角感觉到一阵滚烫,一副副画面在脑海里不停闪现,他与一个女子执手相看泪眼,无语凝噎。

  然后变成父母倒在血泊之中,世界变得一片通红,愤怒和悲伤充斥整个心灵。

  无能为力和心如刀绞不停撞击着他的灵魂,也扭曲着他的性格。

  “唉?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会流泪了?有一种哀伤感……”

  赵平安从椅子上站起来,见到夕阳的一抹余晖从窗户射进,屋外有喝酒嬉闹的声音传来,他轻叹一口气,甩掉心中复杂的情绪。

  开始从脑海里寻找这个时代的印记,准备与自己学过的历史划上等号。

  一番努力思索后,竟发现完全对不上号。

  现今的局势很是复杂,大概来说算得上是三国鼎立。

  西凉国占据西北,统领域外十族,兵强马壮,喜好战争;东方大燕国版图广阔,物资丰富,人才济济,又凭借边境长城拒西凉国于域外,虽边境战事不断,但其国内依然一片繁华,占地势之宜成为一方霸主,乃老牌强国;南方越国虽疆土最少,偏居一偶,但好在气候适宜,农业发达。君王又大推商业,开放海运,故而十分富庶,士兵装备精良,又得塔姆江天堑,雄霸一方,也是最和平的一国。

  而赵平安所呆的西南地方则是一锅乱粥,恶霸豪强招兵买马,纷争不断,手底下有百来个兵便敢称自己为将。自然,那些人今日登基明日下葬也是常有的事情,弄的百姓以为这些人故意请客赚他们的份子钱。

  “莫非是异界?看来抱大腿是不可能了……”

  此时,门被推开,打断了赵平安心中的腹语。

  “咦!帮主,你醒了。”来人是瞎子,他端着一碗清粥,递到赵平安跟前,“吃点吧,你一天没吃东西了。”

  赵平安看着眼前之人,虽他奇丑无比,但看得出来对方是真正关心自己,便接过碗筷喝了一口稀粥,哪想入口并未有粥米的清香,而是一股腐烂的酒糟味在嘴里传开。

  “你给我吃的什么?”

  “粥啊!帮主。”

  “你们……我们平常都吃的这个东西?”

  瞎子点了点头,“帮主,我们两个月没开张了,城里的粮食价格又高,我们买不起。”

  赵平安这才慢慢想起当下的情况。

  这群土匪(业余)算上自己一共也就十人,他们不是自幼相貌丑陋遭家人遗弃,便是从人贩子里手中逃脱出来的奴隶,或是被强征入伍所逃出的百姓。

  帮派也没个名字,因只有宋弃疾能读会写,又最得前任帮主信任,他在临终之际,便让宋弃疾做了帮主,带领大伙讨生活。

  “看来我这个帮主不够尽责啊!”赵平安在心里叹息一声,忽想起什么,问道:“白天不是抢……有些收获嘛?”

  瞎子摇摇头道:“帮主,那四个猎人受重伤活不了啦,已经被我们活埋。马车里没有钱财,就只有三个女子,还是妖怪,我们决定明天把她们卖给除魔司。”

  “三个妖怪……”赵平安很自然的从脑海中翻阅出一些记忆。

  如今的妖族已经式微,妖族与魔族在百年前与人类的除妖降魔大战中败亡后,已经消失不见,偶有零星的妖族现身人类世界,也是东躲西藏,不敢露出真实身份。还有便是相貌出众者的妖族,大多也成为权贵之人的榻上玩物,不管男女。

  “带我去看看。”

  此时夕阳已经落下,天将暮未暮,一伙人围着火堆喝着高粱梗酿造的最为廉价的杂粮酒,空气中还漂浮着刺鼻呛人的酒糟味。

  他们似乎很是享受此刻宁静而又安逸的生活,见到帮主出来纷纷举起酒杯致敬。

  瞎子对着其中一个满口龅牙的丑汉道:“无齿佬,去把那个还能走的带来见帮主。”

  无齿佬磨磨蹭蹭的起身,像是有些醉了,小半会去而复返,身后用绳子牵来一妙龄女子。

  赵平安借着火光细细打量此人。

  女子模样青涩,小荷才露尖尖角,眼神不停闪烁,脸上有一股恐惧之色,膝盖和手臂的衣服破损,有爆炸过后留下的灼伤痕迹,脸上也有不均匀的焦黑,应是被火药的烟雾所熏导致。

  “看来妖族的身体与常人相比,还是强悍许多。”赵平安想起那四个被炸飞的猎人就比她要惨的很多,思索的同时,指向旁边的水桶,“把她身上的解开绳子,让她把脸洗干净。”

  女子一怔,浑身不停抖动,暗道自己是逃脱不了被人类侮辱的命运。若真是如此,不如咬舌自尽,这般屈辱的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

  瞎子提醒道:“帮主,还是绑着吧,妖怪唉!会吃人的。”

  赵平安指着女子脖颈处的项链,道:“那是伏魔圈,有这个东西在,她对我们不能构成威胁。再说了,你们一个个臭气熏天,人模鬼样,我想妖怪也没有胃口吃你们的。”

  瞎子小声嘟囔一句,“你还好意思说我们!”

  赵平安佯装没听见。

  女子被人松开捆绑后,无奈的用双手捧起木桶里的水将脸上的灰尘洗掉,露出晶莹剔透的肌肤。心里想着只要这些愚蠢的人类对自己做出兽行,便咬舌自尽,一死了之,不能让他们白嫖。

  哪想却是听到那被称为帮主的男人问道:“你同伴的伤势如何了?”

  女子见他竟然还关心起自己的同伴,有些诧异的回道:“还……还好。”

  “你叫什么名字?”

  “红豆。”

  “我的同伴说要把你们卖给除魔司,你觉得如何?”

  红豆讶然,有些不明所以:“当然……最好不要把卖给除魔司……”

  “那你能给我什么东西?”

  她看向眼前这年轻男子,有些疑惑的细细打量起来。

  一身皱巴巴的灰色长袍,身形消瘦,面色饥黄,头发随意的扎在脑后,脸上的络腮胡像是有大半年没剃过,这些都无疑是一个流浪汉或者土匪的样子,没有半分书生气质。不过对方那双忧郁而又狭长的眸子里好像写满悲伤的故事,让人……让她这妖想一探究竟。

  “落魄书生怎么会干起拦路打劫的勾当?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社会的悲哀?”红豆在心里这样想着,嘴里慢慢道:“你想要什么……”

  “以我的见闻,好像你们妖族都有特殊的能力,你的能力是什么?”

  红豆指了指脖子处,赵平安未加思索,对着瞎子一点头,示意替她取掉。

  拿掉伏魔圈后,红豆脸上闪过一抹微笑,四处看了看,突向左走了几步,吓得众匪人都是后退一步。

  她浅笑一声,看着这些人类的模样心底好气又好笑,明明各个长的凶神恶煞,却又表现的如此胆小。

  对着众人微微一耸肩,表示自己没有恶意,然后很是潇洒的拾起地上一截枯木,“帮主请看。”

  赵平安便瞧见对方手中的枯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抽支、开花、结果,不过十来息的时间,几串野果便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他啧啧称奇,接过手闻了闻,摘了一颗果实丢尽嘴里,汁水甘甜,果香四溢。

  突他哈哈大笑,向瞎子要了两个酒碗,走到红豆身边,替她满杯后,微笑道:“我赵……在下宋弃疾,若红豆小姐不嫌弃我们这些山野粗人,我想我们可以谈一谈合作,一起共同奔赴小康生活,建立文明新社会。”

  红豆一愣,有些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但心中知道他们不会把自己卖给除魔司了,便轻轻一点头。

  ……

  深夜,赵平安从噩梦中惊醒。

  初秋的晚风从窗户溜进来,从他的被子缝隙里钻进去,缠绕住他的身子,带给他丝丝凉意,柔和的月光也不甘示弱,如水一般挤进屋子,虫鸣声充斥着整个天地,世界更显得一切静悄悄的。

  他坐在床头,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缓缓吐出一口气,在黑暗中低低细语道:“你放心,我会完成你的夙愿……成为你,成为宋弃疾活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