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爹(记得收藏和投票哦!ヽ(✿゚▽゚)ノ)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3286 2020.10.02 17:21

  一只金雕穿过阴云密布的乌云,俯冲而下。

  它滑翔过雪山之巅,朝城市的上空展翅而去。

  乌云之下,它灰褐色带有一点暗黄的羽毛很好的与云朵融合了起来,若是不注意还以为只是一团随风飘动的云彩。

  越来越近,它不再煽动翅膀,展开的双翼达已达六尺之长,借助气流缓缓盘旋降落。

  在它下方,便是楼兰城。

  早已入了春的楼兰依然还未走出冬姑娘的怀抱,街道上有堆积的积雪,屋子背阴处与草地上一团一团还未融化的白雪像是在等待同伴的降临。

  圆顶方墙的建筑鳞次栉比,墙面也是颜色各异,一眼瞧去,让人眼花缭乱,却又有着凌乱的美感。街道两旁的商铺在门口支起拼接起来的五颜六色的帆布,下面摆放着琳琅满目的货物。

  人群中,各种乐器吹奏着古老的曲调,萨满教大祭司带着鬼脸面具,坐在八抬大轿上享受着信男信女的朝拜。

  他们正载歌载舞朝着祭祀台走去。

  而在其身后是挤满了整个街道的人们,他们之中有围着黑色面巾的女人、有留着花白大胡子的老人、有穿着花色裙子的男人以及随着乐器的节奏翩翩起舞的少男少女们。

  春祭是萨满教最为重要的节日,亦是楼兰最为盛大的宴会。

  走在大祭司前面的是抬着各种牛羊猪马祭品的壮汉,每走三步,他们会停下来吼上一嗓子,裸露的上身是古铜色精壮的肌肉,浑身还在冒着热气。这二三十个汉子步伐整齐,服装统一,给人一种气势雄壮,威武至极的感觉。

  而在这人群之首,大祭司车队之后,马三巡身穿暗红色长袍,头戴牛角帽,双手举在额前,在其右手之中还有一颗牙齿。

  看其大小应该是婴孩的门牙。

  他身旁围着八个穿着锁子甲的彪形大汉,腰佩弯刀。只从他们谨慎的神色,右手按在刀柄上的动作以及与马三巡永不相差的三步距离,便可知晓这八人不是一般高手。

  随着人群移动,已经临近祭祀台。

  前方的汉子将祭品摆上神台,大祭司走下轿子,因其带着面具,又穿着宽松的服饰,无从辨出其性别。

  一阵繁琐的参拜仪式之后,便是请神。

  而夜幕的杀手们也在等待这个机会。

  大祭司率先走下祭台,在人群中领舞,接着便是所有人加入其中。在楼兰当地的习俗里,舞蹈跳的越热烈,便代表越会受到神灵的庇佑。

  脚步跺地的声音,身上饰品的撞击声,还有乐器和人们口中的节拍声将现场的气氛逐渐推向了高潮。

  穿着黑色袍子的诸葛石头手舞足蹈的像个神经病一样慢慢靠近了马三巡。

  其他几人自也是混在人群中向目标靠拢,但他们只是辅助,给诸葛石头制造有利的输出环境。

  一声清脆而又尖锐的鸣叫从头顶响起,所有人都抬起头看向那只展开双翼的金雕。

  这在祭祀时会被认为是吉兆,乃是神灵感应到了他们的祈福。

  人群欢呼起来,纷纷仰头为金雕的到来而欢呼。

  诸葛石头心知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他一甩长袍,拔出了腰间的西凉刀,整个人凌空而起,朝着马三巡的脖子刺了过去。

  不过五步的距离而已,他有信心打出暴击。

  而潜伏在旁的几位杀手也是迅速反应,全部飞掠似的朝马三巡奔跑过来,阻拦他的后路与护卫的接应。

  话说那马三巡也是个长期在死人堆里打滚的主,哪还不知此刻的险境,眼角余光撇到一点寒芒闪过,心头一震,也不回头看,就那么往地上一趴,一条大长腿以四十五度角朝着寒芒闪烁的地方斜踢了过去。

  这一招不可谓反应之快,其应变与反击融为了一体,妙哉!好一招蛤蟆踢腿式,虽姿势有些欠妥和不雅之外,但并不妨碍它的实用性,正所谓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好诗,好诗啊!

  但诸葛石头是何许人也?十多年的马匪生涯加上四五年的暗杀履历,足以媲美985/211的毕业生。虽是自学成才,不会那些叫什么降龙十八掌,九阴争精,御女心经的名门绝招,但自有一套简易实用的杀人招式。

  眼见一刺不成,敌人的腿已经到了自己胸口,若是被击中,不吐口血和断几根肋骨他都会不好意思说是被楼兰王踢中的。

  说那时迟那时快,只见诸葛石头的身子竟然在半空之中微微一侧,恰好躲开了对方这暗含千斤之力的一脚。

  这招看去着实诡异,按常理说,人在跃空跌落之时,根本无处借力来改变身子的方向,这已超出正常人的极限。不过这也正是诸葛石头他的绝招之一,那是在马背上练习了十几年的成果。

  此时,就要落地的诸葛石头使出了自己的另一绝招,左手反攻。这全靠他单身多年刻苦训练的左右互搏之术为基底,练就成了左右皆可开弓的双手。若是换了高富帅,左手哪有他这般力道和灵巧。

  所以,你们不要气馁!

  只瞧诸葛石头左手五指成爪,如钳子一般抓住了马三巡的脚踝,落地之时,双腿如老树盘根一般扎稳马步,整个身子向后一扭,借助全身的力量用力一拉,左手朝后一甩。

  马三巡整个人如被人抓住腿的癞蛤蟆被丢了起来。

  他脸色惊恐,双手不停在空中乱抓,希冀能借到一点力,好稳住这失衡的身体。

  一个护卫反应了过来,朝着马三巡腾空的身子追了过去。他使出一招滑铲,穿过诸葛石头的裤裆,双手抱住了马三巡的腰,不至于让他摔得人仰马翻。

  诸葛石头也不回头,手中的西凉刀紧随其后,朝身后一划,尾随马三巡而去,但只是切断了马三巡头顶的一团发丝。可惜,差之厘毫,失之千里,若不是那护卫的一抱,马三巡此刻已是身首异地。

  就在诸葛石头要转过身去追击敌人时,突感觉屁股一凉,低头一瞧,原来是马三巡在跌落之时,乱抓的双手把他裤子给扯掉了。

  哎……这要怪就怪那日在湖水里,绿豆说他的腰带太紧……解不开……

  就在诸葛石头在怀疑自己会不会上明天的江湖头条新闻时,“据本台消息报道,昨日,楼兰城杀手在刺杀行动中露出腚……”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马三巡的十来个护卫已经形成了保护圈,街边的士兵也围剿过来。

  夜幕的其他杀手正在拼死抵抗十几个护卫的攻击。

  良机早已错失,而敌人也早有准备。

  远处一栋楼里,从窗户观望的慕容婉约和绿豆都是面色难看,她们看到马三巡的护卫来得如此之快以及数量之多,想不到哪里出错了?为何马三巡的梦境丝毫没有显示出这条信息?

  诸葛石头拉起裤子,听到身旁同伴被斩杀时的哀嚎声,他知道自己的归宿来了。举起西凉刀就要朝自己的脖子抹去时,突感一阵强风来袭,只觉眼前一花,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得下意识的抬起胳膊去挡,同时肩膀一沉,便感觉有什么东西夺去了自己手中的武器。

  他等了几息,没感觉到对方有进一步的动作,慢慢放下手臂一瞧,竟然是一只巨大的金雕停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其嘴中还衔着那把西凉刀。

  金雕歪着脑袋,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诸葛石头,好像在说,“你好啊,傻逼!”

  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

  大祭司也慢慢从祭台走过来。

  马三巡神色异常,但看其闪烁的眸子和激动颤抖的手,以及那盯着诸葛石头屁股的眼睛都显示出他不像是受了惊吓,反而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屁股?嗯……不对!众所周知,马三巡有所有男人的通病,他好色,那就可以排除他不喜欢男人。

  那会是什么了?

  “巫神显灵,大王,你寻找多年的孩子就在你眼前。”大祭司一指正与金雕对视的诸葛石头。

  她那清脆的声音甚是悦耳,不难判断,这是个女人。

  马三巡定了定神,其实他早就在看到诸葛石头屁股上的胎记时,就已猜测出对方的身份。那块胎记太特别了,他永远不会忘记。

  一个暗红色的心形。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日夜牵挂的孩子会是与自己在这么一个场景下重逢。

  对于这个儿子,他内心是愧疚的,是忏悔的。

  周边刚刚还四散乱跑的人群安静了下来,看着眼前这场肥皂剧里俗套的剧情,心中都是生出一个疑问,待会会是爹抱着儿子哭,还是儿子羞愧难忍,不愿认爹呢?又或者父子情仇,恩恩怨怨说不清楚呢?

  几个护卫的刀举在了半空,他们也不知道是捅还是不捅?捅了之后会不会丢掉这份工作?不捅会不会显得没有职业素养?若此刻能PS,我想他们头顶会是很多问号。

  双方人马一下僵持在了原地。

  马三巡平复了一下心情,喊道:“放下……放下刀。”他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老泪顺着眼角滴落下来。

  他此刻想上去抱一抱自己的孩子,问他这些年过的好吗?成婚了吗?今天吃午饭了吗?但千言万语在这一刻都化作了梗咽,他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这叱咤风云的王者,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远处一脸懵逼的慕容婉约皱着眉头,想起了自己的亡夫,想起了徐一刀,不禁冷笑了一声。

  “儿子,我是你爹啊……你亲爹啊……”马三巡终是忍不住激动的心情,喉结艰难的上下蠕动,以致发出的声音都有些破音。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微微颤颤的朝着诸葛石头走了过去。

  “啊?爹……你是我爹?”诸葛石头不停摇头,身子慢慢跪在了地上。

  他又哭又笑,像个孩子一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