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对话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4451 2020.10.30 00:14

  刁德一站在残垣断壁的除魔司大门前,他负手而立,望着那焦黑一片的大门,正一副沉思的模样。

  至于是在沉思什么,大概能从他有些微微蹙起的眉头可以看出他是在怀念从前!

  人不都喜欢怀旧吗?

  他在这里任职二十多年,由青葱小伙变成油腻大叔,由一夜七次郎变成一月七次君,他怎能不感慨?

  尽管黄鹤楼已经替他在城中CBD区修建了一栋崭新的除魔司大楼,但刁德一仍然还是比较喜欢这里。

  破败的院子中枯叶飘零,一只橘猫嘴里叼着自己的小崽子从倒塌的墙院钻了进去,吓得院内一群麻雀惊飞而起,翅膀煽动的声音划破此地的宁静,也更显这卫道街的凋零。

  天色渐晚,城中民房处处都升起炊烟,人间正一复一日的繁华着。

  他就这么孤独的站了约莫小半个时辰,这才缓缓拖着有些伤感的背影,沐浴在夕阳下朝着新的除魔司大楼走去。

  等他来到新的除魔司大楼,已经是华灯初上。

  白帝城的冬天有些奇怪,它不遵守四季规律,如正常的四季那般在春秋去凋零和生长。而是在冬尽之时才会脱去旧装,入了春后再次焕发生机。

  故而,冬末的白帝城总给人一种无法言说的惆怅,那并不是因为看到枯叶凋零而生出的悲春感秋,也不是那明亮而又柔和的阳光照射出的天高海阔,更不会是那空气中在冬日里独有的一股清香与柔软。

  恰恰相反,是这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堆叠在一起而勾起记忆深处的某些时光而产生的一种黯然的情愫。

  刁德一正沉浸在这种无法抽离的情愫之中。

  他抬起头看到仆人正把灯笼挂在大门两侧。

  “司长回来了!用过晚饭了吗?需要老奴去通知厨房吗?”

  刁德一看着这位服侍自己大半辈子的老仆,只是缓缓摇了摇头。

  他正欲抬脚跨过门槛,走进大楼时,突立定在那,“九叔,你说玲儿如果还活着,我会不会有子嗣?”

  九叔举着木杆,闻言身子抖了一抖,缓缓转过头望着刁德一,好半晌才回道:“应该是有的。”

  他并没有说也许、或者这样的词语,而是用了应该。

  刁德一点点头,慢慢走进大楼。

  他穿过前厅,走过后院,行过长廊,来到一栋幽静的院子。

  院内是六颗高矮不一的果树,有柿子树、柑橘树、龙眼树……无一列外,每一株都是枝繁叶茂,这是他让人从老楼那边移栽过来的。

  他喜欢看到硕果累累的景象,好像是在讽刺自己孤家寡人的处境。

  推开书房门,刁德一并没有盏灯。

  他反手把木门的门栓锁上,走到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下。

  不发出一丝声响,就那么坐着,一动不动。

  在朦朦胧胧之中,他的神情孤独而又痛苦。

  不知过了多久,屋外已经漆黑一片,只有那府内亮起的微弱的灯笼烛光从油纸窗户上投射出若不可及的丝丝黄光。

  他突然在黑暗之中伸出手,挪动了一下书桌上的一个方形砚台。

  三息之后,有沉默的石门开启声音在书房里响起。

  他站起身,慢慢朝着左侧书架已经露出的一道门走去,侧身而入。

  朝下走了七八个阶梯,便到了一间与书房差不多大小的密室。

  可以看出,密室装修十分简陋,只有书桌和几把椅子,角落还并列放着三个大木箱子。

  墙壁上用的是萤石照明,书房里还有土方堆砌在屋子的一角。

  而在那土方的一旁,竟然躺着两具尸体,看其着装应是修建这密室的工人。

  在尸体前面有一个约三四丈,成人大小的坑。

  刁德一卷起衣袖,拿过靠在墙角的铁锹,跳进土坑挖了起来。

  半个时辰后,他爬出土坑,用铁锹将两具尸体推进去,又填埋上土,还站在上面蹦跶了两下。

  等这一切做好后,他额头有些微微出汗。

  夜,也更深了。

  他擦了擦汗水,这才走到屋子的角落,打开其中一个木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长方形的透明的类似镜子的物体。

  那东西的一个角还微微闪烁着红点,在这微弱的萤石光芒下格外耀眼。

  刁德一将那长方形的镜子放到桌子上,用桌上的一个茶壶作为支柱。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伸手摸了摸胡须,这才缓缓坐到椅子上,面对着那块类似镜子的物体,慢慢伸手按了一下那个红点。

  那模样似镜子的物体发出一阵洁白的柔光,照的刁德一清瘦的脸庞更显苍老。

  等了约莫三息,洁白的柔光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一个臃肿的、浑身似是盔甲的奇怪东西。

  为何说它奇怪,那是因为盔甲的外形与人类的头部有七八分相似。

  只是那盔甲的头部位置只有一只眼,占据了头部的三分之二的地方,这么瞧去,显得有些狰狞和让人恐惧。

  那只巨大的眼睛看着刁德一,二者之间并没有对话。

  过了少顷后,那显现在类似镜子里的机械独眼怪人突道:“你们人类真是奇怪,为何总是沉浸在过去而不肯放手了?”

  刁德一脸上闪过一个苦涩的笑容,“主人,我们人族的情感就是这样。”

  “你掌管的地界完成如何?”

  刁德一并没有回答,只是呆呆的坐在那。

  过了十来息后,那独眼怪人又道:“嗯!很不错。尽快把你管辖范围内的妖族全部抓起来。”

  突那独眼怪人又重复道:“不要怀疑!我要的是全部。”

  刁德一露出一个很为难的表情。

  对方似乎知道事情的确有些难办,等了几息后才道:“我知道了。继续等待吧,我会很快到达你们的世界。”

  刁德一开口问道:“主人,那到底是多久?”

  “那要取决于你们除魔司多久能将妖族全部抓获。”

  “可我们……”

  “你想说妖族数量那么多,除魔司根本难以将所有女妖全部抓起来?”

  刁德一点了点头。

  “放心吧!恶魔已经开始行动,他们也在抓捕妖族,妖族能够生存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我会连线除魔司的总指挥,让他也加快进度的。”

  “若是除魔司大规模捕猎妖族,会不会引起天火观的怀疑?”

  “不用担心天火观,他们仅守着天神灭亡后的一点科技是不足以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刁德一还是有些不放心。

  “你还在担心什么?哦……你想说除魔司的信条?你们大陆上的国家正处于战争状态,那些君王不会在意这些的,只要你们不设立军队,不摆出攻击姿态,就是安全的。

  除魔司的信条也要改一改了,在我指引你们建立除魔司之前,的确担心大规模捕猎妖族会引起你们人类的注意,从而去阻拦我的计划。

  但这一千多年来,我已经发现你们人类根本不会在意其它种族的死活。这也是你们人类的缺点,自私自利,只在意自己的权力和地位。”

  刁德一突然问道:“主人,我能活着看到你们到达我们的世界吗?”

  “这并不重要。我们能不能见面对我们的计划毫无影响。”

  刁德一点了点头。

  突那独眼怪人的人像变成一块块细小的格子,身影模糊起来。

  “主人?”

  “我在。”

  “能告诉我,我们的计划会成功吗?”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时,我想问你们人类明知道结局都是死亡,为什么还要继续繁衍了?”

  刁德一愕然,“我想那是一种本能吧!为了人类能够继承香火。”

  “香火?是传承家族这个意思吗?”

  “嗯!”

  “但那又能改变什么呢?”

  “什么改变什么?主人,你把我说糊涂了。”

  “我的意思是说只是一味的繁衍那也改变不了结局?”

  “什么结局?”

  “死亡。你们为什么不尝试着去做出改变?”

  “……”刁德一不解,这怎么改变?斟酌了片刻,又道:“可任何生命最终都会走向死亡的!”

  “哦?是吗?你凭什么觉得是这样?”

  刁德一诧异问道:“难道不是吗?”

  “并不是。”

  刁德一突问道:“那我们计划的目的是什么?”

  “阻止大毁灭!”

  “什么大毁灭。”

  “星系大毁灭,从你们的世界开始。”

  “主人不仅能预知我的心思,还能看到未来所发生的一切?”

  “并不是看到,而是这些已经发生过了。”

  “我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创造,我创造了千千万万个我,他们在不同的维度里生活。”

  “维度?”

  “嗯……就类似你对着铜镜时看到的自己一样。”

  “可镜子里只是我的倒影,那并不是我。”

  “我说了是类似。在我的维度里,他们是真实存在的我,会去做不同的事情,得到不同的结局。”

  “主人,难道说你能预知是因为这维度里面的千千万万个你吗?”

  “嗯!而在每一个维度里,我都看到了星系大毁灭。”

  “星系?”

  “你们的世界称之为银河系,它是由无数个你们这样的小世界组成,而整个宇宙便是由无数个银河系组成。”

  “啊?主人的意思是说还有很多……”

  “并不是,很多星系都是荒芜的。”

  刁德一突笑了起来,“那月亮上真的有常娥吗?”

  “等等……常娥?我想你指得是天神一族,常娥它是一位天神的哨兵,后来随着它们的族人一起灭亡了。”

  刁德一一脸不可思议,“主人,所以说抓捕妖族就是为了阻止星系大毁灭吗?”

  “嗯!”

  刁德一沉思良久,“既然一切都已经有了结局,它能改变吗?”

  大眼机械人那毫无情感的语气继续道:“就如我刚才所说,你们人类明知道结局是死亡而又不做出改变,为什么还要繁衍后代?并且我看得出来,你们人类是恐惧死亡的。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刁德一低下头思考着,过了一会缓缓抬起头,眼神坚定的道:“结局并不重要!”

  “你是想说去享受人生的过程才重要?”

  刁德一重重一点头。

  “可能这就是我们的区别吧!结局对你们来说是还未发生的事情,可对我来说它已经发生了的。”

  “已经发生的事情为什么还能改变?”

  “为什么不能?”

  刁德一皱起眉头,“能改变的事情应该是还未发生的事情……不对,不对,不能这么说。应该说能够……我说不清楚。我理解的世界不是这样,任何一切都是先有因才有果,而不是有了果再去发生因。它们的顺序不能掉转过来,是息息相关的事情。无因不能生果,有果必有其因。其具有时间顺序,原因必定在先,结果只能在后,二者的时间顺序不能颠倒。”

  “你可以这样理解,假如有另一个你在这个世界上,他的一切与你都是反的,他的出生就是你的死亡,他的衰老就是你的成长,他活在你的结果之中,生活在你未来的轨迹里。当你们在生命中间某一点重叠相撞时,你就会看到你的未来。你就会尝试去改变你未来的轨迹,去改变那些你逆生长中对你来说不好的结局。并且,能够无限重复……”

  “哦!所以那些维度里的你就是在不停做出改变?去尝试阻止大毁灭?”

  “对!”

  “那大毁灭发生了吗?”

  “你不能这么问。应该问我阻止成功了吗?”

  “这两者有区别吗?”

  “有!我说过,我的世界因果是可以颠倒的,是可以预测的,可以做出改变的。即便是大毁灭发生了,我也可以在发生之后在做出改变。”

  “这……很奇怪,我完全无法理解这种规律。”

  “有什么奇怪的?”

  “就像先有老子才有儿子,并不会先有儿子再有老子。”

  “我觉得我们在讨论一个很无聊的问题。”

  刁德一:“……”他已经有些晕头转向,实在无法理解对方的思想。突喃喃道:“我们的世界毁灭与主人有什么关系吗?”

  “因为我的程序中唯一一条指令就是要确保你们生存的这个星系一直不受外界干扰,自然的走向毁灭。”

  “程序?”

  “你就理解为就像我对你发达指令一样。”

  刁德一还想再问一些问题时,突对方道:“我看到了新的支线……去完成你的使命。”

  随着人影一阵模糊,那方形类似镜子的东西暗淡下去。

  刁德一呆呆的坐了一会,像是在去尝试理解对方的那些话。

  约莫小半刻钟后,他才将那东西拿起放回箱子里,走出密室。

  月亮已升到中天,远处有热闹的人声传来。

  他站在院子里,缓缓仰起头,望着挂在天空的那一轮明月。

  “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啊……”

  在一年前,总指挥使告诉了他除魔司的秘密后,刁德一便一直在追寻着这个镜中神秘人。

  他说不出来自己到底想得到什么?又或者是为了什么?可是对方就有如一块磁石一般吸引着他,让他莫名的想靠拢。而随着与对方的不断交谈后,他越发现镜中人所展现出来的一切更是神秘,也更让他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

  之前,他只是抱着去试图解开这个世界的秘密,但在今天的谈话之后,他突然发现,若是自己能有对方的能力,或许可以改变一些事情。

  或者说,试图让对方帮着自己去改变一些事情。

  “那我要为我自己争取时间了!想要和他见面就必须将妖族全部抓到……”刁德一说着,双目朝着南方望去,神情闪过一抹凶狠而又决然的厉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