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希望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3655 2020.09.26 18:21

  可当那些魔鬼将她们的母亲抓走后,这些孩子们最后的温存也被剥夺了,成百上千的孩子一个个脸露茫然,眼睛里就只剩下死灰了。

  牢房里显得空旷了起来。

  铁男抱着小妮和大宝蜷缩在灯火不及的黑暗角落里。

  母亲已经被抓走很久了,但在这里,她总能闻到母亲身上那残留下的一丝幽香,她不愿离开这里。

  在一个不知何时的梦境醒之后,铁男突然拉着小妮笑了起来,“小妮,你不是能穿透岩层吗?”

  小妮点点头,似乎明白了她要干什么,四处看了看,小声道:“可我害怕……”

  铁男鼓励她道:“就像我们平时去掏兔子窝那样,你斜着朝头顶打上去,我和大宝给你放哨。”

  她发现自从这里没有了成年的妖族后,守卫松懈了许多,只是每日送来一顿饭菜后便没有包裹在盔甲里的士兵靠近这里。

  “你不想逃出去吗?”

  “我想。”

  “那就干点什么吧!我相信你能行的。”

  之后无数个日夜里,小妮负责打洞,大宝和铁男就给她放哨,洞口只有那么大,又在黑暗之中,两个人靠在那里用自己的身体遮掩着‘自由的希望’,士兵不过来仔细检查根本发现不了。

  而为了小妮有体力干活,二人把食物都减半留给她吃。

  小妮也没有偷懒,在日以继夜的勤劳工作下,一条四十五度斜角的逃生通道竟然奇迹般的被她打通了。

  在离开的时候,铁男叫上了被关在她这个牢房里剩下的孩子一起逃亡。

  不知是这些人利用的价值不大,还是魔国的士兵有其它重要的事情要做,来追捕她们的人不过是一支七八人组成的队伍。

  在森林里,这二三十个小女娃一哄而散,铁男让她们从四面八方逃走。

  而她也带着大宝和小妮往东南方逃去。

  她听自己的母亲说过,魔国的士兵还不敢踏足人类的城市,她要带着自己的小伙伴躲进去。

  她们不停走,饿了就吃野果,渴了就喝溪水,翻过一座座山,走过广阔无边的森林海,经历过无数的日出日落,心中只有一个方向,人类的都市。

  在路上也遇见过同族,并向她们预警有魔国的士兵在到处抓捕妖族,有信的同族开始警戒,有的开始迁徙,有不信的只是说魔国在百年前早已不复存在,对她们一笑了之。

  可她们又能怎么办?只能祈祷魔国士兵不会发现他们。

  逃亡的日子里,她们每天睁开眼便是想着能不能活过今天。

  铁男见小妮和大宝的步伐越来越慢,她只能不厌其烦的给她们二人鼓励。

  小小的身影,大大的坚强,深深的关怀,重重的责任。

  但她们发现,不论怎么走,也难以走出森林。而人类那繁华无比、热闹非凡的都市却总是不见身影,她们不惊怀疑,这个世界到底存不存在人类?那一切是否只是传说中的故事而已。

  终于有一天,她们在森林里发现了人类的踪迹——一个破碎的酒壶和烧尽后的篝火,这便预示着此地离人类的城市已经不远了。

  这让她们欣喜不已,看来她们所怀疑的是真实存在的。

  对于人类,她们三个只是从长辈们口中得知是邪恶、贪婪而又狡诈的,是背叛他们妖族的罪人。

  但铁男听过乌龟先生说过,只要融入人类世界,隐藏好自己的能力,人类是很难发现他们的。她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叮嘱小妮和大宝不再轻易使用与生俱来的妖力。

  可是不管她们再怎么小心,一路走过的痕迹也难以逃脱猎人敏锐的眼睛。

  她们被盯上了。

  这片森林里,没有人类愿意踏足和敢踏足,除了猎人。

  在人类的世界里,也流传着关于妖族的传说。

  每一片森林里,都躲藏着凶险而又残暴的妖怪,它们躲在黑暗处,贪婪的觊觎着每一个迷失在里面人类的血肉。

  当事实变成故事,当故事变成传说,当传说经历岁月,久而久之,人类便不再踏足森林,尤其是南方这片遮天蔽日的森林海。

  但猎人不同,他们的全名叫‘猎妖者’,人们习惯叫他们为猎人,这些人隶属除魔司,是一个由朝廷和江湖共同创办的部门。

  他们组织庞大,装备精良,其首领更是神秘。世人只知除魔司的首领被称为‘九天’,但具体是何人?又有几人?是男是女?都不从得知。

  即便是在这白帝城各大王侯将相你争我夺的地方,除魔司依然有着不可小嘘的实力。

  自然,除魔司能被各方势力承认以及让他们自由出入都城,也是因为他们不过问江湖事,只知道抓妖。

  这也是他们屹立不倒的根本。

  铁男在见到人类的猎人时,她先是一愣,然后说了一句,“能帮帮我们吗?我们出来采蘑菇迷路了。”

  一个粗狂的声音笑道:“哈哈……有人回去要挨父母的板子咯!”

  “几个小鬼胆子不小。过来吧!我们带你们回去。”

  铁男三人也跟着笑了起来,慢慢走了过去。

  可当她们刚刚靠近,便被一张网子给罩住了。

  她见那个说话的男人盯着自己,眼神里有一股戏虐和嘲讽的神情。

  大宝吓得乱哭乱喊,不停撕扯着网子。

  有人走过来挥舞着一根黝黑、一头泛着淡淡白光的棒子朝她捶了几下,大宝被敲晕过去。

  小妮吓得浑身发抖的缩在网子的角落,脸色苍白,不敢动荡分毫。

  铁男哭着祈求他们住手,不要再打了。

  但她却不敢靠近,她感觉到那人拿出棒子时,自己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呼吸变得仓促,似乎自己的本能在警告她不要靠近那个东西。

  被关进马车时,铁男有些后悔自己太小瞧人类了,若是第一时间逃跑,或许她们三人不会全军覆没。

  又回归到黑暗之后,她们蜷缩在马车的角落,拥抱在一起。每次见到光亮时,都是那些人类给她们食物的时候。

  约莫两三天前,大宝开始不吃东西,说话也变得有气无力。

  铁男隔着木板在里面苦苦哀求他们救救大宝,可换来的只是一顿毒打。

  最可怕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大宝,她死了!

  黑暗中,她们二人抱着大宝的尸体沉默不语。

  在这绝望而又无助的时刻,铁男闭上眼睛,流下了一滴滚烫的泪水。

  她向部落之神巫妖之王祈祷,希望生命不要太过残忍的对待自己和自己的族人们;希望活着会是让她觉得轻松而又逾越的一件事;希望自己的余生都能对得起目前所承受的艰难。

  希望……

  她希望着……

  ※※※

  马车还在晃晃悠悠,外面有男人交谈的声音传来。

  “终于快要到家了,这他娘的在森林里天天吃蘑菇,嘴巴都淡出鸟味来了。”

  “我看你是迫不及待的想去搂着春满楼的娘们睡觉吧!”

  “哈哈……”几人一众哄笑。

  突一道粗狂的声音响起:“这次回去怎么跟大嫂说?”

  “哎……我们都尽力了。来回搜索过不下十次了,我看大哥他们这次是凶多吉少咯!”

  那粗狂的声音又道:“大哥每次进山走的都是同一路线,捕猎范围也都在那块地方,二十年没变过。随同的几人自从上个月进去捕猎也是一同消失了,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点痕迹都没有。”

  有人试探道:“莫非这森林中出现了什么厉害的妖族被大哥他们遇到了?”

  几人沉默了一阵。

  “你们还别说,三哥……你们发现没有,最近一年我们捕猎到的妖族多半是女娃或者女性,又或者是老者,青壮年的一个都没有看到。”

  那粗狂的声音过了几息才回道:“回去跟司里的同行打探一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铁男被马车的外的交谈声给惊醒,她睁开眼,眼前依旧黑暗一片,一半冰凉和一半温暖的触感提醒她噩梦还未结束。

  她喊了两声小妮,对方迷糊的声音应答了两声。

  “铁男……大宝她怎么样了?”

  铁男沉默不语。

  “大……”小妮的声音突戛然而止,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过了半晌她哭泣着道:“大宝太可怜了,我们求求他们埋了大宝吧!不然她的灵魂会永远得不到救赎,也回不到先祖的身边。”

  铁男猛的坐了起来,“对,我们要埋了大宝,不要让她的灵魂也跟着受苦。”

  两人在牢笼里大声叫了起来。

  可似乎那群人不理会她们,还狠狠的敲了一下木箱子,呵斥她们再吵就不给饭吃。

  但二人没有放弃,不停的祈求着,哭诉着妖族死亡后如若身体不回归黄土,灵魂会一直感受着死前的折磨。

  在声音接近嘶哑后,二人只好减低音量来捶打牢笼希冀得到他们的同情。终于,二人感受到马车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丝光亮从头顶射入。

  铁男用手遮挡住强光,咪着眼睛瞧去,从指缝中见一个大胡子男人正怒目的看着自己。

  “出来吧!小鬼。”那人厉声喝道。

  门被打开,小妮和铁男抱着大宝的尸体走出木箱子。

  一个年轻男人仔细检查了一遍大宝的尸身,皱着眉头道:“真的死了……”

  另三人也是围了过来,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

  其中一个精瘦的汉子哼道:“他妈的又少了十几两。”

  “让她们自己埋了吧,在这么吵下去,我耳朵都要长茧子了。”那个被人称为三哥的男人继续道:“搞快点,天要黑了!”

  两把十字镐被仍到地上,铁男和小妮一眼就选中了旁边的山坡,这里风景优美,有蜿蜒的河水流过,她们知道大宝会喜欢这里的。

  二人抱着尸体爬了上去,挥舞起十字镐挖了起来。。

  夕阳下,二人小小的脸庞被汗水覆盖,眼神里是沉痛和悲伤。

  大宝的尸身安静的躺在身旁,苍白而又死灰的脸蛋脏兮兮的。

  约莫片刻,一个小坑被二人挖好。

  铁男鼓起勇气走到那群人的跟前,“能给我们一点水吗?我想替我的朋友把脸擦干净。”

  “哟……还挺讲究。”

  三哥不语,脸色十分平静,解下腰间的水壶,丢给了铁男。

  铁男撕下衣角的一块,打湿后,走回山坡上仔细的替大宝清理起来,一边清理她一边哼唱着古老的亡魂曲。

  词是妖族古老的语言,人族无法听懂。

  曲调平缓之中带着一丝苍凉,让人闻之有种静谧的哀伤感。

  小妮蹲在一旁,闭着眼睛,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泪水缓缓滴下,嘴里也跟着哼唱起来。

  二人清脆、童真的音色唱着这首本该婉转忧伤的亡魂曲不仅没有违和,反而有一种穿透灵魂的力量加入其中,歌声在山坡上悠悠响起,在轻轻的暮色之中飘荡开来。

  那四个猎人一时也听的呆了,神情有些微微动容。

  晚风扶起,抽穗的芒草不停摆动,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般平静而又宁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