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打工人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4904 2020.10.27 20:29

  宋弃疾负手而立于山坡上,神色凝重的望着平安镇那边旌旗鲜明,排成长条的军队有些出神。

  而他也看到在那些军队之后,还有一些穿着各色武士劲装,背负弓箭的成年男子,人数约莫在二三十人之间。

  石头翻身下马,走到他身旁,“帮主,或许他们只是行军训练了?恰巧路过这里。又或者是去森林里也说不定。”

  宋弃疾皱眉道:“希望如此吧!”言罢,见到瞎子和野狗二人用马车拖着军火走了过来,“把子弹都上好膛,准备应付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情。”

  韩梅梅、高炮和王炸从马车里跳下来,三人正奇怪老师为何突然要这么多枪弹,正想询问时,见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同一个方向,便也探头望去,瞧见镇子那边正有几百号人的军队正向城镇靠拢,又见到帮主他们神色凝重,再结合这一马车的枪弹,他们瞬间就猜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人各自对望一眼,韩梅梅小声叹道:“怎么办?”

  王炸望着平安镇入口已经有陆陆续续发现异样,走出来的工人,奇怪道:“帮主又不是什么悍匪,怎么会有军队来了?”

  韩梅梅瞧了一眼身旁花胶等人,推了推王炸的身子,低声道:“你忘记了,我们过年回去城里的禁妖令那么严,到处在抓妖怪,敢私藏者哪个有好下场。”

  王炸这才幡然醒悟,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好不容易有份不错的工作……哎!”

  高炮此时却是一脸愤恨,自言自语道:“他们凭什么?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只是想靠自己的双手去换取财富,连这个他们也要剥夺吗?妖怪又怎么了?”说着,拉着身旁的二人继续道:“我就不明白妖怪怎么就碍他们事了?他们要追着喊打喊杀……”

  王炸伸出手拍了拍他好兄弟的胳膊,“别激动,事情也许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了?”

  韩梅梅疑惑的看着高炮狰狞而又可怕的眼神,小声闻着王炸,“他怎么了?”

  高炮附耳道:“他之前爱上了一个女妖,只是……以后再说给你听吧!”

  王炸突走向宋弃疾身后,“帮主,我们的那个炮已经做好了!”

  宋弃疾正在与石头几人商量对策,闻言先是一愣,而后抓了抓脑袋,在那方寸之间不停闷头打圈圈的走,众人被他的疑惑行为是弄得莫名其妙。

  就在野狗和石头,瞎子几人摸不清所以然时,宋弃疾突抬起头四下打量,忙走过去拍着高炮的肩膀,“嗯!非常不错!好主意。”

  高炮“啊”了一声,露出懵逼的眼神。

  花胶和红豆见他这幅模样,前者急忙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宋弃疾招呼众人围成一圈,“你们即刻这般……然后……那般……”

  骑在马上的游萧萧不知是走还是留,正想下去问问宋弃疾他们准备怎么办时,李雷突拉住了她的缰绳,对着她摇了摇头。

  “大小姐,你帮不上什么忙的。”

  “我知道,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

  此时,宋弃疾突道:“一切按计划行事。石头,你护送游掌柜他们离开。”

  石头也不推脱,在听了他的对策,像是十分有信心,翻身上马,见到游萧萧一脸担忧的模样,便笑道:“我们走吧!”

  野狗带着三个学生急匆匆的跑向工房。

  游萧萧欲言又止,抱拳行礼,与众人道了别,策马离去。

  宋弃疾别了一把双管霰弹枪在腰间,道:“我们也过去吧!”说罢,便领着瞎子和秃子朝着镇子那边而去。

  看着宋弃疾几人的背影,红豆问道:“这能行吗?”

  花胶摇摇头,“不知道。”说着,吆喝留在现场的几人,继续道:“时间不多,我们快埋吧!小妮,你在这里,那里,还有那……一个地方埋十桶。”

  ※※※

  骑在马上的秦百户抬头看了一眼眼前那一栋栋模样怪异的大楼,还有地上一堆堆灰褐色的粉末,“这里在搞什么鬼?”

  身旁的副将低声道:“秦大人,是否要将这些刁民抓起来?”

  “让刁德一过来,看看这里面是否有妖族混在其中。”秦百户说完,又大喝吩咐士兵,“把他们所有人都集合到这里来。”

  “是!”士兵拿着长矛冲进了平安镇,人群骚动起来。

  “怎么了,官爷?”

  “发生什么事情了?”

  ……

  工人们慢慢聚集到平安镇的入口,有些人手中还拿着泥刀,有些人还拿着锤子……

  孩子们跟着自家大人走出楼房,他们个个一脸担忧看着突然出现的军队。

  ……

  少顷后,刁德一带着三人骑马过来,秦百户将疑虑对他说明,刁德一对着身后三人一点头,便见那三人各拿出一根白色的棒子朝已经全部聚集到外面的人群里走去。

  少许后,那三人走回来对着刁德一摇了摇头。

  “没有!”

  刁德一哼道:“定是藏起来了。”

  秦百户双腿轻轻一夹马腹,走到人群前,大声喊道:“肃静……肃静……”

  人群慢慢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都望着眼前这位骑在马上,身穿盔甲的军官。

  秦百户一手拿鞭子,一手拉着缰绳,“谁是这里的头?”

  人群你看我,我看你……

  最后,却是无人站出来。

  秦百户眉头一皱,随手指了位看去年纪最大的中年人,“你……你出来,我有话问你。”

  那人不情愿的走出人群,对着秦百户道:“你有什么要问的?这里都是些老实巴交的工人,没有犯法乱纪……”

  突刁德一猛然怒道:“见了百户大人还不跪下,你这刁民,一点礼仪都不懂吗……”

  秦百户制止了刁德一的怒喝,笑了声道:“刁司长,这些都是些贱民,哪懂什么官场礼仪,你这不是为难他们吗?”

  刁德一哈哈笑道:“大人说得是!”言罢,又一叹,接着道:“但是我替这些农民工,打工仔们感到不值。到现在那个姓宋的都还没出现,恐怕是要置他们于不顾了。”

  他故意把这话说的很大声,见到人群都是惊愕起来,这才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

  就在人群出现了骚动时,突一个声音响起。

  “打工怎么了?你不也是替别人打工吗?这位大人不也是替黄将军打工吗?这些士兵不也是拿一份工资替你们打工吗?你瞧不起打工人?”

  众人纷纷转头,便见到宋弃疾正一脸微笑的走过来。

  秦百户淡然一笑,“想必阁下就是宋帮主了吧?”

  待到宋弃疾来到几人跟前,点燃烟斗,拱手笑道:“在下正是宋弃疾。”

  刁德一上下打量着对方,不满的哼道:“你竟敢拿我们与这群刁民相比?”

  宋弃疾吐出一口烟雾,回过头看着自己身后的百来号员工,一挥手,笑道:“午安啊,各位打工人。”说着,又看向刁德一,一副鄙弃的神情继续道:“打工人,打工魂,打工都是人上人。你他妈装什么B,看不起谁了?”

  刁德一不想这宋弃疾竟然如此猖狂,“放肆……大人,你瞧这小子……”

  宋弃疾打断他的话语,转头看着身后的员工,铿锵有力,深情并茂的道:“这些你眼中的刁民,你眼中的打工人,他们正在悄悄的努力,准备好惊艳所有人。

  他们辞别家乡,告别亲友,来到这里成为一个打工人。他们心中有信念,他们心中有期望,在他们眼里,没有困难的工作,只有勇敢的打工人。他们不怕辛苦,不怕劳累,要做铁打的打工人。

  那些靠爹的是富二代,靠富婆的是吃软饭,靠你妈是骂人,靠你吉娃是小鬼子,靠南的白帝城人,只有靠自己,才是光荣的打工人。

  他们不拼爹,不拼娘,身为打工人,只拼命。

  为了家人,为了全人类一定会走向更美好的未来而努力着!

  雄起吧!打工人!自豪吧!打工人!为你们的职业感到骄傲,为你们的努力感到荣幸。只要打工人雄起,明天的太阳将会不复存在,而东方闪耀着的,那耀眼的光芒,是打工人努力的模样。”说完,转过头看着刁德一问道:“你……凭什么看不起他们?”

  刁德一愣住了!

  骚动的人群也安静了,转而是热烈的掌声。

  “说的好,帮主!”

  “我们都是打工人。”

  “我为打工人感到骄傲。”

  “打工人牛逼!”

  “……”

  一个士兵突举起长矛,高喝道:“今生入我打工门,来生还做打工人……”

  秦百户想不到这宋弃疾嘴中的歪理还挺多,哈哈一笑,一挥手,所有士兵都举起了长矛。

  “打工人?没有大王的庇护,没有军队给你们冲锋陷阵,去击退侵犯的敌人,去给你们制造安稳的生活,你们拿什么去打工?”

  宋弃疾耸肩道:“所以这位……大人是来收保护费的吗?”

  秦百户怒道:“税收!”

  “哦!一时口误,大人见谅。请问大人,我这里一年要交多少税收?”

  秦百户对着一旁像是个账房先生的老者点了点头,那老者走出来大声道:“根据大王最新律法,凡在白帝城管辖范围内经营者,税收按年产值的五成收取。”

  宋弃疾闻言,点点头道:“倒也合理,我这就让人去准备银子。”说着,对着瞎子点了点头。后者急忙跑向镇子自己的住所。

  刁德一突在秦百户的耳旁低语了几句。

  宋弃疾看在眼里,待二人刚一分开,急忙道:“大人来的正是时候,我们正要准备做实战演习,大人既然是军人,应该会很感兴趣的。”

  秦百户神色一变,道:“你这里还有实战演习?你有军队?”

  宋弃疾摇摇头,“没有!但比军队嘛……”他说着还探头看了一眼秦百户身后的士兵,又继续道:“一炮便可荡平千人大军。”

  秦百户与身旁的副将对望一眼,眸子里有疑惑和怀疑的神色。

  “吹吧你!”刁德一哼道。

  但又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正思忖间,他就看到宋弃疾身后的几人正推着一个奇怪的东西到一块平地上。

  “大人,这边请。”

  秦百户早已看到那大炮,心中的好奇已被勾了起来,“就这东西?”

  “大人,此物叫炮,射程最远三里,两人便可操作。”

  他下了马走上前去细细观看,见到这叫炮的东西通体坚硬,伸手摸了摸,冷冰冰的触感。

  “若敢糊弄本官,小心人头落地。”

  宋弃疾哈哈一笑,对着野狗点了点头。

  野狗点燃一个火把,他在空中扬了扬,便在心中开始默数时间,而后点燃了大炮上的导火索。

  秦百户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同时嗅了嗅鼻子,疑惑道:“这不就是城北那工坊里硝石的味道吗?有你说得那么大的威力?”

  刁德一身为猎人,自然知道火药的用途,但他只知将火药聚集起来的确会产生剧烈的爆炸,心中不惊疑惑,“怎么可能会投射到两三里外?又还能一炮射杀千人大军了?我看着家伙待会怎么收场。”

  “轰!”众人便只见那大炮前方发射出剧烈的火花和一阵浓郁的烟火。

  秦百户等了三息,“没了?这就?”

  刁德一冷笑一声,“大人,这小子敢戏弄大人你……”

  他话音未落,只觉地动山摇。

  前方一里有余的地方猛然尘土飞扬,剧烈的爆炸声同时响起。

  “轰轰轰!”

  三声过后,所有人抬头便到远处那巨大的坑洞,还有阵阵蘑菇黑云腾空而起。

  秦百户和刁德一愣在了那。

  野狗悄悄对着宋弃疾伸了一个大拇指。

  高炮三人差点笑了出来,但好及时忍住。

  所有的士兵都张着嘴看着那突然被炸裂的大地,有些朝着宋弃疾望去,脸上有惊恐而又害怕的神色。

  过了好一会,秦百户才回过神来,走过去拍着宋弃疾的肩膀,“嗯!这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宋帮主真乃奇人也!”

  此刻,瞎子提着一个大包袱走了过来,来到宋弃疾跟前后,对着他使了个眼色,将包袱交给他。

  宋弃疾只觉入手沉甸甸,想着钱是赚不完的,便也就不再计较这些了,拿着包裹递到秦百户手中,一脸赔罪的笑道:“都怪在下疏忽,还特意让大人亲自跑一趟,下次我一定亲手送过去。”说着,拉着对方向前走了几步,“大人,这里面有我们每个月的账本,该交的税收一个铜板都少不了,另外多出来的是孝敬大人的。”

  秦百户点点头,接过包裹,也感觉到这分量十分沉手,哈哈一笑,“宋帮主,那就再此别过了!”

  他将包裹仍给身旁的副官,翻身上马。

  刁德一正欲附耳之时,只见他摇摇头,“收队!”

  宋弃疾看着离去的军队走远后,这才一屁股坐到地上,只觉背后冷汗淋漓。

  过了好半晌,他点燃烟斗,抽了两口,站起身看向身后的员工们,笑道:“没事了!大家都回去吧!”

  瞎子对着几个管事的一点头,人群渐渐散去。

  不知哪个小青年在人群里喊了声,“帮主牛逼,打工人雄起!”

  ※※※

  刁德一心有不甘的策马追到秦百户的身旁,“大人,怎么就这么收队了?”

  “你又不是没看到,若跟他闹翻了,我们这些人够他轰几炮的?难道你没看到河对岸那一张张油布下撑起的外形吗?”

  刁德一这才脸色一变,“莫非那也是大炮?”

  秦百户点头道:“我军中有个‘千里眼’,他看到风吹了起油布,里面露出的东西跟那炮差不多。恐怕这宋弃疾早就知道我们要来,已经摆好阵势等着我们了。他刚才故意说什么军事演习,就是在给我们下马威。”

  刁德一闻言沉默起来。

  秦百户在那自言自语道:“那东西实在太恐怖了,接近两里的路程,竟还能发出惊天动地的威力,若是此子有逆反之心,恐怕白帝城守不了多久就会被他轰的稀巴烂。”

  “此子竟恐怖如斯?”

  秦百户思忖片刻后,突道:“传令下去,此事不可外传,违者军法处置。记住,是任何人问起都不得告诉。”

  “大人放心,此次来的都是亲兵。只是刁司长……”

  刁德一闻言拍着胸脯保证,“秦大人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同时不禁心中暗想,“看来这秦川是并不准备把大炮的事告诉黄鹤楼。”

  还沉浸在你炮火威力下的秦川突勒马立定,回过头瞧着身后弯曲的官道,不知为什么笑了起来。

  一旁的副将疑惑的回过头,看着蜿蜒起伏的山丘,“大人,怎么了?”

  “哈哈……我们都给那姓宋的绕进去了。”秦川说罢,又自言自语低声道:“有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