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成语大师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3685 2020.09.21 22:00

  这是宋弃疾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的大都城。

  他爬上官道一旁的矮山之上,撇大条的时候,无意间远远眺望到前方绕丘而建的白帝城。城池并不像他想象的或者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整个城池的房屋由山丘下的杂乱繁多慢慢向中间丘顶变得有序而又稀少。

  说是山丘,但其实最高处不过十来米,像是地面被蚊子叮咬了一口,起了一个包。又像一个煎在锅里的荷包蛋,造型挺有趣,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设计的城市。

  白帝城这般奇特的修建是有历史原因的。

  史记记载白帝城建城之初是一马平川。在那个年月里,人族还在苦苦抵御着妖族和魔族的侵略。后不知谁发现了在南方森林里的妖族与魔族都在饮用这从城里流过的水源。

  当时的守城官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脑壳发热,竟派人从城里阻断了河流,企图干死那些怪物。

  清水河的上流乃塔姆江,哪是他们用泥巴和碎石能截断的。

  随着淤泥不断被冲击到这里,河床也越来越高,人们不得不加高河岸。

  几年的时间过去,两边的河岸已高出地平线一两米的高度。恰逢那年的雨季比往年多了一个多月,河水暴涨,官员们又疏于防范,在某个半夜的一声惊雷里,发生了可怕的事情,床榻了,河岸也榻了。

  而在这白帝城的县志里,是从未有记载过水灾的,就像平原发生地震一样,那么罕见。

  这一切都是愚蠢换来的。

  后来,百姓们问候了那守城官的祖宗十九代,又不得不再次去疏通河道,让清水河继续向南流去。

  但高出地面的河床不清理,依然还会有隐患存在的。新任的守城官认识到了这个问题,派了士兵与百姓阻断清水河的上流,又挖出分支引流,总共三万多人开始清理河床的淤泥。

  足足挖了一年半,才将这城内十多里长的河道还原成原先的模样。

  待一切完成后,切断分支,让上游塔姆江里的河水流向原先的河道。

  就因为之前的守城官一个错误的决定,消耗的时间、人力、财力就花费了当时白帝城五年的税收。

  可气、可恨、淦!

  清理出来的淤泥就堆积在了城内的空地上,跟之前那些无数百姓日夜赶工挑来加高河岸的土方和石头全部混在了一起。

  久而久之,这空地就形成了一个山丘。春去秋来,山丘从一片荒地变得野草丛生,蔓藤缠绕。又因此地罕有人来,便成了那些公子哥们打野战的好去处。

  后来白帝城因贸易发展,人口逐渐增多,这城中间空出这么大一块浪费了着实可惜。便有商人高价拿到土地开发证后,开始建造房屋出售。

  在岁月的变迁中,白帝城也经历过如今的局势,独立了出来。那些掌权者强征土地,在山顶修建了宫殿,而站在宫殿之上,便能俯瞰整个城池。慢慢的,白帝城所有的富人也开始向这里靠拢,形成了今天众星拱月的格局。

  在山丘上的房屋样式各异,户型精美,前庭花草树木,后院假山流水,都是应有尽有。房屋是绕成一圈修建,以此形成街道,远远瞧去,有点太极八卦阵的意思。

  可以看出,越往上,房子修的越奢华和气派。尤其是山丘顶的那坐金殿,在夕阳下格外耀眼,隐约还可见金顶上巡逻的士兵。

  宋弃疾一时看得呆了,在心底由衷的感叹这个城池真他娘的壮阔。

  白帝城乃西南第一大都,历史已有千余年。在最繁华时,整个城市的人口达三十万之众。而在天下大一统时,此城是守卫南方森林里妖族北上中原的重要军事大都。只是如今妖族和魔族已经式微,又适逢天下格局动荡,这偏居西南地方的白帝城虽让他们眼馋,但也有心无力,鞭长莫及。

  即便是已有千余年的历史,白帝城看去可并不破旧,反而给人一种历史的厚重感。

  站在城墙下,宋弃疾仰头观望,突心底生出一种匍匐感,越看越发觉得自己的渺小。

  可能是到了傍晚,又或是这里政局不稳,此时,城门口的官道上只有三两的行人,显得有些冷清。

  宋弃疾回头看了一眼牵着牲畜的结巴和长短脚,见二人低语着什么。又看向身旁的花胶,“你真的不怕被人识破身份?”

  花胶不耐烦道:“你都问了三四遍了。我混在你们人群中,只要我不显示出自己的妖力,或者遇到天火观的高人,我没那么容易被你们愚蠢的人类识破。”

  宋弃疾看了一眼她的胸,解释道:“可你这么大……不是,长得这么漂亮,哪会不引起别人的关注?”

  花胶老脸一红,娇嗔道:“臭男人,讨厌啦!”

  结巴流利的道:“帮主,别磨蹭了,你到底进不进?不进就撤。大男人老在门口磨磨蹭蹭的算他妈什么事?你在磨蹭天都黑了,要磨蹭等进了城再说,你想怎么磨蹭就怎么磨蹭!”

  花胶见他眉头紧锁,问道:“第一次啊?别紧张,放松……唉,就这样,深呼吸,慢慢的进去……”

  宋弃疾边走边听的花胶在耳边细言细语,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到了城门口还是不放心,拿过自己头顶的草帽让她戴上。

  结巴和长短脚驱赶着驮了满满八大箩筐的两匹马儿和两头牛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站在城门之下,宋弃疾不知是错觉还是被这巍峨耸立的城池给震撼到,心底有一种被泰山压顶的压迫感,双腿一颤,差点软了下去。

  花胶心明眼快,一把搀扶住了他,“撑住!还没进去了,不能这么快就玩完了!”

  宋弃疾深呼吸几口,对着他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行。

  此时,一士兵走了过来拦住了他们。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那士兵手按在刀柄上看着他们几人问道。

  宋弃疾深吸几口气,调整心态,嘿嘿一笑,“官爷,这些是我们自己在山里采摘的一些野果,味道还不错,准备进城里卖了换几个铜板。”

  “山货?什么山货?”士兵的目光在宋弃疾几人身上来回扫射。这不能怪他警惕,是宋弃疾他们几个看去实在不像好人,个个胡子邋遢,衣着豪放。

  “官爷,您瞧!”宋弃疾揭开竹篓的盖子,上面码放着一层由白霜采来的黄色野果。

  士兵随手拿起一个咬了一口,觉得味道还不错,便又抓了几个分给同伴。

  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结巴和长短脚心底却是在偷笑,看来帮主的确有先见之明。

  “按照规矩,本来要扣除你们一半的货物抵充税银,但见你们来一趟城不容易,就不要你们的果子了。这几箩筐至少能卖个三五两银子,就上缴二两抵充税银吧!”士兵一边咬着果子一边催促宋弃疾赶快交钱。

  宋弃疾心底暗道是遇到同行了,脸上却是笑呵呵的回道:“官爷,这几箩筐野果子能卖二两银子就不错了。你说的没错,我们这山高路远,来回城里的确不容易。等我们进城天都黑了,住店也要花钱的。明天也不知道卖不卖的完,你看啊,兄弟们喝水要钱,吃饭要钱,打尖也要钱,这二两银子可就没剩多少了,我们回去还要平分……”

  “打住,打住……”士兵见他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又打量了他们几人,都是穿的破破烂烂,实在榨不出油水,沉思了片刻,“交五百文吧!”

  宋弃疾重重一叹,看向身后的三人,把早已让他们故意藏好的铜板从鞋子、帽子、裤腰带里拿了出来,放在一起数了数,看向士兵苦着脸道:“官爷,只有一百三十个铜板……算了,我们不进城了。”说着,便赶着牲畜准备往回走。

  “唉……唉……一百三十个就一百三十个。”士兵无可奈何的道。

  宋弃疾恳求道:“能留三十个给我们买馒头吃吗?”

  “你……你是我见过最能讨价还价的人了,交了钱赶快进去吧!”

  宋弃疾连连道谢,说出门遇见了活菩萨,把那士兵一阵吹捧,这让他们很是受用,吹嘘自己不就是白帝城的守门神嘛,保卫着这一方疆土,造福百姓。分别时还告诉宋弃疾城里的哪几个客栈便宜又干净,哪个春楼里的姑娘水灵技术又好。

  几人转头进了城后,宋弃疾却是置自己的常识于不顾,在心底诅咒人家生孩子有两个菊花。

  华灯初上,街道上的行人接踵比肩,因主道足可并列八辆马车而行,倒也不显得拥挤。五颜六色的花灯,飘香的小吃,年轻男女追逐的嬉闹声,游客的交谈声,小贩的呦呵声,还有那城中远处传来的若隐若现的歌舞声,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白帝城夜间的生活是多么的多汁多彩!

  道路两旁参天的英雄树开着一朵朵血红的花朵,在将暮未暮的黄昏里显得格外的耀眼。

  “这花很奇怪,怎么都朝下而开?”花胶发现了异样,抬头打量着它们。

  宋弃疾也抬头看向那枝头血红的花朵,慢慢道:“相传英雄花开的时候,那些战死的亡灵便会附在花上,等待着自己的家人和爱人从树底下走过,只为再看他们一眼。”

  花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只是目光看着那些英雄花的时候多了几分敬意。

  一行人找了家实惠的客栈入住,让小二安置好牛马,他们自己将胡椒搬到屋里后,宋弃疾留下长短脚和结巴子在房间看守,自己则是带着花胶和一小袋胡椒样品上街去找收购商去了。

  白帝城是西南最大的都城,因有高额的税收和繁华的商业贸易,不仅没有宵禁,反而到了夜晚会更加繁华。

  宋弃疾和花胶在街道旁的小摊子一人买了两个烤饼填饱肚子后,便朝着入店时客栈老板所指的北市场而去。

  二人都是‘第一次’来到白帝城,走走瞧瞧,满是稀奇,一副活脱脱乡下孩子进城的模样。

  在经过一家名为春满园的青楼时,花枝招展的姑娘们在门口吆喝着生意,宋弃疾看的直流口水,想起那士兵说过的话,有些心猿意马。看了看门口的价格表,又摸了摸兜里后,只剩下十来个铜板不到,痛心疾首的哀叹了一声,哼道:“这种事情怎么能用金钱去衡量了……呜呼哀哉!”

  花胶笑呵呵道:“身体不好,就要穷当益坚!”

  宋弃疾充耳不闻,捂裆疾步而行。

  到达北市场后,已是月上柳梢,这里相比入城时的南大街要冷清许多,过往的路人都是一些卖苦力的百姓,或是背着行囊的脚商。

  宋弃疾看着街道两旁灯火通明的商铺,低声道:“待会我跟别人谈价钱的时候,你就用你的能力替我看看对方的底价最多能出多少,放机灵点啊!”

  花胶点点头,“我心灵性巧着了!”

  宋弃疾愕然回头瞧了她一眼,“看来这段时间没白教你,成语用的不错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