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机器的开始

我跟妖怪们的幸福生活 小土豆妹妹 4559 2020.10.22 21:31

  宋弃疾看到十三手中射出的蛛丝足有大拇指粗细,嘴中喃喃道:“女版蜘蛛侠?”

  红豆、花胶、铁男以及小妮还有白霜都站在一旁围观,也都对她的技能感到好奇。

  花胶独自走上前去,用手触碰了一下网丝,可却手指被黏在网丝上怎么也扯不掉。只好求助的看向身后几人。

  可即便是所有人像拔萝卜一样去拉花胶的身子,那蛛网只是展现出强劲的韧性,足足被拉了一倍有余的长度,不仅没断,还仍牢牢的粘住花胶的手掌。

  “痛痛痛……轻点轻点……别拉了……我的手……”花胶忙大呼道。

  “你们等等。”宋弃疾见状,赶忙回去拿了把剪子过来,但使出浑身力气后依然无法将蛛网剪断,并且剪子上的锋刃出现一个个钝口。

  他不惊在心中诧异这蛛网的韧性和强度,同时心中也开始思索该如何利用这难得的材料。

  宋弃疾看向十三,“你有办法没?”

  十三有些愧歉的道:“用火可以。但你们要小心别烧到她的手……我去捡柴火。”

  铁男闻言,一把捏住蛛网,火焰瞬间燃起。

  一股糊味在空气中散发出来。

  十三惊叫一声,看着铁男一脸稀奇。

  因蛛网还是处于被拉扯的状态,无数根比头发丝还细的网丝因受不了高温的烘烤,发出‘砰砰’的断裂声。

  到最后,蛛网断裂,变成了一根根类似白色的发丝在空中随风四处乱飘。

  铁男烧断两截,只剩一小把蛛网仍然黏在花胶手中,她噘着嘴,埋怨的在那用剪刀不停的剪着已经‘起毛’的蛛网。

  “帮主哥哥,这蛛网强度好硬,我刚已经让火焰的温度足可融化钢铁,它才出现断裂的迹象。”

  宋弃疾默默点头。

  十三走过去帮着花胶撕扯,不停的在旁道歉。

  说来倒也奇怪,蛛网的粘性对她来说好像无效。

  花胶见她那副难过又内疚的样子,气也消了大半,但一想是自己没问清楚就伸手去摸,也怪不得人家,“这么危险的东西你不早说,若是帮主好奇去摸了怎么办?伤了我倒是无所谓,伤了帮主那可就事大了,下次注意,知道吗?”

  十三连连点头,脑袋如小鸡啄米一般。

  她身后的阿七偷偷朝着宋弃疾望去,心中好奇,这个胡子邋遢,不修边幅的男人为什么会那么受到大家的爱戴了?

  宋弃疾正看着满天如柳絮一样飘飞的蛛网沉思,突喊道:“十三,你在射出一截蛛网出来,不用太长。”

  十三疑惑,但还是朝着前方的树干一扬手,蛛网发出‘啪’的一声轻响,已经牢牢的粘在上面。

  “帮主,你可别用手去摸啊!”

  “放心吧!我没她那么蠢。”

  花胶闻言,气的不停跺脚,连着那对小可爱也是上蹦下跳。

  这可把十三和阿七两个妹子给羡慕坏了,二人不约而同的低头朝自己胸前望去,有些心虚的双手抱胸掩饰尴尬。

  “铁男,你过来,用火烤一下,温度控制的低一点,烤制蛛网表面微黄就可以了。”

  “哦!”铁男这次没用手去抓,而是召唤出火焰喷射在蛛网上。

  过了十来息,白霜嗅嗅鼻子,“怎么有烤肉的味道?”

  铁男收起火焰,好奇道:“这东西烧不着吗?”

  “按理来说,蜘蛛网是可以燃烧的,它只是一种蛋白质,但十三射出的这种已经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了。”宋弃疾说罢,捡起一根枯枝按在蛛网上,但只要他一松手,枯枝就掉落,看来火烤的确可以去除粘性。

  他这才伸手将树上的蛛网给拉扯下来。

  同时,他发现蛛网只有黏在树干一面还有一点点粘手,但比之黏住花胶手掌时的那种粘性已有天壤之别。

  宋弃疾他用力拉扯一下,蛛网呈现出来的弹性以及恢复性,让他心中惊叹。

  他拉扯一会,将蛛网往空中一扔,奇怪的现象出现了。

  蛛网竟然随着微风在空中不停打转,巴掌长,拇指粗的蛛网在微风下,足足飘了约莫三十秒才缓缓落到地上。

  宋弃疾走过去将蛛网捡起,心中暗道:“这东西若是放在自己的年代,估计会被管控起来吧!”

  “十三,你一天能射出多少这么粗的蛛网?”

  “只要有吃的不停补充,我能一直射。”

  宋弃疾一把握住她的手,激动道:“你太厉害了!可真让人羡慕啊!”

  十三疑惑道:“帮主,每个妖怪都有不同的能力,在部落的时候,我这技能都被他们瞧不上。你怎么反而这么看得起我?”

  花胶嘲讽道:“他啊……他哪是羡慕你的蛛网啊,他是羡慕你能一直射。”

  十三先是一愣,转而那张青春健美的脸庞变得通红。

  连着阿七都羞的低下了头。

  宋弃疾白眼道:“你不说话会死啊!”

  花胶头一扬,嘴巴一歪,一副你能拿我怎么办的得意神情。

  “阿七,该你了。”

  阿七从怀里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琉璃瓶递了过去。

  宋弃疾接过一瞧,见是一种无色的透明液体。

  他揭开瓶盖,顿时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

  对于甲酸,宋弃疾只是知道它是一种有腐蚀性的化工原料,强还原剂,其作用并不大清楚,他也只瞧了一眼,就盖上了瓶盖,“这瓶能给我吗?我拿去做一下实验。”

  “拿去吧!反正我一天能分泌二十几瓶。”

  宋弃疾估摸了一下这个瓶子里大概有三四百毫升左右,那按照阿七的话说,那她一天至少可以分泌出八千毫升。

  突他看向阿七,“我有点好奇你是怎么分泌出来,嘴里吐出来的吗?”

  阿七整个人一下呆若木鸡,脸上红的像是猴子屁股一样。

  “不是嘴里吐出来的……是……是……”阿七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是又气又恨,支支吾吾半天后,对着宋弃疾一招手,示意他凑过来。

  众人只见到阿七在宋弃疾耳旁耳语了几句后,后者下意识的瞄了瞄对方平坦的胸。

  就在阿七以为对方会尴尬的走开时,宋弃疾突问道:“那你怎么哺乳后代?”

  花胶走过来推着宋弃疾的腰走开,“看把人家姑娘羞的!说你聪明嘛,你竟然蠢到问这种问题,蚁群只有蚁后能够繁殖。”

  宋弃疾恍然大悟。

  ※※※

  吃过午饭后,宋弃疾让花胶带着阿七和十三先熟悉帮派的领地,他则是一个人去巡视矿坑。

  临近年关,他不想再出安全事故。

  纵使花胶的治愈术有通天的本领,但只要死了,她是救不活的。

  来到昨日发生矿难的地点,工人们似乎没有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依然忙个不停,里面的木矿车在牲畜的牵引下,不时有一车车的矿石被拉出来。

  与工头正在闲聊时,突听到里面喊道:“浸水了!大家停工吧!”

  宋弃疾在洞口等了一会,便见到有五六个工人蹲在矿车里被拉上来。

  “什么情况?”

  “帮主来啦!打的太深,有地下水浸到矿坑里,要先排水才能继续作业。”

  宋弃疾站在一旁观摩,见他们就是用装矿的车不停运送积水。

  他琢磨了一会,交代大家小心些,便朝着下一个矿洞走去。

  一路询问过来,他发现五个矿洞,几乎都有遇到地下水淹没矿洞的情况出现。

  宋弃疾心里已经拿定注意,知道机器是该要制作出来了。

  来到小镇后,石头正带领工人在修第一期工程,地基已经完成,源源不断的材料被牛车运送过来。

  与石头交谈了一会工作上的事情,并告诉了他过年的假期时间已经定下,腊月二十三开始到正月初七。

  “你通知一下工人们,腊月二十三的中午有船运送物资过来,到时他们可以搭船回城。”

  石头点点头,“嗯!”

  “你回去吗?”

  石头摇摇头,“孤家寡人的,就在这里过年。”

  “家人了?不牵挂吗?”

  石头脑海里突就闪现过慕容婉约的脸庞,但他仍然只是摇摇头,“帮主,如果有个女人怀了你的孩子,但她不要你负责,并且说永远不想再见到你,你说这是爱情吗?还只是一场意外?”

  宋弃疾愕然,思索了好半天才道:“这就是爱!”

  石头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那日我转身离开的时候,分手说不出来,也许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

  宋弃疾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好,周杰伦,再见,周杰伦。”

  告别了石头后,他前往昨日受伤工人的家探望。

  几人倒已无大碍,只是还需要休养。

  宋弃疾对他们表示,若是想回去过年的就可以回去了,还一人塞了一两银子,算是误工费和过年的红包。

  那几家人都是感动的泪水直流,并且表示初八开工一定带熏腊肉和土鸡给他吃。

  而二狗子的媳妇更是拉着他到一边,说要把自己的妹妹介绍给他。

  “帮主,我妹妹可还是黄花大闺女,过完年就十五岁了,跟你正配,等明年开年后我带她过来让你们见上一面,要是瞧对眼,就把事给办了。”

  宋弃疾说我不喜欢年纪小的,二狗子的老婆先是一愣,而后红着脸说寡妇她也认识几个。

  “大嫂,好意就心领了,我还有事,就先预祝你们新年快乐。”他说罢,急忙走出屋子,踩着楼梯跑了。

  下楼之后,宋弃疾发现走访过的几户人家都对装修自己的房子好像没什么概念,屋子墙面就是完工时抹的泥灰,家具也就只有一张床和几把凳子。

  “要搞一个装修精品房出来,让他们有家的归属感,那样,才能留住人……”他想到这里,敲定主意后,但发现这件事需要排到年后才有时间去完成。

  眼下是要把机器给捣鼓出来,一是减少矿坑事故的发生,二是采矿效率也会提高很多。

  慰问完昨日的受伤工人后,宋弃疾又在工地逛了一圈,与他们吹了一会水,这才往山坡间的工房走去。

  来到工房门口,宋弃疾便见到在工房对面的山坡下面,一座窑口已经修建好一半。

  这是专门为生产水泥而建设的。

  每次铁男从那个铁盒子里出来时,宋弃疾见到她整个人灰扑扑就十分心疼。

  左思右想后,他突然想到景德镇窑口不就能超过一千度的温度吗?

  想到方案和画完图纸后,宋弃疾叫了四五个砌过窑洞的老师傅开工。

  看着已经完成一半的窑洞,他走过去细细打量起来。

  在整个窑室内,匣钵柱的布置成犬牙交错排列,而这样排列是因为交错排列阻力大,窑火停留时间长,可以保持温度,释出更多热量,提高窑洞内的高温。

  宋弃疾看着只差封顶和烟囱,估摸着不用到放假就可以完工。

  此时,韩梅梅正抱着一个泥磨出来晾晒,见到宋弃疾在前方,走过去道:“帮主有两天没来啦。在忙什么呢?”

  宋弃疾转过身,“这晒的什么磨具?”

  “老师按照帮主之前那把双管霰弹枪研发了一个很大的炮筒,这是炮筒下面的支撑脚。等晒干后,只要倒入铁水便成了。但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起炮筒的重量。”

  宋弃疾暗想野狗这是要造大炮啊,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走,去瞧瞧!”

  门口的炉子里正流出铁水,铁男站在一旁观望。

  而野狗手中拿着一根成人手臂粗的铁棍放到泥磨之中,固定好后,将一旁用石碾接好的铁水正要倒入磨具时,宋弃疾忙喝止道:“等等……”

  几人都是抬头望向他。

  “你这样去浇铸炮管会形成气泡的,炮筒很容易炸膛。”

  野狗讶然,“枪管也是这么做的啊?”

  “子弹里那才多少火药?再者我们也才只造了五把,并且用的是纯钢,发射的次数也不够,还采集不了炸膛的数据。炮筒就不同了,按照你放的这根铁管粗细来决定炮筒的内径的话,我猜炮弹的火药加上发射药至少估计得要半斤到八两,那瞬间的压力炮筒是承受不了的。

  还有,这种钢材硬度和强度都达不到能够发射大炮的合格标准。”

  野狗愣住了,“那我且不是白忙活了?”

  宋弃疾看着燃烧的窑口道:“倒也不是,做一个出来尝试也无妨,但铁水不能这么倒,要直接从窑口里放出来,滴落到磨具里,这样,等炮筒成型后,里面才不会有气泡。”

  韩梅梅点头道:“我明白了!帮主的意思是说就这么直接倒入铁水,这炮筒里会形成砖头里那样的细小孔洞,从而影响到整个炮筒的结构和强度。但为什么直接从窑口里放出铁水就不会形成气泡了?”

  “因为混入到铁水内的空气泡会因浮力原因上升到铁水表面并破裂排出,浇铸时铁水从下方排出时,就不会含有气泡。

  然而,还需要一个叫做冒口的部件协助,在铁水注入模型时,流经冒口,铁水内部的空气泡就能有足够的时间上升到铁水的上面,即使不能及时排出到铁水外部,也能够聚集到浇口及冒口处,最后,冒口只需要从铸件上被切除就可以了,而这也是目前我能想到解决铸件内部气泡的唯一方法。”

  宋弃疾说完,见王炸和高炮一脸懵逼,野狗与韩梅梅若有所思,便继续道:“这窑口里面有可以盛铁水的容器吗?”

  野狗道:“有是有,但不大,之前只是为了打造一些小部件才造的,不过我改一下就可以了。”

  “记得容器底部下面要留有一个阀,就像咋们浴室里的水龙头那样……算了,先帮你把这个弄好吧!等明天再去搞蒸汽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