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脱壳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397 2003.04.30 21:25

    粗如儿臂的红烛照的厅内一片明亮,李陵端着茶盅,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人。

  “你到底想得到什么呢?”二皇子李征用丝绸轻轻擦拭着手中的宝剑,似乎是漫不经心的发问。

  李陵有些羡慕的看着一身戎装打扮,英气勃勃的二哥。或许,这样的装束才是二哥的本色吧?天生的军人,他已经找到了自己毕生的方向。

  “那么二哥你呢?想得到的是这大唐的江山吗?”李陵反问道。

  李征摇摇头,手中长剑轻振了一声,发出隐隐龙吟。“我要的东西就是这个。驰骋疆场,破阵杀敌。我得到的已经足够了。”

  “是吗……”李陵被勾起了心头的思绪,眼神朦胧起来。

  “皇位不是我所要的,但我不认为太子有资格坐上去。”李征把长剑归鞘,打算挂在壁上。

  “那么,论治国的才能,或许三哥会是个好皇帝吧……”李陵自言自语道,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谁面前说话。

  果然,气氛片刻间凝重起来,李征英武的面庞变得肃杀了,他手按剑柄盯着李陵道:“这么说你打算转去支持老三了?”

  李陵没有慌乱,比起当时面对李沐风的感觉,此刻的压力显然小多了。烛光有些变弱了,他的身躯渐渐没入黑暗中。阴影处传来声音:“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谈不上倾向。若说支持,三哥比起你和大哥没有任何筹码,我何必去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李征面色缓和了下来,他走到烛台前将灯芯挑亮,道:“老三心机深沉,这一点我就极不喜欢。男子汉大丈夫,不敢明着较量,总背地里搞些阴谋诡计,算什么英雄?”说罢,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已经被烛光照的无处遁形的李陵,道:“说起来,这一点你们倒是很像。”

  李陵哑然失笑,道:“那二哥干吗不讨厌我?”

  李征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或许,我感觉不到你对我的威胁吧……”

  “是吗……二哥刚才还在说无意皇位吧?人真是贪心不足呢……”

  听出李陵稍微有些讥讽的口气,李征不屑的道:“你知道什么?若是太子坐上皇位,我便是死于他新政的第一个冤鬼,我不过是为了自保而已。若是老三登基……”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努力思索李沐风成为皇帝的情景,但最终还是挫败的摇摇头,道:“这人我从来看不透,想不出来他会有怎样的作为。”

  李陵呷了口茶,悠然道:“我现在可以回答二哥的问题了,那就是,我也不知道我想得到什么。”

  “你不知道?”李征有些怀疑的看着他,道:“怎么会有人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对于天生就是统帅的李征来说,完全不能理解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李陵苦笑道:“所以说,二哥。有时候我可真的羡慕你,一直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所以我和三哥,才是同一类的人吧……”

  “你说老三?”李征哼了一声,“背后扯别人后腿的人,不也是为了这个皇帝的宝座么?”

  “表面上很明显,确实如此。”李陵点了点头,“不过,他的内心,我想应该很茫然吧……这是我的感觉,因为……我们很像。”

  李征瞪着眼睛看了李陵半晌,突然爆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边笑边说道:“长安里女人的传言我看是真的,你有时还真像个雌的。”

  李陵以掌抚额,一脸的无可奈何。他扯开话题道:“对了,刚才我说的话,二哥可曾考虑?”

  李征收住了笑,目光深邃了起来。“你说长安可能有变。”

  李陵点点头。

  “那么,就听你的,这里的事情我先放一放,赶回萧关去。长安且由他们折腾吧……”

  铮的一声,雪亮的长剑再次出鞘了,剑锋把空气割裂开来,发出刺耳的鸣响。寒光一闪过后便告隐没,厅柱上的红烛突然矮了一截。李陵定睛一看,蜡烛中间的一段已然被长剑切割成细碎的残渣,顶端的蜡头却似乎半点力量也未曾经受到,直直的落到下面的一层继续燃烧着。这一手,李陵暗自叹服,自愧不如。

  李征紧紧的握住已经入鞘的宝剑,沉声道:“勾心斗角的事情毫无意义……最终,还要靠利剑来解决一切!”

  ※※※※※

  李征离开长安的理由十分直接,又毋庸置疑。边关传来的消息,突厥方面出现了大规模的兵力调动,这足以把满朝文武吓出一身冷汗。李建成立即下旨,令二皇子李征出镇萧关,总领关内、陇右、河东三道之折冲府兵。

  看着李征踌躇满志的领命而去,李沐风若有所悟,而太子也心头出现了一丝疑惑:“突厥有意入侵?我怎么事先没有得到一点消息呢……”

  对此持怀疑态度的还有尚书左仆射赵梦阳,不过此刻他已经无暇为这件事情分心了。光燕王殿下对他未过门的儿媳有意这个传言,已经足够他费尽思量了。

  这可怎生是好?赵梦阳来回在屋子里踱步,无数个心思在脑袋中打转,却没有一个管用的。正在此时,门口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雕花木门猛然被推开了。

  “什么事儿?慌慌张张的?”进来的正是赵泛,赵梦阳看到儿子一脸铁青,神色慌乱,心头不由一紧。

  “爹!儿子听说……”赵泛生的浓眉大眼,一张国字脸上此刻满是犹豫之色,想说的话在口边嗫嚅着。

  “听说什么?”

  赵泛一张脸涨得通红,猛地把牙一咬,道:“我听人家说,三皇子对陈家妹子图谋不轨,居然不顾君臣常伦,想要……”他声音本来就高亢,此刻心中愤怒,更是不觉得又抬高了几分,引得远处的家丁门房都不由伸着脖子朝这边张望。

  “放肆,燕王岂是你这小畜生可以随口诋毁的!”赵梦阳抬手给了儿子一记耳光,打的赵泛跪倒在地上,看着父亲呆呆的发愣。

  赵梦阳心中一阵不忍,可是马上又把这种情绪收敛起来。自己的儿子向来做事冲动,不思后果,此刻也该给他一点教训了。要是继续这样纵容下去,赵家灭门之祸就会由这张毫无遮拦嘴中招来。这三皇子手眼通天,高深莫测,岂是赵家得罪得起的?没准儿今天说的话,明天就写成折子到了李沐风的案头上!

  “你起来。”赵梦阳平了气,开始给儿子开解。“道听途说之言,不足为信。燕王乃是仁人君子,岂能做出如此的事情来。”说到这里,赵梦阳都感觉自己快被自己说服了。确实,依照李沐风的性情,这个传言实在太过荒谬。李沐风不近女色,别说没有立王妃,据说府中连个侍妾都没有。怎么突然转了性,强抢起别人的未婚妻室来?

  赵泛捂着脸不肯站起来,口中依旧不服气。“可是……”

  赵梦阳摆了摆手,止住了儿子的话头。眯起了眼睛低头盯住他,压低声音问道:“那么,退一万步讲,要是燕王真的要陈寒衣,你怎么办?”

  赵泛已经明白了父亲那记耳光的意思,不敢再高声说话。但是压低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却是让人听着格外难受,他咬牙切齿道:“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赵梦阳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不共戴天?你凭什么跟人家不共戴天?你有什么本事能和燕王不共戴天?”

  赵梦阳刻意把“燕王”这两个字咬的格外清晰,赵泛听罢呆了呆,颓然道:“不错,我确实没本事……可是,终究不能这么算了!不然,这天下还有王法吗?”

  赵梦阳森然道:“王法是李家定的,李家就是天!孩子,你看开点,不过就是个女人罢了,以后要多少有多少……”

  赵泛蓦的直起了脖子,一颗头像愤怒的公鸡般高高昂起,脸孔红的好像要滴出血来。“不行,不能这么算了!要我像您这样卑躬屈膝溜须拍马,缩着脖子活一辈子,我不如死了!”

  赵梦阳气的浑身发抖,左右开弓给了两个耳光,抬腿把赵泛踢了一个跟头。赵泛不屈的从地上爬起来,依旧跪的笔直。赵梦阳伸手还要再打,看到儿子肿胀的嘴角淌出血迹,心中不忍,手在空中颤抖了半天,终于浑身一阵的无力,瘫坐在椅子上。

  父子两一个坐着,一个跪着,半晌无言。不知过了多久,赵梦阳有些疲倦的声音响起:“这样吧,我这就去见见太子,看太子有什么旨意,然后再去趟陈家,赶紧把过门的日子定了……生米煮成熟饭,就算燕王是真的……那也木已成舟了。”

  赵泛垂着头,半天才低声说道:“爹……儿子错了……”

  赵梦阳起身向外走,从赵泛身边经过时,他停顿了一下。“孩子,你说的对,我这一辈子就是那个样子……可是照你的活法,恐怕连命都保不住吧……”一声叹息,人影已经消失在门外。

  赵泛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呆呆的跪着,突然间伸手给了自己两记清脆的耳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