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选择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568 2003.05.15 20:54

    李承乾望着地面上那柄沾了自己鲜血的利剑,幽幽的出神。刚才那一击他并非毫发无伤,秋水流波从胸口滑过,斜至左肩,挑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倘若能再深半寸,恐怕倒在地上的便是自己了。他苦笑了一声,原来自己也一样会流血的……自从剑术大成之后,已经太久没受过伤了吧,疼痛的感觉似乎已经淡忘了。

  “我要说一声佩服了……”李承乾止住了血,白袍已经被染红了一片。他收起剑,伸手拔起了秋水流波,抚mo着剑身道:“能以势剑的境界硬撼天剑,你还是第一人。”

  “天剑吗……”李沐风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最终无力的坐倒,斜倚在巷边的墙壁上。“人……就一定不能胜过天吗?”

  “人怎么能胜过天呢?”李承乾持剑上前了几步,斜射的阳光被他身体挡住,把他优雅和谐的轮廓镶上了一层金边。“天意是不可违的。”

  “是吗……即便那不是自己想要的,也一样不可违抗吗……”生死边缘,李沐风的心境忽然变得恬静安逸。无数忧伤的、快乐的往事从心头掠过,一幅幅灰暗的、明快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到底自己是来做什么的呢?一切的处心积虑,明争暗斗,也不是自己想得到的阿。“我的命运,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那么,就放弃也没关系吧……”他闭上了眼睛,尽自己最后的时间去回忆一切。

  李承乾手中的剑颤动了一下。“命运……真的不可违抗吗?”他抬头看了看天,阳光柔和的洒在身上,可心中却感到一片冰凉。面前闭目微笑着的李沐风,是不是悟到了什么呢?一剑下去,属于李沐风的命运之线会就此断绝了吧?或许,这就是他微笑的原因。那么自己呢?依旧要去争这个无所谓的天下,继续去牺牲更多人的鲜血?这样的命运也不是他想要的阿……

  李承乾忽然有一种怪异的想法,恨不得和李沐风异地而处,那么,自己或许也会笑着等待命运的终结。

  “为了表示敬意,我用你自己的剑结束你的性命。”他缓缓扬起了秋水流波,这一剑,终究还是要刺下去的。

  一幅清晰的画面在脑海里定格,绝世的素颜,轻盈的微笑着。李沐风浑身一震,猛的睁开眼睛。“等等!”

  李承乾一愣,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怎么,终究是怕死吗?”

  李沐风一阵的咳嗽,抬头看着他,缓缓的道:“我还不能死。”

  李承乾摇头道:“怕是由不得你了。”

  李沐风目光闪动,问道:“为什么要死的一定是我?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就让你死得明白。“李承乾道:“李建成的四个儿子,以你最有作为。倘若你登基,或者为谁辅佐朝政的话……恐怕我再也没有半点机会了。”

  李沐风长叹一声,道:“你就这么想登上那龙椅吗?”

  李承乾轻轻摇摇头,道:“不想。可很多事情,不是一个人所能随意选择的……”

  李沐风嘿嘿笑了几声,似乎牵动了伤势,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他放松身体靠坐在墙壁上,喘了口气道:“是李靖,长孙无忌和杜如晦他们要你来的吧?可惜想的太简单了!以为我死了就一切都解决了,可笑……”

  李承乾没有笑,他凝神看着李沐风,叹道:“至少你死了会比你活着好些……你还不了解,你以为秦王府在朝中的势力早就烟消云散了吗……”

  李沐风一惊,思索了片刻,冷笑道:“就凭这些吗?那样的话或许我活着更有好处。”

  “何以见得?”李承乾问道。

  “可以这样。”李沐风心中盘算了一下,道:“咱们可以且先合力而为,倘若我能得到天下,你可定都洛阳,天下一半由你主之。”

  李承乾突然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极为可笑之事,半晌才停歇。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一字一字的说道:“‘定都洛阳,陕西以东,由你主之,可自立天子旗号,如汉梁孝王故事。’这句话高祖曾对我父亲承诺过……嘿嘿,最终怎么样!”他突然杀机大盛,手中的剑嗡的一声轻颤。

  李沐风疲惫的闭上眼睛,缓缓的道:“上一代的事情,为什么非要我们来承担……”

  李承乾一愣,上一代的事情,下一代承担不是天经地义的吗?这还有为什么吗?他从来没有想过,也想不通。他迟疑了一下,还是举起了剑。

  李沐风闭目待死,他心头满是陈寒衣的倩影,此刻他真的想和她再见最后一面,告诉她自己存在的目的,告诉她自己心中的热情,亲口说一声:对不起。

  李承乾从来没有这样犹豫过,他知道,只要一剑刺下去,就再也没有挽回的机会了。为什么,非要杀死他呢……这天下,真的这样重要吗?他紧了紧手中的剑,咬牙下定了决心。

  突然,一丝征兆袭上了他的心头。有人?他猛然回头,远远的巷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面色苍白的看着他手中的利剑。

  “李兄……你打算做什么?”顾少卿向前走了几步,目光直直的盯着李承乾。

  李承乾一惊,自己刚才思绪万千,心神激荡之下,竟没有发觉顾少卿到了附近。他叹了口气,手中长剑缓缓回转,折射出晶莹的光采。“你都看到了,我也不必解释。”

  顾少卿朝李沐风走去,和李承乾擦身而过,一瞬间两人生起了莫名的感触。顾少卿拦在李沐风身前,坚定的道:“李兄,我已经投入了燕王府,燕王乃是我的主上,若要杀他,请先杀我。”

  李承乾凝视着长剑悠悠的出神,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

  顾少卿又道:“李兄,我是为万民请命……李兄如为了一己之私而毁了大唐的基石,将置天下苍生于何顾?”

  李沐风静静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动作。

  李承乾突然一笑,问道:“兄弟,你什么时候进了燕王府的?你又怎么肯定他就是这万民的救星?”

  顾少卿正色道:“燕王胸怀天下,坦荡仁厚,擅治国方略,若能掌握天下,当是万民之福。”

  “是么?这不过是成王败寇之言罢了……”李承乾笑了一声,神情异常没落。“那么我呢?你怎么知道我就不能?”

  顾少卿叹了口气,道:“李兄,我知道你志不在此,勉强而行,焉能治理的好天下?”

  李承乾神色复杂的看着顾少卿,仰天长叹一声,随手将秋水流波一掷,登时贯入了地面。他转身向外走了几步,突然回头问道:“你刚才说的……算数不算?”

  李沐风一愣,这才反应过来,颔首道:“自然算数。”

  李承乾似乎松了口气,又朝顾少卿道:“兄弟,保重。”说罢一转身,飘然而去了。

  李沐风望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一阵的出神。良久才吐出了一口气,朝顾少卿笑道:“少卿,你来的正是时候……你怎么会到这里的?”

  “天意吧……”顾少卿来到这里全因为失魂落魄的一阵乱走,这时候想来真觉得似乎是上天的安排。“殿下,你要不要紧?”

  “又是天意吗……”李沐风被顾少卿搀扶着站了起来,苦笑道:“看来是上天惩罚我不敬神佛吧。”他暗自运真气检查了一下身体,没有什么外伤,主要是五脏受到了震动,外加有些脱力,修养一阵就好。

  “无妨,没什么大碍。”他一边搭住了顾少卿的肩膀,一边靠着墙,勉强站了起来。忽然问道:“那个李承乾……你认识?”

  顾少卿看着他,目光坦诚,“不错。”

  李沐风点点头笑道:“幸好你认识,不然怕是咱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顾少卿摇头道:“李兄怕是一直心头犹豫,否则定然不会放弃。”

  李沐风道:“不错,你的出现给了他一个放弃的理由。”

  “还有一个理由。”顾少卿皱眉问道:“李兄临走时问的,殿下到底许诺过什么?”

  李沐风淡然道:“将来的一半江山而已……”

  “什么?”顾少卿骇然道:“这怎么行?”

  “命都保不住了,还要天下做什么?”李沐风一笑,道:“再说,这天下还不一定落在我手里呢……”

  “若是……”顾少卿犹豫了一下,问道:“若是殿下当真得了天下呢?”

  李沐风似乎随意的瞟了顾少卿一眼,悠然道:“将来的事情,谁又能保证呢……”

  沉默了片刻,顾少卿望着李承乾消失的方向道:“其实……李兄并不真的想要这半边天下。”

  “是了。”李沐风点头道:“对他来说,这不过一个理由,用来说服他背后的势力罢了……”说到此处,他突然问道:“少卿,你刚才说我‘胸怀天下,坦荡仁厚’是么?”

  顾少卿一愣,忙道:“少卿此言出自真心,并非谄媚。”

  “这我知道……”李沐风叹了口气道:“只是,我怕你将来会失望,其实你不了解我这个人……”

  顾少卿有些茫然了,不能理解李沐风这句话的含义。天渐正午,春guang越发明媚起来,沐浴在阳光下的两个人,此时正各怀着心事。对于顾少卿来说,辅佐燕王,安邦定国是他最大的愿望。而对于李沐风来说,在生死瞬间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的目标,那就是陈寒衣,为了她自己将不再迷茫。那么以前那些处心积虑的布置,争夺天下、民主治国的想法一时间似乎变的可有可无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