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变天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594 2003.10.15 23:52

    “你收了人家多少好处?这样的一共取了几个?”李建成死死盯着李义府。

  李义府额头上汗珠子直淌。要是自己全都担下来,科考舞弊的罪名恐怕要陪上一条命。可若攀咬出太子来,就算现在能苟延残喘,将来也定然活不成!他偷偷抬眼看了看太子,却见到太子眼中精光闪动,朝他冷冰冰的说道:“皇上问你话呢,你可要据实回答!”

  李义府一咬牙,叩首道:“李义府深负皇恩,此次科考一共取了五名白丁,收受……”他顿了一下,并不清楚太子到底受了人家多少钱,于是咽了口吐沫道:“收受财宝无数,实在罪该万死……”

  “好嘛,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李建成冷笑着,他现在心中明镜似的,当然知道太子也脱不开干系。不过眼下李义府一个人全都认了,他也乐于大事化小,不想和太子撕破脸皮。

  他转头朝李沐风道:“这事情你有功劳,你说说怎么办?”

  李沐风欠身道:“儿臣看这件事明显是李义府以权谋私,只要惩戒他一人也就够了,不宜株连,以防构陷。”

  “恩,就这么办吧。”李建成点点头,目光斜扫了一下太子李志,问道:“你看如何?”

  太子被看得打了个哆嗦,陪笑道:“三弟聪睿仁厚,办事得当。儿臣看这样解决也是最好的。”他嘴上夸着李沐风,心里却异常的腻歪,如同吞了只苍蝇般的难受。看着李沐风悠然自得的笑容,恨不得扑上去掐死他。

  “恩。”李建成满意的点点头,挥挥手道:“把这人给朕拉下去,看着就心烦。”两旁早有武士过来,把瘫坐在地的李义府扯了出去。

  “这酒吃的没什么味道了……”李建成朝外面走了几步,回头道:“太子就替朕招呼一下大家吧,风儿陪朕出去走走。”

  李沐风应了一声,随后跟着出去了。不用回头,他已经能感受到一道恶毒的目光从背后射来。

  延嘉殿前有条金水河,水流波光粼粼,潺潺的流入北面的安礼门。李建成一路无语,只是沿着水流慢悠悠的走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李沐风只好随后跟着,不敢轻易插话。不多时,两人已经穿过安礼门来到了西内苑。

  西内苑只规整出靠近皇城的一小部分,其余地方一片荒凉。李建成似乎走得累了,选了个石亭坐下,李沐风在一旁垂手而立。

  “你做得很好阿。”李建成看着他,缓缓的说道:“太子却甚是让朕失望……”

  李沐风心中一喜,脸上却露出惶恐的神色,道:“父皇错爱了,儿臣不敢和太子比较……”

  李建成摆摆手,止住了他下面的话。“这几年常听臣下夸你,仁厚温润,又精明强干……现在看来,确实不假,要比太子强上不少阿……”

  李沐风猜不透李建成话里的意思,不敢随便接口,只是静静的听着。

  李建成叹了口气,又道:“今天的事情你就做的不错。我也知道是太子主的事,却不能轻易动他。储君也算是国之根本,若地位不固,不要说外敌,你们兄弟几个也早就闹翻了吧?”说到此处,有意无意的斜了李沐风一眼。

  李沐风心头一寒,才发现自己一直把李建成看的太简单了。一个随着高祖皇帝征战多年,打下大唐江山的人岂会无能之辈?恐怕自己兄弟四人私下的争斗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李沐风想到这里,慢慢的说道:“太子和二哥不和,是朝廷共知的事情。倘若大哥失势,想必就无人能压制二哥了。这是儿臣的一点拙见。”他把李建成所谓的争斗巧妙的转移到太子和二皇子身上,不落痕迹的让自己抽身而退。

  “是这道理。”李建成感慨着道:“为什么我到现在也没给老二封王?你四弟都是吴王了!要论你们兄弟,老二功劳最大,也最需要压制……长安离不开他,可总不能封他关中王吧?”

  李沐风心头一动,李建成这是在传授他治国御人之道?此中的含义可值得玩味……

  “要削弱大哥和二哥在朝中势力,也不是没有法子……”李沐风语气犹豫,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

  “哦?”李建成眉毛一挑,忙道:“说来听听!”

  “现在左右仆射把持朝局,中书门下形同虚设。”李沐风说的很慢,仿佛说出的话都是经过逐字逐句的斟酌思考。“父皇也清楚,秦相和赵相分别是大哥和二哥的人。若逐渐削他们的权……”

  李建成眼睛一亮,思索着道:“这是个法子……不过需要从长计议……”

  李沐风笑道:“左右仆射同时议政,多有争执,要寻个差错还不容易?两人同时处置,旁人也说不出什么。此后父皇可重用中书令房玄龄,令其他人不可轻易入政事堂。”

  “好主意!” 李建成附掌而笑,看着李沐风意味深长的道:“说起来,我也曾经想要立你为太子的……我这几年身子一直不大好,你好自为之吧!”说罢站起身,唤了个太监引路,径自去了。

  李建成临走前的话让李沐风大喜过望,飘飘然如坠云雾,一时间也理不清心中的感觉,他吸了口气,朝荒凉空旷的远方望去。那里应该是大明宫的所在,只是如今还没有兴建。他突然心中充满了自信和力量。他相信,再也不会有大明宫了,历史已经因他而发生了改变,一切都将不再相同。

  ※ ※ ※ ※ 尚书左仆射赵梦阳觉得最近的一段时间颇有些不顺,或许自己真的该去拜拜佛,求个吉祥?他回想着昨天在政事堂的事情,满心的不是滋味。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自己照例和秦仲意见相左,争执不下。不知怎么的,皇上突然脑了,着殿前武士将两人轰了出去,要不是走得快,没准一顿庭杖就会挨上!就算如此,这人也算是丢到了家。唯一值得欣慰的,秦仲一样被滑稽的赶了出来,想到那张窘的通红的脸,他的气也平了很多。

  “臣赵梦阳入见——”他禀告了一声,迈步就要往政事堂里面走,谁知殿前武士把手一横,拦住了他的去路。

  赵梦阳腾的火了,郁结在心头的怨气立刻爆发了出来,话从牙缝里冷冰冰的蹦出来。“你敢拦我?谁给你的胆子!”

  那人有些发慌,脸色变了变,道:“下官不敢,这是陛下吩咐的,也不只赵相您一个人。”

  赵梦阳一愣,这才发现不远处秦仲在不安的徘徊着,显见也是被挡在了外面。

  皇上的气还没有消?赵梦阳自觉语失,点点头道:“陛下也不让你们给通禀吗?”

  那人有些犹豫的说道:“陛下没说,下官也不敢问……”

  赵梦阳茫然若失,信步走到了秦仲身旁,此刻的两人还真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他皱着眉道:“秦公,你看皇上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秦仲冷冷的道:“怕是皇上要收权了……”

  “怎么会?”赵梦阳觉得浑身不自在,自顾自的说道:“想来是皇上火气未消……”

  “算了吧!”秦仲挥手打断,看了看四周,沉声道:“皇上有什么火气?就咱们那点事儿?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

  赵梦阳还待说些什么,政事堂的大门此刻突然打开了,中书令房玄龄踱着方步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两人对望了一眼,连忙凑上前去。赵梦阳先施了一礼,道:“房大人,不知皇上的气消了些没有?”

  房玄龄看了看两人,轻轻笑道:“两位大人不要急嘛。我看这几天皇上火气重,你们二人当面争执,惹的皇上心里烦躁,也难怪会生气。此刻不见你们,想必也有皇上自己的考虑……二位大人不妨先回去呆两天,等皇上气过了,估计就自然没事了。”

  赵梦阳看着房玄龄,心中暗自佩服。此人不愧是浮沉宦海多年,当真说话滴水不漏。此番又是“想必”,又是“估计”,闪展腾挪,就是没个肯定的答案,一套子话,说了等于白说。

  “那……”听到这番话,秦仲两条粗黑的眉毛锁到了一起。“皇上有没有说让我们什么时候进见?”

  房玄龄呵呵一笑道:“秦公,你是糊涂了吗?早朝上不就能见着皇上了吗?谁说不让你们进见了?”

  秦仲冷哼了一声,道:“房大人真会拐弯子,我问的是政事堂。是不是不打算让我们议政了?”

  房玄龄微微一笑,对秦仲的态度毫不在意。“这个不是我们臣下能问的……想必不会吧?”

  秦仲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拱了拱手,告辞而去。赵梦阳在一旁听着两人的答对,隐约找到了一丝眉目。怕是皇上真的要收权了?中书令房玄龄能进出政事堂,自己和秦仲就不能!说起来,只是这房玄龄不属任何派系的缘故吧?

  赵梦阳和秦仲的猜测果然成了现实。几天以后,李建成传出了旨意,今后尚书左右仆射不得随意进入政事堂,若奉诏议政,须冠“同中书门下三品”之衔。其他官员亦可奉诏议政,冠“中书门下平章事”之称。这些变动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中书令房玄龄,朝中权力渐渐的集中到了他的手中。而尚书左右仆射地位甚为尴尬,二品大员却非要冠上三品的官衔才能入堂议政,不能不说是一个讽刺。

  “好啊,老三,咱们走着瞧……”此时的东宫,太子正狠狠的把手中一张空白名刺揉成了一团,上面依稀可辨的是燕王府朱红的印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