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刺王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366 2004.02.03 12:58

    “叮”的一声,李承乾势无可挡的凌空一击竟被一侧伸来的长剑挑开!一股沛然的真气自剑身传来,让他身形一滞,一个翻身落向了地面。

  李承乾心头骇然,刚才是自己毫无保留的全力一击,竟然被人尽数抵挡下来!虽说那人出其不意,用的是巧劲化解,可这份功力也该不下于燕王李沐风了!

  他知道,宫廷之中,能有如此身手的只有一人!

  黄罗伞已被两人接触时产生的巨大冲击掀飞,龙辇上显露出两个人,一个自然是李建成,边上还有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穿了一身又似道袍又似官服衣衫,手中持一柄长剑,本该从容不迫的风度早已不见,胸前起伏,脸色却是苍白如纸。

  李淳风……李承乾瞳孔骤然收缩,他无视地面上刺过来的长枪利剑,好似背后长眼般在一只枪头上用脚轻轻一点,便如同一只离弦的箭矢,再次射向李建成!

  接下李承乾全力一击毕竟要付出代价,李淳风只觉得气血翻腾,好久没缓过气来。却见李承乾似乎毫发无伤的再次攻来,心头不由得一凛,天下竟有如此高手!

  李建成却没有太多的慌乱,他也早已拔剑在手,凝神摆了个御敌的姿态,那气度身形,竟颇有高手之风。只是,就如同他手中那镶满珠玉黄金的配剑一般,他多年不用的武功究竟还能保持多少锋利,谁也不清楚。

  “锵”的一声,两剑再次接触,李淳风踉跄着后退两步,辇上空间不大,也就能容两人站立,他这一退便一脚踩空,自龙辇上跌了下来。李承乾却是不动如松,脚已然踏在辇上,和李建成几乎面面相对!只是不易察觉的,一缕鲜血自他嘴角淌出,滴在洁白的长衫上,如在雪中绽放的红梅。

  李承乾的剑法圆融自如,顺应天意,的确称得上是绝世无双。但要是不让他因势利导,单凭功力硬撼,也不见得比李沐风能高出多少。此番为了抢上有利位置,他毫无机巧的同李淳风硬对一剑,又不能借后退缓解冲击之力,已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李建成目光一闪,突的刺出一剑,竟是迅捷如电,这几十年处尊养优的生活居然没有让他放下功夫,似乎还大有进境。不过李建成再怎么高明,在李承乾面前也不值一提,他反手一剑,已经封住了李建成的来势,一缕寒芒顺着剑尖吐出,直射向李建成的前胸!

  李建成似乎早有预料,放脱了手中宝剑,腾的朝后越去,只要落入那千名侍卫当中,李承乾纵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下手。李承乾怎可给他逃生的机会,连人带剑冲向尚在空中的李建成,他好似化成一道长虹,后发先至,眼看就要把大唐的天子凌空贯了个对穿!

  这一连番的事情,犹如兔起鹄落,闪电经空一般,等闲人尚未回过神来,一切却要尘埃落地了。早在李承乾出剑刺杀之际,李沐风脑子里便转过了千百个念头,待李淳风出手将其拦下,他已然打定了注意。

  李沐风纵马前驰,同时大喝一声:“薛礼!”

  薛礼策马跟上,闻言把震天弓擎起,手臂突地一晃,一只长箭已然电射而去,旁人只看到弓弦轻轻的颤动,全然不知这一箭是如何发出去的。

  若说李承乾飞越这百步距离只用了一瞬,那这一箭似乎没有用任何时间,只见弓弦一抖,长箭已经射到李承乾背后。此时的李承乾,刚刚在空中追上李建成。

  李承乾没有听到半点破空之声,却觉得背后杀气透体而来。他不得以挥剑反拨,那只长箭一触之下立刻改变了方向,猛的刺入一名侍卫的身体,将他钉在地上,不停的扭曲着身体,好像被长钉穿刺的壁虎。李承乾却也被这一箭之威所阻挡,落向了地面。李建成此时方才着地,站在了侍卫当中。

  “保护皇上!”太子李志似乎此时才回过神来,大喊一声,众人如梦方醒,一下子把李建成簇拥到了当中,十几名文官显然不及武将镇定,东奔西走,乱成了一团。

  李承乾才一落地,李淳风突然闪出,宽大的袍袖一甩,化成好似一只飞舞的蝙蝠,围着李承乾猛然绕起了圈子。他手中长剑洒出点点寒光,犹如银河泻落,群星摇曳一般,越来越快,渐渐好似凝成实质,变成一只雪亮的银球将李承乾包裹在其中。

  若在平时,李承乾完全可以不必和他硬拼。只要稳稳守住,待他力竭之时加以反击便可取胜。然而他明白李淳风的用意,不欲伤敌,只求能够拖住他。到时候数百名侍卫一围,别说行刺皇上,便是脱身也难。

  想到此处,李承乾一声长啸,剑光在周身缭绕而起,化成一道亮晶晶的银虹,冲破了李淳风的剑网,硬生生拔到空中。此时,李建成正在众多侍卫簇拥下缓缓后退,更多的侍卫则迅速包围上来。

  李承乾上纵之势刚竭,正待换气之际,心头却忽现警兆。侧目扫去,一只长箭在阳光下带起一溜寒芒,转眼而至,转眼已然射到左肋!

  薛礼这一箭选择时机极好,此时李承乾身在空中,势无可避,眼看便要如一只大雁般被这神弓射落。所有人都盯着这一幕,就连已经退到远处李建成也不例外。人人都觉得,李承乾已经是个死人了。

  李承乾突然一口鲜血喷出,脸上红芒一闪即逝。也不知怎么的,他居然凭空将身子一转,以毫厘之差让过了这只必杀的箭!在利箭自身边飞过之际,他手中的长剑突的搭上了箭杆,如同粘黏在上面一般,手腕猛然抖动下,长箭竟然改变了方向,以更加迅猛无伦的速度飞向李建成!

  刚才这一切对于李承乾来说,是他武学的极至发挥。他不惜用损耗精血的方法瞬间提升自己,那一刻开始,时间似乎都变慢了。他似乎在用缓慢却又迅速的肢体来舞蹈,又像在牵引着一条细微无比的丝线,编织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他不能失误,任何一个错失都会让自己再没有重来的机会。

  然而,他成功了。这只箭在薛礼和李承乾这两大高手的联手作用下,达到了不可思议的速度,竟然超越了人眼所能捕捉的极限,又似乎脱离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当人们还在错愕的看着他如何躲闪之际,那只致命的长箭已然到了李建成胸前!在人们以为自己安全的时候,往往是最危险的。

  李建成只看到李承乾长剑一抖,便觉得胸前一阵寒气袭来,他下意识的一闪,那只箭已然从右胸上方靠近肩胛之处透体穿出,留下了一个鲜血淋漓的血洞!

  所有人都静了下来,不可置信的张大了眼睛,却是表情各异。李建成缓缓跌倒,黄土腾起一阵尘烟和几滴鲜血;几面旗帜被惊恐的旗手抛落,无力的慢慢倾倒;侍卫们茫然的挥舞着刀兵,拨挡着早已不存在的飞矢;李沐风和薛礼正在策马狂奔,马蹄声敲击着人们心头,竟是如此的悠远缓慢。

  就像一部黑白电影的慢镜头,突然天地间失去了颜色和声音,一切都如此缓慢和寂静,只有单调的马蹄声在为它打着节拍。

  大唐皇帝遇刺,李建成倒下了,尘埃落定。

  “父皇!”太子猛的抢上一步,把李建成从地上抱了起来,侍卫顾不得刺客,只是匆忙的结阵,把李建成护在当中,怕李承乾再次攻击。几名文官早已乱了方寸,跌坐在地上号啕大哭,那威武的仪仗,庄严的气氛已经不复存在。

  这一箭的位置并不致命,只是伤口太大,让人触目惊心,不知如何处理。

  “快回城,招御医!”此番跟皇上出城的官吏虽多,真正的大员只有一个房玄龄,也只有他还略微掌得住,喝骂道:“快护送皇上回城,皇上没事儿,哭什么哭!”

  昏迷不醒的李建成被御前侍卫背在身上,近百人护在周围,一起纵马驰回。房玄龄也带着一班大臣紧随而去,太子李志却是没动,他冷冷的目光扫向前面,刺客已然趁乱遁走了,李沐风就在不远的前方勒马凝立。

  “燕王李沐风,指使刺客公然刺杀皇上,罪不可恕,给我拿下了!”太子一字一顿,好像在对着全天下宣布。

  余下的众多侍卫似乎找到了一个发泄点,全都拔出了刀剑,慢慢围向李沐风和薛礼,蓄势待发。

  “慢!”李沐风一挥手,冷冷的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说刺客是我指使?”

  “证据?哼,刺客躲藏在你燕王家将当中,还不是你的人?”

  “哦?”李沐风冷笑道:“焉知不是大哥你派在燕王府的卧底?这种事情太子做得不算少吧?”

  “你还狡辩?那刚才的一箭,可是这薛礼所射!谁知他和刺客不是串通好了设局行刺!”

  “你说什么?”薛礼大怒,扬弓喝道:“我便射你一箭看看,你倒试试怎么和我串通!”

  太子闻言一惊,向后退了几步,喝道:“还敢行凶不成!给我拿下!”

  八百名侍卫一拥而上,便想擒拿燕王,却见李沐风身后的队伍也已经涌上前来,将李沐风和薛礼护住,双方隔离几十步,怒目而视,两千人在咸阳桥边僵持起来,形势如同一张拉满了的弓,一触即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