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别离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496 2004.02.14 15:57

    李沐风蓦然抬头,箭雨如黑云压城,铺天盖地而来。他深吸一口气,秋水流波陡然震动起来,化作一团青濛濛的光球,淡如水雾。只听一阵急促的金铁交击之声,那疾速穿刺的利箭竟被纷纷磕飞,却无一只能够近得了他方寸之地。

  薛礼一声怒喝,雪亮的战刀化作一片刀山相仿,磕的箭雨四散。一不留神,一只流矢穿入马腿,战马长嘶一声,人立而起,硬是将他掀在地!薛礼身躯刚一着地,连续几个翻滚,躲在了战马身后。那随他转战千里的健马悲鸣倒地,身上插了十数只短矢。薛礼乃爱马之人,虽躲过一劫,心中却悲痛无比,双目尽赤。眼见对面一轮箭雨初歇,攻势稍见零落,薛礼的震天弓以不易察觉的速度抖了几抖,对面的禁军已经有连续三人从马背上被贯穿到地下,如同钉在墙上的壁虎,死的凄惨无比。

  数千禁军竟被这威势吓的一阵胆寒,纷纷勒马徘徊在薛礼的射程之外,不敢近前。这也给李沐风一个喘息的机会,若薛礼射不到他们,十六卫的禁军更加威胁不到他了。

  “林凡!”李沐风猛然回头,却见一直护在身旁的林凡肩膀中了一箭,生生的贯穿了肩头,鲜血淋漓,好不吓人。

  “不妨……”林凡面色惨白,挥刀砍断箭杆,将羽箭从另一端拔了出来。也不顾包扎,黯然道:“燕王,弟兄们……”

  李沐风环视四周,却见众多侍卫已然没有几个不带伤了,更有数人身中数箭,早已毙命。

  “此仇必报。”李沐风眼神淡然的扫向对面,却令人不寒而栗。“趁他们还没攻过来,赶快撤过咸阳桥。”

  太子见薛礼三箭威震全军,几千人硬是不敢上前,心头又惊又怒。他拔剑在手,怒喝道:“凡退后者,定斩不饶!”

  前军在连续催促下,先是一阵的骚动,几千名骑手齐声呼喝,再次冲杀而来。众人虽张弓搭箭,来势看似迅猛绝伦,却个个在心头祈祷,希望自己不是薛礼的第一个目标。

  此时,李沐风和薛礼等人已然在军士的簇拥下退上了咸阳桥。桥头断后的几百名弓手乱箭齐发,冲在最前面的几十名禁军连人带马滚倒在地,后面的骑手纵马高高越起,举弓还射。顷刻间,燕王府这边也倒下了一片。

  太子眉头紧锁,他看李沐风眼见要过了咸阳桥,心头恼恨异常。如此大好时机,若是还不能将李沐风击杀,此后还如何克制他?要是让他安稳回返幽州,必成心腹大患!

  正想到此处,背后一阵大乱,太子吃了一惊,猛然回首,发现又一支人马踏着滚滚烟尘,自背后飞驰而来!旗帜上,赫然是南衙禁军的旗号!

  太子顾不得理会李沐风,忙召回前锋,结阵以待。片刻间,对面大军已至,领军一人年纪轻轻,生的气宇轩昂,威风凛凛,不是二皇子李征是谁!

  “二弟,你意何为……”太子沉住了气,却感到脊背一阵发凉。莫非,长安局势有变,已经被二弟控制住了不成?

  “大哥。你和三弟这是在做什么?”李征在马上欠了欠身子,算是行了礼,语气却冷冰冰的,让人不知深浅。

  不对,若是他控制了长安,何必出城迎我?只要等我和老三拼个两败俱伤,回城伏击便是……太子李志心头暗自盘算了一番,觉得形势或许并没有自己刚才想的那样严重。

  “二弟,你来得正好。”太子拖长了声音,眉宇间倒颇见几分坦荡,“老三指使手下刺杀父皇,想必你也是知道了……”

  “父皇伤了,我倒是知道的。”李征毫无顾忌地策马离开本队,渐渐靠近太子,“可要说三弟指使,这倒没听说。”

  “哦?你说我强加罪名?”

  “不敢。”

  李征和太子静静的对峙,眼神像冰山般坚冷。太子冷笑了一声,漠然看着他,丝毫也不躲避。两人似乎已经习惯,这种情景,发生的次数实在太多了。

  “不管如何,老三绝不能走。要是他清白无辜,何必畏罪潜逃?”太子回过身子,和李征对峙实在太耗精神。他看到李沐风已经安然渡过了咸阳桥,王府侍卫在桥头严密布防,利箭闪着寒光,好像一只蜂窝,轻轻一碰,就会被无情的蜇伤。

  已经错过了击杀李沐风的大好时机。他心头暗恨李征,却又不断提醒自己要心平气和。既然目前已经找不到机会,索性也不着急了。

  “要是有人刀枪相向,怕是大哥也避之不及吧。”李征话露讥讽,他极是看不惯李志这等嘴脸。不过,他也并不喜欢李沐风,在很多时候,这个三弟和太子也十分相似,同样喜欢玩弄阴谋诡计。

  可他并不希望李沐风这就离开长安。李建成重伤,生死未卜,眼下他需要一个能帮自己控制局面的人,好和太子掰一掰手腕。李沐风无疑是最好的人选,至于那个机灵古怪的四弟,总给人一种靠不住的感觉。

  “老三,你为何遣人谋刺父皇?”李征单人独骑来到咸阳桥头,对前方浓重的杀气似乎毫无感觉。他的目光透过人群的层层护卫,无视致命的弓矢,似乎那千百人并不存在,前方只有一个李沐风。

  真是绝世名将的气度。李沐风心头暗自赞叹,却又一阵黯然。或许有一天,这兄弟两人也终究要对阵疆场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李沐风走上桥头,和李征遥遥相望,两人之间,再无其他阻挡,只有滔滔的渭河水依旧喧嚣,向东方奔流而去。

  “即便如此,你也不能走。”李征低头望着河水,阳光碎金般洒落在水面上,跳跃不止。他轻轻眯起了眼睛,“父皇伤重,你就在此时一走了之吗?”

  “我若进了长安,怕是再也等不到父皇伤愈了。”

  “我可保你无事。”

  “二哥还是先保自己无事再说吧。”

  “你什么意思?莫非信我不过?”李征突然抬头,眼神蕴含着一丝愤怒。

  “二哥,我一直很敬重你。”李沐风放低了语调,声音极是诚恳。“你和我们不同,没有宫庭里陈腐的习气。可也因此,你把一切都想的太直接了。”

  李征静静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李沐风回头扫了一眼,眼神中升起了一缕暖意,继续道:“眼下的长安,我是决计不能再留了。或许我伸开双手,能做到仅仅是保证自己的安全吧……可有些东西一旦失去,就算赢得了天下,又能如何?我不想做这个赌博。”

  “这长安,这江山,就留给你和大哥去争夺吧。而我,有更加重要的东西要去保护。”李沐风微微一笑,淡如清风。和天地江河浑然一体,如青衫书生负籍远行前的淡然回眸,真的要告别了。

  这长安么……李征有几分诧异,似乎又有几分羡慕,他定定的看了李沐风好一会儿,突然拨转了马头,急驰而去。几千人跟随在他身后,像一道蜿蜒的洪流,直奔长安而去。

  李征的突然离去,让太子大吃一惊。由于距离较远,李沐风和李征的对话他并没有听到,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可不管如何,李征这样的举动让他不得不重视。看看李沐风,此时还站在桥头,似乎在朝这边观望,又似乎在欣赏风景,一派好整以暇的悠闲模样。

  莫非两人顷刻打成了什么协议?太子有些慌乱,如此的局势下,他不得不小心谨慎,草木皆兵。李征这是回长安去了,莫非李沐风对李征指点了什么?莫非自己在长安的布置有什么致命的漏洞?

  他越想越心惊。立刻返回长安,应该是现在最好的选择。李沐风站距险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轻易攻之不克。可要是自己在这里拖延下去,谁知长安会有什么变故!看看李沐风一派胸有成竹的样子,越发让人觉得高深莫测。

  “整队,回城!”太子一声号令,几千人马迅速转向,跟着李征率队刚刚腾起、尚未平静的烟尘,朝长安奔去。

  “大哥走好,对了,四弟此时正在城中逍遥,帮我也问候一声。”李沐风轻轻一笑,格外舒心爽朗。声音虽然不高,太子却听得清晰无比,他心头一震:对了,怎么忘了还有这样一个煞星在长安!

  李沐风微然一笑。他知道,自己在最后一刻,又播下了一颗混乱的种子。将来的局势,谁也别想独善其身,谁也别想轻易看得清楚。

  “燕王……这天下,真的不争了吗?”薛礼凑到身旁,低声询问,明显有几分怀疑。

  裴行俭在一旁认真的看着燕王的表情,脸色若有所思。

  顾少卿微微一笑,转头看着那奔流的河水,似乎并不关心。

  这答案,他早就猜到了。

  “不争就是争。”李沐风答了一句,高深莫测。“眼下要是争了,到头什么也争不到,太子输了,赢的也不是我。”

  “还有二皇子……”薛礼点点头,眼神闪现出少有的热情。这样一个对手,如果能疆场决胜,该是何等景象?

  李沐风虽然想和陈寒衣安宁平静的相守,可内心总有一种冲动,让他不能自已。刚才和二皇子说的话,是真的,也是假的。此时此刻,他确实有远避幽州的想法,但只是形势所迫,让他无法伸手争夺。一旦给他机会,或许他会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人就是这样矛盾的吧?

  此时,他想着将来幽州平静的生活。可内心还有一个声音在不断询问:这天下,自己真的不能获得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