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兵祸哀

梦幻王朝 秋风清 5693 2007.01.22 20:51

    儿须成名,酒须醉。

  这话,顾况是听燕王说的,却不知出自何处。想来,或是燕王的自抒吧。乍一听,这话豪气飞扬,甚合下酒,当浮人生一大白。只是细一品味,又咀嚼出一些淡淡的寂寞来。

  燕王也会寂寞吗?他朦胧着醉眼,看见燕王依稀的身影,似乎在微微的笑着。这笑容下到底藏着什么,谁也猜不明白。

  “醉了?”不知何时,李沐风已然到了顾况面前,端一杯酒,慢慢品着。“你师父夸奖了你,想必没和你说罢?”

  “燕王!”顾况一怔,忙起身道:“顾况也没什么功劳,更不入薛将军的眼,怎么会……”

  “他薛礼从不会当面赞人的,妄你还是他弟子,这都不知?”李沐风笑笑,将杯中酒尽了,“你做的很好,愈加洗炼沉稳了,或可——或可是让你带支队伍的时候了。”

  顾况没说话,只是低着头,静静的听着。

  “我知你不愿,但料想不会反对。”李沐风淡淡一笑,道:“你这随波逐流的性情,倒和当年的我有几分相似。只是,胸前这一枪,尚没有让你清醒吗?”

  顾况惊讶的抬起头,见燕王转身离开了。他觉得燕王才似乎喝醉了,说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话,其中有许多是他听不懂的。燕王到底想要说些什么呢?年少的顾况一时无法明了。

  耳畔传来燕王低低的吟诵:“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与宴的众人一片喧哗赞叹,都说燕王才情绝世,仿佛没人去细细品味诗中的含义。

  燕王也在茫然吗?顾况怔怔的看着那击箸作歌的青年皇子,陪他一同怅然失神。听了这首诗,顾况突然觉得燕王真正是自己的知己。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多歧路,今安在?顾况无由的长叹一声,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众人的声音渐渐远去了,变成一片嘈杂的背景,只有那首歌还清晰的在顾况心底回荡:“拔剑四顾心茫然……”

  顾况宿醉初醒,觉得头痛的厉害,他微微咧了下嘴,用左手撑起身子。右臂和胸口还是很痛,不过仅此而已,伤口虽长,却不很深,这要归功于那件坚韧的铠甲。他晃悠悠的站起来,用冷水抹了把脸,终于完全清醒了。

  实际上,他并没有喝太多,只是心中有事,一腔愁绪化作熏然,早早将他醉倒。如今隔了一宿,已经完全没事了。

  他静下心想了很多,隐约还记得昨日的庆功宴上,自己大大的受了褒奖。薛礼私下还像燕王夸奖了他几句,这可是平日未曾有过的。他有些高兴了,漫声哦吟了两句,才一出口,却是:“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顾况反复咀嚼着诗句,当真茫然了起来。

  一名士兵走进军帐。见顾况已经穿戴齐整,便行礼道:“顾校尉,你起来了?好得很,燕王让我来看看,说若是顾校尉醒了,便请他过去。”

  顾况一愣,脱口道:“燕王找我何事?”

  那士兵笑道:“燕王却没和我说。”

  “哦,我这就随你过去。”顾况笑着摇摇头,似在嘲笑自己问的很傻。他再次整了整衣衫,随那士兵去了。

  进了中军帐,却见只有李沐风一人在里面坐着,顾况微感诧异,先施礼道:“燕王找我一个?”

  “哦——”李沐风似正在考虑事情,见他来了,转过身道:“有几件事情找你商量一下。”

  “嗯?”顾况怔了怔,他本以为是例行了军议,谁知燕王只找自己一个,还说有事商量?他愈发惶恐了,忙道:“燕王有事,但吩咐无妨。”

  “不用这样拘谨。”李沐风笑了笑,只是略显有些勉强,“先说一个,嗯,我和薛礼商议了一下,他打算让你带兵了。这事情本不该我管的,我是在这里先给你道个喜。”

  “不敢!燕王要折煞顾况了。”

  李沐风牵牵嘴角,自顾自道:“我也知你的心思,你根本无意带兵,心里一定想着,‘喜从何来’是吧?你不用辩,我明白的很,也没人怪你,这根本无所谓对错的。”

  “这仗打完了,你若愿意,就离开军队吧。无忧那边你不用担心,实则你错会了她的意思。况且……”李沐风终于发自内心的微笑了一下,道:“况且我们小顾始终都是一个大英雄。”

  顾况愣愣的听着,也插不上口。燕王的话句句合他心意,只是不明白他为何要这样说。

  “像你,像无忧,本不该牵扯进来的。”李沐风看着顾况,又仿佛在看着别人。“像你们这个年纪,本该与这些无涉的……这次战事一了,你们便回幽州,南进的事情,和你们再也无关了。”

  “燕王,定然还有别的事,对吧?”顾况的眸子突然变得雪亮,他迎上李沐风的目光道:“燕王,是不是无忧出了事情?”

  李沐风微微一愣,沉默片刻道:“不错,魏青衫报来消息,说无忧她们一行早离开了清苑,眼下不知下落。”

  “下落不明,那定然是在瀛州了!”顾况的思路变得快捷无比,他望着燕王道:“但她必定无事,是不是?”

  “不错,必定无事的。”李沐风强自笑了笑,道:“她身边有许多高手,只要藏于某个村落,定然无事的。”

  “定然是这样!”少年紧握的拳头微微颤抖着,道:“燕王,请您在派人去搜索,务必以救人为要!一城一地,尚可失而复得,人若有了意外,则追悔莫及了!”

  “我理会得。”李沐风点点头,道:“我依然让魏青衫继续派人找了,无论如何,也要救回无忧!”

  顾况深施一礼,道:“谢燕王!”

  “你谢我么……”李沐风当真想要苦笑了,莫不是在顾况心中,自己是个不顾人情的冷血亲王?救自己的妹妹,何要他人道谢!可这话都在李沐风嘴角转了一圈,又咽了回去,只是道:“你去吧,找你师父商议一下,看看你领哪支队伍。”

  顾况应命去了,李沐风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好半天才发出一声叹息。

  李沐风有很多事情值得发愁,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意兴阑珊了。实际上,他甚至比顾况还要确信,莫无忧定然无事。可即便如此,也不由得让他想到,或许就是自己将这些少年扯入了本不属于他们的战争吧?

  花样年华本有许多事情可做的,自己是不是太过自私了呢?他终于苦笑了一声,暗暗的想,这次战争结束,就让他们各凭心意吧,自己不该影响这些少年的前途和命运。可一想到这里,一个疑问又在脑海中盘旋:他人的命运,便当真是自己影响得了的?

  “林凡。”李沐风静了片刻,将林凡叫了出来,认真的对他说:“到现在我才知道,很多人的命运,都由不得自己选择。”

  “燕王?”林凡摇摇头,迷惑的看着他。

  “不提这个了。”李沐风突然笑了,淡淡的,好似一株淡雅高洁的菊。“你同我去城里走一走,我想看看。”

  莫县是一座大城,也是幽州的南方门户。正因为如此,薛万彻才会猛攻此地不止,正因为如此,莫县才会有高大坚固的城墙挡住了关中军的去路。平日的莫县很是繁华,李沐风来过几次,尚记得当日情景。可一番战乱过后,一切都变了样子。

  整个城池变得灰头土脸,失去了往日的洁净爽利。一侧的城墙被打开了个缺口,许多士兵忙忙碌碌,正在填充修补,就像一群叮在糕饼上的蚂蚁。城内到处都是人,大多是郊外涌入的难民,为躲避战乱逃到这高墙之内,个个衣衫不整,神情惶乱,令李沐风看得心头发酸。

  战争,或许根本就没有赢家。

  “林凡,”李沐风怅然看着街市,“你说这仗,是不是不该打?”

  “不该打吗?”林凡愕然道:“莫非等着别人打咱们?”

  “也不是。我并不特指眼下,而是说……而是说……”李沐风自嘲的摇摇头,轻声道:“也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妄想罢了。”

  林凡动了动嘴唇,终于什么也没说。

  他二人默默的在街上走着,谁也不说话。火红的日头正朝中天移动,逐渐有些烤人。李沐风眯着眼睛朝天上看了看,突然停下了脚步。

  “林凡,城里都安排好了吗?让这些百姓吃什么?”

  “这……属下也不大清楚,想来刺史大人已经有所安排了。”

  “一经战火,今年的收成怕是好不了了。军队要粮,百姓也要粮,却也难为了这位刺史大人了。”李沐风想了想,道:“走,咱们去他那里看看。”

  莫州刺史程仲昆的府邸就在莫县北大街正中,他曾力请燕王去他府中居住,却被李沐风婉拒了。李沐风自然有他的想法,他不想太过打扰别人,要是自己进驻程府,定然给他们一家带来莫大的麻烦。再者,目前形势紧急,一切从权,住在军中更加方便灵活,这是别的居所无法比拟的。

  当然,还有最主要的一条:他要给士兵们一种同甘共苦的感觉,最大化的提升军队的士气。

  从城东走到北大街,也没几步路程。他们走得极慢,一边走一边四下打量,李沐风只见各处一片惨淡,连脚下的地面都没了青石条的本色,被一层粗糙的黄土覆盖了。

  “这已然不是春天的样子了,”李沐风淡淡的说着,“一打起仗来,全都变了样。还是老四那里好,杏花烟雨江南嘛……”

  林凡笑了笑,“莫非燕王去过江南,我怎的不清楚?”

  江南么?自己何时到过江南,他委实记不得了,只是有个画面他记得清晰,那艳如桃花的春雨涓涓自屋檐淌下,轻轻敲打着青石板路,就像一首诗歌。这回忆的碎片,对于现在的李沐风来讲,实在太过奢侈了。

  “记不得了。”他笑着摇摇头,“只是确实到过的。”

  林凡没再问,他的眼睛看向前方。一间巍峨的门廊前,立了两个威武的狮子,这便是刺史府了。只是本该肃穆寂静的府门前,如今却吵吵闹闹,异常纷乱。

  “怎么了,这是?”林凡被李沐风一瞟,当即心领神会,赶忙走上前去。

  那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脏兮兮的碎花短袄,在这春日里显得不合时宜。本该白净的面庞也被尘土遮盖了,只有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格外的精亮,正惊恐不安的注视着眼前的卫兵。

  “干什么呢?”林凡没好气的看着两个士兵,那两人正拉着小女孩,打算把她拽走,小女孩抱住了石狮子的一条前腿,死活也不肯撒手。

  一个卫兵看了林凡一眼,见此人气度不凡,不是平常百姓。而他身后之人淡定的立着,一言不发,更显深沉。当即施礼道:“大人,这孩子站在这怎么都不走,您也知道,衙门前面是不让站人的……”

  “哦。”林凡点了点头,回身看看李沐风。这个规矩他自然懂,为的是怕有人聚众闹事,这也是为了官员的安全着想。人家这样说,却也占住了道理,林凡一时也说不出什么。

  “笑话。”李沐风冷笑一声,朝前走了两步,“那是什么规矩?你们以为这几岁大的孩子就能行刺了?退一步说,即便让人走,你们好说好劝,也没见过这样的!”

  “这位大人……”那士兵颇为无奈,尽管挨了骂,却也只得低声下气地解释道:“能说的我们都说了,这孩子就是不走,您也看见了,外面那么多百姓,要是都跑这里来,那可怎么办呢?”

  李沐风没再理他,蹲下身子,看着小女孩的眼睛道:“别怕,有什么事情跟我说。”

  那孩子依旧抱着石狮子,一个劲的往后躲,抽泣道:“别……别赶我走……我要走了,爷爷就找不到我了……”

  李沐风一怔,问道:“爷爷让你在这里等他?”他见小女孩只是躲闪,根本不敢答话,只得柔声道:“别怕,没人赶你走的。”

  孩子渐渐安静了下来,抽泣道:“外面好些人,都拿着刀枪的,爷爷让小黑带我快跑……爷爷带我来看过狮子,他只认识这地方,我要走了,爷爷就找不到我了!”

  “小黑是谁?他在哪里?”

  “小黑就是小黑,现在找不到了……”

  李沐风问了半天,全无头绪,皱着眉站起身来。边上已经围了不少人,个个面上都露出茫然的神色。

  突然,刚来的一人奇道:“咦,这不是城外吴家茶肆的小丫头吗?”

  李沐风循声望去,是一个满面愁苦的汉子,忙问道:“怎么?你认识这孩子?”

  “惨哪!”那人摇摇头,叹道:“老吴儿女都不在了,就带着个孙女卖茶度日,前些日子来了一伙乱兵,把馆子都烧了!唉,可叹,老吴竟给活活烧死在里头了。”

  “谢天谢地,这孩子没事儿,我还以为都死了。听说当时让老吴给绑到驴背上……”说着说着,那人连连叹气,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李沐风心头格登一下子,一股酸涩的感觉从胸口往上直涌。他咬了咬牙,把这情绪强压了下去,只是恶狠狠的瞪了那两个士兵一眼,怒道:“你们也算人?”

  那两个士兵也听傻了,愣愣的立在那,面色惨白。一人二话没说,猛给自己一嘴巴,嘶声道:“我真他妈不是人!”另一人低着头,半天才道:“我也是莫县的,我哥前日也死了……”说到这,他突然蹲下来,捂着脸无声哭泣。

  李沐风漠然的看着,突然失去了惩罚他们的兴趣。不知者不罪,何况他们也是战争的受害者。他只是蹲下身子,轻声哄着那女孩儿道:“小妹妹,我带你去找爷爷好不好?”

  “哥哥知道我爷爷在哪?”

  “知道,当然知道,你爷爷说了,让你放心的跟我走,过几天他就来找你。”

  “唔……”女孩迟疑的伸出手,终于交给了他。

  李沐风牵着小女孩纤细的手掌,只觉得轻的毫无重量。他进了刺史府,见到了程仲昆,适才想要谈的军机大事早变得意兴阑珊了。他将这女孩的身世说了一下,打算拜托给刺史夫人照料。

  “这是应该的!”程仲昆颇为诚恳,沉声道:“燕王且放心,我定会待亲生女儿般待她!”

  “这不过是我看见的罢了。”李沐风叹了口气,“我看不到的地方,这样的事情还不知多少桩。”

  “程大人,”李沐风道,“难民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要是粮食不够,就从幽州拨,那里还有些储备的军粮。”

  “燕王真是爱民如子。”程仲昆肃然起敬道:“我带莫州百姓谢过燕王了!”

  “你们都来谢我!”李沐风突然哈哈大笑,声音却苦涩异常,“顾况也谢我,你也来谢我,仿佛这些人都同我没有关系!”

  程仲昆这才觉得失言,忙道:“燕王,臣不是这个意思!”

  李沐风摆了摆手,淡然道:“我知道你不是诚心的。”他转身出了房门,深深吸了口气。于是,没有人听到他后半句话:“因此,才会显得这样可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