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元夕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836 2003.04.30 21:23

    距离那次大雪已经是二十来天了。说也奇怪,自从雪落长安以后,天气却出奇的好了起来。要不是路边残雪依旧,或许人们已经淡忘了那次突如其来的风雪。

  朝廷的局势与此暗和。双方都没有太大的动作,两党以一种奇特的方式保持着默契,彼此间见面寒暄谈笑,似乎都不记得时隔不远的那次政坛风雪了。或许这正是又一场风暴前的片刻寂静吧。

  ※※※※※

  “真是宁静阿……”李沐风抬头看着夜空,享受这夜色如水般的安宁。就算是片刻的寂静也好,这样的时刻实在令人享受。

  “殿下,咱们出去吗?”

  循声一看,原来燕王府的侍卫统领林凡,身后还跟了几个年轻侍卫,都是一脸的渴望。

  燕王府家将最没规矩,这是长安公认的事实。说他们没规矩不是说品行不良,而是对那些王公贵族们礼数不周。这当然都是李沐风一手培养出来的,他自己就对那些繁文缛节卑躬屈膝的古代礼法十分厌恶,只是出于特殊目的自己才压抑本性去遵照,把自己变成一个温和守礼谦谦君子。

  因此对于府中的人他就特意要求他们不可拘礼。天长日久燕王府中的人也就习惯成了自然,言语行为日渐“放肆”了。不过心中对李沐风的尊重爱戴反倒日益加深。可不知情的外人却看不惯,宽厚的说李沐风为人和善,刻薄的说他御下不严,管教无方。对这些言语,李沐风依旧是微微一笑,听之任之。

  像现在这样,要是别的王府,谁敢随便打扰主人的清净,更别说提什么要求了。

  李沐风却毫不恼怒,只是有些诧异的问:“出去?出去作什么?”

  林凡一脸怪异,道:“殿下,今天是上元节,正月十五阿,有花灯会的。”

  李沐风恍然大悟,自己最近殚精竭虑,心思用尽,全放在宫斗上去了,眼前喜庆的日子到了反倒不觉。

  “好,咱们去。”李沐风来了兴致,扯了扯林凡的侍卫服,笑道:“你们就这样去?换身衣服,别打燕王府的旗号,唯恐天下不知道!”然后又朝其他侍卫说道:“你们去问问女眷,谁想去的,咱们一并去。”

  众人哄然一笑,分头准备去了。

  ※※※※※

  唐代将正月十五称为上元,七月十五称为中元,十月十五称为下元。其中最被重视也最热闹的节日,就是后来被称为元宵节的正月十五上元节。

  从正月十五到正月十七,长安宵禁全开,锣鼓喧天,灯火通明。赛灯会的花灯争奇斗艳,夺人眼目,艺人戏子更是使尽浑身解数,百戏同开,弦管齐鸣,一时观者如堵。此时不论老少男女,高低贵贱全都投入到狂欢之中,如此热烈的气氛确实让人心醉。

  当然有利自然有弊。家家都去观灯,人走室空,盗贼由此而起还可理解。倒是有人为了竞灯会一时之风光,千金一掷,竭资破产,倒是让人叹息了。可见攀比之风,古来有之。

  李沐风在众人的簇拥下一路赏玩。众侍卫衣着光鲜,气宇轩昂,跟出来的几位女子更是婀娜多姿,她们一路嘻笑,顾盼生姿。偶尔横目扫过路人,眼波流动,娇媚非凡,让旁人登时色授魂与,不知是该看灯还是看人了。李沐风被人众星捧月一般围在当中,自然更是吸引了无数目光。这样出游虽然是风光惬意,可却也感到几分无奈。可无论怎么说,众人偏偏严守职责,依旧寸步不离,李沐风只好苦笑作罢。

  整个灯会的中心在安福门外。安福门位于长安偏东最繁华的地段,朝廷不惜破费,居然在这里建造了一座高达二十余丈的灯轮。上面更是点燃了数千只各具形态的彩灯,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巨大的环形发光体,光焰飘忽不定,端的是火树银花,壮丽非凡。灯轮下有上千名身着褶裙的年轻女子载歌载舞,妙态横生,直让李沐风等一干人也看的眼花缭乱,心驰意动。

  林凡为人持重,只是略微失神,马上就转过了心思。他扫了一眼众人,见大家看得目瞪口呆,心中正自暗笑,突然发现李沐风却皱起了眉头,不由发问道:“殿下,有什么不对吗?”

  李沐风叹了口气,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没什么不对,只是想到了些败兴的事情。”

  “哦?”众人都看着李沐风。

  李沐风伸手一指道:“你们说这灯轮要花多少钱(注1)?”

  众人一愣,都没想到李沐风会问这个,茫然的摇头不知。一个伶俐的丫头插口道:“这灯轮我不知道多少钱,不过我可知道这些女子的装扮可就是一大笔钱了。”

  “哦?”李沐风倒没考虑这个,因此也感兴趣的道:“那烟岫你来说说。”

  这个名唤烟岫的丫头见李沐风鼓励她说下去,脸上微微一红,不过还是大胆的说道:“我们同为女子,对穿着打扮自然清楚些。这些舞女显见都是宫中的宫女,每人穿着的褶裙、珠宝首饰先不说,起码的一个披肩就价值万钱,我看每人这身装扮,差不多至少要花三百贯。”

  李沐风口中计算道:“一贯是一千钱,三百贯就是三十万。这里有一千余名女子,那就是三千亿(古代以十万为一亿)了。”

  众人倒吸了口冷气,没想到这些女子的装扮就有如此高的花费,那就更别说那个庞大的灯轮了。

  李沐风叹了口气道:“南涝北旱,年年要用钱,可这钱去花的实在不是地方……”

  众人一时无语,都想道自己平时也是锦衣玉食,心中不免惭愧。

  李沐风心头一阵黯然,只想离开此处,于是随步前行。众人知道他心中不快,不敢上前,只是在后面默默跟随。不知不觉间,众人已经从安福门走到了小雁塔附近。

  这里又别是一番光景了。也有花灯竞奇,但并非炫耀富贵,只是比斗巧心思。也有人潮涌动,但不是非富即贵,大多数一望便知是白衣庶民。这里没有皇家的气派奢华,尽是平民百姓的溶溶之乐。

  李沐风看到前方挑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几个大字:赛诗会。心中一时技痒,不由的向前走了几步。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掠过,突然在一个女子身上定住了。

  李沐风又向前走了两步,借着飘忽的灯光,看清了这个女子的面目。他突然好像被雷击中一般,呆呆的僵立不动,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这个女子。

  ※※※※※

  你有着绝世的容姿。

  你有那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

  我还相信你跳出倾城绝艳的舞蹈。

  是你,就是你!

  你相信吗?我穿越了一千四百年的光阴,就是为了寻你。

  你知道吗?有一种缘分,叫做上天注定。

  那么,

  请你看我一眼吧,你能读出我眼中的爱慕与赤诚。

  ※※※※※

  李沐风一时心中千回百转,胸中涌动着无限的感动,人却呆立在那里一动也不会动了。

  林凡烟岫等人何曾见过燕王殿下如此失态,也都万分惊讶,手中偷偷指点,交头接耳起来。

  那女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朝李沐风这边看来,发现李沐风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目光甚是放肆,心头不由恼怒。她身边的女伴更加按捺不住了,冲着李沐风喊道:“你这登徒子,怎的敢对我家小姐如此无礼?”原来是个丫头。

  那女子目光扫过李沐风身后林凡等人,微一皱眉,伸手拉过那个丫头道:“薇儿,算了,咱们走吧。”那唤作薇儿的丫头还自不依,口中道:“就这么算了?太便宜他了吧……”

  是她,就是她!玉美人阿,玉美人,自己就是为了她来到了唐代,现在怎么能任你逃开!

  李沐风回过神来,忙上前施礼道:“刚才在下见到小姐,一时惊为天人,不免唐突,恕罪恕罪。”

  那小姐听他口中称恕罪,言语依旧唐突,暗自皱眉。不过见李沐风俊逸过人,举止文雅,也就稍稍去了疑虑,相信并非遇到纨绔恶少。她淡然一笑,道:“公子多理,不妨事的。”

  这一笑让李沐风心头一荡,忙收摄心神道:“小姐可是来赛诗的?”

  那小姐虽然相信李沐风并非歹人,可也不愿与陌生男子多说些什么,省得招来不必要的闲言。随口回答道:“只是来看看罢了,我的东西,不入方家法眼。”说罢就想和薇儿一并离开。

  李沐风怎能让她如此轻易走脱,手中折扇一张,笑道:“小姐且慢。”

  小姐被他一挡,心头不由怒气上涌,正待开口斥责,却发现折扇上写着四个大字:魏晋风liu。端的龙飞凤舞,轻灵飘逸。她眼睛一亮,口中轻轻的“呀”了一声,抬头问道:“这是公子的手笔?”

  大冬天打扇子,自然不是扇风纳凉用的。一般来说,这算是一种身份风度的象征。李沐风心中暗笑,这扇子还算没白带。其实这小姐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一个女子留连在赛诗会上,自然是喜好文墨了。李沐风对自己的字又有着相当的自信。就知道一定能引起小姐的共鸣。

  李沐风手中折扇一张一合,微笑道:“正是。在下还算颇通文墨,想在这赛诗会上向小姐领教一二,不知小姐可敢应对?”他企望地盯着小姐的脸,眼睛里闪烁着星辰一般的光辉。

  ※※※※※

  注1:有唐一代,方始废五铢,铸方孔。流通于世的是铜钱而不是金银,因此衡量价值一般用钱来计算,而不是多少两银子。金银一般只用于皇帝赏赐臣下,或者民间礼赠贿赂等用途,没有完全发挥货币职能。所以某些写唐代的小说里,不管何时都是“随手掷下xx两银子”,是有些欠考证的。白银真正作为货币大面积流通的是清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