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巧遇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752 2003.05.02 00:35

    四皇子自认的漏算无遗在李沐风身上没有应验,长安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发生变化。应该说,他的计算并没有完全失策。在不久之后,局势确实因为陈寒衣这个清冷的女子发生了骤变。但至少现在,凭借李沐风优秀的政治手腕,表面上一切依旧像厚重的冰层般凝滞着,只有些许暗流在冰面下默默涌动,等待着破冰而出的机会。

  春天的脚步并不会因为人间的时局而迟疑。三月的长安虽不像江南般春风绵绵,桃红柳翠,却也露出了点点新绿。杏花此刻尚未开放,不过人们已经开始联想那或白或粉的娇羞姿态了。杏花在长安有着特别的含义和地位,于长安走马观杏花,是进士及第后最为风光的时刻之一。今年正值登龙之年,各地举子陆陆续续齐聚京师,以求圆观花之宿愿。

  长安各家客栈的生意一时间极为红火,位于皇城一侧崇仁坊的几家客栈更是早已挂出客满的牌子。也难怪,且不说华贵舒适,光凭这地理的优势也让它们占尽了风光。崇仁坊西街直对皇城景风门,与尚书省选院相隔不远,不论是考试还是看榜都极为方便。南临东市,更是灯火不绝,热闹非凡,全无气闷苦闭之忧。

  长安馆乃是崇仁坊几大客栈里最为知名的一家。纵长安唯一馆,从名字就能看得出主人的骄傲。长安馆也确实名副其实,占地颇大,除了主楼外,另有清幽独院,汤屋食馆,车马棚舍等,可谓一应俱全,实在让人难以挑出不满之处。

  长安馆二楼,举子顾承恩推开雅间的雕花木棂,向外看了看,回头道:“此间好是好,不过未免太过铺张了,再说,长安别的客栈也不见得差,怎么这里如此之贵?”

  他身后的顾少卿看着这位淳厚老成的族兄,略显峭拔清瘦的脸上露出一丝玩世的微笑,道:“这地方另有妙处,怕是哥哥不得而知。”

  “哦?”顾承恩确实有些好奇,不禁问道:“少卿说来听听。”

  顾少卿一笑,道:“出了这崇仁坊,南边就是平康里。这两地相隔一街,那平康里可是秦楼楚馆之所在,住在这里的许多举子,岂是全然为了考试便利。”

  顾承恩连连摇头,叹道:“这种事情,提也不要提……真是世风日下呀。”忽然好似有所领悟,狐疑道:“此间之事少卿为何如此清楚?”

  顾少卿哈哈一笑,道:“我前几年游学长安,你道每天只是吟诗习字吗?”

  顾承恩摇摇头,他年近三十,持重老成,自然对这个族弟的放荡不羁的作风极不赞同,正色道:“少卿,此非圣人之道!”

  顾少卿毫不在意,傲然一笑道:“圣人之道大多迂腐。想谢安闲暇携妓东山门,危时谈笑安黎元,何等潇洒恣意,也不妨成就千古功业!”

  顾承恩向来说他不过,此刻虽不赞同,却依旧找不出言语反驳,只得默然不语,不再答话。

  顾少卿见他略有不快,笑着拉他道:“哥哥生哪门子闷气,不如和兄弟下楼喝酒。”

  顾承恩强他不过,只好相随下楼。

  长安馆楼下并非食舍,没有主食,单只供应美酒小菜以及茶点,以作聚饮之所。两人下楼一看,十几张桌子均已坐满,正发愁间,忽见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还算清净,只有一人在自斟自饮。顾少卿为人洒脱,便拉了顾承恩坐了过去。

  那人见两人和他同坐,也不说话,向他们点点头算作打了招呼,却也看不出是否欢迎。顾少卿见此人约莫二十四五的年际,和自己相当,面庞棱角分明,英气勃勃,心中感到甚是投缘,不由起了亲近之心。当下站起身来朝那人笑道:“在下范阳顾少卿,打扰兄台之清净,心中惶恐。敬兄台一杯,算作赔罪。”说罢拿起那人的酒壶,给他斟了一杯,这番借花献佛,却如同使自己东西一般,竟是毫不客气。

  顾承恩心中惴惴,生怕那人不快。不成想那人展颜一笑,怪有趣的看了顾少卿一眼,道:“谢兄台的酒,在下李承乾。”

  顾少卿见倒出来的酒泛出微微的绿色,显然是低价的浊酒,心头诧异。要知道能住进长安馆的客人全都是家境殷实之辈,饮的一般都是价格高昂的清酒或者西域葡萄酒,喝浊酒乃是自贬身份之举。不过他虽直率疏狂,却知道言语进退,没有露出半分异色。

  李承乾目光如炬,早已读出了顾少卿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疑问。笑道:“有道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这贫家的酒,也是别有风味。天天清酒金樽的,有什么意思。”

  顾少卿笑道:“不错,倒是在下沾染了俗气。”说罢朝小二喊道:“店家,来几个小菜,外加一壶黄酒,要浊的!”

  声音甚大,店中众人不禁侧目,有人已经面目鄙夷之色。顾承恩满面通红,低头不语,他毕竟出身殷富之家,平时读圣人之书,讲的是非礼勿言,虽然淳厚俭朴,却也有个限度,眼下这在大庭广众下丢身份之事,是万万不肯做的。

  顾少卿却谈笑自若,不以为意,和李承乾说说笑笑推杯换盏起来。李承乾言谈得体大方,举止气度不凡,应当也是世家子弟。而且见闻杂博,显然游历甚广。顾少卿越说越觉得投机,不觉已经过量。借着酒意,渐渐的早先尽量回避的话题也就不再避讳了。

  顾少卿问道:“不知李兄是那里人氏?”

  李承乾出乎意料的没有说话,眼中浮现出一抹复杂的神色,半晌才道:“也算是长安吧……很小时候就离开了。”

  顾少卿有些醉了,丝毫没有注意李承乾的眼神。“哦……那这次回来是考进士的吧?”

  说到科考,顾承恩也来了精神,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承乾。

  李承乾摇摇头,唇边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

  “那么,是考明经的?”顾承恩插口问道。

  李承乾依旧摇头,笑容更浓。

  “那是明法(法律科)?明字(文字科)?明算(算术科)?”顾承恩一口气把能考的几科说了个遍。

  “什么都不考,我是来办事的。”

  “不考?”顾承恩大为惊讶,道:“以兄台的学识,不为皇上效力岂不可惜?”

  李承乾好似听到了最可笑的事情,突然哈哈大笑,惊得楼中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笑道:“我考这些东西作什么用?一人一剑逍遥江湖岂不快活?”说罢站起身来,腰间赫然带着一口宝剑。

  李承乾对已经醉眼朦胧的顾少卿道:“今天和顾兄聊的真是投机,他日有缘再会吧!”说罢头也不回,出门径自而去。

  望着空荡荡的门口,顾承恩道:“这人真是古怪,原来是个江湖客。”

  顾少卿迷迷糊糊道:“怎会,此人出身世家……”

  “莫非……后来的举止是他故意作出来的?”顾承恩想要问顾少卿,却发现顾少卿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 ※ ※ ※

  第二天早起,顾承恩就拉着顾少卿去主考官礼部尚书李义府处行卷。所谓行卷,就是把自己的旧作诗文编成集子,送去给有权势才学者品评,希望得到推荐,这在唐代颇为盛行。顾少卿却不屑于此,顾承恩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肯去。顾承恩没有办法,只好一人带了两份卷宗,前往尚书府,把顾少卿留在了长安馆。

  顾少卿一时无事可作,就到楼下叫了杯茶慢慢品着,心里却想着昨天遇到的怪人。

  那李承乾明明举手投足都由贵族气质,为什么却说自己是江湖客?可要说是哪个世家的子弟,却又不该有这样的阅历和见识。顾少卿洒脱旷达,想不明白也就不去想了。他又要了几份精制的茶点,细细品尝,却也乐在其中。

  大约过了把个时辰,顾承恩从客栈门外匆匆进来,脸色一片灰败。

  “哥哥,怎么了?”顾少卿连忙叫了杯茶,让顾承恩坐下。

  顾承恩喝了口水,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气道:“没想到这尚书府看门的也如此气焰!让他递个名刺,却敢直接跟我伸手要钱!”

  顾少卿一笑,道:“哥哥你是在家里读书读多了,你要是出门走走,这事儿早就见怪不怪了。怎么?你不给吗?”

  “给了。”顾承恩挫败的叹了口气,道:“可一会儿名刺又送出来了,说尚书没空……”

  顾少卿道:“这也自然,咱们顾家在京师没有靠山,人家当然不会理你。”

  顾承恩瞅了他一眼,道:“你既然自诩清高,怎么这样清楚其中关节?”

  顾少卿笑道:“我可不敢说清高,只是不屑于此罢了。游历久了,也就什么都知道些。”

  顾承恩劝道:“我也是读圣贤书的,可行卷又算不得作弊,我可没看出有什么不妥之处。”

  顾少卿苦笑道:“这个我当然清楚……可要我卑躬屈膝的去求人,总觉别扭,我要是真的清高,也就不会让哥哥代我投递卷册了。”

  顾承恩点点头,道:“也罢,明天我再去礼部侍郎那里碰碰运气……”

  或许是时运不济,一连几天,顾承恩都四处碰壁,手中的诗文就是投递无门。眼看进场时间一天比一天近了,不由得越来越慌张起来。顾少卿自己本来不甚在乎,可看到顾承恩心急如焚,倒也替他思量起来。

  这天清早,顾少卿强拉着顾承恩在长安城中散心,看到顾承恩一幅神不守舍的样子,笑道:“哥哥,我给你想了一法。”

  顾承恩满心期待,道:“什么办法?”

  “咱们见豪门大院就入,来个急病乱投医,要是天不绝人,或许还有机会。”

  顾承恩呆了呆,道:“这……这怎么行?”

  顾少卿笑道:“怎么不行?反正也没法子,且死马当活马医吧。”

  顾承恩想想也没别的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跟在顾少卿身后。顾少卿见路旁有一座府邸,占地颇大,气势不凡。笑道:“就是它了,咱们且从这一家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