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对奕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346 2004.02.17 21:51

    局势已然乱了。

  坐镇长安的诸臣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候来的竟是皇上重伤之躯。凄厉的箭伤鲜血淋漓,触目惊心。李建成口中不停地咳着血沫,似乎想挣扎着说些什么,然而一开口,又变成了一阵令人心悸的嘶咳。

  “皇上如若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全都给我陪葬!”

  太医们不止听到一人这样说了,可每听一次,身上依旧不由得打个冷战,他们知道,这绝不仅仅是威吓之言。

  “皇上的伤势……到底怎么样?”房玄龄自持身份,当然不肯对太医恶语相向。可这朝中第一重臣的皱眉低语,却让太医们更加心惊。

  “房相……”付太医哭丧着脸,平时红光满面的脸颊罩上了一层灰白,仿佛顷刻老了十年。“这伤的位置本不致命,可劲道太强,震动了五脏六腑,好与不好,五五之数……不过在下想皇上天尊贵体,吉人自有天相,应该……”

  “哦……”房玄龄挥手打断他,淡淡的道:“我明白了,尽全力救治,若出了什么问题,怕是我也保不下来你们。”

  “房相……”付太医还想再说什么,却见房玄龄一转身子,踱了出去。自己一腔委屈无处可诉,只能长叹一声,怪他们这一干太医都是时运不济。

  房玄龄面沉似水,除了一派肃然,旁人看不出什么端倪。可实际上,他心中纷乱如麻,阵阵阴冷的颤抖若同过电般不时的从脊背掠过,脑袋涨的发木,隐隐作痛。

  事情竟会如此突然!好端端的送亲,却几乎把当今万岁送上鬼门关!万一李建成有什么不测,那这长安的局面可就如同脱缰的野马,谁也掌控不住,那这天下呢……一个人的身影陡然映在房玄龄脑海里,让他一时呆住了。

  倘若此人趁虚而入,将会给本来就阴云密布的长安再加上一层迷雾,最终谁能拨云见日,谁也无法保证。可是,自己有什么理由阻止他?

  隐隐的,他希望那人忽略这个机会,可他自己清楚,对于那个天纵之才,这样的局势他怎可能放过!多少年了,他不就在等这一天吗?或许,这样的局面,本就是他造成的。

  “你织的好一张网!”太极宫巨大阴影的笼罩下,房玄龄似乎被压弯了腰,他低声吐出了一个人名:“李靖……”

  太子李志早顾不得规矩,飞马驰进宫中,抖起鞭稍把刚欲上前阻拦的禁卫抽了一溜跟头。人人都以为他顾念皇上的龙体,一时失了分寸,谁知太子打马扬鞭,径直奔了东宫,根本没有去探视的意思。

  东宫此时人声鼎沸,太子一党已然尽聚一堂,正在争执不下,见太子匆匆赶来,登时鸦雀无声。

  太子连衣袍也未曾得换,适才躲避薛仁贵的一记空箭,就地沾了一身黄土,颇失气度,却是没人敢去提醒。

  “太子,当今事急,可速决之!”赵梦阳左右看了一下,第一个站了出来。

  “你是说……”太子斜了他一眼。

  “万岁生死未卜,内外难安,现今群龙无首,当可……”

  “不可!”陈京心思沉稳,觉得赵梦阳颇有些趁热打铁的架势,可这事情哪有如此简单?“此时当从长计议……殿下本是储君,何须做出此等招天下人唾骂之事?当今保住圣上才是正理!若万岁平安无恙,殿下依旧是太子,且护驾有功,地位更加稳固。若万岁当真有个三长两短,殿下即位也是顺理成章。”

  赵梦阳一愣,觉得陈京想的确实比自己更深入了一步,可口中怎肯认输,尤自道:“何必管天下人说些什么?当年万岁即位,不也是……”说到此处,他不由得打了个突,看了太子一眼。

  李志眉头紧皱,突然转头问起一人,“你怎么看?”

  那人正是十六卫之中,官拜左卫将军的钱义,见太子问及自己不由得一怔,顺口答道:“太子说怎么,便是怎么,下官竭力去办便是。”

  李志点点头,道:“说得好,对我言听计从,用的就是你这一点。”

  赵梦阳和陈京互看了一眼,心中均打了个冷战,莫非自己太过多嘴了?

  却见李志又哼了一声,“可毫无见地,只知道抡刀弄枪,无怪十几年一直只是左卫将军!倘若你早早做到左右卫大将军,总领禁军,我何用等到今天!”

  其实李志这番话略显牵强,大有故意迁怒的意思。想那禁军十六卫各有头领,除了皇上,哪有什么人总领禁军,调动一切的?左右卫大将军掌管庭卫法令,权柄确实大些,官阶也高,却也不能任意而为。

  可这番话极是刻薄,又打在了钱义的痛处,说得他登时脸色惨白。旁人面面相觑,太子先褒后贬,却不知真正想说些什么?

  沉默半晌,李志突然问道:“老四呢?他现在什么动静?”

  众人一愣,怎么太子不关心二皇子,怎么反倒问起无关紧要的吴王?大家用余光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脸的迷惑。

  “回太子……”钱义见无人搭话,只得咽了口唾沫,躬身道:“万岁之事太过突然,未曾注意吴王的动向。想吴王年少,未见得……”

  “糊涂!”李志猛地一拍书案,冷哼道:“这也不知,那也不知,要你们何用?”

  钱义缩了缩脖子,本来惨白的脸色愈加难看,阵阵的泛青,犹如一块刚刚削下来的萝卜皮。

  “报太子!”太子手下的一个亲近侍卫忽从外面进来,跪倒施礼:“依太子吩咐,吴王的动向调查过了……”

  “怎样?”

  “吴王已然趁乱率队离开长安,行踪不明。”

  怎么?老四的动向和自己想的相差太远,一时竟让李志摸不找头脑,不由愣住了。

  “你说他行踪不明?”

  “正是。”

  “加派人手,一定要把他找出来,随时禀报!”

  “是。”

  李志将侍卫遣出,心头一阵迷惑,难道自己想错了?莫非老四见时局纷乱,为保护自己未丰的羽翼,已经回转扬州去了?可是……这实在让人想不明白!

  众人全都看着太子,不太清楚他究竟在担心什么?可看到钱义刚才的下场,谁也不敢开口询问。

  “陈尚书说的对,此事急不得。你们只消把这皇城内外给我牢牢控制住,静待其变,一起便逃不出我的掌握!”李志目中精光一闪,“但老三不能不管,若放虎归山,必成祸害!速传我令,命华州都督沈越率军劫杀,不可让他安然回返幽州!”

  “没了老三,老二就掀不起风浪!不过……此人毕竟是个大敌,不可小视。你们给我死死盯住,片刻不能放松,一有异动,及时禀报。”李志深吸了一口气,突的换上一副笑脸,“我这就去看看父皇的伤势……”

  二皇子李征到了王府,秦仲率了一干人等已然恭候多时。秦仲面色沉重,忧君之情溢于言表。

  “殿下,皇上伤势严重,怕是……”

  “是吗。”李征淡然应了一声,道:“万乘之君,谁想到有这样的下场。”

  秦仲面色一整,道:“殿下,你和万岁乃君臣之份,父子之情,怎可……”

  “算了。”李征一挥手,冷然道:“我不会拐弯抹角,我和皇上怕是只要父子之份,君臣之情罢!太子整日里花言巧语,心中比谁更盼着皇上早死,大家心知肚明,偏要假惺惺的做什么样子,也不恶心!”

  秦仲心知殿下所言全是实情,皇上待二皇子哪曾见过什么父子之情了?他一时语塞,也不知说些什么为好。

  “不说没用的。当今形势你怎么看?”

  “这……殿下不妨静待时机。暗中监视太子的动向。有道是一动不如一静,首先发难,对咱们不利。”

  李征低头想了想,道:“我却想不出,按兵不动对咱们有什么好处。”

  秦仲道:“倘若皇上安然无恙,定然会迁怒太子,毕竟太子护驾无方,才导致陛下遇刺。倘若皇上……那太子也脱不了干系,到时借口太子和刺客串通,杀害万岁,便可名正言顺的起兵夺嫡!”

  “到那时候再动手,岂不太晚了!”李征道:“在京里,咱们势力不及他!若是老三……”说到此处,李征不由叹了口气,那三弟,当真潇洒,说放便放得下?

  “殿下还可联合吴王,四殿下天纵聪明,若和殿下联手,也算是个强力臂助。”

  “也是……可谁知道,他现在去了哪里了?”李征脸上闪过一丝迷惑,这老四,究竟在想什么呢?

  “老臣这就派人去找。另外……右卫将军张如海那里,殿下还应该联系更密切些。”

  “恩,此事就烦劳秦相操心了,速去安排。这禁军,究竟不是在太子一人手里!”李征想了想,起身道:“一切拜托秦公,我要入宫一趟,探视一下皇上的伤势。”

  “殿下。”秦仲上前一步,低声道:“作人不可太过刚直了,况且皇上毕竟……”

  “毕竟是我的父皇。”李征没停步,低声叹了一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