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交心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354 2004.05.26 12:08

    裴行俭率了本部数千人,趁夜进了潼关。夜色真正深沉下来,好似黑漆漆的铁锅把群山扣了个结实。又不知谁把锅底捅出无数个窟窿,点点亮光就这样泻落下来。那是星星。

  “还真冷的邪忽!”林凡伤势稍好,显得体虚,不禁缩了缩脖子。

  “要出关了嘛,不比别处。”裴行俭一笑,扭头道:“要让你去西北守玉门,那还不冻出毛病来?”

  顾少卿来了兴趣,道:“怎么?裴将军还守过玉门关?”

  “去过一年,换防了。”裴行俭不知想起了什么,楞了会儿才道:“那可真不是人受的罪。”

  “换防了?别是老裴自己跑回来了吧?”眼下不是行军打仗,林凡身份又高,加上平日也和裴行俭熟了,说话间反倒比顾少卿更少顾忌,显得和“老裴”格外熟络。

  “哪的话。”裴行俭对此话颇为不屑,白了林凡一眼道:“行伍出身的,谁能怕这个?不都是摔打出来的?你说你们自幼练武,什么冬三九夏三伏的,我看也就那么回事!说苦能比的上军队?不光苦,随时还能丧命!”

  听着裴行俭半开玩笑的发牢骚,边上人也来了兴致,一名侍卫摇着脑袋插口道:“裴将军,您要说的是薛礼薛将军,我信,您这文质彬彬的样子,怎么看也像个读书人,看不出是摔打出来的。不过说起来,打仗我服气,今天您的这仗打的,嘿!”那人两个拳头往一块锤了下,似乎颇为解气。

  旁人轰的一笑,裴行俭听他又褒有贬,但言语十分真诚,自然也不放在心上,放开了和大家笑了一番。顾少卿是精细人,见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的裴行俭今天十分反常,知道一个是打了胜仗心中痛快,还一个怕就是打算拉近自己和下面人的关系。

  无论从哪个方面说,裴行俭都是人才,顾少卿暗自评价。

  众人进了潼关,收队整顿,换岗布防。依着林凡的意思,就要一同见燕王复命,却被顾少卿压住了,嘱咐他有伤在身,好生休息。这才同裴行俭一起去见过李沐风。

  李沐风正和李陵说着话。他自从听李陵一席表白,心中颇为酸楚。他虽然是由后世投生而来,血浓于水这话未必能用在他的身上。但这二十年来的生活也不是转瞬就虚度过去,多年相处,兄弟情意毕竟还是有的。

  可是,他也不能就全信了李陵的话。虽然李陵心情激荡之下,说的应该是肺腑之言,可并没说以后便不再和李沐风捣鬼,更没说从此就倒戈相投,帮定了李沐风。实际上李沐风若回了幽州,同李陵的封地相隔千里,中间何止隔了一个关中!两人好也罢,坏也罢,实际无关紧要,谁也难给对方多大影响。

  想通了这个关节,李沐风心中一定。他安慰了李陵几句,便随口聊起了地方异趣,吴地风土,只是言语透着温情,极力想传达这样一个意思:你我都不能承诺什么,但兄弟情意是一直在的。

  李陵何等聪慧,闻弦歌而知雅意。况且适才激动之下,竟把心底最隐密的想法说了出来,十分后悔。此时李沐风给了双方一个缓冲,自然乐得就势下台,只是心中略感失望,自己的三哥似乎没有被自己的话所打动多少。

  李沐风并不知道,如果他此时推心置腹,必定能得到一个最为有利的臂助。但是无论是谁,只要经过冷静清楚的计算,都不敢冒这个险。为感情左右自己的判断,只有在陈寒衣身上才有的事情,对于其他事情,李沐风从来都考虑的很仔细,可偏偏有时候,太过全面的筹划未必能带来最好的结果。

  几年以后,当这个年少聪慧的吴王陵身陷绝境时,才知道自己心底最崇敬的三哥从来没有真的相信过他。生死交关的一刻,他当时想的却是,若自己就这么死了,三哥是不是会后悔一辈子?

  那是李沐风少有的几次失误之一,却铸成了几乎一生的后悔。

  顾少卿和裴行俭进见燕王,却见李沐风和李陵正融洽的话着家常,都吓了一跳,他们也没想到,吴王陵竟出现在这里,夺关之险可见一般,不禁心头紧了一紧。

  李沐风见他们进来,哈哈一笑,起身相迎道:“你们得胜而归,我们也幸不辱命,双方谁有差池,现在也见不到了。”

  裴行俭躬身施礼,道:“燕王天纵之能,薛将军又有万夫不当之勇,加之去的众人都是万里挑一的好手,焉有不成的道理。”

  “哪里。”李沐风摇摇头,示意众人坐下,坐回原位苦笑道:“我这个弟弟也是天纵奇才,比我还胜了一分。真称的上神出鬼没,神龙见首不见尾呐。”

  众人目光投向李陵,又都重新起身行礼。不论如何,李陵乃是天潢贵胄,凤子龙孙,李沐风这一“郑重”介绍,怎么能失了礼数?

  李陵满不在乎,表面功夫果然做得十足,微笑道:“各位别多礼,我和三哥一样,虽说都是亲王,可也都没什么架子,随和的紧,大家不必拘束。”看他说话的态势,俨然是个过府串门的,浑不在意目前的处境。

  李沐风一笑,心道‘真有你的’。要说自己到了这等境况,还真不知能不能笑得出来。他想了想,突然道:“四弟,好久没见你陈姐姐了吧,正巧今天人聚齐了,索性见见面,以后不知何时还能见到。”

  李陵一怔,点头道:“那自然是好的,只是这么晚了,不大方便。”

  李沐风才想起已然打了半夜,他看了顾少卿一眼,顾少卿笑道:“不妨事,才一路行军过来,公主还没睡,谈会儿话也不妨什么。”说罢便吩咐去请陈寒衣。

  陈寒衣现在身份可算特殊。都知道她将来要做王妃的,可又压了个公主的头衔,既然叫陈姑娘陈小姐的不大恭敬,便人人称她公主,似乎真是天生的金枝玉叶。

  陈寒衣奔波一路,虽然疲惫,却没了睡意。她让薇儿给她梳妆完毕,打算坐等天明了,听闻燕王请她过去,心头不禁一跳。又是慌乱,又是期待。她想了想,便叫薇儿陪她,随人去了。

  才是初秋,关口却凉的紧。薇儿行了几步,便澈骨冰寒,汗毛孔都似缩在了一起。初唐衣衫还不算暴露,却也甚为单薄,裸露的手臂被微风一吹,立时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她回身握住陈寒衣的手,也是冰凉一片,惊道:“小姐,你冷不冷?”

  陈寒衣却没怎么觉得。和李沐风生离死别,这几日才有相处的机会,几乎天天如坠蜜罐,对外界的变化也就没那么敏感了。她攥到薇儿的手,却给冰了一下,诧异道:“薇儿,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此时陈寒衣才觉得夜凉似水,她拉着薇儿紧走几步,一边说:“还好,幸而风还不大,咱们快些走吧。”

  路也没几步,一会儿功夫便进了大厅,却见里面灯火通明,影影绰绰的坐了好几个人。陈寒衣知道自己想的多了,看了薇儿一眼,面上不禁一红。

  里面人见陈寒衣来了,都起身相迎,口称公主。李沐风朝她微笑了一下,并没说什么,李陵却抢着道:“陈姐姐,这里天气凉的紧,你身体单薄,这当口披个狐裘也不为过。”

  陈寒衣一愣,她万没想到李陵竟在这里。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顺着他答道:“吴王费心了,小女子可不敢当。”说罢,眼睛朝李沐风看去。

  李沐风听得李陵的话,不由得一愣,见陈寒衣目光投来,颇有责备之意,才想起李陵这番话本该是自己说的,却被旁人占了先。

  自己确实没想得这样周全。这李陵不亏是自小在女孩儿堆中当大,真是体贴知心。李沐风狠狠瞪了李陵一眼,却见李陵嘻嘻一笑,满不在乎。

  李沐风抢了两步,拉过陈寒衣的手,果然觉得冰凉,忙道:“寒衣你坐这里,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哦,薇儿,你……”李沐风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合适的地方安排,就算让她和众人并坐,怕她也不肯。

  薇儿果然乖巧,忙道:“燕王,没旁的事,薇儿先退下了,一会儿小姐传我就是。要不,燕王自己把小姐送回去也行。”

  李沐风点点头,拉陈寒衣坐了。陈寒衣见他无所顾及,在众人面前依旧如此亲密,大为羞怯,一时抬不起头来。

  李陵笑道:“陈姐姐,你太客气了。你是皇上亲封的公主,按身份,可是的确是我的姐姐,也算三哥的妹妹,我关心一下,被是份内的事情。”

  陈寒衣闻言,身体陡得一震,面色顿时苍白。这个道理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深想,此时被李陵突然挑明,一时竟呆住了。

  李陵确实是故意的。他并非有什么太多的恶意,对于这位陈姐姐,他也向来欣赏。只是他骨子里天生有恶作剧的倾向,最见不得平静,有意无意间,总要把自己的天赋发挥一下。

  李沐风气恼异常,他拍了拍陈寒衣的手背,以示安慰,转头冷脸道:“四弟,朔方风光独特,你久居江南,怕是未曾领略……”

  李沐风话未说完,李陵却“噌”的跳了起来,惊道:“我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