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归去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771 2004.05.26 12:09

    “我决计不去!”李陵先是一惊,转而涎着脸笑道:“不去,不去,三哥你饶我吧,算小弟刚才失言。陈姐姐,你可要帮我说句话!”

  陈寒衣已然稳住了情绪,见李陵朝他告饶,心头不忍。可却知道这事情牵扯极大,李沐风要李陵随去幽州,绝非单纯动气,自己一介女子怎能掺在其中?因而微然一笑,低头把玩一只纯银的莲花茶托,并不答话。

  李沐风晒然道:“去或不去,岂能由你作主?倘若你能说出个理由,或许我还能放你一马。”

  “理由自然是有的。”李陵心思极快,随口接道:“三哥怕也不是真的要我去幽州吧?我留在江南,和三哥一南一北,对关中成夹击之态,大哥便会首尾难顾,不敢轻举妄动!倘若将我带到幽州软禁,看似消了一个威胁,实则给了大哥一个兵发幽州的借口!彼时关中全无后顾之忧,当可全力北伐,则幽州危矣!”

  李沐风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淡淡地道:“我反出长安,难道他还没有发兵的理由?”

  “此言差矣!”李陵笑道:“我不信三哥看不出来!眼下大哥二哥不合,相互钳制,父皇又尚未归天,哪来的精力对付你?再说父皇到底怎样伤的,各执一辞,只要我回去再帮三哥造势,谁敢随便诬你谋反?你去幽州,我回江南,这天下也不再是一个人的天下!今后如何,那就看各人的造化了!”

  “四弟好口才,好天份!”李沐风斜眼看着他,轻笑道:“我本来就打算放你回去的,现在我倒真有些改变主意了。”

  “你放心,这形势我还看得清。”李沐风站起身来,踱了两步,道:“天一亮,我就出关,到时候四弟要送我一程,然后便随你自在了。”

  “那是当然,这是小弟该尽的本份。”李陵一脸欣然,仿佛当真是要恭送兄长的。

  一挥手,几名侍卫恭恭敬敬的将李陵请走。李沐风这才坐回原位,环视众人道:“各位怎么看我这个弟弟?”

  薛礼脱口而出,道:“此人当真有趣,也颇有胆色。”

  裴行俭却冷然道:“此人狡若鬼狐,当除之为要!”

  陈寒衣吃了一惊,她看了一眼裴行俭,却见此人四方的脸上颇有正气,却不知如何能说出如此冰冷无情的话来。她嘴唇轻动了一下,终于没有说话。

  顾少卿皱眉道:“守约此言有理,不过当今形势,确如吴王所言,我们不可轻举妄动啊。”

  裴行俭朝顾少卿拱拱手,道:“少卿说得是,因而我讲的不是现在,而是将来。一旦形势允许,当立时击杀此人,已绝后患。”

  顾少卿没言语,他未曾见到李陵适才的那番表白,并不清楚那位王子的真实想法。薛礼听了却觉得不大舒服,因道:“我觉得吴王人还不错,将来未必不能成为燕王的臂助,他不是也说了吗……”他想了想,觉得李陵那番话涉及燕王家事,不便公开,也就忍住没说。

  “那人的话,当不得真。”裴行俭淡淡的道。

  李沐风一直没说话。他听着几人的讨论,脑子里也在翻来覆去的琢磨,李陵的话,到底有多少是可信的,或者说有多少算是可以承诺的?

  他想了想,便起身道:“不早了,大家抓紧歇了,明天一早出关。寒衣,我送你回去。”

  夜更凉了,李沐风特地拿了件披风,给陈寒衣披了。扶着她缓缓回转住所。陈寒衣只觉得心头暖融融的,早就不觉得寒冷,连适才李陵的话也放在了一边,一路享受李沐风给予的温柔。

  两人一路缓行,只盼着走到天明才好,奈何实在没几步距离,一炷香的功夫,也终于到了地头。两人一直没有说话,到了此时,反到更不知说什么是好。

  沉默半响,陈寒衣突然明眸一闪,道:“今天这样的场合,实在不是我该露面的……”

  “是吗?”李沐风微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的意思你知道吗?”

  陈寒衣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微微摇头。

  李沐风揽过她的肩,柔声道:“大事小情,我都不想瞒你。即便你不想参与进来,你也有知道权力。”

  陈寒衣眼中闪过一丝喜悦,轻声道:“你对我太好啦……我却……”正说到此处,李沐风突然凑过来在她唇上轻轻一吻,陈寒衣大羞,如小鸟一般跳开,满面飞红。

  “这斗篷,你拿去,回去路上冷……”陈寒衣慌乱的说着,把斗篷递过来,李沐风却是不接,只是微笑的看着她。

  “拿去呀……”陈寒衣嗔怪着,见李沐风依然不动,突的把斗篷蒙在他头上,轻轻一笑,转身逃开了。

  李沐风扯下斗篷,已是伊人无踪。他感受着斗篷上残留的体温和芬芳,只觉有些眩晕。其时,星辉满地,清影独伫,他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不知都想了些什么。良久,他突然觉得身上寒冷,才发现自己已然呆呆的站了半天。

  正是:如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天色渐明。几缕阳光扯破残云,映的东方透红一片。燕王的大队人马出了潼关,朝东北而去,吴王陵率队“恭送”,三辞三请之下,居然“送”出了数百里之遥。

  “四弟,已经到了这里,你便回去吧。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李沐风含着笑,指了指前方,“再到了前面,幽州便有兵马来接应。”

  “小弟怎么舍得呢。”李陵满面带笑,“不过我倒奇怪,三哥才过潼关,怎么就断定幽州会有人来接应?又是何人通报的消息?”

  “这个,我自然早有了安排。就不烦劳四弟操心了。”

  “是了,听闻以前的国师袁天罡和三哥过从甚密,想来是他报的信了。”

  李沐风怔了一下,冷笑道:“四弟实在聪明,为兄都不舍得放四弟回去了。不如前去幽州盘恒几日如何?”

  李陵吓的退了一步,忙摆手道:“三哥也说了,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这样送来送去的也没什么意味,还是免了吧。”

  “可惜,可惜。”李沐风叹了口气,道:“也罢,四弟保重吧。”

  “三哥。”李陵上前凑了一步,神秘地道:“我这回去,要杀一个人。”

  李沐风诧异道:“杀谁?”

  “想必三哥也看出来了,那哥舒长垣本是我安插给大哥的人,否则怎能听我的指派?”

  此事李沐风早已经想过,看他当面提出,却不知什么意思。因道:“那又如何?”

  “别的没什么。”李陵嘻嘻一笑,道:“只是这华州都督沈越一路旁观耳闻的,已经知道的太多,实在留他不得!”

  李沐风心中一动,已然大抵知道他的意思,却故意言道:“你杀便杀了,和我说什么?”

  “自然要说的。”李陵笑的很是得意,“回去以后,需要三哥给我背这个黑锅,要是不通报一声,岂不是没把三哥放在眼里?”

  李沐风早已猜到,冷哼一声,道:“你这就把我放在眼里了?”

  李陵笑道:“这么个小小人物,三哥想必也没放在心上,天大的事情你都做出来了,何必在乎再多一件。”

  李沐风无奈的苦笑道:“帐多了不愁,随你去吧。”随即和李陵拱手作别,心中却是警惕:他谈笑间便要了别人的性命,依然神态自若,着实可怕,此人不可不防。

  看着那两位王子在那里装模作样,薛礼觉得好笑,他扭过头看了一眼天边,笑道:“老裴,天上出了火烧云了,是不是你那把火还没着完?”

  “火烧云?”裴行俭笑了,“傍晚的才叫火烧云!”

  “朝霞。”薛礼无奈的更正一下,又道:“可怎么这样个红法?”

  裴行俭和顾少卿一听,留神观瞧,果然觉得这朝霞竟红的如血一般。顾少卿略晓阴阳,暗中掐指一算,心头一惊。

  “怎么了?少卿?”裴行俭看出他面色不对,忙问了一句。

  “不妨事。”顾少卿摆摆手,疑惑道:“此乃吉凶未卜之相,福祸相依,却断不出到底主的何事。”

  大唐道风极胜,少有人不受道家影响。高风之辈声明在外,甚至朝野闻名。到了后来,有人便以此为晋身庙堂的捷径。卢藏早年隐居终南山,横得重名,便入朝做了大官。后司马承祯将还天台山,卢藏指着终南山对其言道:“此中大有佳处,何必天台?”司马承祯却讽言道:“以仆所观,乃仕宦之捷径尔!”此事传开,乃有“终南捷径”之说。这是后话。

  顾少卿不是因循守旧之辈,他读书极广,当真算得上“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即便对道藏没有太深入的研究,些许皮毛还是懂得。

  裴行俭一愣,他望着红霞沉思,冷不防听旁边薛礼断然道:“是血。”

  “这天下,这大唐,正在淌血。”

  裴行俭呆了片刻,叹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众人沉默了,为了这天下,不知万民还有多少鲜血可淌。

  顾少卿突然朗声歌道:“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忽然为人兮,何足空抟;化为异物兮,又何足患?”

  歌声苍凉真切,哀而不伤,随着秋风在空旷的草原上传出了很远。这是贾谊《鹏鸟赋》中的一段,说得是人生无常,万物同理,无须过于悲凄的意思。众人听得为之一振,依然是未卜的前途,却给人一种挑战的意味。

  “还有很多事情。有很多事情在幽州等着我们。”李沐风回头看了看众人,目光最终落在了陈寒衣的车帐上,变成了款款的温柔。“未来,等着我们呢……”

  未来,等着我们呢……

  大军动了,尘沙搅上了天空,火红的朝霞俯瞰着神州大地。地面上久久盘恒的,依旧是这样一首歌:

  “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忽然为人兮,何足空抟;化为异物兮,又何足患……”

  梦幻王朝 第一部 雾笼长安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