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变化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498 2003.11.13 10:24

    嘉城军议上,侯君集正不紧不慢的分派着:燕王同牛进达、薛礼统领松州守军,继续守备嘉城。自己和执失思力点步兵三万、骑兵一万,在城外北坡扎下营寨,和嘉城互成犄角之势,可令吐蕃顾此失彼,进退失据。

  他最后又特别强调了一番:吐蕃不动,则我军不动;吐蕃若攻城,则营寨出兵从一侧击之;若吐蕃攻寨,如无号令,则嘉城不可轻动。

  “嘿!嘉城不可轻动——”薛礼低声重复了一遍,脸色略显不快。

  “怎么?” 声音虽低,侯君集却是听到了。他细长的眼睛瞄了一下薛礼,淡淡的道:“薛将军有何疑问?”

  “不敢!”薛礼凝神看着侯君集,拱手道:“依照侯帅的意思,嘉城就是怎么也不能动了?”

  “这么说也未尝不可。”侯君集语气丝毫没有波动,慢悠悠的说道:“嘉城乃重中之重,不可轻失。”

  薛礼胸中感到有一股火在翻腾。他本就是重攻轻守之人,此次在嘉城连续守备十几日,觉得自己似乎成了缩头乌龟了。好容易盼到援军已至,怎料依旧是一个“守”字!

  “数千同袍一战而殁,韩都督身负重伤,怎可一守到底?”薛礼咬着牙,死死的盯住侯君集的眼睛。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侯君集低头呷了口茶,没有理会薛礼的失礼,沉声道:“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那,请侯帅让我去城外,换人守这嘉城!”薛礼不屈的抿着嘴唇,眼神咄咄逼人。

  李沐风忽然发现,薛礼此刻的眼神很是熟悉,当日,裴行俭被自己喝退时,也是这种神色。这两人,颇有几分相像阿……

  “哦?薛副将——”侯君集目中闪过一丝寒芒,冷笑道:“是不是我这个大总管还不够格,指挥不动你?”

  “末将不是这个意思!”

  李沐风突然轻咳了一声,接口道:“薛将军却是有些失仪了——不过请战心切,也算情有可原,侯帅不必动怒。其实……”他自失的一笑,道:“本王也对这分派有些想法。虽然知道侯帅是以大局为重,不过让我在这嘉城呆着,实在心有不甘……不如这样,我同薛将军以及执失思力领兵城外扎营,侯帅和牛将军在此守城,该不会有什么大的闪失。”作战的经验,是李沐风最为欠缺的,他也不想放过这个充实自己的机会。

  见燕王发了话,侯君集也不好驳他的面子,他点点头,淡淡的说了一声,“就这么办吧。”

  ※ ※ ※ ※

  当下,四万大军星夜出城外扎营。吐蕃军虽然觉察,但在蒙蒙夜色之下,敌我不明,却也不敢轻易有什么动作。当天色见明时,天松赞等人登高远眺,发现远处的山坡上已然是连营数里,旌旗招展了。

  如此,唐军大营与嘉城互成犄角之势,守备严密,进退自如。吐蕃几次攻城,都无功而返,倒是折损了不少人马。

  大唐果然不是自己能赢得了的。这个认知,渐渐的笼罩在所有吐蕃战士心头,一些部族首领也萌生了退意。

  天松赞也好生为难。他屡攻不下,眼见天长日久,粮草供应已经捉襟见肘,再勉强支撑下去,怕也无益。最主要的是,他已经得到线报,自己离开以后,吐蕃本部并不安宁,有几方势力蠢蠢欲动,令他不得不忧虑万分。

  但倘若就此回兵,唐军可能趁机追杀不说,必定遭人嘲笑,自己的威严又放在何处呢?

  退,还是战,都不是能轻易决定的事情。

  禄东赞也是主张退兵的。不过,他对于赞普的心思了解的非常透彻,知道天松赞在为什么担忧。

  “进兵是肯定不行了。若退,也须退的光采。当日我出使大唐,听闻燕王通达明理,是个可以论事的人。既然燕王此番也在军中,就不如派使者过去,言明赞普倾慕****之心,依旧是要迎娶公主。如若不然,但求死战。”

  禄东赞的这番话让天松赞点了点头,他也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那么——”天松赞顺势就要派遣禄东赞出使唐军大营,却有一人忽然站了出来,合掌道:“赞普,我愿意一试。”

  天松赞定睛一看,此人身形极是高大瘦长,衣着奇特,面容丑怪,正是此番随军而来的巫教护法泽仁。

  巫教乃是土生土长的第一大教派,当时佛教尚未传入,巫教在吐蕃根深蒂固,影响极大。这泽仁在巫教地位尊贵,又吐蕃第一高手,连天松赞也要礼让三分。

  天松赞不为人察觉的轻轻皱了皱眉,马上展颜笑道:“泽仁护法,这种事情,让禄东赞去就行了,何必劳你大架呢?”

  泽仁摇着脑袋对天松赞说道:“赞普,我曾在中原学过武艺,懂得汉话。也知道唐人狡猾,说话向来不算数!我直接把那个什么皇子擒来,要大唐的皇帝拿公主来换!”

  此言一出,周围的吐蕃将领心中甚是不服,均暗想:“我们这里打了这么多天,死了多少人,也不能寸进。你单枪匹马就能从万军中把敌人首领擒来?岂不是笑话!”但摄于泽仁的厉害,却是没人敢说出口。

  禄东赞淡淡的说道:“这样怕是不行,护法虽然无人能敌,但要一人面对千军万马,也是难以抵挡,再说,唐军也大有能人……”说到此处,他心头自然浮现出薛礼那宛如战神般的身影,当日以一把空弓硬撼万军,让所有人至今还心有余悸,也是暗自叹服。

  “胆小鬼成不了事!”泽仁轻蔑的扫了禄东赞一眼,回首对天松赞道:“我装作使者去,抓了那皇子就来。谁能拦我?”

  天松赞一时间犹豫了。他仔细思索了一下,觉得泽仁说的方法也未必行不通。如是成了,自己这方大有光彩,唐军投鼠忌器,也定然受制。但若是不成——将大唐激怒,可不是好相与的。

  天松赞权衡了片刻,才沉吟道:“也好。此番泽仁护法就替我出使唐营,要是有机会,就照护法的意思行事,要是对方有了防备,不好下手,就照禄东赞的意思,还是求娶公主吧。”

  泽仁自然点头答应,可在他的脑子里面,哪里有什么禄东赞的意思。只是一心想要抓住李沐风,好在众人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勇力。

  这几日,吐蕃攻了数次嘉城,但似乎并没有尽太大力量。外有连营牵制,敌军就难以放手攻城,而嘉城这块地方,又铺不开太多的士兵。

  攻击越来越没有力量了。或许,天松赞想要退兵了吧?李沐风一直在等待着,他知道天松赞纵然要退,也会退的风风光光。至于采取什么手段,近几日,就该摊牌了。

  依照李沐风所知的“历史”看,天松赞该是继续求娶公主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是一件双方得利的事情。就算放到千载后世,这次和亲依旧被称颂不已,很少有人真正去考虑这名女性是否幸福。在国家利益面前,一名女子本身的意愿,早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因此,他从没去想过这名公主应该是谁,与大局相比,这根本无关紧要。他真的越来越像一个皇子了。

  “殿下,有吐蕃使者求见。”薛礼进帐通禀。这几日吐蕃的攻击试探居多,总是稍沾即走,显然没有让他杀的尽兴。

  “哦——果然是来了!”李沐风双手轻轻一拢,笑道:“我正盘算着,也该到日子了,请进来!”

  薛礼应了一声,却没有动。

  “怎么?”李沐风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问道:“有什么不对?”

  “来的是个高手,怕是心怀不轨。”

  李沐风沉吟片刻,道:“无妨。叫他进来,倒看看他能耍什么手段。”

  薛礼也是一般的心思,他相信凭自己和燕王这等身手,再高明的刺客也讨不了好去。他点点头,出帐去了。

  李沐风于中军帐坐定,顾少卿和裴行俭分别立在身后。执失思力侧坐在一旁,面色凝重,似乎也觉得对方来者不善。

  功夫不大,薛礼带泽仁进帐入见。众人见泽仁形容丑怪,均是一愣,怎么看此人都不是一个使者说客的材料。却见泽仁大模大样的在帐中一站,也不施礼,神态十分的傲慢。

  “哼,蕃邦的人,总是不懂礼数的……” 执失思力见状甚是气愤,轻骂了一句才发现其中大有语病。说起来,自己出身突厥,又难道不算蕃邦了?他猛的闭上了嘴,还好周围无人发觉。

  泽仁突然道:“我们赞普要我传几句话。”他说的是汉话,却是吐蕃的腔调,异常的怪异刺耳。

  李沐风见此人十分无理,也不客气,神态淡漠的说道:“讲。”

  “赞普说——”泽仁突然停顿了一下。帐中诸人都凝神倾听,虽然说都有戒备,可就是想不明白此人能耍出什么花样。

  “赞普说——”又是一句。立在一旁的顾少卿突然感到声音变得无比遥远,又无比接近,帐中的一切都朦胧起来,耳旁只有那诡异的声调在回荡。

  “赞普说——你去死吧!”此刻,连薛礼都觉得神迷意乱,思维变得不清晰起来。朦胧中,他似乎看到那瘦高的身形如大鸟般腾空而起,朝着毫无防备的燕王扑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