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急雨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579 2003.10.15 20:13

    

  长安突然来了一场骤雨,不见春天应有的缠mian细密,却是迅猛而急促。狂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铺天盖地的砸下来,碎成蒙蒙的水雾,瀑布似的顺着屋檐流淌。几条惨白的利闪过后,惊雷一阵紧似一阵,整个长安城都在这自然的伟力面前瑟瑟发抖。

  一道闪光斜劈下来,仿佛将这低沉黑暗的天地都劈成了两半。燕王府内,一条修长挺拔的身影被电光映在窗子上,摇曳不定,仿佛在随着天地舞动。

  “要变天了……”李沐风负手站在窗前,毫不畏惧的看着这上天的震怒。

  “是阿,这雨来的不善,还不是时候呢……”顾少卿静静的立在他背后,咀嚼着李沐风这句话,一语双关的说道。

  “时候到了。”李沐风舒展了一下身体,感觉恢复的不错。他回头看着顾少卿,慢悠悠的道:“这雨来的不是正好吗?”

  “太急,太早。”顾少卿盯着窗外,眼睛幽幽的放着光。“支持不了多久就放晴了,长安还是原来的长安……”

  “那就再下一场。下到把整个长安都淹了为止!”李沐风仰起头,似乎可以透过屋顶看到那苍天。

  顾少卿暗自打量着。年轻、高贵、自信、才情、霸气,这个皇子似乎拥有了所有的资本。这一瞬间,给人一种世间舍我其谁的感觉,似乎万物都在他的掌握。

  只是,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呢?燕王似乎太过自信了点……

  一声惊雷轰响,震的天地色变。沉闷的余音如同车轮碾过石桥,格楞楞的在头顶上盘旋过去,屋内的两人一惊,从各自的沉思中回过神来。

  顾少卿朝外面看了一眼,低声道:“我出去看看,电闪雷鸣的,小心走了水。”说罢,已然转身出去了。

  李沐风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顾少卿可是话里有话呀……

  这一声春雷,惊醒了长安无数人的酣梦,无数人望空沉思,想着各自的事情。

  吧嗒一声,礼部尚书李义府圈改进士名单的笔被这惊雷震落,他惊恐的望着天。这天,怒了吗……

  正如顾少卿说的,这雨来得急,也去得快。风雨肆虐了个把时辰,就渐渐的失去了气力,变得淅淅沥沥起来。及至深夜,已然完全停了。

  这些变化顾承恩清清楚楚。第二天就要放榜,他晚上翻来覆去,折腾了一宿无眠。及至天光刚亮,他就瞪着通红的眼睛起来,忙着到选院看榜去了。

  长安馆到选院,并没有几步的路。他远远就看到前面影影绰绰围了些人,想必都是看榜的考生。顾承恩迟疑着挤进了人群,心头颤微微的从下往上看。没有,还是没有……一直看到淡墨书写的“礼部贡院“四个大字,却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名字。

  他的脑子一下就迷糊了,只觉得昏昏沉沉,好似塞满了棉絮。他恍忽间听到旁边有人低声骂了几句,但似乎是远远的传来,听不真切。他神不守舍的往回走,路上可能遇到了熟人,他胡乱的点点头,也忘记了自己说了些什么,迷迷瞪瞪的走回了客栈。

  一篇文章做的花团锦簇,怎么就会不中呢……他坐在床上呆呆的想着,却想不明白,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名字在礼部尚书笔下被轻轻的勾决了。他觉得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嘲笑自己,眼前的景象都可笑的扭曲着,变了形。天地似乎一片黑暗。

  ※※※※※

  “杏园探花宴……”李沐风环视四周,看着风雨过后,落红满径的皇城哑然一笑。“真是好兆头阿……”

  两仪殿前正大摆宴席,其间人声鼎沸,歌舞喧嚣。他这略带嘲讽的话,掩盖在一片嘈杂当中,没有人听到。

  李建成今天的精神格外好了起来,看着座间的文武群臣,新科进士,他不住的捻须微笑,大有天下英雄尽入彀中的得意。

  太子和李沐风分别斜坐在李建成的两侧,不经意地对望了一眼,均是一笑。在旁人看来,这可是兄弟和睦天下安定之象,可他们自己清楚,这笑容里包含了太多深意。

  不过太子的心思,未免有些一厢情愿吧……李沐风嘴角衔着笑,心头暗自盘算着:当他发现被自己算计之后,会是什么表情?想到这里,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太子却是笑得有些勉强,他恨不得这宴会早早散去才好。他虽然不相信御史台会有谁敢检举自己,但依旧有些不大放心。他的目光不时朝唐衍看过去,可唐衍却是谈笑自若,完全一副心中无事的样子,让人看不出深浅。

  “父皇。”李沐风欠欠身子,朝李建成笑了一声,道:“光看歌舞没有意思,待儿子给您讲个笑话凑趣吧?”声音不高,却甚为清晰,两仪殿中的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太子一个激零,他警惕的看着李沐风,猜不透他的意思。殿中立刻静了下来,歌舞音乐也停了,燕王要当众讲笑话,这可是头一遭,有谁敢打扰?所有人都支着耳朵听着,生怕漏过了什么。有心人对看一眼,心中均道:怕不是这么简单!

  李建成一笑,有些感慨的说道:“朕多久没听你们兄弟说笑了……好,讲一个让大家听听!”

  李沐风朝众人环视一眼,轻轻一笑道:“幽州取士,和长安不同,为防有人替考,须在牒函上写出自己的相貌……”

  李建成眼睛一亮,赞叹道:“这倒是一个好法子!”太子放下了心,也笑道:“不错!这就是三弟的不对了,这样的法子怎么不向朝廷推荐呢?”

  “大哥别笑我了。”李沐风摇头苦笑道:“因此闹出了多少笑话!前年取士,一举子写自己颏下微须,考官认为微须乃无须也,此考生却有短须,于是考官不肯让他入场。两人争到了我那里……”说到这儿,他略为顿了顿。

  众人被他的言语带动,均在想这个“微”字。座下均是饱学之士,大都觉这个字本可双解,放在这里确实意思含糊,不易说清。

  看着众人沉吟不语,李沐风轻轻一笑,道:“这考生回答可谓绝妙……他说‘经书云:孔子微服过宋。若微做无解,难道孔老夫子是裸体而行?’”

  殿上众人一愣,突然哄堂大笑起来。李建成一口酒喷了出去,湿了前襟,一名宫女忙上来擦拭,可自己也笑的直打颤。太子用手指着李沐风,笑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众位大臣有持重的,笑了几声,刚刚恢复了庄严仪表,却又被众人逗的失了态,继续放出声来。

  良久,殿内笑声渐歇,李建成喘了口气,笑道:“这是朕听过的最好笑的事情,看来幽州真是人才济济阿。”

  “父皇。”李沐风笑了笑,道:“还有一件事情,也是一样的好笑……”

  “哦?”李建成饶有兴趣的问道:“说来听听。”

  李沐风点点头道:“有一个举子,胸中并无点墨,诗文自然是做不上来的。可是进了考场,无论如何也不能交了白卷,于是他这样做了一首诗:‘饿猫临鼠穴,馋犬添鱼砧,栗爆烧毡破,猫跳触鼎翻。’”

  这是一首不入流的歪诗,做到考场上,确实有几分好笑。可大家刚刚笑了一通,也就觉得这个笑话没那么有趣了。太子淡淡一笑,道:“这样的歪诗做得出来,也难为他了……”话说到此处,突然发现礼部尚书李义府面色苍白,一脸惊恐,心中登时醒悟,后面的话嘎然而止。

  李建成转头看着李沐风,笑着问道:“这也是幽州的高人?”

  李沐风轻轻摇头,“长安的,这次考试的卷子。”

  李建成一愣,似乎察觉道李沐风另有用意。他抬眼撩了一下李义府,沉声问道:“后来呢?”

  “取中了。”李沐风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两仪殿内登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觉得背后飕飕的发冷。这可是一句话就能让人掉脑袋的事情,燕王看似漫不经心的随口说出,却暗含着阴沉沉的杀机!

  一片寂静,没有人敢说一句话。殿内的空气似乎充满了火yao,崩出一个火星就会把大殿炸上天!

  太子愣愣的看着李沐风,却发现这位燕王悠闲的品着酒,根本不抬眼皮,好像刚才的话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

  自己还是小看了他……任由着他在自己背后偷偷捅了一刀,自己却全无防备!太子暗自咬牙,却无计可施。让老三的细作渗透到这种地步,连考卷也给翻出来了,这个礼部尚书是怎么当的?他狠狠的瞪了李义府一眼。

  此刻的李义府面如死灰,他脑子里拼命的盘算,却想不出一个能够脱身的法子。他求助的看了太子一眼,正好迎上那道狠毒的目光,心脏好像被针刺到一样,抖成了一团。

  “取中了……”李建成端着翡翠杯站起身来,一边把玩,一边自语,“取中了?”他突然加重了语气,目光盯向了李义府。

  李义府平素流利的口才不知丢到了何方,颤微微的出席跪在殿中,开口说了个“臣……”后面的话却没有了,只是磕头,他无从辩驳,燕王手中的证据把他压的死死的。

  “我问你,那人是不是真的被取中了?”李建成的口气不紧不慢,却充满了压迫感。

  “取中了……真的取中了……”李义府的话根本算不上回答,更像无意识的人云亦云。

  “中的好阿!”李建成突然嘿嘿冷笑,手中的翡翠杯猛地掷向地面,登时摔了个粉碎,四溅的碎片如同无数只青蝇轰然飞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