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乱情迷

梦幻王朝 秋风清 5423 2006.05.17 09:42

    “只是什么?”公输遗世瞪眼问。

  “呵呵。”李沐风高深莫测的一笑,道:“只是,我造出的木鸢,比这飞的更持久些。”

  公输遗世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你说你造的木鸢?哈哈,竟敢在老夫面前吹大气?好!要是你小子有这本事,我磕头拜你为师!”

  “公输前辈妙手绝伦,晚辈是万万比不了的。”李沐风淡然道:“只是这木鸢,晚辈却独有心得。其间奥妙,想是前辈也未知晓。”

  “小子,废话不必说了!”公输遗世摆手道:“说说看,你想如何?”

  “前辈便和晚生打个赌,要是前辈输了……”李沐风目光一转,突然道:“就不可再阻止无忧随我出山!”

  “好!”公输遗世道:“虽然你小子必输无疑,可老夫还是给你个机会。倘若你输了呢?”

  “若是晚辈输了,终生不再踏入此地半步!”

  公输遗世晃着脑袋冷笑道:“这个赌老夫亏的很。你是不请自来,若赌输了便退回去,天下哪有这等合算的卖买?”

  “那就依前辈的意思!”

  “我的意思,你若输了,便在我这里作上两年工!小子,其实这都便宜了,或许老夫一时高兴,就传授些本事与你。”

  李沐风一愣,侧目看了眼一脸关切的莫无忧,咬牙道:“好,便是这样!”

  “哈,这下……”公输遗世刚要说话,突然闻听外面一片嘈杂之声,眼前一花,几条英武的汉子便闯了进来!

  却见为首那人中等身材,面色白净,身穿一身紧身的侍卫服。他四下扫了一眼,便朝李沐风低首施礼道:“燕王,属下失职了,还请燕王责罚!”他身后的另几名侍卫垂头丧气,显然早挨了一顿好训。

  来者正是林凡。他因事情被差遣出去,无法随燕王视察水利。便亲选了几名得力的侍卫,吩咐他们和燕王寸步不离。谁知他这边事情办完,却发现那几名侍卫早就独自回了王府。一问,才知道燕王随一不知底细的女孩儿去了,身边再没旁人。林凡当下大怒,把那几人狠狠训了一通,然后带他们顺着二人留下的痕迹追踪而至。李沐风没有刻意隐藏形迹,那些侍卫又都是跟踪的好手,便一直寻踪追进了这座院子。

  李沐风尚未说话,公输遗世在一旁突的叫道:“你叫他什么?这小子是燕王?”

  一侍卫怒道:“你这老头竟敢对燕王出口不逊!”

  李沐风一拦,淡然扫了那侍卫一眼,道:“不得无理!”那侍卫吓的一缩脖子,不敢再说话。

  “他就是燕王?”公输遗世突然看向莫无忧。

  “是啊,他就是……”莫无忧犯了错事一般低着头,又偷偷朝爷爷瞟了一眼,“您、你没问我嘛。”

  “你这丫头!气死我也!”公输遗世怒道:“都说女生外向,果然不假!你既然眷恋富贵,铁了心跟他走,还管我这个老头干什么!”

  莫无忧又羞又急,眼泪不住的从一双明眸中淌出。她微微张着小嘴,却不知如何分辨,只是不住的摇头哭泣。

  “前辈,您这就不对了。”李沐风正色道:“我和无忧一见如故,早已认了她作妹子,却不是前辈想的那般。”

  “丫头!是吗?”公输遗世看着她。

  “啊?”莫无忧止住了泪,一脸的迷糊。迷惑的表情混着满脸的泪痕,让人不胜怜爱。“这个……嗯?”

  “就是这般。无忧你忘了?我不是让你叫我大哥吗?”李沐风柔声道。

  “嗯,是啊,可是……”莫无忧歪着头,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就是嘛,她记得自己一直在大哥前面加个“李”字的,可是,李大哥也一样算是大哥,人家说的没错。这一字的分别,莫无忧是说什么也弄不清楚的。

  “便是这样。”李沐风拦住了话头,朝公输遗世道:“不管如何,前辈的赌约还做不做数?”

  “作数,当然作数!”公输遗世想起了李沐风刚才的话,暂时也忘了他燕王的身份,怒道:“我老头子说话何时不算过!你可别忘了,要是你输了的话,我可不管你是谁,都给我来做两年苦工!”

  “这个自然。”李沐风点头微笑道:“一个月后,晚辈定当携木鸢登门拜访。今日就此别过了。”

  说罢,朝莫无忧眨了眨眼睛,含笑而去。林凡等人迟疑片刻,朝莫无忧躬身道:“拜别公主。”转身便也跟去了。他们这一拜吓得莫无忧连连后退,猛然看向爷爷,却见公输遗世提着木鸢转身进了屋,同时高声道:“丫头,我要闭关一个月!哼,我定要让那小子心服口服!”

  李沐风回到王府,便让人给自己去找相应的材料,着手准备制作自己的木鸢。说到和公输遗世的赌约,他倒也不完然是吹牛,确实有几分必胜的把握。公输遗世的木鸢是扑翼式结构,从这方面讲,他已经在正确的道路上渐行渐远。即便这木鸢再是精巧,制作再是巧夺天工,也一样难以模拟出鸟类那精巧绝伦的肌肉运动,更不要说展翅飞翔了。

  从理论角度讲,李沐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现在需要的就是把理论转化成实践。说起实践,李沐风倒也不缺乏。他在现代社会的那一生,小时候曾经制作过航模飞机,虽然一样无法实现自由飞行,毕竟比那个只能扑腾片刻的木鸢强得多。

  可那毕竟是十分久远的事情了。要把两世的时间累加起来计算,那时的功课同现在已然隔了近四十年。隐隐约约中,他还能记得多少,就是自己也没把握。

  泡桐木,木锉,乳胶,橡皮筋,有这几样东西他就能做出一架简易螺旋桨飞机,保准能胜过公输遗世。泡桐木好找,幽州遍处都是,木锉虽然不够精良,却也能凑合用,乳胶没有倒也好说,鱼鳔胶比之优胜百倍,其高昂的成本对李沐风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可是,这橡皮筋就实在难以找到替代品了,他左思右想,终于决定先把机身做出来再说,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

  于是,燕王府的书斋成了木头工房。李沐风没事儿就在里面锉锉磨磨,造出废品无数。好在材料对他来说应有尽有,只是弄得府中人莫名其妙,不知燕王到底是那根神经不对,好好的燕王不作,偏想成一个木匠。

  一连过了几天,李沐风都泡在书房,专心致志的和木头较劲。倒不是他多么沉迷于此,只是精神上突然间找到了一种联系现代的方式。他在制作模型的同时,便似乎回到了现代社会,回到了那个没有勾心斗角,无忧无虑的童年。一时间,他沉浸在自己臆想的世界里,不能自拔。

  这日,李沐风正在仔细的用一根木条打磨螺旋桨叶,这可是个细致的工作,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他手中细长的刮刀小心的躲避着木头的纹路,按照自己的意思切出了一条曲线。要看刀刃就要从另一端破出,大功告成之际,却听一个清冷柔和的声音唤了声“燕王”。李沐风心头一颤,手中不自觉的用力,木条却劈成了两半。

  李沐风回头一看,一名丽人黑发如云,巧笑倩兮,不是陈寒衣是谁!

  “寒衣,你怎么过来了?啊,这些日子我没去看你,实在该死!”李沐风一愣,这才虚幻的世界回过神来。

  “燕王还记得我吗?”陈寒衣抿着嘴,浅然一笑道:“府里人人说燕王迷上了木匠活,这个大唐的王子也不想当了。”

  “这是谁传的话?”李沐风失笑道:“寒衣怎么也就相信了?”当下把遇到莫无忧以及和公输遗世打赌之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然后笑道:“寒衣你看,我又给咱们认了个妹妹。”

  陈寒衣开始还当真以为李沐风突然迷上了这等奇技淫巧,正打算规劝。听闻李沐风的述说,已然放了心,便娇笑道:“殿下还嫌大唐的公主不够多,却又加上了一个。”

  李沐风一听便知她话里有话,涎着脸凑过去笑道:“你算哪门子公主?还是乖乖的等着当燕王妃吧。”

  陈寒衣微笑着躲开他,淡然道:“当燕王妃的怕不是我,我还是好好做我的安远公主是真的。”

  李沐风一愣,笑容立显干涩,问道:“寒衣何出此言?”

  陈寒衣话锋一转,突然问道:“那耶律明珠来了许久,殿下一直避而不见,到底作何打算?”

  李沐风一愣,好似谎言被人当众拆穿,只觉得面皮僵硬,笑容陡然不见,沉声道:“这,是谁告诉你?是不是顾少卿?”

  陈寒衣摇摇头,道:“不干顾先生的事。只是纸里包不住火,我既然住在王府之中,这等事情早晚会知道的。”

  “这……”李沐风一时语塞,半响才道:“寒衣,我并非诚心欺骗于你。只是这事定然不成的,我不想平白乱你的心思。”

  “殿下又没做什么对不住寒衣的事情,何必如此?”陈寒衣温婉的一笑,拉着李沐风的手,让他坐下,方道:“寒衣没有猜忌殿下对我的心意……只是,和契丹联姻之事,可谓千载难逢的机会,殿下实在不该放过。”

  李沐风惊讶的盯着陈寒衣的眼睛,那明澈的秋波里看不到一丝作伪,有的只是一抹淡淡的没落。李沐风只觉得心头一痛,探身揽过陈寒衣道:“寒衣,你放心,我怎会娶什么契丹公主?除了你,我谁也不娶!”

  “就是如此,我才不放心。”陈寒衣略微一挣,却强不过李沐风的铁臂,便任由他环抱。“我知道殿下对我好,可是不能因为一女子耽误了天下。那样,寒衣可百死莫赎。再说,那耶律妹妹来了以后,寒衣会把她看成自己姐妹一般……”她声音渐渐轻细,最终微不可闻。

  李沐风心头又是震憾,又是感动。陈寒衣此番话,就是为了打消他心头顾虑而来,话中已然隐隐透出愿和耶律明珠共事一夫的意思。

  而寒衣就真的乐意吗?正如顾少卿所言,寒衣知大体,识大局,懂得牺牲退让。可是,不论什么原因,自己与别的女人分享一个丈夫终究是不甘的吧?李沐风能从寒衣踌躇的言语中听出来;能从她清冷的眼神中那抹没落看出来;甚至,能从她那颤抖的手掌中感受出来!

  退一步讲,就算寒衣心甘情愿,那他自己呢?倘若就此娶上两个女子,开了这个头,怕是以后就会有的是理由让自己娶第三个、四个。那若是真的天下一统,自己做了皇帝,怕也就三千佳丽充斥后宫了。那么,自己又和以前那些帝王有什么区别!

  李沐风沉吟一下,道“寒衣,这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自然知道怎么处理。”

  陈寒衣一双妙目怔怔的看了他片刻,才道:“殿下,寒衣这并不是想干政,只是不想燕王因寒衣错失了良机。”

  “寒衣可是想到哪里去了?”李沐风笑了,手掌轻轻抚上了她面庞,柔声道:“别多心,我可没别的意思。只是,寒衣多为别人想,却怎么不为自己想想?”

  陈寒衣还要说话,一只手指已然按住她的樱唇。陈寒衣开不得口,又觉李沐风的动作委实太过亲密,面孔腾的一下红了,更显娇艳无双。李沐风心头一动,调笑道:“一只红艳露凝香……”,他俯下了脸去,轻轻吻在那花瓣般娇艳的樱唇上。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停止了。整个房间被一种温柔绵软的气氛缠绕。陈寒衣只觉得天也旋,地也转,眼前的一切都化成五颜六色的彩线飞舞。她颤抖着闭上了眼睛,一股蚀骨的酥麻小蛇般游入了脊髓,浑身都忍不住打着颤。

  如此的缠mian,让李沐风有些难以把持。他的心在燃烧,在呐喊,他说,寒衣是自己的,谁也抢不去;他说,任何人也不能伤害到他的寒衣。他更加紧密的拥着寒衣,却又如此小心翼翼,仿佛怀中是天下最为脆弱最为昂贵的珍宝。他的***升腾了起来,忍不住伸出手……

  “别!”陈寒衣犹如从梦中惊醒,猛然推开李沐风。她的面上泛着桃花般的嫣红,胸脯起伏,娇喘吁吁。只是,适才那双朦胧如春雨的双眸恢复了往日的清澈,如晨星般明亮。“殿下……你逾礼了。”

  李沐风犹如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顿时清醒了过来。他努力平息了纷乱混杂的情绪,歉然解释道:“寒衣,我……我实在是……”

  “没什么。燕王是发乎情,寒衣能止乎礼。”陈寒衣整了整衣服,浅浅一笑道:“寒衣此生只会是殿下的人,只是尚未成婚,还请殿下能成全寒衣的心思。”

  “这是自然。”李沐风点头称是,心中却极是懊恼。他岂是不想和寒衣成婚?只是王子不娶公主,为了照顾大唐的脸面,他上表长安,希望能改封陈寒衣为郡主。可谁知那表章却入泥牛入海,到现在还没有音讯。

  此时此刻,他饱受煎熬,更是恨得咬牙切齿。要不是顾忌王室的面子,他李沐风怕惹什么物议?他此时打定了主意,要是长安再不给个说法,就算公主他也照娶不误!

  只是这一岔开,陈寒衣和李沐风两人都没有再提耶律明珠的事情。他们都小心的躲避这个敏感的话题,尽量不想破坏刚刚营造出的甜蜜气氛。可惜天不从人愿,就在两人情意绵长的对视之时,一人在门外喊起了“求见燕王”。

  “唔?”李沐风看了陈寒衣一眼,万般无奈的说道:“进来吧。”

  那人推门而入,见到陈寒衣不禁愣了一下。他朝李沐风和陈寒衣分别施了礼,却迟迟不肯开口。

  陈寒衣冰雪聪明,当下道:“殿下,寒衣突然想起还要和薇儿出去买些水粉,这时候也该去了。”

  李沐风一怔,道:“这种事情吩咐旁人就是了,何必亲自去。”

  陈寒衣无奈的横了他一眼,嗔道:“自己挑的才喜欢,别人知道什么?”说完便一笑而去。

  李沐风没再拦阻。他虽然觉得没必要避开陈寒衣,可也知道手下大都忌讳女子参政,他绝不想给他们留下这样的印象。

  见陈寒衣出去了,那人才低声道:“燕王,是关于耶律明珠的事情……”

  李沐风恍然大悟,这才知道他为什么在陈寒衣面前犹豫着不肯说。原来并非有什么想法,而是怕陈寒衣知道那契丹公主的事情,这心思当真细的很。想到此处,对此人好感大增,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谁的属下?”

  那人一怔,恭敬的回答道:“属下魏青衫。乃是林统领麾下,现在专门负责监察迎宾阁内契丹人的动向。”

  “魏青衫……”李沐风在口中叨念了两遍,点点头道:“有什么情况?”

  只听魏青衫一字一顿的说道:“契丹公主耶律明珠,于昨日潜出迎宾阁,不知去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