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始乱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782 2003.11.21 10:59

    淡淡的暮色浸染着水面,粼粼的波光中泛着金红的色彩。数十尾鲤鱼摇头摆尾的在水面下盘旋争食,好似一团金色的绣球。

  “小姐——”

  一声清脆的呼喊声传来,小亭上的女子从散乱的思绪中惊回,漫无目的抛着鱼食的纤手一颤,全部倾洒了下去。

  水面立刻翻腾起了浪花,更多的金鲤被吸引过来,纠结成一团。

  “小姐,你是怎么啦?”薇儿从背后轻轻搂住陈寒衣,撒娇般的娇笑起来,“怎么神不守舍的?想情郎了吗?”她促狭的眨了眨眼睛。

  陈寒衣掰开薇儿的手,啐笑道:“呸,你就说不出好话来!”说罢,伸手便去呵她的痒。

  薇儿却是怕痒,连忙讨饶道:“好小姐,饶了我吧,我可有好消息告诉你——”

  陈寒衣一怔,脸上露出期待的神色,不禁停手问道:“什么好消息?”

  薇儿眼珠一转,嘻笑道:“被小姐一闹,却是忘了。”

  陈寒衣见她神色有异,面上一红,笑道:“你这丫头,竟是来消遣我的,看我饶不饶你!”说罢作势又要上前。

  薇儿连连摆手,忙笑道:“小姐,真的好消息,听说吐蕃退兵了,燕王打了个大胜仗!”

  “真的?”陈寒衣眼神登时有了神彩,脱口问道:“何时能回来?”

  薇儿侧着头想了想,道:“这就不太清楚了,大概要十几天吧?”

  “哦……”陈寒衣应着,不由自主的朝西南的天空望去。隐约间,李沐风俊朗的面容似乎在朝她微笑着。

  “小姐啊……”薇儿看着陈寒衣嘴角流露出甜蜜的笑容,心中一热,却感到眼睛有些湿润了。夫人啊,你看到了吗?小姐真的变了……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呢……

  一股暖流在陈寒衣心底涌动。他平安的回来了,这是足够了。什么显赫功绩,漂亮的胜利,在她看来都毫无意义,她只是希望他能平安的回来。一种突如其来幸福感充斥着她的身心,天边的云霞似乎更加的嫣红,愈加的鲜艳明亮。

  ※ ※ ※ ※

  京师里面,并非所有人都对这消息欢欣鼓舞。

  太子门下的几名御史联名上表弹劾燕王,说李沐风“统兵不利,未建尺寸之功”,居然“委曲求全,以公主为筹,置大唐天威于何顾!”语气甚是激昂雄辩,义愤填膺。一时间,朝野上下议论纷纷,各有各的说法。

  太极宫在暮色中更加雄壮。高大的宫殿矗立着,墙影映在上面,黑红相间,形成强烈的反差。而它自己的阴影似乎无限长的斜投出去,遮蔽住了半个后宫。

  这种情景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太子李志依然感到心中升腾起的豪情和yu望。他感到这一切都是他,或者说至少应该是他的。他总想伸出一只大手,把它们牢牢地握紧,再也不放开。不过,眼前的障碍却是不少……思及此处,他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

  “启禀皇上,太子到。”奏事太监尖声尖气的语调突然响起。

  李建成把书案上的几份表章合上,淡淡的道:“叫他进来。”

  李志应声入内,朝李建成施了礼。早有太监搬过一把椅子,让他斜着坐了。

  “不知父皇召儿臣前来,有什么教诲?”李志小心的问了一句。

  “哦,也没什么事情——”李建成抬眼看了看他,似乎十分随意的问道:“志儿,进来可有好好读书阿?”

  “自然是读了的。”李志陪笑道:“孩儿这几日读太史公书,自觉颇有进益。”

  “《史记》当然是好的。”李建成笑了一声,淡淡的道:“里面战国纵横权谲之谋,汉兴之初谋臣奇策,天官灾异,地形厄塞一应俱全阿——你是太子,自当是该好好读读的。”

  李志听了这话,心头格登一下,脸上不由变了颜色。他知道这句话的来历,这是《汉书》中记载的:东平王向汉宣帝为皇室诸子求取《太史公书》时,大将军王凤说的这番话。不过最后还有句“不宜诸侯王,不可予”,却是李建成故意隐去了。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莫非在影射自己有异心?他抬头怔怔的看着李建成,心中忐忑,一言未发。

  李建成倒似乎并没有什么深意,命太监将书案上的几份表章递给了李志,温言道:“志儿,你看看这个。”

  李志略放下心思,打开一看,原来是自己门下几个御史弹劾燕王的折子,几处用词激烈的地方已经被朱笔圈了出来,格外醒目。

  “松州的事情,你怎么看?”

  “儿臣以为,三弟做得极好,此乃小人嫉妒,以至于构陷!”

  “唔?”李建成一愣,他狐疑的看了看李志,却又找不到什么破绽。“你真这么想?”

  “正是!”太子冷笑了一声,正色道:“李牧因馋言而诛,则邯郸为秦国之郡!古往今来,这样的教训还少吗?愿父皇明察!”

  李建成点点头,思索了片刻道:“这几个御史,据说和你过从甚密……”

  “不错,儿臣不否认!”李志突然站了起来,神情激动,急促道:“这几人此番是存了私心的,确有为儿臣助力的想法!但国家大事,关系社稷黎民,岂能因私废公!”

  李家成手指轻轻敲击了一下书案,赞叹道:“也难为你有如此想法,真是大唐之幸了!做太子的,就应该有这种眼光和胸襟——”

  “那么,你三弟的奏折你也看过了,该怎么办?”

  “照三弟的意思办。”李志似乎有成竹在胸,侃侃而谈道:“岂能因一女子而废国事?再者,公主下嫁,吐蕃必定感恩戴德,则边患无忧矣!”

  “话是如此……”李建成略微犹豫了一下,道:“不过,几位公主年纪尚幼,不合远嫁……”

  “儿臣以为,此事大有变通周转的余地。”

  “哦?此话怎讲?”

  “昔年王昭君出塞,和亲匈奴,身份不也是公主吗?”

  李建成沉吟着,没有说话。他当然明白李志的意思,而且自己也不是没考虑过。只是和亲一事关系重大,倘若被吐蕃知晓冒名顶替,必定不能善罢干休。再者,把别人的女儿嫁过去,难免不会有人说闲话吧?

  李志自然清楚李建成的心思,他斟酌了一下,慢慢的道:“吐蕃距大唐万里之遥,断不会了解朝中的状况。只要找一名女子,封个公主头衔,谁敢说她不是公主?如此一来,也就和皇家攀上亲戚了。这是光宗耀祖事情,谁家有女儿不抢着送上来?”

  李建成点了点头,对太子的话颇为动心。他想了想道:“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可有合适的人选?”

  李志突然笑了笑,显得十分诡谲。“人选确实有一个,有一女子,品貌无双……”

  ※ ※ ※ ※

  太子会来到尚书府,多少让陈京有些意外。他陪太子在园子中观花赏景,转了半天,依然没能猜测出太子的来意。

  荷风亭上摆柳如丝,凉风席席。太子端坐其上,手摇竹扇,意态逍遥。陈京陪在一旁,却是有点如坐针毡了。

  “真是风光如画,这长安城内,还是以陈公最为有福阿!”太子笑吟吟的看着风景,不紧不慢的说。

  “这算不得什么,太子若是真的喜欢,老臣就建一别院,以逢迎太子……”

  “我倒真想啊——”太子感慨的说道:“你看这上上下下多少事情?那里抽得出空来……对了,此番来是有事和陈公相商的。”

  陈京心中一动,忙拱手道:“太子但讲无妨,能用的到老臣的,自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没那么严重。”太子呵呵一笑,道:“对陈公来说,小事一桩。以后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了!”

  “老臣不太明白——”陈京确实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情。

  “闻言你女儿陈寒衣风华绝代,品貌无双……”太子停顿了一下,笑咪咪的看着他。

  陈京愣住了,登时心头一震!怎么?难道太子也对自己女儿有兴趣?不对呀,倘若如此,当初太子怎么授意自己将寒衣许给燕王?他怔怔的看着太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这样——”太子慢悠悠的解释道:“朝廷打算封你女儿陈寒衣为安远公主,赐李姓,和亲吐蕃。你看,那你就算是皇亲国戚了,以后不就平步青云了吗?”

  陈京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立了半晌,突然猛地拜倒,颤声道:“太子,此事万万不可!”

  “不可?”太子突然冷哼了一声,刚才还满面的笑容登时变成了寒霜,沉声道:“为什么不可?你怕什么?”

  陈京脸色惨白道:“太子,您也知道,燕王早对小女有意……要是依太子的意思,他岂能饶我?”陈京想的透彻,太子位高权重,燕王或许不能将他如何。可是自己必定被李沐风恨之入骨,以后再也别想过太平日子了。他虽然迷恋仕途,却并不糊涂。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朝廷的意思!”太子冷笑两声,道:“再者说——你怕他,却不怕我?是不是?”他抬眼在园子了环视了一圈,道:“你这修园子的钱,都怎么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刑部尚书都拿的是带血的钱,你看看历届有没有善终的!”

  这几句话说的陈京面色如土。自己有太多把柄落在太子手中,看他的意思,要是自己依然不肯松口,就真的要对自己开刀了。得罪燕王,将来好过不了;得罪了太子,现在就别想活了!

  他咬了咬牙,陪笑道:“既是如此,也算小女的福气,老臣岂能阻拦!”

  太子哈哈大笑道:“这就对了,这是陈家的福气,也是大唐之福阿!”他得意的笑声回荡在园中,惊起了几只水鸟,扑楞楞飞向西南的天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