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会盟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335 2004.01.20 11:42

    燕王府门前清冷了许多。自从陈寒衣被许嫁天松赞,那些朝廷大员们已然不大上门了,谁都看得出,燕王要失宠了。

  如今燕王操纵朝局,挑起争端,让六部官员人人自危,更加不敢接近李沐风。开始还有几人上门求情,打发那些人去后,就再也没人来过。表面上,燕王府恢复了往昔的清净,孤零零的矗立在长安一角。这偌大的王府内到底在酝酿着什么,谁也不太清楚。

  李沐风静静的把自己关在屋中思索,他眼前有千万条线索,纷杂缠绕,稍不留心就会乱作一团,再也无法解开。他只能把这一切放在脑海中细细梳理、展开,连成一个完整的思路。

  “是了!”李沐风站起身来,推门走了出去,他终于豁然贯通。“倘若太子绕过我朝二哥出手……”

  “那就说明我们已然成功了……”顾少卿就在厅外静坐,唇边含着一丝无奈的笑容。

  “你还是看不开。”李沐风笑了笑,着下人倒了杯茶给顾少卿。

  顾少卿也不推辞,手拢在茶杯上,并不去喝,叹了口气道:“一切都是燕王的,我谈得上什么看不开?只是这天下……唉,我是在为万民担忧啊。”

  李沐风知道他的心思,也不和他再辩驳,只是放下了这个话头转说别的。“我四弟那边你怎么看?”

  “此人么……”顾少卿紧了紧眉头,突又一笑,“我若说他最难对付,殿下信么?”

  “我信!”

  “我若说他又是最好对付的呢?”

  “怎么?”

  “殿下听我说。”顾少卿看着李沐风诧异的表情笑了笑,道:“说难对付,吴王极是聪慧,心机深沉,这一点和燕王略似,甚至尤有过之!说好对付……”

  顾少卿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之事,笑着摇摇头道:“我分析了吴王历来的事迹,发现他行事全凭心性,虽然手段高妙,却经常用来做些毫无意义之事……此人是一个搅局的高手,可却不擅控制局面……就如同一个孩童,只把权谋当作玩具,至于目的,却全然没有……”

  李沐风听罢也是一笑,他点点头,顾少卿的分析和自己的想法相吻合,只是更加清晰明澈,让自己的思路更加清晰了几分。

  “不错,只是这种人更加难以预料和防范……一个没有明确目的的人,做出的事情如何猜度呢?”李沐风随手端起了茶盅,似乎想润润喉咙。

  “那是没法子的事……”顾少卿看着李沐风,正待说些什么。却见李沐风眼中精光闪显,手微微一抖,尚未沾唇的茶盅化作一道流星穿窗而去!

  “燕王似乎功力大进啊,耳目竟是如此清明。”厅门缓缓被推开,一人悠然踱了进来,仿佛进到自己家中般自如。目若朗星,白衣如雪,正是李承乾。

  “哪里比得上李兄,这等功夫可算得天下无双了。”李沐风看了李承乾一眼,淡然一笑,“想必皇宫大内,也能来去自如吧?”

  依照李沐风的功力,即便李承乾有通天的本领,也难以不知不觉的侵近。当日在利州,正值李沐风为了陈寒衣神思激荡,心神不宁,才着了李承乾的道。却不是功夫相差真的那样悬殊。

  如今李沐风渡过了当时的危机,心性收敛,自然功力更上一层楼。可他也十分惊讶,刚才只觉他在窗外,怎知李承乾忽然便推门而入?自己难道判断错了?

  李承乾也微微一怔,不知李沐风这句话是无心亦或有意?他随口答道:“燕王高看我了,大内藏龙卧虎,单只一个李淳风就难以应付,谁知有没有其他高手?”

  正说话间,突的从门外飞来一物,李承乾似早有预料,头也不回地伸出一只手指轻轻一挑,那物件便在他手指上滴溜溜打起转来,竟是刚才李沐风掷出的那只茶杯。

  李沐风心头骇然,他这才明白自己适才并没有判断错误,只是李承乾动作实在太快!刚才那一掷看似随意,却在杯中暗含了极为霸道的力量。谁知李承乾随手挥洒间,竟把这股真气驯服,全然化作了回旋之力,使得这茶杯从窗穿出,又从门而入!

  时间、速度、力道、地形等因素都被他一瞬间算的准确无误,拿捏的恰到好处!天下间还当真有这人的敌手吗?

  李承乾也不客气,在厅中找个位子坐了,端起手中茶杯品了一口,赞叹道:“果真是好茶!”

  “这里有茶无酒,怕是不合李兄这等英雄人物。”顾少卿好似没看到李承乾那绝世无双的手段般,只是坦然的一笑,“李兄别来无恙?”

  “谈不上好,也算不上坏……”李承乾望向顾少卿,一时真情流露,眼中显出一阵温暖。他又回首朝李沐风道:“想必……总比燕王要好些。”

  李沐风毫不在意,淡然笑道:“李兄不必损我,遇到这种事情,任谁也好不起来。”

  “燕王气度非常人可比。”李承乾点点头,“不知要我来长安,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本来想请李兄随我进皇宫救人的。”

  李沐风的毫不掩饰让李承乾心头一震,他惊讶的看了燕王一眼,一时无数个念头自脑海中掠过。自己一直等的就是这句话吧?

  “不过现在情况有变,我们还要等上一等……或许,就不用去了。”

  “哦……”李承乾也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略感失望,举起茶杯呷了一口,却发现茶水早已经不知不觉的被自己喝完了。

  “李兄怎么了?”李沐风奇怪的看着他。

  “没什么。”李承乾转移了话题,“我只是惊讶,燕王居然能放得下这夺嫡的机会?仅仅为了给女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若不能随心,即便当了皇帝也未必快活。”李沐风亲自倒了杯茶,推给李承乾,“天高任鸟飞,只愿意飞在天上的雄鹰又何必勉强自己去和百兽争雄呢?”

  李承乾被李沐风一句话触动心事,握着茶杯愣愣的出神。燕王这话好像是自况,但怎么看也是在说他李承乾吧?自己只是想追求武道的奥义,追求一剑走天涯的自由,这劳什子皇位江山,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大丈夫,就该拿得起放得下,何必勉强自己去作这些无益之事?

  可是他怎能放得下?且不说自己父王死于宫变,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光这李靖等人二十年的养育之恩,深切的期望,自己又如何报答?难道自己就能无牵无挂的一走了之吗?他做不到,有太多的羁绊将他缚在这纷争中无法脱身,他也一直随波逐流,即不主动也不消极,只看这上天的安排罢了。

  良久,李承乾似乎从悠远的梦境中清醒过来,轻声叹了口气,“有时我真是羡慕极了燕王,这等性情,放眼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可惜,可惜……”

  李沐风和顾少卿见李承乾连说可惜,却不知为的什么。都以为他尚有后话,也就没有插言,静等着他往下说。

  谁知李承乾连说了两声可惜,却突的话头一转,道:“那现在燕王还要我帮什么忙?”

  李沐风一怔,道:“本来是要的,可现在又不大肯定了……不如这样,若李兄不嫌弃,可在我府中小住几日,咱们静观长安之变。具体细节,再慢慢商量。”

  “燕王在等什么?”

  “朝廷的一纸任命。”

  “哦……若是让我帮忙,可还是陈寒衣的事情?”

  “不错。”

  “那就奇了。有道是利益相合,则留之,不合,则去之。到了这个地步,燕王以为我有什么理由帮你?”

  “就凭李兄的人!”

  李沐风突然盯着李承乾,眼中毫无保留地开放着自己的思想,让人感到他绝对的信任和恳切。“李兄,这次我不想用利益交换来打动你,虽然我可以说,陈寒衣的事情一样的牵动长安局势,一样对你们有利!我只想说,作为朋友,你帮我这个忙!”

  “我们……是朋友吗?”李承乾说得很慢,似乎在咀嚼,又似乎在品味。

  “这全看李兄一句话了。”李沐风静静的看着他。

  李承乾抿着嘴唇,半晌无言。他表面上不露声色,内心却翻腾不已。自己该怎么办?倘若李沐风和他谈利益交换,他或许就会答应了。但李沐风对自己如此坦诚,自己岂能欺诈于他?若是自己答应了,又该不该真的去帮忙呢?

  “好,我帮你。”李承乾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心中却在叹息:可惜,可惜……我们今生怕是无法成为朋友。

  李沐风顿时笑了,他站起身来道:“能结交李兄这等人物,实在是再好不过了!今日在后堂摆上几杯水酒庆贺一下!少卿,李兄和你也多日不见了,咱们好好聚上一聚!”

  顾少卿一笑,他看了李承乾一眼。这一眼包含了太多意义,沉重的让李承乾无法承受,他侧过脸去,避开了顾少卿的目光。

  李兄……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呢?顾少卿心中叹息着,人这一生,终究有许多事情身不由己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