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急转

梦幻王朝 秋风清 6118 2003.12.06 11:10

    中军大帐人头攒动,已然坐的很满了。薛礼携裴行俭找位置坐了,看了看四周,发现众人都一副疑惑的表情,看来都不知道所来何事。

  裴行俭暗自打量,军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差不多聚齐了,要是燕王此时发动,当真可以一网打尽。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帐壁上悬挂的刀剑,怎么看来都是寒光闪耀,杀气腾腾。他长长出了口气,但愿自己真的是杞人忧天吧……

  他用胳膊肘捅了捅薛礼,薛礼似乎正在想着什么,没有理会。正寻思间,一声清朗的笑声响起,燕王挑开帐帘,大跨步走了进来。

  李沐风一反平时锦袍玉带的王子装扮,竟是穿了一身戎装。暗红的战袍上盘了一条金色的飞龙,张牙舞爪直欲破空而去。一件玄色的披风在背后飘摆,平添了几分英气。薛礼看得暗挑大指,好个不凡的人物!

  这架势……裴行俭心中一动,莫不是真的让自己猜中了?

  “各位将军。”李沐风破例没有给侯君集让位,自己径直作到了主座上。“此番军议结束,就可拔寨启程,回归长安了。此番抗击外寇,诸位将军都是劳苦功高,回到长安自是人人均有封赏!”

  众人精神一振,喜笑颜开,相互窃窃私语起来,帐中登时混乱了起来。

  侯君集眉毛跳动了一下,突然道:“那么燕王,属下的队伍便要就此回返洮河,没有朝廷的命令,属下可不敢随意上京。”

  李沐风笑了笑,道:“这是自然,还请侯帅放心。朝廷定会有使者前往洮河犒赏三军,侯帅也不必担忧我等把功劳独吞了。”

  众人哄堂大笑,气氛更加的活跃。裴行俭却面上一红,自己半天原来真是杞人忧天,胡思乱想的。薛立朝他咧了咧嘴,似乎颇为得意。裴行俭扭过头去,装没看见,却发现侯君集眼中光芒一闪,似乎也感到颇为意外。

  众将在中军帐畅谈片刻,便陆续告辞而去。侯君集落在了最后面,他不紧不慢的步出大帐,突然回头道:“听闻燕王爱人被夺,难道就此罢了不成?”

  李沐风面色一寒,淡淡道:“本王不明白侯帅的意思,还请侯帅自重!”

  侯君集见李沐风不接这个话头,自失的一笑,径自去了。

  “这侯君集怕是不简单……莫非他竟希望燕王兵变?他到底是哪一方的人?”顾少卿望着帐口,若有所思。

  “或许是太子……也不像……”李沐风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可正如少卿所言,若是我真的起兵,怕是寒衣性命不保了。”

  “不错。”顾少卿点头道:“这诸多事端可见,皇上真是个城府极深,阴冷无情的人,根本不受人要挟!若殿下真的起兵,怕是皇上会先杀了陈寒衣,以立军威。”

  李沐风沉默的点点头。要胁迫众将反攻长安,本身就没有把握。能否攻的下来,依然没有把握。即便能够成功,陈寒衣性命如何,更加没有把握。这等情况下如还是一意孤行,自己就不过一匹夫而已,还谈什么天下。

  “嘿!”李沐风吐出一口浊气,在一股凛然的气势催动下,披风突然开始猎猎的抖动起来。“回长安!我倒看看皇上怎么只手遮天!”

  ※ ※ ※ ※

  大军收拾停当,拔营起寨,侯君集率军三万北返洮河,同中央禁军分道扬镳了。李沐风率两万禁军向东而行,五日后到了利州棉谷县,补给军需。

  此地位于山南西道,据关中不远不近。利州都督丁齐是个精细人,热心钻营,特别吩咐手下打着精神逢迎,千万不可慢待。

  李沐风却是无心享受这番孝敬。他心中有事,就是山珍海味也吃不出味道来,过了掌灯时分,只觉得心头烦躁,便漫步出了军帐。

  帐外,正是皓月当空。溶溶的月色给一切都蒙上了朦胧的的纱帐,地面上青辉流动,树影参差,仿佛庭间积水,又蔓生了几株水藻一般。轻风吹拂,这“水藻”也在悠然摆动。

  李沐风登时心旷神怡,只想溶入这自然的造化当中,将一切烦杂尽抛脑后。正当他心神沉醉之际,突见一人影在月下一闪,如仙人御风般洒脱迅捷。人影转得几转,已然到了李沐风近前。

  李沐风吃了一惊,此人身法之快绝世罕见,这山南一带,竟有如许高手!他稍稍退了一步,凝神观瞧,秋水流波已然掣在手中,一缕濛濛的青光和着月色吞吐不定。

  那人白衣胜雪,一尘不染。一张俊脸棱角分明英气勃勃,目若寒星,开阖似电。他在月下悠然而立,淡定自若气韵高华,直如天人一般。

  “李承乾?”李沐风心中一凛,这种时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天下倘若说还有几人令他无法掌握,李承乾绝对是其中之一。

  “李兄。”李沐风抱拳拱手,行了江湖中的礼数,宝剑却不离手。“不知星夜来此,所为何事?”

  李承乾看了看他,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自顾摇头道:“可惜呀,可惜。”

  李沐风一怔,道:“李兄还请把话说明,恕我愚钝,竟有什么事情如此可惜?”

  李承乾负手观月,竟是半晌没有说话。良久,才悠然叹息道:“我只是可惜,燕王如此天之骄子,才华过人,居然也要屈服于淫威之下,把自己的爱人拱手让人!”

  李沐风面色一变,旋即又恢复了平静。淡淡道:“李兄还真厉害,才有个风吹草动,就已经找上门来了。不过这是本人私事,却不劳李兄挂怀。”

  李承乾哈哈一笑,“燕王养气的功夫确实让我佩服。不过我却不信,燕王会就此忍气吞声,把爱人送入别人怀抱……可当日在钳川,大好机会,燕王竟无所动作?”

  李沐风表面上不露声色,心中却是骇然。这秦王府旧部的地下势力竟然如此深厚!触角伸得如此远,真是四通八达无所不及了。当日在钳川,形势极其微妙,自己也终于隐而未发,这李承乾却怎么得到的消息?

  “李兄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李沐风上下打量着他。

  李承乾眼中精光一闪,却是顷刻又敛去了。他悠然道:“若是燕王后悔了,还来得及。这三万大军,也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

  “我知道了!” 李沐风猛的一惊,突然想通了一件事。“侯君集到底还是你的人!”

  “不是我的人,是秦王府的人……”李承乾似乎颇感疲惫,静了一会道:“如何?有我们的臂助,燕王还怕控制不了这五万大军?”

  若是在当日,这话定然让李沐风心动万分。可眼下他清楚得很,自己要是起兵,怕是陈寒衣性命不保了,李建成阴沉狠毒,根本不受人要挟!就算其后能攻下长安,自己登基坐了皇上,人生也毫无趣味了。

  他摇了摇头,道:“我若冒天下之大不韪,到时候生灵涂炭,百姓泣血!李兄于心何忍呢?”

  李承乾怔了一下,似乎颇有感慨,低头道:“我早说过你胜我万分,这又是何苦呢……”

  李沐风闻言心头一阵惭愧,自己当日何尝想到了百姓?现在却说出这番冠冕堂皇的话来,也该脸红了。

  李承乾突然抬起头道:“燕王不愧是燕王,可是当今之事,由不得你我……既然殿下不听我言,说不得,只好冒犯了……我自然不会伤你,但若是将你擒下,便可迫得你起兵……”

  “说来说去,不过是想抢兵夺权,让天下大乱罢了!”李沐风退了一步,秋水流波当胸一横,一股冷森森的气势陡然而起。“你就这样的有把握?当我是处尊养优的王爷吗?”

  李承乾向前踏了一步,同李沐风这一退一进,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他的气势陡然一变,仿佛如天神般俯视一切。他淡雅的微笑道:“自从上次一战,我终于通达大道,而你却走入了歧路,实在可惜。可见这霸剑一路,有害无益,说什么人定胜天只能是妄言了……你竟没发现,你早就被天剑之境所困吗?”

  李沐风闻言一惊,他这才想起,这是军营之中,虽然地处偏僻,可两人这样剑拔驽张,断不能无人注意。可他用余光一扫,却发现周围朦胧一片,竟然什么都看不真了!

  “这就是天道。你不知不觉,已然开始跟随我的脚步了……”李承乾不见如何动作,身形一闪,已然到了近前,李沐风一时竟不知怎样抵挡,只得将剑气迫出,排山倒海般朝李承乾撞去!

  李承乾身形突的不见,李沐风刚是一愣,声音却在背后响起:“燕王已经失了先机,在怎么挣扎也是枉然……”声音突然嘎然而止。

  李沐风不明原由,却知机不可失,运起缩地成寸的身法,已在瞬间变幻了几个位置。他回过头来,却见皓月当空,周边景物看得清清楚楚,原来两人已经离开了军营甚远,身处一片山坡之上。

  李承乾在他不远处静静的站着,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李沐风暗中擦了把汗,心中震惊,这李承乾到现在甚至都没有出剑!竟把自己避到了如此的地步!

  李承乾突然朝左走了两步,又立刻朝右边疾行,往复几次后,锵的拔出剑来,登时仿佛天空打了道闪电般的耀眼,他朝一处虚空一劈,一股沛然无形的剑气破开了空气,呼啸而去。李承乾哼道:“谁在这里装神弄鬼的?给我出来!”

  却见一条人影凭空闪了出来,身着道袍,手持佛尘,一副仙风道骨,颇有神仙之姿。

  “师父?你何时来的 ?”李沐风心中一喜,失声叫了出来。他暗自盘算,自己和袁天罡联手,当不会输给这李承乾了。

  袁天罡佛尘一甩,上前一步,同时朝李沐风道:“来了好几天了,只是一直暗中扶持,没有露面。”

  李承乾似乎略感吃惊,他看了袁天罡良久,才干涩的说道:“袁师傅……”按说袁天罡和他也有受艺之德,他却不肯叫一声师父,非要前面加上姓氏才行。

  袁天罡面色淡然,看不出表情,他打了个辑手,欠身道:“殿下,十多年不见,一向可好吗?”

  “殿下?”李承乾冷冷的哼了一声,抬眼望天道:“好多年没人这么叫过我了……前尘往事早已不堪回首,这称呼,我当不起了。”

  “在贫道心里,殿下还是那个殿下,从没有变过,自然当得起。”

  “即是如此,当初我父王死后,你却不肯帮我报仇……“李承乾静静的看着他,似乎想看透他的心。

  “秦王天运已尽。”袁天罡平静的和他对视,道:“命运已经不是我们所能掌握的,若强自逆天而行,将要为天下招来更大的祸根。”

  “天?”李承乾凝视夜空,有些茫然的说道:“这天,作弄我已经很久了……”他猛的回过神色,冷笑道:“那现在的天意呢?在谁身上?”

  “燕王。”袁天罡毫不迟疑的回答。

  李沐风一愣,心中苦笑,今后的自己怕是一直要逆天行事了……这上天要是有眼,早该一个劈雷将自己劈死才对。

  “他么……”李承乾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突然仰天大笑道:“你说他顺应天意?他凭什么?”蓦的,他的笑声嘎然而止,手中宝剑斜指,冷然道:“若是真天意,我倒突然想看看,我能不能胜过这天!”

  “按说,我不能跟殿下动手的。”袁天罡挥手止住了拔剑上前的李沐风,对李承乾道:“但是出无奈,说不的,我也要阻殿下一阻。”

  “好嘛——”李承乾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就来领教一下袁师傅的天罡道术!”

  “殿下小心了!”袁天罡佛尘交到左手,右手一晃已然多了一把木剑。他脚下毫不停息,围着李承乾穿插游走,看似散乱,但暗含天地之道。

  “疾——” 袁天罡越走越快,突的低喝一声,居然凭空出现了无数袁天罡的身影!这许多人影动作一致,均手中木剑朝地上一插,地上登时密密麻麻长出无数枝条。这些枝条顷刻间涨大,变成无数参天巨木,青惨惨的倾轧挤裹,将李承乾困在其内。

  李沐风看得目瞪口呆。这就是道术?当真有通天彻地,参悟造化之功了!这哪里还是一个人武功所能抗衡的?要是自己在里面,该当如何?想到这里,他不禁头上出了一层冷汗,这天下当真是藏龙卧虎,武功远不足恃。

  眼看后天乙木阵法将李承乾困住,袁天罡刚刚松了口气,却见阵中突然起了变化。一点如太阳般明亮的光辉以李承乾为中心膨胀起来,所过之处,巨木纷纷摧折,化成粉末!

  袁天罡一惊,喝道:“乙木变丙火!疾——”粉碎的木屑纷纷燃烧起来,越烧越旺,顷刻间整个木阵变成了火阵,如同一座火山相仿,将李承乾罩在当中!

  却听李承乾一声清越的长啸,曼声道:“我只一剑,万法不侵!”光芒越来越盛,晃的李沐风不由得闭了一下眼睛。待他睁眼观瞧,哪里还有什么木阵火阵,只有皓月当空,清辉满坡,还有坡上静立的三人罢了。

  李承乾依然优雅如一只白鹤,他淡然笑道:“袁师傅,这阵法和我的天剑之境相似,都是利用天地环境因势利导,在对人加以欺骗罢了。若是精神坚定,便是燕王也根本不怕。”

  李沐风心中暗道了声惭愧,看来自己的精神修为差得太远,不然怎么连续的着了道。

  袁天罡面色沉重,手中已然换上了一把明晃晃的利剑,看来今天定不能善了。

  李承乾点头道:“还是要手下见个真章的……袁师傅,你确定要拦我?”

  “可笑!”李沐风上前一步,和袁天罡并肩而立。“秦王后人,竟沦落到如此田地!倘若秦王地下有知,也该痛心疾首了吧?”

  “你说什么?”李承乾突然向前走了一步,眼中爆出前所未有的寒芒。“不许提起我父王!”

  “秦王为人,我素来敬佩,他能为天下着想!”李沐风毫不畏惧,冷笑道:“谁知秦王的后人竟是个卑鄙之人,为了私心不顾天下万民!当真是让人失望……”

  “你胡说……”李承乾紧紧握着剑,却心头茫然。片刻后,他长长出了口气,似乎感到有些疲惫和无奈,他喃喃道:“不错,我怎么能和我父王比……我心中,又何曾有过百姓的影子……我还有什么理由朝你动手?”说罢,竟转身便要离去。”

  “李兄且慢!”李沐风心头一动,连忙叫住他,“燕王府和秦王旧部的约定,可是成了?”

  李承乾苦笑一声,道:“若是不成,我巴巴的跑来劝你起兵做什么?不过,这里面也没什么好心……”

  李沐风知道这定然是李靖等人的主意,他想了想道:“李兄,我有一样东西给你。”说罢从怀中掏出一面银牌,伸手递个李承乾。

  “这是什么?”李承乾接到手中一看,这银牌做工精致,正面有个“令”字。

  “这是王府的令牌。”李沐风一字一顿的说道:“李兄若有什么需要,可持令牌找到燕王府的部属,他们自然会全力相助。”

  李承乾轻抚着令牌,淡淡道:“不知道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李沐风一笑,道:“我只是想请李兄去长安一叙,到时候确实有事相托。”

  “也罢,那咱们就长安见面吧。”李承乾点点头,也不再多说话,一抖袍袖,身形如一缕轻烟般闪了几闪,便消失不见。

  “殿下,这妥当吗?”袁天罡看着李承乾远去的身影,略有忧色。

  “不妨事。这令牌能做很多事情,也有很多事情做不了……” 李沐风眼中闪过一丝狡谲的光,笑道:“要想和李靖这等绝世的天才合作,也必须表示出足够的诚意吧?这长安阿……”

  李沐风想起长安,登时千愁万绪涌上心头。此番班师回朝,会是何等情景等待自己呢?他似乎看到陈寒衣悲戚的容颜,突然对月长叹,一时竟是痴了。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

  袁天罡看着李沐风,这场景如此的熟悉。依然是两个人,依然一轮明月之下,依旧是未曾听闻的华美文词,自己依然无法看透这个高深莫测的弟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