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收编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474 2004.03.08 21:02

    沈越吓的魂飞魄散,只感到一丝凉气自脊背麻酥酥的升起,浑身气力不知跑到了何处,身子一软,好险没坐倒在地。他觉得搁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刃已经划破了表皮,杀气透过血管渗进四肢百骸,彻骨的冰寒冻得他牙齿打起了架。

  本来他也不是如此不济,可这些年一直卫戍长安,早已忘了杀伐的滋味。想到自己或许再没有性命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什么勇气便都跑光了。

  “将军好说……别,别动手……”他嘴上结结巴巴,心里已经明镜一般。想来这是燕王的手下,早已藏匿在车中,单等自己上当了。

  “你是要死,还是要活?”那人语气冰冷,手中的刀又紧了紧。

  “要活,要活!” 沈越觉得脖子生痛。忙不迭的叫了起来。他眼睛瞄了一下那人,却见那刀削一般的面孔杀气盈然,仿佛于自己有深仇大恨一般。他着实没有把握此人不会随手一刀,只图杀了泻愤。

  薛仁贵确实有气。就是因为这个沈越,他不得不屈身于女子的车帐内!此刻见他这副脓包的模样,越看越恨,真恨不得一刀把他剁了干净!这也是个将军?大唐难道就没有人了吗?

  “要活,那好办!你命这杂兵散开,送燕王进潼关!”

  “这个……”

  “胆敢说一个‘不’字,我只管一刀下去!”

  “…敢……是、是,末将即刻……”本来沈越想说“不敢”,可这里面却也有个“不”字,谁晓得那薛礼是什么心思,万一见这个字便是一刀,便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了。

  沈越战战兢兢喝退众人,却见前方一片烟尘,一人纵马率众驰来,高声笑道:“沈都督,别来无恙,这可真算是后会有期了!”正是燕王李沐风。

  原来裴行俭本是裴度之子,出仕前随父在长安生活。他是个有心人,对百官都有观察,这个沈越也未曾遗漏过他的眼睛。顾少卿是何等心机敏捷之人,根据裴行俭对此人的评价,当即定了此策。大家都拍手称妙,只有薛礼不情不愿,却无可奈何,一腔怒火只好洒在了沈越身上。

  沈越见到李沐风,扑通跪倒在地,指天发誓要效忠燕王。大家虽然并不当真,可也知道性命攸关,此人也玩不出什么花样。

  沈越手下的兵丁军士见主帅如此,自然也没人逞什么英雄。这本是皇室仇杀,又不是保家卫国,谁也没有士气可振。此时都督既然降了,自己便毫无责任,人人都松了一口气。

  “沈将军,这潼关,你可来去自如?”李沐风笑容满面,显得极是亲切。沈越的马和他并头而行,好似地位不凡,可惜周围还有数人成合围之势,寸步不离,“保护”的极为周到。

  “燕王,不瞒您说……” 沈越侧脸看了看薛礼,犹豫了一下道:“这潼关乃是重地,并不归我管辖。其守备将军哥舒长垣是个突厥蛮子,脾气极硬,怕是末将无能为力……”

  “哥舒长垣……这人怎么没听说过?”李沐风思索了半天,记忆中却没有这么一个人。此人姓哥舒,自然是突厥哥舒部无疑,不知和后来的哥舒翰有什么关系?他抬眼看了看裴行俭,却见他也是轻轻摇了摇头。

  “是这两年新提上来的吧?”李沐风问。

  沈越点点头,一脸懊丧道:“那人是太子殿下一手提拔起来的,原来不过是个校尉,几年的功夫,升的也太快了……”

  顾少卿看了李沐风一眼,笑道:“太子还真是知人善用。”李沐风含笑不语,心中颇以为然。这沈越不堪大用,潼关这等兵家必争之地自然轮不到他。说起来,太子也知道手下良莠不齐,这样安排也煞费苦心。只是他手下如沈越之人实在太多,同李沐风那宁缺勿滥的做法截然相反。

  只是这潼关……按说这等兵家重地,二哥怎么可能不插手呢?为什么潼关,竟是太子的人……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并没有在他心头留下痕迹。李沐风想了想,笑道:“不管如何,还是先请沈都督带我们去潼关,我们暂且隐匿身份,充做你的亲兵。”

  “倘若沈都督有事要进潼关,成与不成?”

  “这……或许进去三五个人,还不成问题,这几千兵马怕是……” 沈越突的眼珠一转,似乎想起什么注意。

  李沐风却知这话没有作伪,应口道:“无妨,我们便几人随你进去,到时你不要胡乱说话就好,否则……”他突然看了沈越一眼。

  沈越一接触李沐风的目光,突然觉得好像千万把钢刀加身,说不出的恐惧;又似坠入冰窖,周身酷寒透骨。他实在没有想到,一直温文尔雅,风liu倜傥的燕王竟能散发出如此的杀意。他也知道了两人之间的差距,恐怕人家动个手指头就能捻死自己,刚才还在打的小算盘,登时吓得烟消云散。

  或许两人之间不至于相差如此之多,但李沐风的霸剑之气已然炉火纯青,这等摧枯拉朽的压迫感正是霸剑的精意所在。通常两人动手之时,这种气势便能消磨掉对手大半的意志,就算李承乾的天剑亲临,怕也不敢以身相试,只能借天地之势才能将其消于无形。

  沈越伏在马上,冷汗淋漓,心中早没了作怪的念头。只盼着这个煞星赶快离自己远远的,自己才能有命去琢磨给太子的回复。

  “沈将军,你觉得此计可行吗?”李沐风收起了气势,淡然一笑。

  沈越周身压力骤渐,见到这如沐春风的笑容,仿佛刚才自己不过做了一场恶梦。但他毫不怀疑,这看似温和的燕王,转眼就能变成杀人不眨眼魔王。果真是妖星啊……

  “可行,可行,燕王的计策真是高妙……” 沈越干笑几声,却无人附和,他开合了几下嘴吧,声音难以为继。

  薛礼朝前面看了看,皱眉道:“燕王,这几千人如何处理,如果放他们回去,难免走漏风声;若是带着他们一起上路,又难以控制。不如……”他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薛礼本要说不如就地杀了,可想到都是大唐军士,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终究不便如此,

  李沐风自然明白的很,他想了想道:“带他们一起走,将编制打散,由王府的人领队。如有异动,格杀勿论。”

  当下,这几千人被散入临时编成的队伍,每队都由一名熟悉军阵的侍卫领军,队中既有府兵,也有禁军,相互毫不熟识。就算有什么动作,也难以掀起风浪。

  双方合兵一处,登时颇见规模。各领军侍卫虽说熟悉军阵,也不过校场操练出身,却难得有机会带兵,此刻大见兴奋,频频调度指挥,发号施令,一时间旌旗招展,队列纵横,竟也有模有样。

  李沐风脸色一沉,正待说话,却见薛礼喝骂道:“不懂事吗?这样吵吵嚷嚷的,离潼关八十里都听得见!”

  对于燕王府来说,薛礼本算个外人。可他心头磊落,性情豪爽,武艺又高的出奇,尤其那一手神射的功夫,让大家交口称赞,个个叹服。眼下不是在王府,薛礼正是行军打仗的将帅之才,因此众人虽挨了骂,却毫无怨言,只怪自己缺乏经验,兴奋的过头了。

  薛礼见众人停止了胡闹,满意的点点头,朝裴行俭笑道:“守约,你给他们讲讲该怎么行军才对。他们一看就是校场上练兵的架势,没走过长路。”

  裴行俭眼睛一亮,却朝燕王看了一眼。李沐风点点头,心道这薛礼略脱形迹,不拘小节;裴行俭却是审时度世,举止有节。两人性情全然不同,却难得私交如此融洽。

  裴行俭和众人如此这般一番,他头脑清晰,涉猎极广。他并不单纯说行军的细节,而是从战略层面说起,讲的条分缕析,旁征博引,听得众人眉飞色舞,连李沐风都感到大开眼界,不禁对裴行俭更加看重。

  片刻后,近五千军士偃旗息鼓,悄然向潼关挺进。在沈越“详细耐心”的引领下,一路上绕过数个驻兵之所,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了潼关。

  距离潼关四十里,李沐风在一处山坡下扎住人马,依山结营,以防被潼关守军察觉。他和顾少卿等人商议一番,决定由顾少卿裴行俭留下统镇兵马。自己带上薛礼,外加众多侍卫,共百十来人,林凡身上有伤,被燕王强行留下静养。

  “燕王。” 沈越见竟要去这么多人,一阵发楞,道:“人要太多,恐怕对方会起疑……”

  “若要太少,怕那哥舒长垣更加起疑。”李沐风冷笑一声,道:“沈都督向来只带三五个人便出门吗?”

  “是了,末将愚钝,竟是没有想到……” 沈越干笑一声,见薛礼正斜着眼睛看他,吓得干咽一口吐沫,再不敢说话。

  “对了,沈将军的亲兵向来军威如何?”

  “那个……自然是气势非凡……” 沈越还待强撑场面,却见李沐风目光一冷,立时泄气道:“末将整军不严,亲兵也极是懒散,还请燕王恕罪……”

  “那可还真麻烦……”李沐风看着自己精挑出来的这百名骠悍战士,苦笑一声。他突然懒懒洋洋打了个哈斥,扯松了刚刚结束整齐的军服,笑道:“儿郎们,就当跟着沈都督去潼关散散心去。”

  这百人愣了一下,登时明白,刚才肃穆的气氛一扫而空,个个全似起马踏青的游人,慢条斯理,有说有笑。薛礼面色铁青,又开始后悔为什么跟随而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