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叩关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588 2004.03.27 12:37

    潼关,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雄踞晋、豫、秦三省之要冲,尝有“鸡鸣闻三省,关门扼九州”之说。此关北临黄河,南依秦岭,十二连城峭拔险绝,高不可攀,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李沐风在关下仰望,心生感慨,倘若今次不能叩关直入,怕是算前功尽弃了。这等关隘纵神州大地不过几处,岂是轻易便可攻陷的?自己手下不过几千人,想要强攻潼关可谓势比登天,不过又给关下添上几多孤魂罢了。

  薛礼却又是一番心思。这潼关险要如斯,进可攻、退可守,不亏天下雄关之名,但是……世上毕竟没有攻不破的城池,要是自己率大军强攻,当用什么法子?他脑中连想了数个法子,一会儿攻,一会儿守,连番推演,一时竟呆住了。

  李沐风却不知薛礼在想什么,他拍了拍沈越的后背,笑语盈然:“沈都督,到了城下,怎的一言不发了?”

  沈越感觉李沐风的手掌贴在后心,力道暗吐,登时打了个激灵。他知道只要胡乱说话,燕王真力贯出,自己纵有九条命便也呜呼哀哉了。顿时高声呼喝起来:“我乃华州都督沈越,有要事找哥舒长垣相商,快快开门。”李沐风带来的侍卫大多灵巧机变之人,也立时跟着呼喝喧嚣,吵吵嚷嚷,把那等游手好闲之态学了个十足。

  城上守军眉头紧皱,既是蔑视,又是无奈。一人冷笑道:“不亏是沈都督的兵,全跟他一个样子。”另一人嘿嘿一笑,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还能有什么别的样子了?”他们这里调侃,却也不耽误公事,早有人报与哥舒长垣去了。

  不大会儿功夫,一群军士簇拥一人在城头出现,朝下面打量了一番,冷然道:“沈都督找在下何事?”

  李沐风见那人三十来岁年纪,个子不高,身形瘦小,皮肤黝黑,双目却炯炯有神,显得极是精悍。低声问道:“此人便是哥舒长垣了?”

  “正是。”沈越朝李沐风点点头,又高声叫道:“有要事相商,还请将军开门。”

  “哦……” 哥舒长垣却不着急,慢悠悠的说道:“都督怎么也不打个招呼,突然造访,让小将没了出城迎接的机会。”

  沈越一怔,见他没有开门的意思,心里急似油煎,却又无可奈何。突然侍卫中有人骂道:“好大的架子,我们都督便怕了你个矮子不成?”沈越登时明悟,自己心中没有底气,说话没了往日的骄横,哥舒长垣自然便起了疑心。当下作色道:“哼,哥舒将军什么意思?公事也是你耽误的起的?不开城门也罢,咱们走!”说罢拨马便走。

  哥舒长垣沉默了片刻,突然笑道:“哪里的话,沈都督误会了,末将这就开门迎接。”

  沈越顺势停住脚步,冷哼一声,不再搭言,只看着大门被链条带动,嘎嘎的打开了。

  这百十人鱼贯而入,两旁守军冷言而视,弓矢齐举,无声的压迫让沈越出了一身冷汗。这是怎么了?往日来潼关,虽然依旧相互冷言相向,却没有这番剑拔驽张。

  李沐风紧紧跟着沈越,寸步不离,好似个贴身保镖一般。他一边注视着沈越的举动,一边分心去观察周围状况,越看越是心惊:倘若城门一关,万箭齐发,岂不成了瓮中捉鳖!

  最后一人也进了潼关,大门发出粗杂的声响缓缓关闭,外面的风景随着关门声砰然闭合,成了一条隐约细亮的光线。关城以及群山的阴影瞬间猛压下来,似乎白昼突然变成了黑夜。李沐风突然觉得有点冷,不禁心头打了个颤。不妙阿……

  裴行俭受命留守,丝毫没有半分的不满。燕王走后不久,他便自作主张退军十里,扎空营于平地,旌旗罗织,极是招摇。却引伏兵四千藏于小山两侧,骑兵一千列于阵前,蓄势待发。

  顾少卿见此情景不闻不问,一言不发。林凡又是诧异,又是慌恐,生怕裴行俭坏了燕王的大事。他拖着病体来见裴行俭,却见此人正挥毫泼墨,心无旁骛,神情专注之极。

  林凡心头火起,正要上前质问,一只手中突然按在他的肩上,轻轻拍了拍,林凡回头一看,正是顾少卿。

  顾少卿探身观瞧,忽的击掌赞叹道:“守约端的好字!厚重凝实,暗藏机锋,但论这番功底,怕是燕王也及不上!”

  裴行俭笔端一颤,蓄势已久的一笔说什么也拖不下去了,只得颓然掷笔,苦笑道:“少卿须赔我一幅好字!”

  顾少卿笑道:“守约的字,我怎么陪的起?不如他日我求燕王一幅墨宝赔你。”

  裴行俭喜道:“那自是好的,燕王的字在下向来佩服。”

  顾少卿道:“我想来眼高手低,虽然一笔字拖拖沓沓,可这眼光还是有的。燕王的字极是飘逸洒脱,奈何有风骨而无根基,比不得守约啊。”

  “守约怎敢和燕王相提并论?”裴行俭看了顾少卿一眼,摇头道:“少卿是来考我了。燕王根基在于幽燕之地,此番如龙入海,脱胎换骨自不在话下。”

  林凡虽然为人老实,却是不傻。那两人的对话开始听得他满头雾水,后来却也隐约明白了大概。心中只觉这读书人说话真是拐弯抹角,远不及薛礼那等武人痛快豁达。

  顾少卿没有接裴行俭的话,突然转头问林凡:“林统领觉得燕王此番为何单把裴将军留下镇守?”

  林凡一愣,顺口答道:“此去潼关凶险异常,裴将军功夫不……恩,裴将军更擅运筹帷幄,不宜去的。”他本意是裴行俭功夫不济,终于临时改口,却是人人都已经明白他的意思。

  裴行俭点点头,丝毫不以为意,接口道:“运筹帷幄不敢当。林统领说的没错,守约功夫甚差,去之无用,反会成了累赘。不过燕王还有一个意思……”说到此处,他不再言语,看了看顾少卿。

  顾少卿一笑,道:“守约又考较起我来了!想着几千人的行动,就算再是隐蔽,终究会有痕迹可寻,估计不久便会接战;薛礼善攻,守约善守,燕王可算人尽其能,安排的实在妥贴。”

  林凡心头释然,旋即又问道:“那将军为何后撤?倘若燕王有什么意外,那便远了一分,怕是回救不及。”

  裴行俭笑道:“行军来时,我看此处十分适合设伏,便暗暗记下了。这里最适合以寡击众,我军已然占了地势。再说以燕王之能,又辅以仁贵的神勇,潼关唾手可得!林统领实在是多虑了。”

  说到此处,他走到林凡身前,凝神观察他的伤口,满是关切之意。

  “统领的伤可是大好了?”

  林凡一愣,心头一阵感激,一丝疑虑已然去了个踪影皆无。

  “劳裴将军挂怀,已经不碍事了。”

  “少时或许便要两军交锋,守约已然有了破敌之计,不过还请统领和众家兄弟交代一下,以免出了疏漏。”

  “正该如此,将军放心,在下就去。”

  顾少卿看着林凡匆匆出帐,心中极是佩服。转头微笑道:“此番一来便可令行禁止,不枉守约一番苦心。”

  裴行俭却毫无笑意,道:“少卿是否不齿守约的为人?”

  顾少卿一愣,道:“哪里的话?”

  裴行俭肃然道:“手段虽是高明,却用在自家兄弟身上,少卿虽说夸赞,心头怕是不以为然吧?在下刚入王府,恬居高位,不服者甚众。倘若不用些手段,如何为燕王出力?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只要初衷是好的,又何所谓手段?倘若置身相处,少卿是否有更好的办法?”

  顾少卿静心寻思,觉得自己刚才确实隐隐有如此的想法。军师幕僚最怕心存偏见,让主观印象左右自己的判断,他越想越心惊,当下躬身道:“守约教训的是,少卿错了一回。”

  顾少卿原本是个疏狂自负之人,自入了燕王府,历经诸多磨练,已然渐渐按下心性,成熟收敛了许多。不过言谈之中,依旧可见到些许痕迹。他说“错了一回”,虽是自承其失,却暗含着:‘单只错了这一回,别的决计没错。’的意思。坦诚间见傲岸,令裴行俭感到慎重却又有趣:这顾少卿端的是个人物,性情非常人可度也。

  裴行俭心头闪过万般念头,却没忘了礼数,忙上前托住顾少卿的臂膀,道:“少卿言重了,教训可不敢当。”

  顾少卿顺势站直了身子,动作洒脱顺畅,显然早就等着裴行俭阻他行礼。裴行俭没想到顾少卿竟是摆明了做势,愣了一下,见顾少卿在一旁忍俊不禁,颇感有趣,不由得也笑了起来。

  半晌,两人收住了笑,顾少卿悠然道:“守约说潼关唾手可得,我却不信。”

  裴行俭一怔,道:“怎么?”

  顾少卿看着他微微一笑,道:“你心中所想,却瞒我不过。若燕王有失,以潼关之险,这几千人也不可能排得上用场。急驰回援,也不过是空话一句,因此再远上十里,又有什么干系?”

  裴行俭大惊失色,厉声道:“少卿竟如此猜度于我!”

  顾少卿摆手打断裴行俭,自顾自说下去:“守约必是如此想:燕王乃谋天下者,倘若一个潼关都无法渡过,想来也没有谋天下的必要了。我听闻守约博览群书,知晓阴阳,对燕王的信心,想必和所谓冥冥天意大有关系吧?”

  裴行俭几次想要开口,却不知如何分辩,只好默然不语,单看着顾少卿。

  顾少卿又道:“处事冷静,判断精准,行事不被意气指使,此乃守约的高处!燕王得次良将,幸甚幸甚!”

  说罢,顾少卿行了一礼,径自出帐去了。裴行俭半天静默不语,背后衣衫早被冷汗浸透,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小看了这王府第一谋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