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前奏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590 2003.06.02 00:13

    陈寒衣好久才从内室出来,薇儿见她面带泪痕,吓了一跳。陈寒衣朝她笑了一下,表示自己没事儿。薇儿看得有些发呆,她实在太久没有看到小姐这发自内心的微笑了。

  顾少卿朝里面指了指,问道:“殿下……”

  陈寒衣面上一红,轻声道:“燕王睡熟了,我和薇儿就先走了吧。”回想当时的情形,李沐风握着她的手,甜美的熟睡了过去,俊秀的面庞像个孩子般天真。这是一种多么毫无保留的信赖阿,陈寒衣相信,此时的李沐风,才是他埋藏心底的最真实的表现。令她爱意涌动,心神荡漾。

  顾少卿见她面颊晕红,心头没来由的一痛。当下压下心思,强笑道:“那我送送二位。”

  刚刚送走陈寒衣主仆,顾少卿听门房禀报,说新任京兆尹和金吾卫将军求见燕王。顾少卿一笑,心道这二人未免有些急了,十天期限还早得很,就慌着跑到这里抱佛脚。

  他微一寻思,道:“燕王已经睡了。把人请到偏厅,我见见他们。”

  新任京兆尹齐振在吏部压了好几年,一直没有放实缺。眼下终于抓了个机会,谁想差使居然这么烫手。京兆尹并不好当,虽然掌管长安,听着很是威风,可这是京师,乃天子脚下,御膳房的总管太监品级都高过自己!就算再谨小慎微,也难免不出事情,他的上一任,也没什么漏子,偏偏遇上燕王遇刺,这不是人坐家中祸从天降吗。

  金吾卫将军赵金福也是如此想法,负责京师治安是他的职责所在,这难免不是个得罪人的差使。可两人也没有时间为今后打算了,眼下一道槛兴许就过不去呢。

  两人在偏厅坐了片刻,忽然见一年轻秀士走了进来,面孔削瘦,嘴角衔着一丝微笑,体态甚是潇洒。两人对看了一眼,拿不准这人什么身份,不约而同的起身相迎。

  那人一笑,道:“二位大人不必客气,在下顾少卿,乃是燕王府一闲散人。燕王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情二位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赵金福行伍出身,性子较直,张口道:“和你说管……”一句话没说完,袖子被人猛的拉了一下,下半句嘎然而止。侧脸一看,原来是齐振。

  齐振毕竟是读过书的,又在官场上浮沉了几年,虽不得志,毕竟还有几分心思门道。他见顾少卿言语不卑不亢,泰然自若,显见不是常人。况且顾少卿已然说了和他说等同于燕王,必定是燕王的心腹,如今赵金福开口就要得罪人,连忙狠狠的扯了一下他的袖子。

  “顾先生。”齐振干笑了一声,低头想了想,道:“您是明白人,咱们也就不饶什么弯子了。您看我们这几天网也撒出去了,连个鱼苗也没收回来。谁都知道燕王是个高手,京师里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了!能不声不响的行刺燕王的人,怕不是我们能对付的高手……您看能不能让燕王说句话,再宽限几天……”

  赵金福眼睛瞪得大大的,见齐振对这个年轻小子说话如此客气,也大约明白了几分,他咽了口唾沫,好似要把刚才那句话完全吞回去。

  顾少卿暗自点头,他自然知道李承干不可能被他们抓住,别说十天,给一年的时间也不行。十天一到,照李建成的脾气,这两个人也要和上一任到牢里作伴去了,然后换下一批……这样周而复始的闹下去,终究不是个了局,所以李沐风也就想顺水推舟的做个人情。

  不过人情不能给的太轻易……顾少卿眉头一皱,道:“宽限几日……皇上现在震怒之下,可是不太好说话的。两位觉得宽限几日才有把握?”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觉得不好回答。宽限几日?最好是把这事情揭过去,人也不用抓了。可这要求未免荒唐,谁也说不出口。

  半晌,赵金福嘟囔了一句:“能多几日多几日吧……反正多活一天是一天。”

  顾少卿哑然失笑道:“两位也不用太着急,燕王向来体恤人,我回头和燕王说说,想必皇上应该还听得进燕王的话。”

  齐振眉开眼笑道:“那是,燕王乃是仁厚贤王,这是长安都知道的!这上上下下,谁不说燕王的好处?”

  顾少卿点点头,意味深长的道:“燕王也知道你们的难处,本来你们确实有责任,只是不忍责怪罢了。若是此事一了,今后可要好自为之阿……”

  齐振忙道:“下官自然忘不了燕王恩典,今后燕王有什么差遣,自当奉命。”说罢,用眼神扫了一眼愣在一旁的赵金福。

  赵金福又不是傻子,也忙道:“下官也是一样,今后水里火里,万死不辞。”

  顾少卿看了他们一眼,道:“两位说的重了,这是做什么。再说,这话要说也该和燕王说的。”

  齐振道:“等燕王身子好些,下官定然登门拜谢。顾先生的大恩,下官也是莫齿难忘。”

  顾少卿摆手笑道:“这话过了,在下不过一个王府清客,可不敢当阿。”

  两人哪里肯听,均知道救命稻草就在顾少卿手上,依旧道谢个不停。顾少卿将他们送出了府门,两人恭恭敬敬的施了个礼,这才转身而去。

  “嗬,顾先生,可真够威风的!”门房看得有趣,脱口来了一句。

  顾少卿望着两人的背影冷笑一声,眉宇间露出一丝不屑,晒道:“这算什么,宰相门前七品官嘛……嘿,果真是威风呢。”

  ※※※※※

  东宫丽正殿此时异常清静,太监宫女全都被摒退在外,只剩下太子李志和礼部尚书李义府。

  李义府生的面白无须,脸上总是带着和善的微笑,任谁见了都会起亲近之意。可此人着实不像外表那样简单,其内心笑里藏刀,柔而害物,官场上素有“人猫”之称,轻易没有人敢得罪。

  他乃是太子一手提拔,晋升如平步青云,年不过三十便已经执掌礼部尚书之职。若说他属幸进,却也有些冤枉,此人颇有几分才华,乍入官场,曾写过《承华箴》奉上,规劝太子“勿轻小善,积小而名自闻;勿轻微行,累微而身自正。”又言“佞谀有类,邪巧多方,其萌不绝,其害必彰”。由此看来,也并非天性奸恶之辈。可随着职位越来越高,他也变成了自己当初所痛斥的“佞谀有类”了。

  丽正殿自己来了多少回了?每次到了这里,依然有恍惚的感觉,这,就是太子的威严仪仗阿……

  “义府?”

  在太子的声音中,他回过神来,忙道:“太子说的事情,差不多都办妥了,只是……”

  太子眉毛一拧,问道:“只是什么?”

  “御史唐衍似乎有了察觉……”李义府艰难的措着词,斟酌着道:“事情怕是不太安稳。御史台那里不知怎么得到了风声,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

  “唐衍?我给他个胆子!”太子哼了一声,道:“这事情他现在要是插手,也落不着凭据,大不了一拍两散。可日后就有他瞧的了!”

  “要是……他事后插手呢?”倘若到时候太子来个甩手不认帐,那一切罪名还不是他李义府担着?

  “你怕什么?”太子瞅了他一眼,沉声道:“谁都知道你是我的人,出了事我就能脱得了干系?收起你那些心思,别算到我头上!”

  李义府一时面色如土,但转瞬便恢复了平静,陪笑道:“不敢,我也是为太子着想……”

  太子点点头,道:“你放心,传不到皇上那。他唐衍有什么靠山,敢在我头上动土?这长安敢和我较手腕的没几个,老二在萧关,老四去了江南,除了老三……”说到此处,他愣住了,突然觉得浑身发冷。

  良久,太子沉吟着说道:“不会,他断然没有插手的理由……不过还是小心为妙。”他抬头看了看李义府,问道:“你打算都给他们取多少名?”

  李义府思量着道:“头五名要殿试,那几人全都是草包一般,必然过不了关。因此下官想给他们取最后五名。”

  太子皱了皱眉,道:“最后五名?不行,太做作了反而生疑……这样吧,把这几个人打乱了替进中间的名次。”

  李义府点头道:“太子英明,下官这就去办。”

  “对了,义府。”太子突然道:“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什么要取这几个人?”

  李义府一惊,忙道:“下官从来不敢……”

  “什么敢不敢的。”太子一挥手,止住了他下面的话。他淡淡的道:“我这算是为了自己,可也算为了朝廷!这几年国库空虚,我不想将来接手的是个烂摊子。这五人都是巨富之后,花了大价钱买一个功名……”

  他顿了顿,面上露出鄙夷之色,继续道:“这些低贱之人想求个出身,咱们想要钱,这有什么不对?你放心,治国安邦……我还用不着这些人。”

  李义府低着头安静的听着,心里却是起伏不宁。他不知道太子这番表白是想为了什么,这是真心话?还是继续做的表面功夫?他都不能肯定,因此也不敢多掺和,干笑了一声道:“太子说的是。”

  太子缓缓出了口气,长身站起,仿佛是自言自语的道:“快放榜了吧?”

  “快了,”李义府抬起头,“还有十天。”

  “杏园探花宴的风光,好久没领略了呢……”太子盯着窗棂,似乎悠然神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