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接战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564 2003.10.24 12:06

    四万主力不紧不慢,从容不迫的援赴松州。而在他们之前,西川本部的援兵已经陆陆续续从翼州、当州、悉州等地汇聚过来,松州都督韩威手下的兵力一时间竟达到了六万之众。

  兵力的变化让他的心态随之产生了转变,他望着城外铺天盖地的吐蕃连营,一阵的冷笑。窝在城里忍气挨打这么多天,也该是反击的时候了吧!

  吐蕃在攻坚上算不上精锐,甚至显得有些束手无策。倘若唐军攻城,携如此优势的兵力,再配以攻城的“巢车”,怎样坚固的城池怕是也早已经攻了下来。而吐蕃甚至连正规的云梯都没有,只用些捆绑粗糙的木架来登城,自然总是无功而返。

  可是在野战上,很多人已然胆寒了。魔魅般的鼓点,满山遍野的蛮兵,疯狂挥舞的长矛和战刀,支离破碎的人体……第一次接战的情景,一切的一切,都在脑子中盘恒不去,闭上眼睛,就是一片血的颜色!

  韩威极目四望,依然看不见吐蕃连营的边缘。风吹过城头,掀起了他的衣襟,迎风鼓动。恐惧的感觉,早已经在绝境中挥霍一空。如今心头只剩下跳跃的激昂,翻腾的豪情。他突然一阵大笑,手指城外朝身旁的副将道:“仁贵!此番吐蕃再来攻城,咱们就冲杀出去,灭一下他们的威风!”

  这名副将姓薛名礼字仁贵,二十来岁的年纪,面容坚毅,棱角分明,身形算不上高大,却骠悍之极,仿佛浑身都蕴藏着爆炸般的力量。他目中精光一闪,咬着牙道:“都督,这事情就交给我了!”

  “不!”韩威摆摆手道:“你守城,我要亲自出一口气!”

  薛礼却摇了摇头道:“都督乃全军统帅,不可轻易出战!”

  韩威怒道:“莫非你嫌我老了吗?还是此时不宜出击?”

  薛礼却毫无惧色,道:“都督正当壮年,何来一个‘老’字?且此时吐蕃连攻不下,已然疲敝,正是攻击的时候。只是主帅……”

  他尚未说完,韩威大笑了一声,道:“那还有什么说的!我意己决!仁贵不必劝了。”他整了整战袍,大踏步下了城头垛口。薛礼却没有动,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神色,似乎包含着某种忧虑。

  凄凉空渺的声音在山野间飘荡起来,嘉城的守军人人心头一震。这声音再熟悉不过,正是吐蕃调动军队的号角。一阵奇异的鼓声接着响起,寂静的旷野喧哗着人声,武器反射着寒光,攻城的军队开始集结了。

  马上就要攻过来了。城内,韩威的嘴角露着一丝冷笑,他勒紧了明光甲的束带,正了正胸前的金属护镜,阳光射在上面,精亮耀眼。等着吧……长枪已经抄在手中,战马不安份的嘶鸣着,前蹄刨着地面。他的身后跟着五百轻骑,再后面,是整装待发的五千带甲兵士。

  身穿长筒袍的吐蕃士兵结好了阵势。在嘉城城头放眼望去,高举的长矛仿佛树林般丛密。号角声再次响起,奇异的语言混合成的喊杀声铺天盖地,吐蕃士兵如同潮水般涌动,转瞬间漫过了山坡,直朝嘉城而来。

  “薛将军?”一名守城军士转头喊了一声,手中强弓挥动着。

  “先不要放箭!”薛礼目光冷冷看着城外,镇定的说道:“别浪费,箭已经不多了……再等等,再近一些……”

  城头的弓手紧张的看着越冲越近的敌人,心中默算着距离。五百步、三百步、二百步……强弓缓缓拉开,只等着一声令下。城下,是连天的喊杀声。城头,却是不动如山的沉静。

  “放箭!”随着薛礼的厉喝,上千只箭矢划破守方的沉默,向敌人呼啸而去。城上,弓弦震动的余音由自回荡不绝,下一轮齐射已然开始。

  密集的箭雨蝗虫般扑进吐蕃阵营,疯狂的穿刺,鲜血如烟雾般腾起,开出绚丽的花朵。前锋整齐的阵线一下子散乱了,他们匆匆丢下了数百具尸体,在一阵鼓声中缓缓退后。死尸如同随意丢弃的杂物,七扭八歪的倒在城下,有的尸体上密密麻麻的插满了箭,好像一只鲜红的刺猬。

  殷红的血汩汩流出,缓缓渗入了地面,然后凝结成暗淡的紫色。这片作为战场的土地,已经被双方的鲜血浸泡的改变了颜色。

  “怎么回事儿?”薛礼皱了皱眉,朝着城下指道:“这箭是怎么射的?全射到一个人身上了?”显然,他对部下的效率感到有些不满。储备已经不多了,倘若不是增援部队带来的箭矢,嘉城早就在几天前无箭可用了。

  嘉城遥遥相望的一处山坡上,一名男子的浓密的眉毛也在紧锁着,似乎有什么事情想不通。他周围环卫着上千吐蕃军士,大都身着颜色鲜艳的袍子。

  “赞普?”一人合掌朝那名男子鞠躬,小心的问道:“赞普在想什么?”原来那名男子正是吐蕃的首领,天松赞。

  “奇怪……唐的军队怎么还有这么多的箭?”天松赞有些疑惑了。他虽然是个能征善战的统帅,可毕竟缺乏攻城的经验,对于大唐军队的了解也仅限于编制构成上。

  “赞普!”另一名雄壮的男子合掌道:“唐人十分胆小,不敢出来。箭再多也有射完的时候!再攻一次吧!”

  天松赞点点头,说道:“让巴桑去,有白牦牛的神护着他!”

  风掠过战场,带来了一阵血腥的气息,燥热的风似乎也变得阴冷肃杀了。远远的,吐蕃的军队又动了,上千名手举灰色皮盾的战士结成方阵朝嘉城冲来,后面跟随着刚才败退下去的矛兵。

  城上的箭矢如雨,吐蕃战士把牦牛皮制成的盾斜斜举着,头顶上传来砰砰的响声,却不能穿透。不时有冷箭穿过盾牌的缝隙射了进去,一些人倒下了,但更多的人踏着同伴的尸体缓缓逼近。

  薛礼紧闭着嘴唇,眼中升腾着怒气。他一脚踏上城垛,举弓搭箭,将两只铁弓并排着拉出了一条如残月般的弧线。

  “给我死!”他如同惊雷般的断喝了一声,箭矢化作了一道闪电,击打在方阵的排头。

  那名吐蕃战士下意识的举盾一挡,只觉得一股不可抵抗的大力传来,浑身巨震,胸口一阵灼热。他呆呆的看了看出现了一个小孔的盾牌,接着低下头,看到了胸前被穿透的箭孔,眼中露出惊骇的神色,这才仆然跌倒。

  城上一阵哗然,登时士气大振。弓手们丢下了弓,搬起了身旁早已堆满的石块,只等着对方攻到城下,便砸将下去。

  “给我死!”

  大喝声中,又一名吐蕃士兵盾破人亡。

  薛礼奋起神威,接连射杀六名敌军。虽然不能阻挡对方的前进,却终究在吐蕃军士间埋下了恐惧的种子,让他们知道了似乎牦牛之神并不足恃。

  他豪气勃发,血液沸腾。虽然双臂由于连续拉开双弓,隐隐发麻,却依然觉得身上有着用不完的气力。他拉满了弓弦,对准一名手持白色盾牌的吐蕃将领,一箭射了下去。

  这名将领正是巴桑。他的部落信奉牦牛之神,更是把白牦牛供奉为神物。要杀一头白牦牛,需要先做满三天三夜的仪式,部族所有的人都要围着火焰跳舞祈祷。他用的盾正是白牦牛的皮制成的,经过特殊工艺的处理,份量极轻,却又坚韧无比。

  箭矢刺破空气,尖锐的呼啸着。巴桑极为强悍,不躲不闪,好像从没见到过薛礼曾凭双弓连连射杀部族战士一般。他单臂一抬,只听砰的一声,利箭在盾上撞的四碎,皮盾却毫发无伤。

  城下的吐蕃战士山崩一样的欢呼,城上的大唐守军都惋惜的叹了口气。

  巴桑示威般的挥动盾牌,尽管手臂还在隐隐作痛。薛礼眸子里闪动着火焰,没有说话。

  号角声响起,吐蕃战士缓缓退了回去,并没有到达滚木垒石的攻击范围。城上的守军有些茫然的看着他们退却,不明白什么意思。薛礼一下子明白了,对方只是打算消耗自己的弓箭,并不急于攻城。是时候了……薛礼朝城内做了个手势。

  嘉城大门突然打开,韩威一马当先,率轻骑而出。赤红的战袍猎猎抖动,银甲映着寒光,五百名骑兵紧随其后,转瞬即至,如同利箭般刺入退却的吐蕃军中。

  此前唐军一直坚守城池,此次主动出击确实出乎天松赞的意料之外。吐蕃军尚未退出嘉城前的那片平缓旷野,就被骑兵赶上,杀了个措手不及。

  韩威并不急于杀敌,他率几百骑纵横冲刺,稍沾即走。充分在这片不大的地域里发挥着骑兵的优势,将吐蕃军的阵形冲的散乱不堪,大大延缓了退兵的速度。待吐蕃军开始回过神来,有组织的结阵防御时,五千步兵已然杀到。

  唐军结成密集的方阵冲杀而至,近丈长的陌刀闪烁着寒光,好像一堵刀墙相仿,似乎要将面前的一切阻碍都切的粉碎!盾牌在这种压迫性的攻击下失去了作用,尚未结好的阵形一触即溃。

  吐蕃军对这次突然遭遇的近战毫无准备,唐军却是厉兵秣马,早就想出一口恶气。且唐家的装备远胜吐蕃,双方战不多时,吐蕃军便渐渐支撑不住,不论巴桑如何呼喝,也控制不住败局,溃散的兵士头也不回的朝自己的大营方向逃去。

  韩威见状大喜,他纵马提枪,率骑兵追杀逃敌。一名吐蕃士兵走避不及,被他从背后一枪挑倒。尚在颤动的身体在马蹄下呻吟,紧接着被数千冲杀的步兵淹没。

  见韩威轻易追击,越行越远,薛礼暗叫不好。他几步奔下了城头,大喊道:“抬弓备马!锐骑营跟我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