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燕云乱

梦幻王朝 秋风清 5697 2006.11.28 01:04

    顾少卿略一寻思,便隔着窗子的朗声道:“范老!府里来客人了?”话音才落,屋门就开了,范柏舟迎门而立,朝他点点头道:“好,来的正是时候。”顾少卿进了屋,看见一张乌木雕花条案上摆了坛酒,后面坐着一条大汉,正旁若无人的自斟自饮。

  “哟!是老牛?”顾少卿先是一怔,旋即笑道:“怎么,来这里找酒喝,幽州的酒肆都被你喝空了不成?”

  牛进达看是顾少卿,显然很是开心,咧着大嘴笑道:“老范说他这里有两坛珍藏的好酒,我是慕名而来。”

  “哦,怎样?”

  牛进达舔了舔嘴唇,挑大指道:“名不虚传!”

  顾少卿心中明白,范柏舟定是要从牛进达口中探什么消息。一边琢磨,口中道:“我倒有个好消息,给你们助助酒兴!”

  “快说!别卖关子!”牛进达急切的看着他,颇为不耐。

  顾少卿拖缓了声音,一字一顿的道:“渝—关—大—捷!”

  “嘿!”牛进达大为兴奋,抡起铜锤般的拳头狠狠砸在条案上,震的酒坛满桌乱跳。他慌忙扶住,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碗,笑道:“就该给那些蛮子些教训!好消息!好消息!该怎么说来的?当浮什么大白?嘿,不拽文了,干他娘的一碗!”说着话,“咕咚”一口便尽饮此碗。

  “好酒怎是这样喝法?当真是牛嚼牡丹……”顾少卿口上奚落着,却看到范柏舟面色依旧,竟是毫无喜色,不由大为诧异。

  “范老,这消息你知道了?”

  “不知道。”

  顾少卿倒吸一口冷气,他明白了,定是突发了什么要紧的事情,令这大胜的消息都不足称道。“到底……”他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侧目瞟了眼正在喝酒的牛进达。

  范柏舟面色如水,平静的道:“话说开了,也没什么,本来就没打算瞒着牛将军,希望牛将军也别瞒我们。”此言一出,牛进达愣住了,手中的酒坛也慢慢放回案上,只是盯着范柏舟看。

  “我得了份密报,关于朝廷的。”范柏舟从怀里掏出份折子,递给顾少卿。顾少卿见上面有魏青衫的专印,便知机密,展开一看,登时如凉水浇头,竟险些打了个冷战。

  “二皇子出京了,牛将军知也不知?”范柏舟看着牛进达,不紧不慢的说着。

  “有这事?”牛进达“噌”的站了起来,一脸的怀疑之色。

  “错不了,错不了——”顾少卿喃喃两声,将这折子揣进自己怀里,一抬眼,两道犀利的目光射向牛进达。“牛将军,二皇子遁出关中,你可知道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牛进达隐隐觉得此事不凡,却抓不住其中关键。

  “你当真不知道?”顾少卿进了一步,咄咄逼人的看着他道:“二皇子控制不住长安局势了!至于为什么,咱们不清楚。可这其间倒有许多奥秘可以琢磨!他们两股势力本来是泾渭分明,各不相扰,又相互制约,为什么突然间就摊了牌?”

  “为什么?为什么?”牛进达一只大手把头皮挠的咔咔直响,却是想不透最终的一环,或许是,他根本不敢想!

  范柏舟一直在观察牛进达,此时终于淡然道:“看来我错了,牛将军真个不知情的。”

  顾少卿长叹一声,并没有立即回答。他走到窗口,探头四下看了看,才转回来低声道:“但愿我是猜错了的!”

  “到底怎么了?”牛进达看着他这一番举动,更加如坠云雾。

  见范柏舟点了点头,顾少卿才沉声道:“皇帝驾崩了!”

  这话说的很平淡,却好似钢牙里崩出的火星,一下将这本来凝重的空气点燃了。牛进达只觉得轰的一声,脑子里的东西都被炸上了天,突然变得空空荡荡。他只是一个劲的晃着脑袋,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范柏舟沉稳的说道:“皇帝驾崩,两人才会相斗,二皇子关中的势力不强,都不过太子也是理所当然的。现在太子可是独揽大权了!”

  牛进达愣了半天,突然道:“知不知道二皇子去了哪里?”

  顾少卿摇头道:“太子都不知道,否则岂能放过他?”

  “要真是这样,这天下就要永无宁日了!”牛进达用拳头捶着脑袋,恼恨地道:“二皇子带兵出身,军中人脉甚广,岂能善罢甘休,唉,唉——”

  “遭了!”说到这里,牛进达突然想起一事,瞧着二人道:“官场上的事情,我老牛是不晓得,可要说打仗,你们二位可差得远。眼下这形式明摆着了,太子地位不稳,肯定要先下手的……”

  “是了!”顾少卿只觉得禅棒当头,猛然醒悟过来。以前的一切迷团都突然被揭开,露出它原本的面貌。

  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太子既然想要登基,必定先要铲除威胁,二皇子是第一个,可太子未竟全功,只是把敌人从明处转到了暗处,反而更难对付。这样一来,太子必须迅速扑灭一方势力,否则定是三面夹击之态。现在皇帝驾崩,太子攻打幽州也就不需有什么借口遮掩,而派牛进达来幽州,正是最大的障眼法!

  顾少卿心思极快,想的异常深远,却是越想越心惊,不自觉额头已然冒出了冷汗。他转过头,干涩的对范柏舟道:“范老,咱们上了大当!牛将军定然是毫不知情的,而真正的知情人,怕是正要带兵进攻幽州!”

  “什么?”饶是范柏舟这样沉稳之人,都不禁晃了下身子,倒吸了冷气道:“怎么会!”

  顾少卿艰难的点点头,道:“快去告知燕王,回军瀛州!唉,希望还来得及……”他怅然的坐了下来,给自己斟了杯酒。嗯?顾少卿皱了下眉头,诧异地朝杯中看了看,这酒,怎么竟有几分酸涩?

  ※ ※ ※ ※

  李沐风得到这消息时,已经晚了。关中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入瀛州,一路势如破竹。河间一役,燕军大败,瀛州都督孙朗死战殉城,刺史吕融临危受命,率部众死守高阳。此城地处瀛州北部,紧邻莫州,依照吕融的意图,想凭这道防线据敌于国门之外。然而此时的莫州也已经岌岌可危,几座主城勉强组成了防线,城外的大片土地已经无力控制。这使得高阳城深深陷入敌控区域,孤立无援,就像一座风浪中的孤岛。城破,似乎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短短几日,吕融好像老了十岁,皱纹一夜间爬上了额头,发根也有了几星斑白。面对眼下情形,他想得很多,能做的却少,手中无兵,一切都是空谈。而外面的敌军也并不打算放过这座孤城,在他们看来,这是一根卡在喉咙中的鱼刺,必须将其拔除。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一名士兵慌乱的进来禀报:“大人,敌军攻又城了,比上次还要人多,围城的怕有好几万!”

  “慌什么!”吕融镇定得很,冷然道:“下次再信口开河,我定你个谎报军情,斩立决!”

  “是……”那士兵茫然的看着这位大人,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我当真看得人多……”

  “多?再多也超不出一万人去!”吕融的判断是有根据的,关中军打的是闪击战,要的就是让幽州措手不及,如何肯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这小小的城池上!一时打不下来,也可以先绕过去,等到大局已定,要收拾自己还不容易?

  “走,我亲自上城头压阵!”吕融一拍桌案,站起身来,刚要抬步,却猛一回身,将廊柱上的一把长剑抽出鞘,明晃晃的举在手中。“哪个要敢临阵脱逃,我便用这把剑斩了他!”

  吕融手中擎着剑,心头却泛着异样滋味。这是他第一次拿剑,即便是武风极盛的初唐,他依旧认为士人比武将来的高贵,然而今天,他却被迫扮演着自己从来不屑的角色了。

  可这把剑当真沉重,他心中想着,原来武士的剑竟有这样的重法?外面是一万敌军,照他的说法,似乎不足为惧。可吕融自己也知道这不过是门面话罢了,敌兵一万,可自己呢?三千不到!这高阳城又是破烂不堪,城墙低矮,何以据敌?

  喊杀声震天动地,阳光都被扬起的战云遮蔽,天空一片浑黄。光线被弥漫的尘烟散射开去,使得高阳的暮春时节竟是如此燥热。

  不时有流矢自空中划过,甚至有一次,一只长箭险些刺穿吕融的身体,却无巧不巧的钉在他横在胸前的长剑上。吕融呆了呆,低头看了看手中剑,眼中射出异样神采。他突然将长剑一举,高喝道:“城在人在,城亡人亡!”无数飞矢自他身侧掠过,竟无一射中。

  手中官兵见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刺史如此刚勇,心头先是一惭,继而一股锐气自胸中涌起,人人奋力争前,终于杀退了这一波进攻。

  “大人!您不能呆在这里了!”几名亲兵死命将吕融拉下城头,吕融也没反抗,木然被他们扯下阵地,只是盯着手中长剑发楞。

  “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吕融喃喃自语,一汪热泪汩汩自眼角淌下。这两句话是当日在河间,都督孙朗与城携亡时所说,此刻的吕融终于明白了孙朗那是的心境。

  “大人!”一名士兵跑来,躬身道:“城内有个人要见您,说是让您过去一趟。”

  “不见!”吕融正伤心,又觉那人说话狂傲无理,这小小高阳有什么人能令他一个刺史亲自拜见?

  那士兵犹豫了一下,又道:“是个契丹人。”

  “契丹人?”吕融一愣,挥袖道:“那也不见!”

  那士兵应了一声,转身刚要离去,却听吕融道:“等等!是几个人?”

  “一个人,是个汉子。”士兵想了想,又补充道:“又高又壮,还秃着头。”

  “他想见我,会有什么事情?”吕融皱了下眉,道:“你带他过来!”

  “这……”那士兵迟疑了一下,并没立刻应命。吕融明白他的心思,无奈地摇摇头道:“我又没让你一个人,多带些人,让他过来!”

  那士兵一听,立刻点头应了,转身朝远处跑去。

  吕融心头诧异,这高阳远离北部,怎么有契丹人出没,还点了名要见我?

  时候不大,一群士兵围着一名壮汉拉拉扯扯走了过来。显然,那汉子并不把这群军士放在眼里,高昂着头,直要把眼睛高过头顶。

  那士兵朝吕融道:“大人,人带来了。”吕融点点头,却听那汉子咧嘴一笑,道:“要不是老子有事,谁还怕了你们?”说着话,把目光投向吕融,道:“你就是这城里最大的官了?”

  吕融一皱眉,心道这蛮子好没礼貌,却有得出一个结论,原来这契丹人并不认识自己,也没指名点姓要见他吕融。他勉强点了点头,道:“我是本州刺史,你找本官何事?”

  那光头汉子道:“我家小姐要见你,你跟我来!”说罢转身就要走。周围士兵哗的将他围了,汉子一瞪眼,回头看着吕融。

  吕融一边琢磨他的话,一边打量他。莫非,他哪个官家小姐家里用的契丹奴仆?可契丹民风骠悍,断没给人做仆人的道理。若不是那样,又是谁能驱使这条大汉呢?看着汉子身上犹带着几条刚刚结疤的刀伤,越发拿不定此人身份。

  想到这里,他朝士兵挥挥手,给这汉子让开一条出路。那大汉也不说话,迈步走在前面,吕融在身后跟随,随之而去的还有一大群卫兵。

  高阳城也不大,转了几转,汉子进了一条小巷。吕融跟了进去,见巷子尽头隐约还站了几个人,他迟疑了一下,稍稍放缓了步伐,和后面的士兵走到了一处。

  待走近了些,吕融又是一愣。算上刚才的汉子,对面一共七个人,里面还有两名女子。看身上装束,竟全是汉人,不知为何这契丹人会同他们搅在一起。

  站在前头的女子大约双十年华,俏丽端正,一双秀眉十分浓密,又显几分英武。她身形较一般女子略高,一身黑色武士服,外面罩了件大红披风,更显得英姿飒爽,气度不凡。只是嘴角衔着一丝冷淡的笑意,看似不好说话。

  另一女子在她身后探出头来,年纪明显幼小。她容颜甚为秀美,一双大眼睛眨来眨去,忽闪出无限风情,惹人怜爱。

  吕融拿不定她们的身份,迟疑着问道:“我便是瀛州都督吕融,可是你们找我?”

  “本没想找你的。”前面那女子皱了皱眉头,冷笑道:“谁知你们汉人的地方太不安宁,到处都在打仗!”

  “嗯?”吕融眉毛一挑,朝这女子看去,她也是契丹人?他把目光朝后面扫去,莫非这些都是穿汉人衣衫的蛮子?

  一个男子上前一步,朝吕融施礼道:“原来是吕大人,我们是燕王府的侍卫。”说着话,掏出一块令牌,伸手递了过来。

  吕融接过一看,眉头当即舒展开了,点头道:“原来是自己人,却搞得这样隐蔽。可这位姑娘是……”

  那侍卫解释道:“这位姑娘是契丹的耶律公主,那位大哥叫耶律辛杰,是他的护卫。”正说着,那小姑娘吐了吐舌头,笑道:“这样麻烦啊,我还以为你们作官的互相都认识!耶律姐姐,我就说嘛,早让他们去说就好了,还是他们说的清楚,你又不听我的!”

  吕融看了看她,拱手道:“这位姑娘是怎么称呼?”

  “我叫莫无忧。嗯……告诉你,你也不认识我啊。”小女孩嘻嘻一笑,用一只手指托着下巴,怪有趣的看着吕融。

  一旁的侍卫忙陪笑道:“这是燕王的妹子,无忧公主。”

  “啊呀,罪过罪过!”吕融知道燕王收了个义妹,赐封无忧公主,只是不想却再此时此地碰面。他连连告罪,说自己不该直接问公主名讳。莫无忧却浑不知情,睁着一双大眼惊奇的看着他,不明白吕融何罪之有。

  人生际遇竟会如此?吕融感慨万分,小小一座高阳城,竟来了两族公主,说出来当真是件奇事。只是在这等重兵重围之下,他的感慨并没持续太久,立刻转成了压在肩头的重担。

  “公主。”吕融施了一礼,才皱眉道:“你怎么来到了这里,此时的高阳,非安宁之地呀!”

  “我哪知道啊!”莫无忧嘟着嘴巴,满脸懊丧道:“我本来听说这边也有水患,想过来看看的……没成想,突然一下变了天,到处都是坏人,我们的同伴都被杀了!”说到这里,莫无忧眼中突然涌出了泪水。

  “怎么?”吕融询问地抬起头。耶律明珠冷然道:“我本还有三个族人,都是第一等的勇士,都战死了。”她顿了顿,高声道:“不过他们已经饮尽敌人的鲜血,没给部族丢脸!”

  那个侍卫没多说话,只是摇摇头道:“侍卫死了九个,剩下的都在这里了。”

  吕融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各位还是节哀顺变。唉,这一打仗,百姓便遭了罪,更是死伤无数了。”

  他这话一出,莫无忧觉得悲从中来,不可断绝,便再也忍耐不住,哇的哭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