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霸王怒(全了)

梦幻王朝 秋风清 5692 2005.03.02 17:17

    “嘿,那又怎么样?”那汉子不屑的撇撇嘴道:“谁知道汉人个个弱不经风的,随便碰下就会死!”

  “这么说,你不是汉人?是了,看你的服饰,该是北边的契丹人。”青年嘿的笑了一声,跨前一步道:“契丹人我杀的多了,也不过如此。好罢,我便试试你能经的住多大风浪!”

  耶律明珠越看越心惊,她只觉得这个青年虽然只是跨前一步,可身形竟一下高大了许多。己方那名武士身形本来十分雄壮,可在青年身前,竟显得毫不出众。她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又觉得青年还是那样的高矮,根本没有变化。

  那契丹武士的感觉却极是可怖。他只觉得面前的人好似高山般不可撼动。一股无法抗拒的杀伐之气将自己笼罩,阴森森的刮剔着骨髓。饶是他身经百战,多次从死人堆中爬出,尤自觉得双股颤颤,险些不战而逃。

  他深知,这等气势绝非寻常苦练便能有的。只有多年在战场中玩味生死的战士,才可能把这样一股杀气乃至死气凝练成型。他拼命咬着牙,竭力与那青年的气势相抗,硬是不肯认输。只是这等情形之下,终于会力竭倒地,哪里还谈得上反击!

  青年剑眉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和赞赏。他把气势稍稍收了回去,要这样击倒对方,怕那些人也不会服气。

  果然,契丹武士趁他气势稍弱,“敖”的狂吼一声扑了过来。一双铁爪不似刚才迅捷,却是一前一后,凝重朴拙,其隐然的力量已然和刚才不可同日而语。

  那名叫顾况的少年轻轻“啊”了一声,这才清楚大汉真正的实力。就这样一抓,自己再变幻多少个身法,也是无济于事。他虽然惊讶,却毫不担心,一双明澈坚定的眼睛流露出对师父无比的信心。

  青年嘴角逸出一丝淡然的冷笑,右臂一格,好似把手臂随意的送了上来。那汉子砰的抓住了青年的臂膀,手指用力,只想着在这条胳膊上抓出十个血窟窿!谁知指尖却如同触到了一条钢柱,硌得痛彻心肺,又哪里能伤得那青年分毫?

  青年手腕一翻,如同钢箍般攥住了大汉的手臂,用力一带。那壮汉被他扯的一个趔趄,重心朝前面跌去。青年左手顺式抄住大汉的腰带,“嘿”的一声低喝,竟霸王举鼎般将这小山似的巨汉举过头顶,那汉子徒自挣扎,却无半点反抗的余地!

  青年举着大汉,顾盼生威,一双眼睛在人群中不断寻梭。耶律明珠和那目光一触,感到这里面包含着说不出的傲慢,冷竣和不屑。她心头怒火腾腾的燃烧起来,全然不顾自己是不是敌手,一跨步上了近前。与此同时,另外几条大汉早就按捺不住,咬着牙冲进人群,全都恶狠狠的盯着那青年。

  青年冷然一笑,顺手将大汉掷到几人面前。那大汉爬了起来,虎目尽赤,面孔上又是惭愧,又是愤恨。

  “你!你欺人太甚!”耶律明珠用手指着那青年,气的面色发白。

  “这算什么呢?恃强凌弱罢了。”青年微微一笑,雪白的牙齿竟闪着寒光,“和刚才差不多,只不过换了个,现在是你们弱,我强。”

  “他是薛礼!”契丹的光头武士突然发现了什么,惊怒道:“就是他,他就是薛礼!他烧成灰我也认得!”

  “什么?你是薛礼?”耶律明珠惊得退了半步。一双妙目却闪着寒光,死死的盯着那青年。“你当真是薛礼?”

  “就是他!”那光头汉子咬牙道:“刚才我就觉得他面熟。只是以前见过,他穿着铠的,没有见过这样的打扮……”

  “你就是薛礼!”耶律明珠似乎没听到手下的话,细碎的银牙紧咬,嘴唇竟有些颤抖了。

  那青年冷然扫了几人一眼,淡淡应道:“我便是薛礼,那又如何?”话音一落,观者皆尽哗然。平日里早听说这位神勇无敌的将军,今日一见,风采更胜传闻。有些好事的早就喝起采来。

  “我们耶律部的大帅耶律正明,可是你杀的?”耶律明珠一字一顿的问。

  “姑娘也是契丹人?”薛礼斜了她一眼,然后道:“耶律正明?我没听说过。”

  “你不敢承认!”那光头汉子憋红了脸,怒道:“我亲眼看见你将大帅一箭射死的!当时的情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那时也是这副眼神,比长白山的冰雪还冷!”

  “不敢承认?哈哈,笑话!”薛礼傲然扫了他一眼,道:“我薛礼生平杀的人多了,哪里能一一记得?既然你记得清楚,那便是了,何必再来问我?”

  “好。很好!”不知为什么,耶律明珠眼中竟有些润泽,她又上前一步,站到薛礼面前。“你已经认了,我叔叔是你杀的!我父汗可以甘休,我却忘不了!”

  薛礼侧着头,颇感有趣的看着这个女孩儿,嘲弄的道:“忘不了吗?你便怎样?”

  “我要你以血偿血!”耶律明珠的话从牙缝里蹦出来,冰冷的好似一颗颗冰珠子。

  “就你?还靠那点腿法?”薛礼哑然失笑,扫了一眼她的装扮,道:“穿着汉人的衣服,就该知道别随便抬腿。”

  耶律明珠的脸腾的红了,她下意识的按了按裙子,只觉得又羞又恼。她一回身,“噌”的把一名武士的腰刀抽出,刀尖颤微微的指着薛礼,厉声道:“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铁打的!”

  那几名汉子也有持重之人,不然耶律正德怎么敢放心让他们前来?虽然见到薛礼,可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是大局还是要顾的。他们来这里不是寻仇的,而是结亲的。如果顺利的话,双方的仇恨便一笔勾销,谁也不许再提起。可眼下越闹越僵,小姐甚至拔刀相向,眼见形式要无可收拾。几个人暗中交换了一下神色,可这顷刻间,谁又能想出什么法子。

  倘若耶律明珠面对的是除薛礼外幽州任何一名将军,也不会发生这等事情。事实上,幽州的将帅们大都和善可亲,也能坚定的执行燕王怀柔契丹的战略。可是民族团结这等大道理,对于薛礼却是对牛弹琴。曾有几次让薛礼弹压边境的冲突,薛礼竟是将来犯者一个不留,全数斩杀。或许那耶律正明,便是死于那次冲突?薛礼此举,显然没有达到团结民族的目的,可效果却立竿见影,契丹外四部已然好久没有再来犯边了。

  其实,在边境冲突中,裴行俭一样战功卓著。可他的作战风格和薛礼不同,擅长奇谋,不喜硬打硬拼。况且他十分理解燕王的意图,很是优待俘虏,远不及薛礼那铁血的手腕给人印象深刻。

  对于契丹来说,薛礼就是嗜血的魔王,令人又惧又恨。后来竟有闻薛礼之名望风而遁者,使他颇有几分当年锦马超威震西羌的风范。

  只听薛礼悠然道:“你要想报仇,却也随你。只是我从不跟女人动手。”这等说法,倒似和顾况如出一辙,真不愧是师徒。

  “动不动手,怕也由不得你!”耶律明珠一振手中钢刀,怒目而视。

  “那便由得这把刀吗?”薛礼不屑的扫了一眼,又朝那几名大汉道:“要是男人,你们便一起上来,别让一个女人送死!”

  这话简直狂傲之极,即便再是持重老成的,也禁受不住。几条大汉纷纷抽出兵刃,咆哮着冲了过来。薛礼傲然挺立,嘴角隐隐含着冷笑,竟似有几分兴奋。

  形势正当一触即发之下,忽然听有人高叫一声“且慢!”,人群一阵的骚动,一队兵戈鲜明的护卫将几人团团围住,数十条长矛闪着寒光,如同荆刺般展开,令场中人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耶律明珠等人毕竟在别人的地盘上,见此情形,心中发虚。那几个汉子将她围拢在当中,摆出护卫的姿态,目不转睛的盯着外围的官兵。薛礼却当没看见一样,一拢袖子,负手凝立。顾况却一脸的兴奋,左顾右盼,似乎想从其中找到熟人。

  “薛将军,为何把事情闹成如此?”一个消瘦青年着一身簇新的官服,穿出人群,朝薛礼拱手施礼。

  “是你!”耶律明珠一眼认出他,正是几日前在钱家庄遇到的那个青年。“你是那个……对,你叫钱义!”

  钱义一怔,一打量这几人,便明白了八九分,笑道:“当真有缘。那****便和姑娘说,幽州大有能人,各位还是小心些走路。没想到,几位性情不改,这回算是碰到了南墙。”

  “你!”耶律明珠闻言大为气恼,冷然道:“你们汉人自然是帮汉人的,我们便看你们处置罢了。”

  钱义尚未答话,却听一旁薛礼道:“钱守节,你这身衣服才穿了几天,事情却办的不少啊。”

  钱义看了看薛礼,笑答道:“薛将军,有话就请将当面,不用绕什么弯子。”

  “那样最好。”薛礼看了看他,沉声道:“我有个手下,听说在外面犯了事情,被你拿了,可是有的?”

  “没错。”钱义眼神澄明,丝毫不惧的望着薛礼道:“我是照章办事,薛将军想让钱某徇私不成?”

  “哪的话?”薛礼晒道:“那你是太小看薛某了!不过,我军中的人,还该由军法处置,你且把人交给我……放心,某家军法如山,处置起来比你只重不轻,绝无徇私的道理!守节,你还信不过我吗?”

  “我自然信得过薛将军。将军军令如山,在下也一向佩服得紧。”钱义不温不火的答道:“可幽州自有幽州的法令。此人不是在军中犯的过,就不劳将军费事了。况且将军的心思我明白得很,打算杀一儆百,以儆效尤,自然处置的比我重了。可此人不过酗酒滋事,远不够死罪,因而更加不能交给将军。”

  钱义这番话从容不迫,据理力争。薛礼被当头堵了回去,一时也无法找到什么法子。只是自己开口相询,钱义却不给这个面子,颇让他心头不快。顾况惊讶的看着那个消瘦的年轻人,他知道,师父轻易不肯开口,可只要开口,怕是燕王也要给些面子。在他印象里,似乎还没有谁这样干脆的拒绝过师父。

  耶律明珠等人更是吃惊。这个钱义当日曾在钱家庄顶撞过自己,因而早就对他的硬骨头有所认识。可没想到,他在薛礼面前依旧如此。薛礼的“骄横跋扈”远在草原就有所耳闻,今天更加真切见识到他的强横和傲慢。谁知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钱守节,怎么就这样有恃无恐?而那薛礼,也不过脸色沉了一下而已,并没有找自己想象中的那样,一脚将钱义踢翻。

  钱义回过身来,朝耶律明珠等人一笑,道:“虽然是熟人,可我是职责所限,少不得要把各位带回去问上一问。”

  “且慢!”耶律明珠冷然道:“我们乃是你们燕王的贵宾,你敢抓我们?”

  “哦?有这种事情?”钱义一愣,问道:“敢问几位现居何处?”

  “迎宾阁!”

  “好!”钱义派了一人奔去,不多时,负责迎宾阁的官员便跟随来到此地。那人在钱义耳边低语了片刻,钱义边听边点头,面容颇为古怪。

  “原来是燕王的贵客。在下倒是失敬了。”四周人群早已走散,官兵离的又远,倒也不怕有人听到。钱义点头笑道:“各位的身份尊贵,本不该随便走动的。莫非是对幽州的接待不够满意?”

  “满意?”耶律明珠瞪了一眼薛礼,嗔怒道:“满意的紧呢!”

  “那就好。”钱义似乎听不出这是反话,只是点点头。然后突然挥手道:“带回去!”

  “什么?”耶律明珠一愣,叫道:“你没听明白吗?”

  “在下明白得很。”钱义平静的说道:“可不管是谁,也要照章办事。”

  薛礼看着围拢过来的官兵分成了两块,有一群竟将自己也围了起来,只是犹豫着不敢上前。他眉头一紧,朝钱义喝道:“钱守节,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要连我一起抓?”

  “对不住了,薛将军。”钱义笑道:“我手下是不敢无礼的,因而也望将军配合一下。”

  “笑话!”薛礼哼了一声,道:“就凭他们拦得住我吗?”

  “自然是拦不住的。”钱义的话依旧平静,他淡淡的说道:“可薛将军要想一想,在下是秉公办事,先占了个理字。将军真的要动手,我也毫无办法,可将军这样视幽州的法令如无物,少不得要请司马大人和将军谈上几日。”

  薛礼一皱眉,觉得实在头痛。要是真的让司马法缠上,讲他几日法令,自己脑袋非炸开不可。听那个老头讲法,简直是酷刑般的折磨。

  “钱守节!”薛礼铁着脸,从牙缝中蹦出几个字:“你这个浑蛋!”

  “薛将军过奖了。”钱义淡淡一笑,挥手招呼道:“走,全带回去!”

  “我、我叔叔可是顾少……”话没说完,就被薛礼瞪了一眼,后面的话硬是咬着牙咽了回去。

  薛礼昂首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群执矛的兵丁。那些人带着几分畏惧,些许兴奋,恭敬的跟在后面,倒仿佛是薛礼带出来的兵。而耶律明珠像一只骄傲的凤凰,同薛礼齐头并进。她身旁围着几名彪形大汉,后面同样跟着一群长矛手。这样一队人马走在街头,倒也蔚为壮观。

  钱义走在最后面,仍然是一副淡然平和的模样。似乎他并没有抓过人,尤其没有抓过一位威震天下的将军,和一个燕王殿下的座上贵客。

  ※※※

  李沐风得到这个消息时,正走在视察水利的路上,顾少卿就随在身旁。别看两人前几日相谈极是不快,顾少卿甚至于拂袖而去。可转过天来,两人便似全无半点事情发生一般。顾少卿当然也朝李沐风告了罪,说那天过于意气用事。可说到意气用事,他燕王李沐风又怎么跑得了呢?因而两人相视一笑,也就揭过不提了。

  李沐风手中捏着快马传来的折子,看了又看。脸上似乎在竭力忍着什么,因而露出莫名而古怪的神情。顾少卿甚以为异,笑着问道:“看殿下神情,这折子莫不是有什么稀奇?”

  “稀奇得很呐!”李沐风忍着笑,把折子递了过来。顾少卿看罢,险些笑的跌下马去,后来竟是呛到了,咳得面红耳赤,尤自笑道:“哈,这钱守节当真胆大如斗,竟然敢犯薛仁贵的虎须!一想到薛礼那小子的脸色,我就实在忍不住了,哈哈……”

  “不错,我倒还真小看了那钱义!这人的风骨,倒有几分少卿的样子!”

  “就这事看得出来,此人不怕事,正直细致,软硬不吃,正是个干大事的人才。燕王日后可多观察,若做得好,便送他去范柏舟那里调教。”

  顾少卿说的范柏舟,乃是幽州的一根顶梁柱。顾少卿尚在游学之时,范柏舟已然独撑起幽州的局面了。李沐风当时久居长安,若无此人,怎么可能把幽州治理的铁板一块?论资历功勋,顾少卿等后来之人都自承无法与之比较。

  “还要多看看……”李沐风随口说着,猛然看到一个巨大的轮盘跨在河面上,庞大的如同半扇小山。有几个人站在下面指指点点,竟显得十分渺小。

  “到了,这就是新的龙骨水车?”顾少卿一脸惊讶,奇道:“怎么会这样的大?”

  这个问题,也正是李沐风想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