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朋党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564 2003.04.30 21:23

    东宫坐落于太极宫东侧,因而得名。建制仿效宫城,只形制略小。其东西不足一里,南北长约二里二百七十步。正门为嘉德门,中路有正殿嘉德殿,为皇太子加冠大礼受百官朝贺之所在。嘉德殿后为崇教殿,太子于此接见各方宾客。之后有丽正殿、光天殿、承恩殿、左春坊、右春坊、命妇院等等建制,不一而足。基本可以说,东宫是依照朝廷结构专为太子设置的小型朝廷。太子权柄,可见一斑。

  李沐风正在太监的带领下前往光天殿,那是太子起居的地方,寻常人等轻易不得入内。言下之意是,太子是在把李沐风当作兄弟、亲人来看,没有当作臣下的意思。虽然明知道这是太子在拉拢人心,李沐风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手相当漂亮。

  其实李沐风知道,这都是表面功夫。他对太子的认识不下于秦仲,心中非常赞同秦仲对太子的评价。但他却不能轻易表态,否则将失去超脱事外的微妙位置,这对今后的局势发展相当重要。而且二皇子李征,就一定是个皇帝的材料吗?

  李征有统领大军的才能,曾以弱冠之年统兵抗击突厥,屡建奇功。为人虽然冷漠,却不乏光明磊落,坦坦荡荡。因此对李沐风凡事都要留一手的作风,以及谦谦君子的表象极为反感,也是情有可原了。可是,在李沐风心中,这些并不是作皇帝的素质。李征不晓政务,处事过于刚直,况且……武士误国,屡见不鲜阿。

  算来算去,或许只有自己才真正适合吧。李沐风心中一动,莫非,这就是自己从来没认真面对的内心的渴望?

  “三弟来了,为兄有失远迎阿。”

  李沐风定睛一看,太子李志居然迎出了光天殿,正笑容满面的站在前面。他连忙上前施礼,道:“臣弟见过太子殿下。”

  李志一手拉起李沐风,笑道:“这是内宅,不论君臣,只有长幼,什么繁文缛节就都免了吧。”

  李沐风也不好再坚持,和李志相视一笑,道:“那小弟恭敬不如从命,还请大哥前面引路。

  两人进到光天殿分别落座,李志这才问道:“三弟可是特来与我话家常的?”

  李沐风苦笑道:“知道大哥政务繁忙,要是家常的话,也不敢来打扰大哥了。”

  “那可是为了政务而来?”李志看着李沐风,目光逐渐凝聚,似乎要把李沐风的心思看透。他早已被手下的眼线告知秦仲曾拜访过李沐风,两人有过一次长谈。现在李沐风来拜访他,用意究竟何在?对于这个高深莫测的弟弟,他从来都有一种无从掌握的感觉。

  “臣弟是为了司马法的事情特别来找大哥。”李沐风迎上了李志的目光。

  “哦?”李志一愣,他确实没想到,李沐风居然为了一个司马法来找自己。根据自己的情报,李沐风和司马法素来没甚么来往。

  “听说司马法被打入了天牢……”

  “是有这回事儿!”李志有些不快,端起茶盅吹了吹,然后面色一沉道:“司马法私下里诽谤朝廷,说什么‘朋党祸国’,实属大逆不道,按律当斩!”

  “不过,罪不致死……”

  “那你是说我气量狭小,挟私报复了?”李志语气渐渐冷峻。

  还好,你还真有自知之明。李沐风心中这样想,可脸上丝毫不敢带出来。他温和的笑道:“大哥,虽然他有大逆不道的言论,但也不过是一时口快的无心之言。杀了他,有损大哥素来胸襟磊落的名声。况且,这等毫无见识之人,杀之何益?”

  若说逢迎拍马的功夫,李沐风十几年宫庭生活也不是白过的。李志脸色缓和了一些,口中却道:“毫无见识?三弟是说他‘朋党祸国’的话毫无见识?”

  李沐风笑道:“正是,此言足见司马法此人见识浅薄。”

  李志颇为有趣的看着李沐风,道:“愿闻其详。”

  李沐风站了起来,负手走了几步,道:“《尚书》有云:‘纣有臣亿万,惟亿万心;周有臣三千,惟一心。’昔日纣王有臣子无数,但其心各异,可以说是没有朋党的,然而殷商却因此亡了国。周武王的三千臣子结成了一个朋党,周朝因此而立。”

  李志没有说话,眉头轻锁,显然是在思索李沐风的话。

  李沐风深知趁热打铁的必要,于是继续说道:“朋党之说,自古有之!君子以共同的道义结成朋党,小人以共同的私利结成朋党。不过……臣弟以为,小人没有真正的朋党。小人所好者,利禄也!”

  李沐风此时声如金石,字字敲的李志心头发颤,这话似警示,似劝戒,几乎要怀疑李沐风是不是在绕着圈子骂自己。

  “利尽则交疏,故其所谓朋党,伪也。”李沐风突然把口气放的柔和起来,对李志笑道:“而大哥的君子之朋党,以道义合,同心共济,始终如一。用君子之真朋党,天下治矣。小人之朋党不足虑,君子之朋党乃治国之本,‘朋党祸国’从何谈起?可见司马法之辈岂不是毫无见识吗?”

  李志深深被李沐风口才智慧所折服。心中有不免有几分寒意:三弟不亏有“奇才”、“妖星”之称,若他要参与夺嫡,将是一个相当可怕的对手。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李志站起身道:“三弟说的甚为有理。也罢,且饶他性命,不过……别让我在长安再看到他!”

  李沐风施礼道:“大哥吩咐,小弟怎敢不从,我这就去安排。”

  望着李沐风离去的背影,李志呆呆的出神。他心中思索一个问题:此人到底会成为自己的助力,还是自己登上皇位的一大阻碍呢?

  ※※※※

  幽暗的灯火跳动在天牢石壁上,一股发霉的味道在空中弥漫。分不清白天黑夜,司马法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了,也不知道自己何时就会被处斩。不过这一切对他来说似乎都失去了意义,他现在心如死灰,自己毕生追求的缜密完美的法律被证明不过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自己的心血也不过是废纸一堆,人生到了如此,还有什么趣味。

  微弱的光线被一个影子挡住了,司马法发现有人站在自己的牢门口。由于背光,看不清来人的面孔,但又不像是狱卒。司马法正在努力辨认来人,那人说话了。

  “死心了?”那人道。

  一定是陈京派人来奚落自己的。司马法怪笑道:“朝闻道,夕死可矣。既然我知道律条不过是废纸一张,还有什么不死心的。”

  “哦?不想报仇?”那人又问。

  司马法恨恨的道:“你们少得意忘形,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天自有公道。你们一定会有报应的!我在黄泉等着你们!”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哪里来的天理公道?”那人口气平缓,说出的话却不容置疑。

  司马法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那人接着说道:“因果报应?你是孔子门生,也相信这些?‘子不语怪力乱神’,圣人的话,全都忘了吗!”

  最后一句话似乎由内力夹带而出,如同惊雷般在司马法耳边炸响,震的司马法如梦方醒,冷汗浸浸而下。他此刻确信此人决不是陈京一伙,忙在牢中拜倒,道:“愿先生有以教我!”

  那人正面受了一礼,笑道:“我受你一拜,却也当的起。”说罢轻轻侧身,身后的光亮透了过来,映出了那张俊逸潇洒面孔。

  “燕王殿下!”司马法浑身一震,登时泪流满面,他知道,自己是真的有救了。他虽然不怕死,但这样白白死于冤案,终究心有不甘。

  “长安你是不能留了……”李沐风思索着,道:“我派人送你和家人去幽州,那是我的封地。到了以后一切会有人打理。”

  司马法虽然感激的无以复加,却也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酒席。只是现在自己已经丢官罢职,又身无长技,不知道这位燕王殿下这样对自己是图的什么。他盯着李沐风道:“殿下如此待在下,司马法无以为报,却不知殿下有什么要司马法作的,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沐风哑然一笑,静静的看了司马法一会儿,点点头道:“不错,我确实有事情要你做。”

  “哦?”

  “我要你再给我编一部法典!”

  “什么?”司马法浑身打了个激零,眸子瞬间一抹精光闪现,但随即又黯淡了下来。喃喃道:“还要编法……”他实在已经对自己的信念产生了怀疑。

  李沐风怎会不知他的心思。他向前迈了一步,目光幽幽的道:“不错,我要你编一部上辖天子,下管黎民的法。”

  “有……有这样的法?”司马法实在不能相信如何能上辖天子。

  “不错,有这样的法……”李沐风目光幽远,似乎在憧憬,又似乎在怀念什么。

  司马法疑问重重,道:“那有这样的法?天子若是不从又当如何?”

  “自然有人能够制约。”李沐风随口答了一句,从失神的状态恢复过来,笑道:“细节以后详谈,咱们总不能在这天牢把这部法写出来吧?”

  司马法精神一振,也笑道:“不错,咱们出去说。”

  李沐风手持钥匙,打开了天牢的门,意味深长的说:“恐怕以后有你忙的了。”

  司马法推门而出,豪气大发,笑道:“终其一生,我也要把这部能管制皇帝的法编出来!”说罢,向李沐风投去了一瞥,竟也是意味深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